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章 你,将会加冕为王

第四十章 你,将会加冕为王

安静的走廊上,喘息的声音越发的沉重起来,仿佛能够看见从那浅薄的唇处吐出的雾气般。

本能地有些抵抗此时浮现在耳边的声音……朦胧中,兰斯洛特开始有些看不清楚对方的模样——尽管,这容貌其实早早就已经印入了脑中才对。

她说的是什么,阿基坦的……埃莉诺?

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在全身的敏感亢奋感觉快要淹没理智的情况下,悄然地划过心头,随后新一轮的快/感又直接把它淹没。

“主人说,既然这是你假期当中的人生,不管你碰到了什么,我们也不会给予援助……那么,留在你体内的东西,就靠你自己把它们逼出来吧……或者你打算,就这样屈服。”

已经听不见任何的东西了,只有无穷无尽的,如潮水般涌来的……兰斯洛特整个身体都躬了起来,双膝跪倒在地上,头触碰着地板。

身体,不断地哆嗦着。

然后是……沉闷的哼声响起。

当她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会发现她的目光稍微清醒了一些,同时她的嘴唇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还有那被咬破了的手臂。

在即将要完全丧失理智的最后,她选择了通过咬破手臂这种方式,用痛楚来刺激自己的神志。

方法是不可取的,但显然效果也算是立竿见影吧。

“这里……女王……信号……”

极端的清醒状态之下,兰斯洛特艰难地说出了几个字来——或许只是下意识的行为。当承受力已经超过了极限,以及说了这几个字之后,她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女仆小姐蹲下了身来,伸手整理着兰斯洛特那散乱的头发,低声问道,“是什么让你不愿意醒来。就算…说是假期并没有到完结的时候。”

“女王……支援……”

依稀还能够听见,昏迷过去的她,唇边还有这样的声音发出。

……

……

1940年,6月2号的清晨。

法兰西东北部的港口城市……在这个又被称之为“沙丘上的教堂”的海岸线上。

目所能及的,是士气低迷,宛如蚂蚁般缓慢前进着的军队。

他们已经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面,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以及斗志——而在他们的身后,此时帝国主义的坦克与战车,宛如凶猛的老虎。

“我们支持不了太长时间……有希望吗?”

“这次撤退……真想回家啊。”

“如果,如果我回不去的话,请把我的遗物送还到我的家乡之中……我的兄弟。”

倒下的人……一路上倒下的人,随处可见。

如同在泥浆中爬出来的一道道身影,宛如日落西山的老人般,弯腰走着……他们的目光迷茫而恐惧。

他们应该是想要打起精神来的,只是不论是精神还是身体,似乎都应达到了极限般。

终于,又一名士兵倒在了路途当中。

人群中,她快步地跑到了这名士兵的身边,急切地呼叫了起来:“士兵,士兵!清醒!清……”

她的话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其它的士兵们仿佛已经知道了结局,所以默默地前进着。

“走吧,带上他的牌子……原谅我,实在没有体力背着他的尸体,护士小姐。”

一名老兵在她的身边停留了片刻,拍了拍她的肩膀……没有人知道,这个浑身泥泞的随军护士小姐的真正身份。

谁会知道,这样一个模样糟糕透了的小护士,会是他们国家的公主呢?

老兵最终还是从尸体上把军牌给扯了下来,摇了摇头,然后跟上了前面的队伍——唯有她抱着这体温尤在,好像心跳也还在跳动的身体留在了原地……身边的士兵们,低头默默走过。

因为时间真的很迫切了。

“你在为谁而流泪,自己,还是他们,伊丽莎白。”

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一双湛蓝色的眼眸……没有他们一样的糟糕的状态,即使身穿着军装,也是一如既往的干洁。

伊丽莎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位家庭教室一向如此的神秘,神出鬼没,即便随军行走,却好像除了自己之外,就再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宛如幽灵一样。

“他…本来应该可以得到救助,更不应该就这样被丢弃在半路之上……他们也是。可为什么,要经历这样的战争?”

“为什么不经历战争。”

女孩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声音颤抖了起来,“老师……难道,你认为战争是正确的吗?”

她道:“你认为它是错误吗,但是它同样也在推动文明的发展。正因为有了侵略的欲望,人类才会迫使自己不断地变得强大。没有这些欲望,这片大地上的人类,或许还会只是生存在伊甸园当中的孩童,也没有至今璀璨的各种文明……血腥,才是种植文明之花的土壤,我应该教过你才对。”

少女悲切地回望那一路撤退的路上,那些倒下的尸体,数日来撤退时候不断传来的噩耗纷纷涌来……只是刚刚褪去了稚气的公主双目擒住泪水,无助得好像失去了翅膀,正在坠落悬崖的小鸟。

“你是在痛恨自己的弱小吗,伊丽莎白。”

紧抱着渐渐失去温度的尸体,年轻的公主殿下死死地咬住了嘴唇,目光中所透露的答案,已经无需说明什么。

“但是我…我一个人,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不管如何的努力也好……真的,没有办法。”

但她很快认清楚了现实,已经不再是那个在温暖的城堡当中,吵着要学习骑术谋略和击剑,要参战的小姑娘。

一年以来的历练,早就尝遍了各种各样战争的残酷——她很明确地意识到,在集体以及战争的面前,人力是如何的渺小。

“就算只是个人,也能够改变这一切。”

当湛蓝色的双眼朝着年轻公主看来的时候,她甚至有种迷失在大海当中的感觉……

永世,也忘不了此时对方的声音,模样,还有目光。

“就算……只是一个人?”

“当你成为了王的时候。”

“成为…王?”

她向她伸出了手来,她下意识地把手交到了她的手掌之中,只听见她轻语道:“你,会加冕为王。”

……

53年,六月的第二天……不列颠国,西敏寺(威斯敏斯特教堂)中。

宫廷的侍女以及守卫,还有雾都的警察们,不得不在这座皇室专用的教堂中,寻找着那位大人物的踪影。

还有半小时不到的时间就要开始了,那最重要的仪式……但是,那位却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众人的着急,已经摆在了脸上。

她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中……站在了塔顶之上,俯视。

不再是少女,也不是女孩,已经经历了庞人难以想象的十多年之后,她终将会在这个教堂当中,登基为王。

“没有来吗……老师。”

未来的女王,此时双手抱着了一本边角地方已经有些破损的书籍:一本法文版的《忏悔录》。

她最终看了一眼教堂的入口处,随后缓缓走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那位神秘的家庭教室,就从她的生活……生命当中消失不见。

但在数年的教导当中,却让她留下了太多太多的回忆。

——“你,将会加冕为王。”

还有那日,这一句,伴随着自己一生的说话。

13年后,伊丽莎白公主,来到了登基仪式的礼堂门前……里面的人,缓缓地为一身盛装的未来女王,打开了门。

她看着里面,而光从里面射来,她只是看见一片的空白。

……

吱——呀。

门开启的声音,一下子惊动了女王陛下。

她正在假寐,坐在了沙发的一角处……而腿上,还放着了一本破旧的书。

惊醒的瞬间,看见出打开了门的女仆小姐,女王陛下先是怔了怔,随后露出了一丝微笑……没有站起身来。

她就安静地坐起了身来——无可挑剔的坐姿。

“我刚做了一个梦。”女王陛下轻声道:“有点长的梦。”

“还是这样喜欢做白日梦吗,伊丽莎白。”女仆小姐同样带着无可挑剔的笑容,以及无可挑剔的走姿,缓缓走入房间之内。

当然……如果不是此时的她手上正抓住了兰斯洛特的后衣领,讲她就这样将她拖着进来的话,是真的无可挑剔的。

“这孩子,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女王陛下看了一眼,好奇问道。

“大概是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做出一些羞耻的事情,所以选择了自我昏迷吧。”优夜淡然说道。

“这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女王陛下露出了慈爱的目光。

女仆小姐则是随手就把兰斯洛特扔在了地上——这让女王陛下不禁微微张了张口,最后苦笑道:“还是一点样子也没有变呢,老师。”

优夜打量着四周道:“看来,作为被劫持的人,你的处境也没有太差。”

并没有像是一开始那修道院的石室那般……在这个大英议会的建筑物内,大概也找不到那种条件恶劣的地方吧?

这严格来说,是一间书房似的地方——是作为女王平日到来议会的时候,专用休息的地方。

“大概是体谅我这样一个毫无威胁的老太婆吧。”女王笑了笑,这才缓缓站起身来:“要喝茶吗?我泡了红茶。”

“你还留着这本书吗。”女仆小姐却看向了的女王……女王那正小心地把书放好的动作。

女王陛下低头看着《忏悔录》,笑了笑道:“偶尔还会翻开来看看,毕竟它给我带来的痛苦回忆,也不算少。”

女王很快便抬起头来,不再说书的事情,而是好奇问道:“不见了您身边的那位男伴呢。”

“他,现在正在经历一些,能够让他快乐起来的事情。”女仆小姐柔声说道。

女王陛下张了张,有些怔怔地看着。

好一会儿,女王的目光也变得轻柔哦,“原来老师你,也有这样温柔的一面啊……真是一位幸运的男性。我突然有些妒忌了。”

“所以,我不打算在你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女仆小姐淡然道:“现在说吧……你用黑卡呼唤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女王缓缓来到茶桌前,沏着茶,不经意似般地说道:“之前在剧院,也没有好好地聊太多的时间,我想……您的那位男伴,也是一位宽容的人,这点时间,应该会愿意留给我的吧……要加糖吗?”

女仆小姐眯起了眼睛,“小伊丽莎白,好像长成了一个坏女人了呢。”

“那我就放一颗好了,记得您一次只是加一颗的。”

女王陛下笑了笑,将红茶奉上,然后冷不丁地问道:“说起来,老师之所以会来教导我,是因为我的父亲和你做过了什么交易吗。”

“一般来说,属于客人交易的资料,我们是会保密的。”女仆小姐倒是缓缓地坐了下来,拎起茶杯,小小地喝了一口,“嗯,泡茶的技术也有进步了。”

“再怎么说,也过了六十年了啊……老师。”女王陛下呢喃着。

“只是这杯茶的时间。”女仆小姐冷不丁道。

女王陛下苦笑道:“还是一样的无情……确实有件事情,想让老师做的。你看我现在的处境……”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外边,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然后……门被敲响了。

……

……

防弹汽车,缓缓地停靠在了威斯敏斯特宫的大门前——穿着军装的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此时从驾驶座处直接走了出来,然后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只见普金斯爵士缓缓地走了出来——另一边的车门处,下来的还有凯撒。

“幸苦你了,奥芬,我的孩子。”老爵士微笑着说道。

这赫然就是跟随着首相先生,作为【The-Fianna】基地指挥官的那位军官……亦即是老爵士私下收养的养子。

老爵士此时抬头看着眼前的国会,忽然道:“其实,我并不太喜欢这个地方。”

说着,他缓缓地登上了通往上面的阶梯,与此同时,奥芬则是抱着了两个木盒子,就这样跟随在了老爵士的身后。

凯撒目无表情,看着已经走上了台阶一半的普金斯爵士,忽然说道:“普金斯,还记得你的承诺吗。”

爵士回过身来,笑了笑道:“当然,我的叔父……我怎么背叛我们之间的盟约。放心,【圣杯】的下一次启动,将会实现你的愿望。”

凯撒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跟着上来。

老爵士的体力仿佛变好了一些,步速开始变得快捷了起来——就在此时,楼梯的尽头,出现了一道身影。

单膝跪在了地上……脸色却是苍白,仿佛受了不轻的伤,甚至能够清晰地看见身上的伤口。

“噢,辛普顿。”爵士停了下来,“你也回来了,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碰到了一个怪人,实力很恐怖,我甚至连一击也未能接下来。”辛普顿低着头,声音没有起伏,同时双手把手中的魔剑举起。

老爵士皱了皱眉头,似乎仅仅从这简单的描述就想到了什么……

他让奥芬将魔剑接过,然后伸手扶起了辛普顿来,“别在意,我的骑士。我会赐予你更强大的力量……即将。跟我来吧。”

他从辛普顿的身边走过,往前走去……几步之后,发现辛普顿还好愣在原地,老爵士便转身微微一笑,招了招手,“来,不要有任何的停留。”

#########

PS:其实是想要早点更新的,但是家里停电了……还好这章没有损失多少。不然我就放弃睡觉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