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六章 【命运的铜锣在圣殿响起】(7)

第三十六章 【命运的铜锣在圣殿响起】(7)

法雷尔……不是已经离开了海岛监狱,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早就已经见识过这位百年前最强大骑士力量的加雷斯,很快就从震撼中回神,同时大大的问号也在脑中浮现。

被背刺的伤口依然极痛,但作为锤炼得超越人体极限的身体,他还是很好地控制身上的肌肉,将伤口的位置强行闭合……至于内脏,暂时没办法,只能忍着。

双手按住剑柄,撑起了身来,然后忍着那种让大脑空白一片的疼痛,硬生生地把地上的剑给拔了出来。

“昨晚,真是承蒙关照了……法雷尔先生。”

剑尖上扬,对准了面前的法雷尔,但同时也摇摆不定,加雷斯此时满脸都是凝重之色。

“剑术虽然不怎样。”法雷尔淡然道:“但是斗志不错。”

“这可能是…让我感觉到高兴的评价。”露出了一个不算难看的笑容,加雷斯在心中暗自计算着,以现在的情况,他到底可以抵挡对方多久。

一秒,两秒……还是三秒?

但让加雷斯惊讶的是,法雷尔接下来竟然是没有向他出手,反而是走到了倒下的辛普顿的面前。

他从加雷斯身边走过的瞬间,这位年轻有为的十二骑士,暗自松了口气……是的,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

加雷斯猛然打了个激灵,继而转身过来。只见法雷尔此时已经走到了辛普顿的面前,并且弯腰把地上的魔剑给捡了起来。

让人惊讶的事情再次发生……当法雷尔抓起魔剑剑柄准备提起的时候,这把魔剑竟会变成了一堆灰色的沙土,还没有被拿起,就已经直接散落。

法雷尔并没有皱眉,只是随意地看了一眼辛普顿的身体——同样的情况,这满身是鲜血的身体,瞬间就变成了一堆沙土。

“这也不是真的?”加雷斯猛然一惊,然后开始紧张地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如果再让辛普顿背刺一剑,可能是真的再也站不起来!

“他走了。”法雷尔看了过来,淡然道:“我让他走的。”

“什么?!”加雷斯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忽然想起了法雷尔的事迹,他是一个疯子——真正的疯子。

不像是小丑达戈尼特,只是做事情多少有些出格,但并没有越过底线——可法雷尔是真的屠戮过十二圆桌,已经大量机关内部精英的疯狂者!

“因为我很好奇。”法雷尔忽然说道:“这把魔剑,是我曾经收缴的,最后被封印了起来……就算是十二骑士也不会被赐予使用,更何况只是一个大骑士。”

“你……”加雷斯顿时皱眉:“是什么意思?”

“暂时不知道。”法雷尔摇了摇头,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不应,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

说完,他便很是干脆地从加雷斯先生的面前离开。

加雷斯先生本想要阻止,但最终不说迈出一步,便是连剑也未能再次提起——对方,是一个让人连对战信心也直接丧失的怪物啊。

他重重地吁了口气。

“等等我啊!!你这老家伙!!!!”

就在此时,一道清脆的女人声音响起,正自惊愕间,看见的是一袭紫色长裙的心灵女巫此时匆匆忙忙赶来的模样。

“你……”

“嗨嗨~”

骑士仅仅只是说出了一个字来。

因为女巫小姐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还顺便打了个招呼,然后又提着裙子就这样跑着离开。

加雷斯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两个重犯就这样从他的眼前离开。

“已经,到极限了啊……”

加雷斯躺到了在地上……意识模糊之际,隐约间似乎看见了有谁靠近到自己的身边。

好像是一群,披着斗篷的家伙……还有一只会发光的小鸟?

……

……

大货车稳稳地行驶着,但尼克先生还是密切留意着坐在了副驾驶上的人,似乎生怕他会突然提出‘不如让我顶班吧,我看你也累了’之类的要求。

这时这位神秘的魔术师青年,目光只是看着车外左侧的后视镜。

“后面有什么吗?”黑人先生忍不住好奇问道。

洛邱只是笑了笑道:“没什么了,好像已经完事了。”

完事?

尼克皱了皱眉头,自己也下意识地看着右侧的后视镜……但后方的街道,除了随处看见的破坏之外,根本连一个人影也未能看见。

看来疏导的工作做得还算不错?

他总感觉这个年轻的魔术师来历实在太过的诡异……甚至连兽人小姐也是。

“对了,你的那位同伴……那位七色堇阁下呢?”尼克看似不经意般地问道。

“她呀?”洛老板随口道:“好像是去见她的学生了。”

“学生?”尼克一怔,虽然反应过来:“哦……那位女士的学生是碰到了危险了吗?”

或许是在这次暴动事件中,正处于危难当中,那么作为老师的出手相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稍微,有一点点的麻烦事。”洛邱笑了笑,“不过,我们就是专门为人解决麻烦的。”

货车却在此时猛然踩下了刹车——并不是因为对方的这个回答让他下意识这样做,而是因为,此时货车的面前,有人做了一个停止的动作!

是一名骑士,机关内的骑士!

面前,赫然出现了一队十人左右的骑士队,而众骑士当中,还有着一名穿着医生袍的青年。

“【Bedivere】(贝德维尔)!”尼克此时惊喜地叫了一句——那位医生的名字。

“这是我们圆桌机关十二骑士之一的贝德维尔骑士!不仅仅是一个骑士,还是高超的外科手术医生。”

那医生青年……贝德维尔此时双手插在白袍子的口袋中,正迎面看着货车车头挡风玻璃内的尼克与洛邱二人。

急刹车让后柜处的克莱因连忙走了出来——这两个半路打野的见习骑士和支援人员,终于在这里和主力部队汇合。

“你就是克莱因?我听过你的名字,你是加雷斯的学生吧,下一次传承的候补之一。”医生从容地看着克莱因点了点头——对于尼克,并没有什么印象。

本来,他就不是雾都骑士机关的镇圆桌。

“贝德维尔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好像,没有战斗?”

克莱因此时看着四周,这里并不相识刚刚战斗过的痕迹,而贝德维尔等人身边也没有带着被控制下来的兽人。

只听见贝德维尔解释道:“我原本是负责疏散人群的。不过我负责的地方已经疏散得差不多……我这次,是特意在这里等你们的。”

“等我们?”克莱因与尼克两人惊讶地张了张口。

贝德维尔点了点头:“你们用声音术式催眠狂暴兽人成功的事情,已经有人上报回去了。负责这次镇压行动指挥的伯明翰骑士机关以及爱丁堡骑士机关的两位阁老,就向我下达了命令,让我来协助你们。”

“原来这样……”克莱因点了点头,只是心中比较奇怪的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为何不是普金斯爵士。

或许爵士还有更加重要事情要做……克莱因并没有想太多,贝德维尔的出现,对于他来说自然是大为惊喜。

“那么,这位就是那位精通声音系的自由魔术师了吗?”贝德维尔再次看向车头副驾驶座上的人。

目光相遇的时间,洛邱只是向着这位贝德维尔先生点了点头,友善地露出了微笑。

“他不是。”尼克此时连忙说道:“他和另外一位自称‘七色堇’的秘术师,是中途加入我们的民间义士。能唱歌的那位,还在货柜里面。”

“这样……”贝德维尔点了点头,只是心中对‘七色堇’这个名字不禁有点儿的疑惑……似乎是在什么地方听过,但一下子未能清楚地想起来。

“贝德维尔先生!我们现在正打算前往下一个镇压点!碰到您真是太好了,这样我们会更轻松一下!”克莱因此时确实是相当的高兴。

他对圆桌骑士有着异常执着的憧憬,这次能够与之并肩作战,那是过后只要想起,都能够让人激动的事情啊!

“我们不去了,就在这里。”可贝德维尔此时却摇了摇头,“你们也留在这里。”

“什么?”

克莱因与尼克不禁怔了怔。

只听见贝德维尔淡然说道:“像你们这样,一个个点开过去,效率太低,恐怕到了天亮也无法解决这次事情……所以,我带了些人过来。”

说着,一辆原本停靠在旁边的保姆车,此时忽然亮起了灯光,只见车门打开,从上面一个接着一个地走出来了好几穿着便衣的人士——不仅仅是着一辆车子,旁边还有不下三辆的车子,此时也开始走出人来。

一共二十六人……这些人的穿着打扮各有不同,但克莱因都隐约地从这些人的身上,感应到了不俗的魔力。

“这些人是……”

贝德维尔直接说道:“有部分是我们骑士机关内部的魔术师顾问,也有一些是民间的魔术师,和你们碰到的这几位一样,也是打算相助我们的义事。”

“贝德维尔先生,你是打算……”似乎有些明白贝德维尔打算的尼克,此时惊喜地问了起来。

贝德维尔点了点头,“没错,我打算用复合型的声音扩展术式,结合这些魔术师,也是保证魔力的充足以及范围——最高的效率,当然是只唱一次,覆盖全雾都。”

“那还等什么!!”克莱因此时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像是感觉人生瞬间达到了高//潮,双目放光。

就这时候,威尔,程亦然,兽人姐弟们,也纷纷疑惑地从货柜处走了下来——似乎听到了这个计划。

好想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此时,贝德维尔目光平静地走到了洛邱的面前,用着试探性的口吻说道:“这位自由魔术师先生,如果你不懂得声音类的术式,那么只是帮忙注入魔力的话,应该也能做到吧?”

贝德维尔医生由始至终都没有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一点儿魔力的存在——话虽如此,但也不是没有隐秘的手段,毕竟自由魔术师这种行走世界的家伙,总是有着各种奇奇怪怪的能力。

“应该,没问题的吧?”洛邱想了一想。

嗯,魔力……是啥?

……

……

此时,由骑士机关的几名魔术师顾问作为主导,一群民间的奇人异士们,直接开始在公路上刻画起来巨大的复合型的声音扩展魔术术式。

现场唯几的几位普通人士,不禁啧啧称奇,甚至取出了手机来,打算拍下这一幕——不料手机直接被几名骑士给收缴了。

威尔几人只能暂时地呆在一旁。

至于贝德维尔此时则是时不时地打量着一身餐桌布裹着身子的‘声音类魔术师’Lale小姐以及她的弟弟,不知道想些什么。

而魔术师们,则是飞快地讨论着。

“这里应该加入共鸣类型的扩展单元!通过共鸣,可以让声音传播的速度更快,更广,也更节省魔力!”

“要不要加入效果增幅?如果是催眠类术式的话,我想这里应该还有空间加入威力增幅?”

“太繁琐了!这样需要计算的方程太多,我们现在是在和时间赛跑,不是在研究新型的课题!”

俗话说,人多手乱,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当然,这都是些对声音类术式有所涉猎的魔术师们的主场,至于现场还是有不少对此毫无头绪,仅仅只是充当术式完成之后的魔力来源的家伙。

一位披着丝巾,浓妆艳抹,身材火爆的女士,此时踩着猫步,忽然来到了洛老板的面前。

他正在这里思考着能不能用‘想’这种方法来代替‘购买’的行为。

“好年轻的魔术师呀。”女士媚眼如丝,“小哥哥身材也很不错嘛……紧张吗?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的话,害怕也没关系,我会好好照顾你哟。”

“玛丽亚,你又打算在这里老牛吃嫩草了吗?”不远处一名看起来有着酒糟鼻子的老者,此时不咸不淡地讽刺了起来。

女士……玛丽亚女士微微一笑,眯着眼看着这位老人家,“下次来我的魔法屋买材料,给你打十八折哟~”

老头子像是吃瘪了般,冷哼了一声。

玛丽亚女士拨了一下大波浪的长发,然后压低了声音向我们的洛老板低声道:“人家今年才三十不到呢。”

“找我有事吗。”洛邱看着她,忽然说道。

玛丽亚女士一怔,脸上的笑容似是有所收敛,就连风尘气似乎也少了一些,她再靠近了一些过来,相当壮观的胸部,几乎也贴到似得。

“【七色堇】……是你的同伴?”

这是她的问题。

########

PS:下一章晚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