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三章 【命运的铜锣在圣殿响起】(4)

第三十三章 【命运的铜锣在圣殿响起】(4)

货车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但兽人小姐此时却用毛毯裹着自己的身体,蜷缩在了角落的地方——感觉好像已经被他们的视线玷污了自己的纯洁一样。

感觉再被多盯几眼,或许还会受孕……

“喝一点东西吧?紧张的时候,会好点的。”洛老板断了一杯热可可走了过来,“当然,我手艺可能不是很好。”

这玩意是社工中心里面现成冲泡的——至于女仆小姐,则是在装扮完了兽人小姑娘之后,就独自一人离开了。

至于这是女仆小姐的本意,还是洛邱的授意,众人自然无从得知……也没有人傻傻地去问这个问题。

虽然得到了对方送来了这样的改装货车的帮助,但该有的警戒心,始终未曾放下——事实上,克莱因与尼尔两人,一直都有悄悄地观察着他的举动。

“谢谢……”

兽人小姑娘从毛毯处伸手出来,接住了温暖的杯子——但她还是死死地捂住身上的毛毯,生怕会曝光了任何的一丝。

如果没有这人授意的话,那个女仆小姐应该不会这样的吧……果然是有这方面的兴趣吗?

洛邱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兽人小姑娘默默地喝着热可可。

“她从前不像现在这样。”洛邱忽然开声说道。

Lale怔了怔,下意识地扭头看着老板的侧脸。

只看洛老板此时看着大门外忙碌着的威尔等人,声音温和,“不会像这样和人有太多的交流,感兴趣的事情也不会很多……大概是经历过了一个对什么都感兴趣,然后又丧失了兴趣的阶段。后来,这些东西也慢慢地又回来了。别介意,这其实是她的一种愿意接触人的表现。”

“她…她是生病了吗?”Lale下意识问道。

洛邱只是笑了笑,看着兽人小姑娘,忽然翻了翻手掌——掌心中,一个小丑面相的面具凭空出现,“这个,暂时借给你吧。”

“这是什么?”Lale有些错愕地接过了这个小丑面具,满脸的不解。

洛邱道:“我叫它‘虚妄的假面’……以前用过了一段时间,后来就没需要了。其实不是小丑的模样,它没有固定的外表,可以根据你的想法而改变型态…试一下吧?”

兽人小姑娘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把面具开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奇异的是,面具似乎化作了流动的液体,一下子就吸附到了她的脸上,像是一层薄薄的膜,很是舒服。

它最后变成了银色的眼罩,覆盖了兽人小姑娘的眼睛以及鼻梁部分。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面普通的镜子,已经习惯了对方这种手段的兽人小姑娘看着镜子上面具的新型态,不由得啧啧称奇。

“这是魔导器吗?”她摸着脸上的眼罩,惊奇地问了起来。

“一点收藏起来的小玩意。”洛邱笑了笑道:“不想在认识的人面前出现的时候,我会选择带上它的。”

兽人小姑娘知道接下来自己需要做的事情,所以有些明白这个面具为自己带来的便利——也正是因为这样,虽然羞耻度很高,但她身体还是很诚实地接受了那位女仆小姐对自己的装扮。

“感觉…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Lale喃喃自语。

洛邱却忽然轻声说道:“有些时候,我们不管换上了面具,还是脱下了面具,都是另外一个人。”

Lale有所感悟……她忽然抬起头来,“你…想听故事吗?”

“其实,我最喜欢听故事了。”洛邱的笑容更好看了一些。

眼罩下所覆盖的脸部肌肤,有了些许的热量,兽人小姑娘那琥珀色的眼珠子轻轻地泛着光,“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小女孩……”

说到这里,兽人小姑娘显得有些不安,“我、我不大会讲故事……开头会不会很老套?”

“小女孩后来呢。”洛邱好奇问道。

Lale定了定神,她其实无法像是克莱因,威尔那样,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声,但却有一种比这种能力更让她安心的感觉……直觉,对方并没有任何的不耐烦,而是真的很温柔地对待自己。

“她自从出生以来,就很少时间会清醒过来。”Lale缓缓说道,“因为她从小开始,就被放入了一个冰棺当中,而陪伴着她的,就只有她的弟弟。”

“冰棺?”

“是的,冰棺。”Lale点了点头:“姐弟俩,从出生开始,就因为先天的缺陷而身体无法长时间逗留在外界。这对姐弟其实是同一天出生的……出生的时候,姐弟的母亲因为受了很严重的伤。”

“他们的母亲?”

Lale低着头道:“母亲坚持把姐弟生了出来,然后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的父亲,最终不得不把姐弟都放入冰棺当中,然后寻找治疗这对姐弟的办法。”

“因为要寻找治疗方法的关系,他们的父亲不得已需要经常离开……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这个小女孩就有意识地记录下来与父亲相见的次数,只有八次。”

“每一次,对于小女孩以及她的弟弟来说,都可以说是最幸福的事情……因为每一次在冰棺中的沉睡,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年……而他们和父亲相聚的时间,只有很短的的几天。”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地过去……终于有一天,姐弟二人再一次地从冰棺当中清醒了过来。这时候,他们都几乎感觉不到了因为出生的缺陷所带来的痛苦。他们忽然有种感觉,那就是自己或许已经痊愈了。”

“他们相拥而泣,他们迫切地想要见到把自己治愈了的父亲……但让他们恐惧的是,这次他们清醒过来之后,就再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父亲。”

“他们找遍了居住地的每一个地方,可是依然无法找到半点关于父亲的线索。”

“就这样,他们在原来的地方等待了一年的时间……终于,那里的物资已经用完,他们商量着,只好决定暂时离开。”

“他们开始艰难地走着,走走停停,一路上不断打听着自己父亲的消息……他们也渐渐遇到了一些同类。同类教会了这对姐弟应该如何生存,如何隐藏自己,保护自己。但,姐姐其实是一个很粗鲁很笨人的家伙……”

小姑娘下意识地看了洛老板一眼。

洛邱只是眨了眨眼睛,让她继续说下去。

兽人小姑娘才又把毛毯裹紧了一些,“有一次,因为冲动的关系……姐姐不小心打伤了几个人。那几个人,在地方是豪族的后代。姐弟碰到的那些同类劝说他们最好离开……这对姐弟不希望会牵连这些同类,所以只好选择离开了那个暂住了几个月的地方。”

“他们继续走着……弟弟这时候忽然想起来了一个地方,那时候父亲每次回来,都会带他们去的那个地方——他们按照模糊的记忆去寻找。最终,他们成功找到了那个地方。只不过……只不过那里已经不同了,四周的环境都不一样,变成了一个很大的农场。”

“他们不想就这样离开,想着或许在那里,终有一天会等到自己的父亲回来……所以,他们悄悄地住了下来。这次,姐姐学聪明了一些,她不再和人发生争执,她开始和农场的工人们接触……渐渐地,农场的人,开始和这对姐弟交流了起来。”

“他们都是好人,很热心地帮助了这对姐弟,不仅仅是收留,甚至还愿意让姐弟倆留下来帮手做一些力所能的事情……然后,还有工资。”

她的脸色有着追忆美好的神情。

“每一天,帮忙除草,帮忙喂养家禽。他们会在一天的工作完了之后,就聚在了一张很大很大的餐桌之前吃饭,聊天。负责开拖拉机的大叔很会唱歌,而做菜的婶婶是一个喜欢跳舞的人。啤酒花的味道很香,但姐姐还是喜欢奶茶,而弟弟则是喜欢奶油汤的味道,白云,草地,农场,一天,一天。”

“父亲还是没有出现。”

“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发生在一个深夜里,农场忽然来了一群人……他们冲入了农场,不断地打砸四周的一切,那些对姐弟们很好的大叔大婶,哥哥姐姐都在很害怕地尖叫着……”

小姑娘双手用力地抓住了自己的肩膀,毛毯一下子从不怎么宽的肩上滑落下来。

“女孩看见一个姐姐被强盗拖到了屋里面……那个姐姐痛苦地大哭着。她只好抱紧自己的弟弟,躲在了草棚,不敢发出任何一点的声音。可是这个时候,对这对姐弟很好的那位好心的农场主的胸膛被人直接刺穿……还有农场主几岁大的孩子……孩子被他们举高了,好像要把孩子摔下来!摔下来!他们疯狂地大笑,好像是疯子,好像是恶魔一样!”

“女孩冲了出去,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冲了出去。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也像是疯了一样,疯了一样。”

兽人小姑娘唇色微白,“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几年一样……这个女孩她清醒了过来。让她惊恐的是,她的身边都是尸体,那些强盗的尸体……他们的身体都被撕开,手臂,腿部,头……到处都是,她的身上,脸上,那件最喜欢的裙子上,都是血……血。”

“叔叔和婶婶他们,比看见这些强盗更加恐惧地看着这个小女孩……她明白,自己又犯错了。”

“会后悔吗。”洛邱忽然轻声打断问道,“我问的是这个小女孩。”

“没有。”Lale摇了摇头,“一点也没有……但是她还是带着自己的弟弟离开了。因为一切都变了……她知道晚餐没有了,聊天讲故事,大家一起唱歌看电视的时间,也没有了。”

“想回去?”

“想回去……不敢回去。”

Lale苦涩地笑了笑,“接下来一段时间,这对姐弟开始在外边流浪,继续打听着自己父亲的消息……大概半年之后吧,这对姐弟做了一个决定,他们决定去自己母亲的故乡看一看。因为小时候,他们曾经听过自己的父亲说过,母亲的家乡在什么地方,并且记了下来。”

“有一群人出现了,说可以带他们去找个地方,但没想到的是,这群人原来是一群可恶的人贩子。”兽人小姑娘苦笑了一声,“他们被关入了船上,暗无天日……这个愚蠢的姐姐,又一次做错了事情。她……是不是真的很蠢?”

洛邱想了想,才轻声道:“我们无法,要求她做更多的事情,也无法曾经给予她任何的帮助,自然无法,也没有资格去评论她……累吗。”

她不说话,嘴唇有些用力地抿着,抬起头,不断地转动着很精致的琥珀色的眼珠子,水光,摇头,摇头。

“这个故事…是不是很无聊。”

洛邱则是摇摇头道:“我想,如果有人愿意给我讲故事的话,那么会是一件很高兴事情。不管它是冗长,不管它看起来多么的似曾相识,悲伤,快乐……对我来说,都是一件或许能做一辈子的事情。所以,如果这个故事还有后续的话,我会很乐意听下去。”

兽人小姑娘低着头,弱弱道:“后面的,你不都知道了吗……”

洛邱笑了笑,然后伸手给把这位兽人小姑娘因为激动时候松开了的毛毯重新裹好,“但也还有未来发生的事情,对吗。”

“未来……”她怔怔地看着洛邱。

近在咫尺的脸庞……有种梦中看见父亲的,是安稳的感觉。

这个人……或许……

她小小的心灵开始颤动着。

忽然。

“准备好了——!”

传来了克莱因高呼的声音。

兽人小姑娘猛然间站了起来,毛毯从身上滑落了下来,再次露出了那一身相当暴露的高叉皮衣。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我去了!”

然后动作僵硬地,一步步地走了过去,显得有些滑稽。

洛邱笑了笑,便把地上的毛毯给收拾了起来,这时候一道小小的身影却来到了他的面前……是相当清秀的奥伽。

“谢谢……”兽人小男孩怯生生地抬头看着比他高出来两个头的洛邱。

洛老板选择弯下腰来,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有一个很坚强的姐姐呢。”

奥伽脸色微红,然后飞快地说道:“我姐姐还在长身体,你放心!她以后身材会很好的!穿、穿那些衣服,也会更好看的!”

“嗯?”

奥伽扭头就走。

亲弟弟啊……

###########

ps:(8/30)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