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二章 【命运的铜锣在圣殿响起】(3)

第三十二章 【命运的铜锣在圣殿响起】(3)

【The-Fianna】总部。

出征用的战机已经坠毁,甚至满团也只剩下有限的几名幸存者——他们最终还是完成了最后的任务,把记录了十二圆桌骑士们与【Oberon】战斗的资料,带回到了这里。

脱去了身上的‘龙骑兵’装甲之后,几名的幸存者脸上尤有惊恐之色……像是虚脱了般,他们任由工作人员开始在调整舱外,进行着战后的休整。

事实上,他们虽然这次得以回归了,但其各项数值都已经到达了危险的警戒线……如果不及时调整的话,恐怕对于他们来说,下场并不会比其他已经阵亡的成员好上多少。

幸存者们缓缓闭上了眼睛,至于未来会是怎样的情况……他们已经不想去理会。

“他们只是缺乏实战。”

控制室内,看着进入了调整舱的几名幸存者,首相给出了这样一个理由。

他甚至已经从这次行动失败的打击当中恢复过来,鼓舞着这里的人,“这次我们的行动尽管失败了,但是获得了的数据也是无比的珍贵,这让我们意识到了‘龙骑兵’的不足,还有驾驶员的缺陷……未来,这就是我们攻克的方向!我们,在力量上已经达到了这些非人的领域,欠缺的只是别的东西!技术!更多的数据!还有斗志!”

这样的说话,有总比没有的好……人都习惯地需要寻找一个可以让失败并不悲伤的理由。

首相并没有在控制室停留太长的时间,简单地说了几句之后,就在军官的护送之下,从这里离开。

接下来实在有太多需要他头痛的事情——比如,如何应对那些内阁的大臣们,以及怎么部署军方的行动,之后还需要与骑士机关的一系列交涉,最后甚至还要处理这次雾都暴动所带来的影响……还有重建。

首相先生甚至有种感觉,未来的半年时间,他或许都无法得到哪怕半天的假期。

“给我准备直升机吧。”

首相此时向随行的军官吩咐道:“上机了之后,再给我开一个临时的视频会议,差不多要敷衍一下内阁的那群老家伙了……另外,现在给我接通军部的电话,我要了解目前人群的疏散进度……”

首相先生顿了顿,似乎还有接下的吩咐。他正在理清自己此时的思路,所以沉吟着——但身边的军官此时却并没有任何的行动。

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没听见我说的话?我说让你马上给我接通军部的电话!你是让外边的暴动吓得已经无法思考了吗?”

“很抱歉,首相先生,你现在已经无权命令我了。”军官淡然说道。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军官微微一笑,“因为,你现在已经被临时停止了首相的职权……抱歉,首相先生,你现在涉嫌挪动政府公帑,与境外非人勾结,甚至策划女王绑架案件……所以,我现在就需要逮捕你了。”

“你说什么?!”首相先生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心腹部下,“你逮捕我!谁给你的权力!!”

“这个问题,等你见到了普金斯爵士之后,我相信他会愿意回答你的。”

“普金……”

军官不再说话,而是首相先生反应不过来的瞬间,就直接冲了上来,将他击昏倒地。

这个惊变,瞬间让首相先生身边的两名护卫惊恐,可未曾等他们取出手枪,军官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把他们撂倒了地上。

至于原本基地处出来护送随行人员,此时则是愣住当场。

“这里运作如常……等我回来。”军官看着面前的这些工作人员,缓缓吩咐说道。

……

……

长街上,至少有着五名以上的狂暴兽人——它们其中两个,手上甚至抓住了奄奄一息的居民。

加雷斯先生需要相当的小心,唯恐战斗的余波会让这些性命危殆的人质,一不小心就明命送黄泉——如果只是单独面对这些兽人的话,自然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围攻了末日神话的首领【Oberon】之后,除了杰兰特因为消耗过大,目前只能休整之外,另外的四位都还保持着相当的战力,因此离开了修道院之后,就马上被派遣到了雾都的各大街区,开始镇压兽人的暴乱。

此时,空中又几道寒光闪过,随后小丑先生在楼宇间急速地穿行着——加雷斯先生不由得大惊,唯恐这家伙下手没有半点的分寸,伤及这两个奄奄一息的居民。

“达戈尼特!!别乱来!”

只是飞刀,此时轻松地刺入了这些兽人的肩膀关节处……人质,一下子得以脱身出来。

时刻准备着的几名精英骑士,瞬间冲出,直接把人质给救了出来——紧接着,小丑先生直接以狂风扫落叶的速度,把这几个兽人击倒在地上。

他的身下倒下了暴乱的兽人们,然后飞刀回到了他的手指之间。

只听见这位小丑先生一脸哭泣相,“我说加雷斯,你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我好歹也是在亚瑟王雕像前立下过骑士誓言的人呐。”

加雷斯先生不由得翻了翻白眼……没有空去理会这家伙,他连忙吩咐精英骑士们把被击倒的兽人带了回来。

兽人的狂化没有解除,但已经被精英骑士用特制的束缚道具禁锢着,完全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能无意义地发出杂乱的叫声。

“他们都是拥有合法身份的居民,只是受到了蛊惑。”

加雷斯先生此时吩咐着精英骑士将这些被铺的兽人送上了一辆运输车上,“带回去之后要看管好,我们需要寻找办法解除它们的狂化,如果它们实在安静不下来,我建议你们使用镇静剂。”

“是!”

骑士们开始忙碌起来——运输车上,自然不止这刚刚被小丑先生打到的几名兽人。

车上,原本,已经躺着了二十多名的兽人了。

“加雷斯,我先走一步去清场了,这些麻烦的事情就交给你。”小丑先生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长街奔跑而去。

加雷斯有些无奈……但说起来,或许他真的是天生比较适合处理这种琐碎的事情。

装车其实也没有用去太多的时间,关键是车已经装满了,需要把这批兽人运送回去——加雷斯并不放心只是让骑士们负责运送,因为雾都内,那群末日神话的暴徒此时也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

“加雷斯先生,或许我可以帮到你。”

暗淡的巷子处,只见一名男子此时正拖着了一名重伤的兽人走了出来。

加雷斯打量了一眼,有些诧异,然后点了点头:“原来是你,辛普顿先生。”

只见辛普顿大骑士将手上重伤的兽人扔在了地上,这之后,马上就有人把这个兽人也禁锢了起来,挤压着也送上了运输车。

辛普顿此时正色道:“运送的事情就交给我吧,镇压兽人,你们比我们来得更有效率……我们,需要尽快平息雾都的暴乱。”

加雷斯无法不认同对方的说话,略微犹豫了片刻之后,便点了点头,“那么好吧,运送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辛普顿骑士。”

“谨遵您的吩咐,伟大的加雷斯骑士。”辛普顿向他行了一个下级骑士见上级骑士的礼仪。

“喔……你显然太拘谨了!辛普顿先生,放轻松点!”加雷斯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是战友,不是上下级。”

“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了。”辛普顿大骑士点了点头,“我运送完之后会马上出来,等候您的好消息。”

说着,他便直接走上了运输车上——加雷斯看着运输车开出,才又开始打起精神来。

虽说还保留有不少的体力,但从昨天晚上的法雷尔越狱到今天晚上的雾都暴乱,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精神上已经初见疲劳。

忽然,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处有些轻微的湿润之意,他低头一看,发现手指上不知何时已经染上了一丝的血迹。

还是新鲜的……他手指摩挲着血迹,若有所思地看着那远去的运输车。

可能只是多想吧。

加雷斯摇了摇头,但最后还是动了动身,走向了辛普顿出现的那条巷子之前——他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加雷斯皱了皱眉头,抬起了手掌,掌心处一团光团伴随着口吐的古老语言:十二骑士才能使用的精灵的文字。

光源顷刻间照亮了这条昏暗的巷子。

只见地上有着一条长长的血迹……那是受伤的身体,硬生生地在地上拖行所造成的——大概是辛普顿带出来的那名重伤的兽人。

他沿着血迹缓缓地往前走去,总感觉前方还有着什么——终于,他的脚步停在了一处门前。

似乎是一家餐厅的后门……门是虚掩的,拖行的血迹,也是从这里开始。

加雷斯先生轻轻地把门推开,走了进去。

数秒钟之后,他便猛然收缩了自己的目光——眼前,这家风味小餐馆的堂前,看见的是一名名跪倒在地上,身上伤口纵横,是已经经历过了极刑的兽人……

它们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尸体跪倒在地上,做着忏悔的姿势……地板上,都是猩红而粘稠的血——宛如一处屠宰场。

“这……”加雷斯先生顿时神色微变。

……

……

普金斯爵士庄园。

爵士的私人办公室中……普金斯先生就这样安静地坐着,等待着什么——办公桌的对面,一名头发有点儿秃得中年男子,就这样半歪着坐着。

他的头是垂下的。

或许这样已经有了一些时间了吧……这位歪坐着的男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然后慌乱地抬起头。

“你居然出卖……是你!普金斯?!”

清醒过来的,赫然是大英政府的首相先生——骤然看见了自己的对头,首相先生一瞬间慌乱地看着四周。

这里完全是他所陌生的地方——但他却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因为情报上看过。

“首相先生,你应该很熟悉这里的环境才对。”普金斯爵士微笑着说道:“因为我想,在你的桌子上,一定有很详细的,关于这里的情报,对吗。”

“普金斯!!”首相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按在了桌子上,怒视着对方,“你敢对我动用私刑?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爵士随意地摆了摆手,“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首相先生……不如,你也听一听我所知道的,你想要做的是什么?”

首相瞬间冷静了下来,同时飞快地整理着已有的情报……他默不作声,重新坐下。

爵士此时缓缓说道:“你想要对付骑士机关,对吗。”

首相冷笑不语。

爵士继续说道:“每年都要大笔的资金流向你的那个秘密的基地,这些年的时间,你一共制作出来了二十三名的‘龙骑兵’战士,取名为【The-Fianna】……凯尔特神话中的分尼亚勇士团。你觉得这个勇士团,可以比肩我们的圆桌骑士……事实上,我也真为你的努力而感到由衷的敬佩,毕竟你们已经用自己的努力,证明了普通人也能踏足非人的领域。”

首相冷笑道:“我一点都不会意外,这时候你会拿出所有关于研究成果的资料……真没有想到啊,我器重的人,居然会叛变。”

爵士摇了摇头,“他叫做奥芬,事实上,他是我养子,同时也是我们骑士机关的一名骑士……从来都不是你的下属,我的首相。”

“好啊,非常好!”首相咬了咬牙,最终气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继续吧?”爵士向后靠坐着,“你很快就想到了一个计划——你资助了一个暴徒组织。这个组织叫做‘末日神话’对吗?几年的时间,你向这个组织提供了不少的活动经费吧?另外,你也秘密地从魔术师协会购买了一些装备,然后再赠送给他们。当然,这个组织也没有白白浪费你的资源,你的【The-Fianna】,似乎有好几项的技术,都是通过这个组织,从别的什么地方夺来的吧?让我想想,去年美利坚有一批失窃了的航天材料,好像也是你们…你的手笔?”

“荒谬!一面之词!”首相冷哼。

“后来,你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了。”爵士依然从容地说道:“你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和这个组织扯上什么关系了,因为这会影响到你以后的仕途……恰逢我们的皇储殿下似乎已经真的是失去了耐心……他不愿意再等待了,毕竟他也已经快要七十岁。七十岁的皇储,确实是太过漫长的等待。”

首相终于脸色微变。

爵士不咸不淡道:“你让末日神话的人,劫持了女王,并且向大英政府宣战……你拥有了很好的动用【The-Fianna】的理由,你可以使用【The-Fianna】,不仅仅在这次事件当中将这个被你资助的组织连根拔除,同时或许我们的女王陛下也会因为不幸的意外而在这场劫持中逝去。嗯……让我想想,当一切都完结了的时候,应该是皇储登基的时间了吧?然后,作为让女王被非人劫持这件事情上,毫无作为的骑士机关,会成为一个被内阁所弹劾的角色……或许【The-Fianna】,还有了取代骑士机关的可能。”

“哦,还有一件事情,大概是你没有想到,末日神话的人,居然会直接向大英政府提出独立整个北爱尔兰地区的要求,这一部分稍微地超出了你的控制……”看着首相难看的脸色,普金斯爵士笑了笑:“大概是这样了,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有。”首相此时冷笑了一声,“那就是你们好像忘记搜身了……普金斯,你不应该单独见我的!”

猛然间,首相掀开了衣服,抽出来了一柄古董似的铜色手枪来,他以枪口指着对方,狞笑道:“只需要轻轻一下,结果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再见了,我的好朋友。”

嘭——!!

没有留给爵士任何反应的时间,首相就这样扣动了这支特殊的枪械。

呼啸而出的子弹,却在这瞬间停在了爵士的面前——好像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它,把它禁锢着。

首相惊恐地接连进行着射击——但子弹一颗颗被定住在了普金斯爵士的面前……直到,子弹全部打完。

“你……”

“嗯,威力不错,魔术师协会今年新制作的玩具。”

首相惊恐地后退着……猛然,他转身,就不顾一切地夺门而出!

爵士并没有阻止的打算,就这样看着他匆忙地打开了办公室门,然后冲了出去……然后一步步地,再次倒退了回来。

此时,首相的神色显得如此的惊慌。

一步步后退的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他那像是挤出来的声音,正在艰难地说道:“【Oberon】,是你……怎会……”

门前,凯撒。

他目无表情,一步步地走了进来。

#########

PS:下一章晚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