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九章 【月之契】

第二十九章 【月之契】

嘭——!

一道巨大的身影直接破开了门板,狠狠地砸到了墙壁之上,继而滑落……滑落之后,它就再没有半点的动弹,因为它的生命气息已经完全消失。

能够看见的,还有它的胸膛上,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

已经破坏的门后,心灵女巫缓缓走出,随意地看了一眼之后,才转过了身来……房间内,已经清理了头发以及身体的法雷尔穿上了一套白色西服陪蓝色衬衣,缓缓走出。

女巫小姐的手艺不错,没有给这位史上最凶最恶的骑士配上奇特的发型,只是修剪出来了干爽的短发。

他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是又壮健了一些……真的开始长肉了,女巫小姐心中暗自想到——这家伙真的是中毒状态,只有一成多的实力?

“这家伙怎么突然狂化了?”女巫小姐此时皱着眉头,“骑士机关应该给这些正常生活工作,登记在案的兽人血统,都注射了抑制狂暴的疫苗才对。”

法雷尔只是淡然道:“现在使用的疫苗,应该还是沿用从前的久配方吧,虽然效果还在,但是一代代下来,它们的身上多少产生了一些抗体,兽性并没有被磨灭,反而一旦激发就会变得变本加厉。”

说着,他扭头看着窗外……城市当中火光冲天,惊叫的声音络绎不决——忽然,法雷尔的目光锁定在了心灵女巫的身上。

他的目光宛如恒久的星光般,即便拥有心灵力量的她,此时仿佛置身在了庞大的星空之下,自己显得如此的渺小。

吉莲小姐勉强地露出了风情万种的微笑,“骑士先生,是打算邀请我约会吗?”

法雷尔沉吟片刻,才皱了皱眉头,“你……在这次事件当中,到底扮演的是怎样的角色

?”

几乎是说话的瞬间,法雷尔已经出手——无视了这位心灵巫女一切的防御手段,就如同提着幼稚的孩童般,直接捏着了她的脖子,把人举起,按在了墙壁之上。

她痛苦地挣扎着,双腿在空中不断地踢打,却只感觉窒息越来越严重……那些圆桌骑士,在面对法雷尔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绝望吗?

“是…是我……我把你从…从监狱解救……解救出来的……给你……解、解药……”她艰难地说这话,双手死死地抓住对方的手臂,目光惊恐。

睁眼与闭眼之间,法雷尔像是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手指一点点的缓缓松开……松开很慢,手指也仿佛十分的僵硬。

女巫小姐根本来不及等待他的手指完全松开,见松动了一丝之后,就挣扎着拼命掰开法雷尔的手指。

她得以脱身,从墙壁上滑坐着地上,疯狂地呼吸着,同时身体禁不住轻微的颤抖……抬头,惊恐地看着这个一脸平静的男人。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没有丝毫的安慰,他就这样冷冷地注视着这位女巫小姐,“放心,我的承诺不会改变,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去做……我会将你想要得到的东西,亲手送到你的墓碑之前。”

“你……”吉莲小姐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她就在刚才最危险的瞬间,就使用了心灵力量,打算侵入对方的内心——可是,她的力量,顷刻间就让对方内心的疯狂暴戾,悲鸣,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冲垮。

有一瞬间的时间,她如同在心灵世界当度过了如同地狱般的百年。

“Oberon……”

痛苦地干咳了几声之后,她依然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同时紧张地说道:“他是一个叫做末日神话组织的首领。这个组织吸纳了不少魔术师协会通缉名单上的家伙,咋看之下似乎是一个反抗魔术师协会的组织。但其实不然……它其实是以此作为掩饰,一个从事兽人解放运动的组织。末日神话的核心成员,几乎都是拥有兽人血统的家伙。”

“兽人……”法雷尔若有所思。

女巫小姐的声音继续响起:“我用了不少时间才靠近道这个集团的内部……我之前给你使用的解药,就是末日神话里面的一个秘药师炼制出来的。当然!材料倒是我辛苦搜集回来的。”

说到这里,她悄悄地打量了法雷尔一眼,见对方没有丝毫的变化,才低着头道继续说话。

“抬起头来,眼睛看着我。”

女巫小姐只好无奈地抬起头,咬牙道:“我偷听到了他们这次的计划,于是心中有了想法……但仅仅只是想法,不过命运女神似乎很眷顾我,他们第一次行动的时候,有一个成员失手了,被骑士机关的人抓走了。”

“真的是失手了吗?”法雷尔目光霎时变得锋利……对的,是锋利。

女巫小姐顿时打了个寒颤,连忙说道:“真的!我原本打算我自己亲自出手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雷德他会受了很重的伤,然后落入了小丑达尔戈尼的手上……我没有说谎!”

“继续说。”

女巫只得缓缓说道:“末日神话的人,曾经让我帮这些行动的成员加持心灵守护,避免让他们被捕之后因为拷问而说出计划。雷德有我的心灵加护,至少短时间是没办法开口的,这时候骑士机关出手无策。”

“所以你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同时提出要见我的要求,作为交换?”法雷尔很快想通了前因后果,微微摇了摇头。

“他们这和自杀没有任何的区别!”女巫小姐辩解道:“单凭一个小小的组织,怎么可能对抗得了整个骑士机关以及大英政府!既然他们打算送死,而且抱着了必死的信念……我为何不能稍微利用一下?”

“你很像你的母亲。”法雷尔忽然轻声说了一句。

女巫小姐有瞬间的失神……如同错觉,似乎在这个男人的眼中看见了一闪而逝的点点复杂之色。

但他很快就沉声问道:“没有了吗?我不喜欢有半点的谎言。”

“真的没有了,没有了……”女巫小姐连忙说道,“只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女巫小姐皱眉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似乎末日神话的首领和政府的什么人,有过一次接触……在这次计划开始之前。我怀疑Oberon这次的行动并不是单方面这么简单,当中肯定还有什么猫腻。我实在是不相信Oberon这个家伙,会做一些看似愚蠢的事情。只不过,我的力量无法侵入他的内心,所以不知道他的真正想法,而他也从未真正的信任我。就算是这次行动,也只是末日神话内真正的班底,他们当中至少还有三分之一的成员,还在欧洲和魔术师协会玩着猫抓老鼠的游戏……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成功地把你从监狱中救了出来。”

“愚蠢吗……”法雷尔看着窗外那蔓延的火势,若有所思。

忽然,他转身,直接走出。

女巫小姐连忙问道:“你去哪里?”

“帮你寻找东西之外……稍微做点事情。”法雷尔头也不会,直接走下了旅馆的楼梯。

女巫小姐只好连忙爬起身来,匆忙跟上。

……

……

社工中心内。

发狂的兽人身上捆扎着骑士机关制作的特殊束缚带——这是尼克车上找来的道具之一。

但此时这位狂化的兽人,显然没有完全被的平静下来……它依然睁着猩红的眼睛,唾液不断地自口中流出,并没有真的解除狂化,恢复原来的模样,而是处于一种宛如火山即将爆发的边缘状态,仿佛只要轻微的刺激,就会再次的发狂。

但不管如何,兽人小姐安抚它的手段显然是有效的,只是效果并不太过的理想。

Lale有些害怕,也有些迷茫,此时抱紧了双手,就这样站在了它的面前,露出了黯然的神情。

克莱因与尼尔走了过来,翻译软件打开,克莱因缓缓说道:“Lale小姐,很显然他现在的情况并不好……请问,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Lale似乎有些害怕,她看着外边的夜空,“呼唤……我们听到了原始的呼唤。它把我们心中最原始的兽性激发了。他们,都是抵抗不了这份原始的冲动,所以迷失了自己,才会陷入狂化状态的。”

“所以,你才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让自己清醒?”克莱因很快就意识到了对方早前那举动背后的意义。

Lale默默点了点头,“我是混血,所以相对地兽性会比纯血的弱一些。”

克莱因深呼吸一口气道:“Lale小姐,现在情况比较危险。我就长话短说吧,有一名暴徒,他使用了不知道什么手段,将雾都内所有的兽人都几乎强行狂化了……你也看见了,整个城市现在如同一片的火海……我们需要你,Lale小姐,或者说,需要你那种能够让它们安静下来的方法!”

这是见到了Lale的奇异之后,克莱因与尼克短暂商量的结果——他们并没有马上就告之骑士机关,因为他们并不确定到底是否可行。

再说,雾都地区内的骑士机关,现在恐怕是说是空了也差不多……全员出动,就连后勤人员也是,纷纷已经开始执行镇压暴动的任务。

“你是说……月之契?”Lale皱了皱眉头。

“你唱的歌,就叫做【月之契】吗?”

Lale点了点头,“那是我们祭祀祖先的时候,才会唱的祭祀曲目,它可以让我们变得平静下来……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用,当时只是打算尝试一下。你也看到了……效果并不是太明显。”

它还是处于混乱的边缘,如同被拴住了的野兽般,时不时地挣扎着,然后咆哮几下。

“就算只是稍微地延缓他们的行动也行!”克莱因飞快地说道:“这对我们也是帮助巨大……Lale能够请你帮我们这个忙?”

Lale却皱起眉头,“我为什么要帮你们?帮你们镇压我的族人,然后等你们的屠刀斩落吗?”

“我们只想要解除这次的危机。”克莱因一脸诚恳道:“我们并不打算伤害任何人……不管是人类,还是你们!你知道吗,你的这些族人,都是在这里有着合法身份,有着正式工作的居民。他们本来可以安稳地一直生活下去,可现在却陷入了无穷的痛苦当中。我相信,他们生活在这里,有自己的家人,同伴以及朋友,邻居。我深信,如果他们清醒的话,一定不会愿意看到自己这样破坏这个城市……你能感受到的吧,他们内心的痛苦。”

少女陷入了犹豫当中,回头看着那痛苦而暴戾的兽人,有了一丝不忍之色。

“请相信我们,相信我,Lale小姐!”克莱因此时九十度鞠躬了下去,随后飞快地又抬起了头来,伸手把旁边的尼克的腰也九十度地压了下来,“我以骑士之名起势,我只想要帮助他们,然后平息这次的暴乱!过后,我一定会向我的上司,伟大的十二骑士之一的加雷斯先生提出恳求,让他为这些兽人求情的!他们只是受害者,而不是应该受到不公平待遇的罪人!”

“你没有说谎。”Lale轻轻吐了口气,最终缓缓地点了点头,“好吧……我尝试一下。但…我应该怎么做,把【月之契】教给你们吗?”

克莱因顿时大喜,而终于可以直起腰来的黑人尼克则是直接抢过了克莱因的手机,开始说话:“恐怕是不行的,我想我们可能不具备这首催眠曲发挥力量的能力,所以还是需要你来!”

“这是我们祭祀的曲子,并不是催眠曲!!”兽人小姐超凶。

“怎样也好!尼克飞快地说道:“我已经有一个初步的计划了!不过,我需要你们都行动起来,帮我一个忙!”

说着,尼克看着窗外,一辆因为混乱而撞到了社工中心围墙上的货车,吹了一个口哨道:“首先,我们需要把这个大家伙改装一下。”

……

……

宋皇朝酒店。

总统套房的门,此时匆匆忙忙地打了开来——只见陈彼得先生此时手上拎着了一根金属的棒球棍,同时身上还穿着了一件欧洲中世界的古老锁子甲胄,神色匆忙!

“邱少爷!噢,老天,太好了,您没有事情!”

陈先生此时一副忠心护驾的模样,一手还按住了头上带着的机车头盔,“外边很危险!邱少爷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全部的保安我都叫上来这个楼层了,我保证一只苍翼也飞不进……”

一只苍蝇从他的眼前掠过。

“……来。”

啪!

“陈先生的这套甲胄,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见陈彼得这一副不伦不类的模样,洛老板不由得好奇问道。

“这?这是展览室的一件古董,我就穿上了!”陈彼得挺起了胸膛道:“怎样!还有几件,我要不要也给你来一件……我想还是要的!”

“谢谢了。”洛邱微微一笑,“但我想,应该是不需要的……另外,陈先生你困吗?”

“困?”陈彼得顿时道:“这个时候我怎么会困!我肯定会打起精神来的啊!!不管是什么暴徒,恐怖组织,他们敢来,我让他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不,你困了。”洛邱轻声说了一句,“你们也困了。”

悄无声息地,陈彼得直接倒在了地上,发出了酣睡的声音——像是扩散般,门外也与此同时响起了一道道沉默的倒地声。

一瞬间,宋皇朝酒店内,所有的客人,员工,乃至停车场中正在奔逃的老鼠,也失去了意识。

洛邱挥了挥手,光幕出现,一道道的地覆盖在了他的面前。

只听见他随意道:“那么……从什么地方开始好呢。”

¥¥¥¥¥

PS:(7/30),为什么还是变多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