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章 剥夺与到来

第二十章 剥夺与到来

几乎已经把石室墙壁的每一寸都敲击过,也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帮助脱身的帮助……兰斯洛特默默吁了口气,然后看了一眼正在闭目养神的女王。

难道,除了保持体力之外,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了?

她无奈地看着身上的镣铐……这是可以禁锢力量的道具——虽说如此,但镣铐并未能压制圣铠甲内部的力量。

算算时间,圣铠甲的自我修复应该快要完成了……关键是如何打开双手上的枷锁。

还有就是,如何应付那位猫又凯瑟琳身上的圣装:‘桂妮维亚的忏悔’。

圆桌骑士初代的【Lancelot·Du·Lake】,曾经因为与亚瑟王的王后桂妮维亚相(绿)恋(了),最后导致了一场爱是一道光的悲剧结局。

结果:亚瑟王战死在剑栏之役,王后便进入了修道院中忏悔,至于初代的兰斯洛特更是至死也未能再见这位恋人一面。

传说中,圣装‘桂妮维亚的忏悔’具有完全克制【Lancelot·Du·Lake】的圣铠甲以及‘无毁之湖光’的能力……它也仅有这样一个特殊的能力,除此之外,甚至连一般大骑士的黄金铠装都无法媲美。

并非打造圣装的人特意地附件了这样的能力,仅仅只是初代的兰斯洛特,在临死之前向以自己的宝剑发起的誓言。

——永不伤害桂妮维亚的一切。

后来就演变成为了‘无毁知湖光’无法攻击圣装‘桂妮维亚的忏悔’的情况,也就是所谓的完全克制。

但圣装也伴随着往后桂妮维亚在修道院中的死亡而失去了踪影,虽说历代的骑士机关后人,都一直致力在寻找这件传说圣装的下落,但至今也未能找到一丝的线索。

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末日神话’的手中?

这个疑问一直缠绕在兰斯洛特的心中挥之不去……她对【Lancelot·Du·Lake】的契合度很高,几乎是这一届所有圆桌骑士中能够把圣铠甲力量发挥最多的一名……可除此之外,她的肉体能力远远比不上小丑,剑术也无法和加雷斯相比。

每一个十二圆桌都有其的特长,唯有她每个方面都较为平庸……

“休息好吗,两位女士。”

正当她沉思间,石室外忽然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伴随着石室门的打开,光线骤然增强的瞬间,三道人影同时顿时出现在了门口处。

其中一个,赫然就是圣装的持有者凯瑟琳……至于另外的,分别是凯撒与裘达斯。

凳子上闭目养神的女王缓缓睁开眼来。

此时,凯瑟琳与裘达斯同时走进,并且直接来到了兰斯洛特的面前——她本体力量已经被禁锢,也无法呼唤圣铠甲的力量,更何况就算呼唤了,也有着完全克制的凯瑟琳,如今只能无奈地放弃了抵抗。

“很乖嘛。”凯瑟琳轻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又会变出一朵玫瑰来。”

面对这样的嘲讽,兰斯洛特是……想要挖个地洞埋了自己的——她只当作是没有听见,皱眉道:“你们劫持了女王,想要做什么?”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凯撒只是摆了摆手,凯瑟琳与裘达斯便同时压着兰斯洛特离开了石室。

临离开之前,凯撒才看了兰斯洛特一眼,淡然道:“我们等下还会见面的。”

两人把兰斯洛特押送离开之后,凯撒才缓步走到了女王陛下的面前。

他从衣服中取出了一个怀表,看了看时间,“现在是晚上七点十三分,女王陛下……很抱歉,让你在这种恶略的环境中度过了两个小时又七分钟的时间。”

女王却微微一笑道:“所以呢,你不打算用一顿晚饭来弥补歉意吗。”

“抱歉,食物的话,等会会有人送来的。”凯撒略微有些惊讶……这个女王,与外界传闻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女王陛下此时摆正了坐姿,“我这几年的体力大不如前了,所以劫持人先生,请允许我坐着与你说话。”

“无妨,我很快就会离开的。”凯撒点了点头。

女王笑了笑道:“我在想,你们也差不多是时候来见一见我的……打算告诉我,这次劫持背后的意图,还有怎么处置我吗。”

凯撒却不说话,只是绕着女王,缓步地转了一圈,才淡然地说出了对骑士机关以及大英政府的要求。

当听到自己将会被公开处决之外,女王陛下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但很好地掩饰了过去,如同自嘲般,“看来,除了一个在位时间最长的女王头衔之外,我还要多加一个,现代第一个被公开处决的女王?我的头衔实在是太多了,估计墓碑上都已经没有刻下的地方。”

“我很好奇,你好像一点也害怕。”凯撒打量着道:“是对政府的信息,还是对骑士机关的笃定,自己一定会获救?”

女王呵呵笑道:“我都这个年纪了,未来的这几年,不管那一天突然被带着离开这个世界,也不见得是奇怪的事情……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吧。”凯撒点了点头,“你拥有这个权利,女王陛下。”

女王抬头看去,“你们,为什么要独立北爱尔兰地区?”

“因为需要一个国家。”凯撒淡然道。

“要一个国家来做什么。”女王继续问道。

“生存。”

“没有你们生存的土壤吗。”

“那些土壤上,有奴役,抓捕,残忍杀害,压迫欺凌我们的家伙。”

“所以才用这种激进的方法?”

“所以才用这种不得已的办法。”

“如果真的独立了,你接着打算做什么?”

“我们会向世界上所有我们的同类发出邀请,他们可以在这个国家中自由地生存。”

“可能接下来还有战争呢。”

“我们见过的鲜血已经太多,并不畏惧战争。”

“先生,你有孩子吗?”

“有。”

“也是为了你的孩子?”

“是。”

“希望你能够成功。”

“会的。”

……

依然还是石头建造的牢房——只是,这并非简单的关闭用的牢房,而是放置了大量了刑具的地方。

就在这里,兰斯洛特的双手被锁上,并且以铁链吊在了天花板上,她近乎是站与踮之间……凯瑟琳正玩味地看着她。

“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作为高贵的圆桌骑士,自己会有被这样对待的一天?”凯瑟琳捏起了兰斯洛特的下巴,微笑着问到。

“打算拷问吗。”兰斯洛特冷冷说道。

“拷问你做什么。”凯瑟琳忽然眯起了眼睛,“比起拷问,对你做一些更有趣的事情不好?”

说着,就在兰斯洛特诧异的瞬间,凯瑟琳竟是直接吻向了她的嘴唇……她的脸颊被捏着,嘴唇只能够张开,任由对方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内肆意地侵略着。

女骑士受到侵犯的瞬间,几乎处于一种惊愕的状态——当那柔润之物在她的体内卷动着带来的触感开始如同轻微的麻痹般从大脑皮层开始扩散的瞬间,她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反抗!

但是,在她愤怒地想要咬下对方舌头的瞬间,凯瑟琳已经松开路口。

晶莹的水晶丝线,就这样在二人间开始拉长,最后才是断开。

凯瑟琳小姐戏谑地笑道:“真的是稚嫩的吻技术……我看过你的资料,25岁了,都没有经历过男人吗?是想要想圣少女一样,一直保持着纯洁?”

“你给我吃了什么?!”兰斯洛特只感觉喉咙后东西滑落……这是对方侵犯的同时,硬生生送入她口中的东西。

“一种寄生用的刻印虫,这是东洋某个魔术师家族近半个世纪研究的污秽之物……至于作用,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了。”

说着,在兰斯洛特大骇间,凯瑟琳颇为粗暴地直接撕开了她的衣领……白色的衬衣衣领被撕开到了胸膛出,钮扣弹跳落地。

她的白衬衣最终彻底被撕开,露出了只剩下内衣的身体……高耸的胸部以及经过很好锻炼的,腹肌轮廓清晰的小腹。

凯瑟琳手指点在了兰斯洛特的咽喉处,从此处开始缓缓滑落,“听说,就算是获得了圆桌骑士传承的人,也并非每一个都能够把传承力量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一般的都只是达到了初融的地步,即无法与圣铠甲完全融合,身上至少要佩带着圣铠甲的部件,才能够激活它的能力。唯有达到了第二阶段的,才能够做到‘交融’的程度,这个时候,圣铠甲与骑士的身体已经融为一体,除非是死亡,不然不会剥落。”

手指最终停在了兰斯洛特的腹部。

此时,兰斯洛特忽然感觉到一种剧烈的绞痛,从自己的腹部散发出来……这种剧痛的程度,甚至让她瞬间冒出了冷汗。

呼吸急速着……很想要痛苦地叫出声来。

“看来开始生效了。”凯瑟琳此时眯起了眼睛:“十二圆桌,【Lancelot·Du·Lake】的圣印。”

只见兰斯洛特的腹部出,一个金色的刻印,此时缓缓浮现出她的皮肤。

“这…这就是你的打算……”兰斯洛特强忍着痛苦,“剥夺我的…力量?”

“只是开始而已。”凯瑟琳笑了笑。

她没有对兰斯洛特有进一步的动作,反而是缓缓后退着——一直后退到门的地方。

当石室的门打开的时候,门的外边……凯撒来了。

凯撒看了一眼石室內的情况,便直接问道:“准备好了吗。”

凯瑟琳双手环起,轻搂着凯撒的脖子,身子贴了上去,眨了眨眼睛道:“你打算怎么奖励我?”

“你打算嫁给我吗。”凯撒冷不丁问道。

“什么?”凯瑟琳猛然一怔。

走神的瞬间,凯撒却松开了她的手,直接走到了兰斯洛特的面前……凯瑟琳此时脸色上过一抹狂喜,随后也跟了上来,“刻印虫的效果很不错,看来这个东洋魔术师家族确实有些本事……圣印,看情况很快就会暂时性地从她的身上剥落下来。”

感觉到这个男子看着自己的目光,兰斯洛特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个男人的眼内,似是苍凉一片。

“你…你就是他们的首领?”兰斯洛特虚弱问道……圣印的剥离,每一秒都是极大的痛苦。

“我叫凯撒。”凯撒缓缓说道:“不过在你们的资料里面,可能只有【Oberon】(奥伯伦)这个名字。”

“凯撒?”兰斯洛特皱了皱眉头。

凯瑟琳却笑道:“正确来说,凯撒·恺撒……尤里乌斯·恺撒与传奇女巫摩根勒菲所生下的精灵王【Oberon】的后裔。”

“传奇女巫,摩根……”兰斯洛特脸带一丝惊恐,“难道……”

“和你想的一样,正是你们骑士机关最开始称之为王的那个男人,同母异父的姐姐女巫摩根……所以严格来说,他身上也留着部分亚瑟王的血统呢。”

说着的同时,凯瑟琳为凯撒脱开了外套。

“怎会……”兰斯洛特大惊。

凯瑟琳冷笑道:“你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从你身上把圣印剥夺出来了吧?”

凯撒此时直接伸出手来,虚按在了兰斯洛特的腹部前,“【Lancelot·Du·Lake】的力量,暂时归我了。”

比刻印虫的作用生效,圣印开始剥落时候的痛苦还要强烈上十倍……痛楚最终冲垮了她的神经,击溃了她的承受力,以及圣印被夺的恐惧,最终让她发出了凄厉的叫声。

整整半小时的时间。

石室內一直持续着这种惨叫。

当代表着【Lancelot·Du·Lake】之力的圣印,出现在了凯撒手背上的时候,兰斯洛特已经近乎虚脱的状态……她的身体自然地垂着,因为痛苦,唾液也自唇边开始流下。

凯撒看着拥有了圣印的手掌,随后轻握着拳头……一道灰黑色的光瞬时笼罩他的全身。

暗灰色的铠甲,隐约间散发着暗紫色的微光……当‘无毁之湖光’也同时出现在凯撒手中的时候,兰斯洛特最终也失去了意识,虚弱至晕厥了过去。

没有理会兰斯洛特此时的情况,凯瑟琳则是关心地看着凯撒,急切地问道:“怎么样?”

“第三阶段的‘合一’还有些勉强,但差不多够用了。”

凯撒散去了身上的圣铠甲,重新穿上了外套,看着昏迷的兰斯洛特一眼,淡然道:“把她送回去那位女王陛下的身边吧,另外,也送点食物过去。”

“你还是太仁慈了啊……”凯瑟琳摇了摇头。

……

……

雾都,骑士机关……普金斯爵士庄园。

庄园内草坪处。

强风把小草压弯,螺旋藻转动时候的声影,十分庞大……一辆直升机此时缓缓下降着,与此同时,天空上,还有另外几辆的直升机正打算下降。

一名老者,在两名随从的撑扶之下,缓缓从直升机处走来,

此时,早早就在这里等候的加雷斯骑士连忙走上前来,与这位老者打着招呼——这老者赫然是伯明翰骑士机关的负责人。

与此同时,老人的身后还有一名胡须汉子。加雷斯也打了声招呼,“特里斯坦,几个月没见了…你的胡子还是这样的漂亮啊。”

“少来。”胡须汉子…同位这任十二骑士之一的特里斯坦瞪了一眼。

他的手上,还提着一个黑色的箱子,箱子甚至还用手铐与特里斯坦的手腕相连。

看着这个箱子,加雷斯略微眯起了眼睛,“钥匙……”

他随后看着准备下降的其它直升机,上面都坐着其它骑士机关的负责人,同时也负责运输其它的几分‘钥匙’的到来。

唯有集合了各地骑士机关的‘钥匙’,才能够开启放置着【圣杯】的密室……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