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八章 恋人

第十八章 恋人

当歌声来时,烟雾之中,女王陛下所在的观看席中。

兰斯洛特第一时间把靠近看台的女王陛下拉回,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取出手帕用红酒沾湿。

“捂住嘴巴和鼻子……比没用好。”兰斯洛特飞快说着,随后冲出了门去——但她几乎一瞬间就再次把门关上,并且退回到了女王陛下的身边。

“外面?”这位女王陛下并没有太过慌张,但是飞快地问了一句。

“人都被打倒在地上了。”兰斯洛特皱着眉头,不经意似地手掌从胸前抚过……检查神圣铠甲的恢复情况。

还没有完全修复……最多只有基础战力吗。

她再次走向看台,只见全场都已经被这浓烟所覆盖……隐约地,能够从烟雾当中,听见那高亢的歌声。

同时……手机的信号被屏蔽了。

切割的声音猛地响起,兰斯洛特一转身就把女王陛下护在了身后,眼前房间的门,在此时被切成了数块……然后倒下。

只见一名穿着紫色皮衣,似乎是亚裔的黑发女子缓步走入……女子的左右双手,各自拿着一柄尺长的短剑,同时她左边的脸颊上,还有一道细长的伤疤。

“看来是早有预谋了。”女王陛下此时皱着眉头,“看来……我的那些幕僚里面,有被你们收买的人吧?”

“果然是女王陛下呢,这么快就想到了答案。”双持短剑的紫衣女子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女王陛下,索性就不要抵抗了吧,这样我会剩下不少时间的。”

“你们是末日神话的成员?”兰斯洛特冷声问道,注意到这紫衣女子脸上破坏了她美感的伤疤之后,兰斯洛特很快就从情报中得知了对方的来历,“你是末日神话的高级干部,猫又……凯瑟琳?”

“答对了……那么,我将会奖励你等会的礼待。”紫衣女子……凯瑟琳微眯起眼睛。

兰斯洛特保持着镇定道:“只要你觉得,能够战胜我的话……”

她手臂挥动,一束光自掌心中缓缓冒出,赫然是一把银黑色的长剑……只是长剑的剑刃上,多处都是裂纹,仿佛随时都会碎开般。

“其他的十二骑士可能不好说,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凯瑟琳轻笑了一声。

她先声夺人,身子一矮,便是急速的冲刺。

但这种速度,显然没有人让兰斯洛特害怕……甚至可以说是慢!

她手上的长剑轻松地就挑开了对方的短剑,然而直刺向对方的胸膛位置——然而,让兰斯洛特无所适从的是,她手中这柄与圣铠甲一同打造的宝剑,在即将要刺入对方身体的瞬间,竟然直接碎掉!

不应该!

就算没有完全修复,可是至少在强度方面,也应该比一般完好的制式剑还要坚固一些才对!

宝剑破碎的瞬间,兰斯洛特反应也是极快,再一次将破碎的宝剑重聚——依然还是布满了裂痕的剑身。

可是这一次,凯瑟琳甚至没有动,任由兰斯洛特的剑刺向她的身体……剑身,再一次破碎!

兰斯洛特不可思议地看着已经两次破碎的剑身,脸上终是难以维持冷静之色。

“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这把‘无毁的湖光’,居然对我没有效果?”凯瑟琳微微一笑,“不管多少次,你的武器都无法伤害到我……你信不信?”

“你…穿的是什么?”

兰斯洛特深呼吸一口气,终于对魔力的敏锐感觉察觉到了凯瑟琳的身上,似乎穿着什么……正是这外套着的东西,抵挡了‘无毁的湖光’的攻击。

只听见凯瑟琳轻声道:“圣装:‘桂妮维亚的忏悔’。”

说着,凯瑟琳的身上,一件灰白色的长袍显现……像是修女的服饰。

“它真的存在……”兰斯洛特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终于露出了惊恐之色。

“作为他所心爱女人的遗物……试问这个罪人,又怎么伤害。”凯瑟琳冷笑道:“圆桌骑士之力无法使用的你,还剩下多少战力呢?”

“足够对付你!”

女骑士冷不丁地再次挥手……既然是克制她圣凯的灵装,那就不用圣凯的力量就好——只是这次出手之后,兰斯洛特就有种想要死的感觉。

挥出的,本应该是随身携带作为备用的短剑——但挥出的,赫然是被捏成了金属玫瑰的装饰品!

场面一度的……安静。

凯瑟琳一度的惊呆……呆呆地看着此时兰斯洛特手持金属玫瑰指向自己,去还英姿飒爽的模样。

双方一度的沉默。

“看来…你真的觉得我比较好对付啊。”凯瑟琳还是从失神中清醒过来,并且还有一种被轻视了的怒意在心中暗涌,“我没时间在这里和你玩游戏!”

闪身……趁着兰斯洛特处于走神的瞬间!

猫又凯瑟琳宛如鬼魅般,下一秒自女王陛下的影子中冒出,手中的冰刃直接放在了女王的肩膀之上,她同时在女王的耳边低声说道:“别乱动!不然,或许明天皇储就能继位了……我想,他一定很乐意的。”

“噢…我想也是的,凯瑟琳小姐。”女王陛下却向兰斯洛特打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实情是……这位女骑士,正处于大受打击的状态,她只能无奈地放弃了抵抗。

这位猫又小姐才满意地笑了笑,目光的余光看了一眼看台的下方……烟雾这时候开始下降,并且徐徐散去。

而歌声,也刚好在此时停了下来。

但却响起了掌声。

……

……

药效,没有生效?

同一个疑惑,同时在凯撒与裘达斯的心中浮现——扮演者王子父亲的裘达斯,此时脱去了身上的袍子,露出了一身与苍老脸容完全不符的壮健肌肉……当然,几乎要垂落到胸前的白色胡须,看来并非道具。

他甚至从腰后掏出了一双拳套来,直接带在了手上。只是身边的凯撒却忽然伸手拦住……凯撒向裘达斯微微摇头,并且从舞台上走下。

他的目光随着走动是变动的,但视线却一直没有移开这位鼓掌的青年。

同时,他缓缓开口说道:“马德拉昏迷毒剂,即使只是一克的分量稀释之后,也可以瞬间让十头大象昏迷。一般人大概是抵抗不住的,我很好奇……这场演出,好像来了一些意外。”

“这烟雾还有名字。”洛邱好奇地问着——洛老板对于药物的概念一向都止步于药房可以买到的常用药。

女仆小姐却看着这位缓缓走上来的男主角,淡然道:“马德拉昏迷药剂,标准一份量,草蛉虫尸体研磨粉末30克,两耳草15克,毒蛇牙……响尾蛇牙齿最好,10克,艾草78克,犰狳胆汁一个标准份。另外,雏菊的根,无花果皮,以及水蛭汁,都是一个标准份。不过制作这次毒剂的人,大概是偷懒了,显然没有用响尾蛇牙,只是普通的蛇牙,所以药力至少下降了两成。”

正走着楼梯而上的凯撒脚步愣是踏在了上一级的台阶上,没能走下去。

与此同时,舞台上方同时传来了一道惊呼的声音,“你是怎么做到我只是用了普通蛇牙的!”

一道身影,从舞台上方跳了下来,是一名带着圆框眼镜,干瘦并且脸色阴沉的男子。

“这只是最低价的秘药而已,学徒应该都做出来,要解析它很困难吗。”女仆小姐淡然说道。

“你说我连学徒都不如?”这干瘦的男子怒气上面,却让旁边的裘达斯一手抓住了衣领扯会,同时还用力捂住了他的嘴巴。

洛老板在座位底下依然揉着女仆小姐的手指,像是表扬她的学识渊博……不过考虑到这位女仆小姐,在遇见自己之前,有着自己的私人实验室,好像也不是无法理解的事情。

“想不到,这里居然会出现一名离开的秘药师。”凯撒沉吟片刻,才试探性般地问道:“这位女士,你是魔术师协会的成员?”

他所知道的魔术师协会,其成员几乎遍布整个欧土大陆,尤其是当中的秘药师,许多都是性格古怪的人物——他不得不在意魔术师协会的动向。

虽说因为大英前几年那次公投笑话的关系,导致国与国之间出现了微妙的形势,在欧土大陆上有着庞大影响力的魔术师协会也因此作出了一些抵制大英的抉择,但双方还没有到断交的地步——毕竟,在不列颠境内,也存在了不少魔术师协会的认证成员。

所以会在不列颠的国土碰到魔术师或者秘术师,并非什么很奇怪的事情——奇怪的是,会在这里碰到一个……或许是两个。

凯撒的目光很快就从女仆小姐的身上再次转到了洛邱的身上。

“阁下是?”凯撒目光凝视。

洛邱看了看四周那些只是昏迷过去,实质上没有受伤的人群,笑了笑道:“不介意的话,把我当作一个无辜地被卷入这次事件的路人就最好不过了……其实,我比较希望今天能和平过完。”

“和平吗…”凯撒点了点头,“很抱歉,看来今日我们的行动好像打扰到你们了……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离开。”

他做了个请的手势……指向的是出口的位置。

“那我们就走吧。”洛邱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很是风度地伸伸出手,让女仆小姐可以牵着站起来,“西区这边,今天还有不少表演,应该不至于无聊的。”

提起裙子,女仆小姐手搭了上去。

洛邱这时看向凯撒,“其实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听歌剧,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不过…我喜欢你的歌声。有机会的话,希望还能有在舞台上看到你表演的机会。阁下的名字?”

“卡夫拉。”

洛邱一愣,这赫然是本应这次正常演出的图兰朵的男主角的名字,他点了点头,“好的,我会记下……那么,希望你能够找到自己的公主,卡夫拉王子。”

看着这对男女沿着阶梯朝着出口走去,凯撒的目光变幻不定……身后,裘达斯快步地跑了上来,连同那位炼制秘药的干瘦男子。

干瘦男子不忿道:“首领,你就这样放他们离开吗?他们看见我们了!我去追!”

说着,干瘦男子眼看着就要越过凯撒而去,不料凯撒此时却猛然伸手,向后轻轻一拍……这干瘦男子,顿时身体倒飞而出,一直倒飞到了舞台上。

他吃痛地狼狈爬起身来,不可思议道:“首领,你疯了吗!”

“凯撒?”裘达斯显然也不知道凯撒为何突然出手打自己人,一时间骤起眉头。

却见凯撒此时摇了摇头,“你走不上去的,要说为什么的话……”

只见凯撒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捏起了拳头,一拳轰出——拳头好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只听见一道巨响,宛如爆炸的鸣响,声音之大甚至震落了天花板上的灰尘!

有什么挡在了这里!

裘达斯惊恐地看着,随后试探性地伸手往前摸去……一道无形的墙壁,此时就立在了他们的面前,把剧场彻底隔绝成为了两半!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裘达斯喃喃自语,他开着凯撒的拳头……鲜血淋漓的拳头,他才知道,凯撒的这一拳并非试探,而是真的认真地出手。

“最起码,他的眼里没有恶意。”凯撒沉默了半响,“很奇怪的一个人,第一眼就让我感觉到一种……善。”

“善?”

凯撒摇了摇头,“或许只有当你直面他的时候,你才能够明白……”

“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此时,一道女人的声音响起——阶梯下面,只见凯撒林此时挟持着女王陛下快步赶出,至于兰斯洛特的双手则是带上了镣铐,在后面神色不善第一路跟着——镣铐显然是特殊制作的,专门用来锁住这些超凡之人的道具。

“我听到了巨响……凯撒,你的手怎么了?”

看见凯撒的手掌受伤,凯瑟琳瞬间放开了女王……好在旁边的干瘦男子大惊之下,连忙替换而上,不过他还是气急败坏,“凯瑟琳!!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凯瑟琳却是不理,快步来到凯撒的身边,把他流血的手捧起,想也不想就拉开皮衣的拉链,把内衣撕破,然后把伤口缠住,“什么人,可以让你受伤?”

“他自己弄的。”裘达斯摇了摇头……刚才发生的事情,要怎么和凯瑟琳说?

大概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她迟来的半分钟时间,众人或许都从死亡线上飘了回来?

“凯撒?”凯瑟琳顿时皱眉。

凯撒摆了摆手,微微摇头,随后朝着女王陛下走来……站在女王的面前,凯撒淡然道:“第一次见面,失礼了,女王陛下。请你跟我们走吧。”

只听见女王陛下缓缓说道:“我只是一个老太婆而已,就算你们劫持了我,也未必能做到你们想要做的事情……结局,或许不好。”

凯撒道:“总比没有结局好。”

他随即挥了挥手。

“得罪了。”

裘达斯顿时用黑色的布袋,把女王陛下以及兰斯洛特盖住。

凯撒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舞台,想起了那神秘青年离开去的话。

意识地,在还亮着的舞台灯光下,他仿佛看见了一名在月夜独唱的女子。

“图兰朵……”

……

……

为免麻烦……走出剧院的时候,那些门外的保安,在剧院外边等候着的政府保全人员是处于‘看不见’老板与女仆小姐的状态。

街道上,洛邱正在寻找着别的剧院,想看看还有没有还没有开场的剧场的。

“主人,兰斯洛特好像也被抓走了……不用在意吗。”女仆小姐此时忽然问道。

洛邱想了想道:“黑魂休假期间,应该是隔绝与店铺的联系。无论是否碰到危险的事情,也不会得到店铺的帮助……我记得是有这条规矩的吧。因为,这都算是黑魂购买的这段人生的一部分呢。”

女仆小姐轻轻点了点头:“休假条例第七条,第三细则。”

洛邱却停了下来,好笑道:“其实,你想对末日神话的人出手?”

女仆小姐闻言,抬起头来,忽然道:“主人,我可以用顶字典站十天的时间作为惩罚,然后抹掉这个组织吗?”

顶字典站十天……是什么鬼惩罚啊?

洛邱也不说话,直接亲吻了下去……她也有了回应,双手环过了洛邱的腰,轻抱着。

“美丽的女士,心情好起来了吗。”

分开的时候,洛老板柔声说道。

“希望不要出现第三次了呢。”

其实洛邱觉得挺奇怪的——自己好像是被女仆小姐养成了废人,然后自己,又把她养成了合格的恋人了。

会这样撒娇的女仆小姐,也很棒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