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一章 他们,回来了!

第四十一章 他们,回来了!

身影,在街道中急速地奔跑着。

尽管在高速移动当中,但是贝德维尔此时却还一边地与目前还无损的两名阁老进行着及时的沟通,匆忙地讨论着这一切的发生。

但他却很快停了下来——因为感应到了数量众多的活跃魔力源。

甚至,更为直接的是——他看见了一行穿着黑色长袍,遮盖了脸容的家伙,此时正在快步走着。

这样诡异的阵容,自然无法让贝德维尔骑士视而不见——他直接掠到了这些家伙的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站住,我有话要问你们!”

只见这群黑衣斗篷人中,此时一人缓缓地走了出来……这人在贝德维尔骑士的面前,缓缓地掀开了头上的帽子。

只见贝德维尔此时微微地张开了口,错愕道:“是你……加雷斯?你这是?”

“这话说来有点长……”加雷斯先生此时正色道:“跟我来,我路上给你说。”

“去哪?”贝德维尔骤起眉头,雾都骑士机关本部才发生了惨案,然而加雷斯此时却……这不由得让他提起了警惕心来。

“我知道你肯定在怀疑我,不过……”加雷斯苦笑道:“就好像是我一开始听闻时候一样,我……也很难想象,甚至相信啊。”

“他们是谁?”贝德维尔再次骤起眉头。

“鄙人艾斯……现魔术师协会秘书塔的四执事之一。”那位肩上听着了一只光鸟的男子,缓缓说道。

“魔术师协会的……”贝德维尔惊讶地张开了口,随后沉吟了片刻,才看着加雷斯:“你……打算带我去什么地方?”

“路上说吧……”

……

……

他们,最终还是走入了教堂内。

当大门打开的时候,能够看见的,是手上带上了镣铐的女王陛下。

她就这样被凯瑟琳看管着,坐在了椅子上等待的样子——另外,兰斯洛特则是瘫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发生了什么事情。”凯撒皱眉地问道。

“这个老太婆好像有点不怎么老实。说实话,我早就说不应该给她太好的待遇。”

凯瑟琳耸了耸肩,随后指了指地上的兰斯洛特:“至于这个女骑士,大概是毅力有些过剩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脱困……然后最终在这老太婆休息的地方支持不住倒下了。其实我早就建议,不要留着的。”

凯撒没有说话——末日神话的核心成员们见自家的首领都不说话,自然就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女王陛下此时看着礼堂讲台前的一副浮雕,缓缓地站起了身来,背对着了普金斯众人,忽然道:“普金斯……我不太喜欢这个地方,可以换别的地方吗。”

“这里,有你一生所经历的大部分重要时刻的回忆……我想,当你的生命在这里终结的时候,会比较合适的。”老爵士笑了笑,“我的女王陛下。”

女王缓缓叹了口气,转过了身来,皱着眉头道:“其实我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你呢,普金斯。你是高贵的亚瑟王的后裔,是统领雾都骑士机关的人……已经站在了不列颠国非人力量金字塔顶的你,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吗。”

“人类,需要不满足才会进步。我一直认为……”他缓缓走来,来到了女王陛下的面前,“人类,不应该停他的脚步。”

“你追求的是什么。”女王陛下直视着对方的双眼。

“又看见了,这才是我熟悉的女王的目光。”

老爵士似有些着迷地看着这双眼睛,轻声道:“伊丽莎白,你觉得,人们所前进的动力源泉,是什么?”

“贪婪,如你一般的贪婪。”女王陛下讽刺道。

老爵士只是笑了笑。

“其实你说得没错,你所说的那些我所拥有的东西……这些年来,我都有在问我自己,我……还需要点什么、可是到头来,不论我想多少个夜晚,都没有一个答案……忽然有一天,我找到了这个答案。我想,我需要的是力量。”

“你已经可以指挥骑士机关,这就是你的力量。”

“不……不是这些,不应该只是这些。”

普金斯吁了口气,显得浑浊的目光忽然爆发出精光来,“是我自身的力量——我始终想不明白的一件事情,既然拥有亚瑟王的血脉,为什么……为何我就无法得到非人的力量,为何我不能成为超凡。强大的体魄,青春……这些美妙的东西,都伴随着我的衰老,而一点点远去。”

“我也在老去。”女王摇了摇头。

“所以接下来,我甚至会取代你。”

老爵士脸上泛起笑容,轻声道:“如果你还年轻、美丽,那该多好。不过,也不重要……你将会看见我加冕为王的时刻——不是如你现在这样的毫无实权的王,而是真正的王。”

女王沉默不语,似乎有些难过,只是叹了口气。

普金斯爵士笑了笑道:“伊丽莎白,我知道你现在还镇定的理由……你大概实在想,你那些魔术师协会的援兵,是应该快到,甚至已经抵达了……对吗。”

女王陛下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很快地掩饰了过去,“我只是个被你们玩弄在掌心当中,每日不是逗弄宠物,就在你们的安排之下,出现在镜头前的老太婆而已。”

“不承认也没关系,就算他们到来了,也没有关系。”

爵士摆了摆手,“这一切都会很快结束的……好了,时间差不多了。”

说着,爵士缓步后退着,张开的双手如同远离的拥抱,而奥芬这是拿着手中的东西,从他的身边走过,走到了礼堂的台上,将手中之物一一放下。

然而就在此时。

吱——呀——!

推开门的声音。

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而那众人身后打开的门扉处,所看见的,赫然是一名穿着白色西服的干瘦男人,目无表情地站着。

法雷尔。

然后,还有他身后,喘着气,香汗淋漓的女巫小姐。

……

当他出现的瞬间,辛普顿骑士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与考虑,便直接提身冲了上去。速度不可谓不快,甚至只有一道残影闪动。

法雷尔却像是拍苍蝇般,随手挥出——便听见了巨大的响声,辛普顿骑士此时已经直接被拍入了侧边的墙壁当中。

一口鲜血,直接就自口中吐出,照面之间,他就这样昏死了给过去。

凯撒皱起了眉头,同时眯起了眼睛——身后,末日神话的众人,纷纷走上了前来。

“你是……”普金斯爵士略微惊讶,然后好像忆起了什么,随后正色道:“辛普顿碰到的人,果然是你吗……法雷尔。”

“我好像听到了一些,不怎么好事情。”法雷尔沉默了片刻,“王者的血脉,在你身上流淌着,似乎有些变得肮脏了。”

老爵士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随后不咸不淡道:“我想,你没有必要阻止我什么……毕竟,你曾立志守护的只是这个国家,这片土地,而不是要效忠谁,对吗。”

“所以我一直都很讨厌骑士机关的这种制度。”

法雷尔摇了摇头:“血统,世袭……王者的血脉,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其实,如果能折服我的话,谁也可以。”

“这样……”普金斯爵士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凯撒。”

同样没有任何的迟疑……一身紫黑色的光辉从凯撒的身上闪过,随后便是十二骑士的传承力量显现的瞬间。

“你?”似乎对于这种情况有所惊讶,法雷尔不禁皱了皱眉头。

因为曾经交过手的关系,兰斯洛特应该是一名女性才对——当然,他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倒在地上的那位兰斯洛特。

错愕间,凯撒已经行动。

【无毁之湖光】瞬间直劈了下来——但此时,法雷尔却闪电出手,两个手指夹住了这柄锋利的宝剑。

“速度不错,比之前碰到的那几个小子好多了。”法雷尔却点了点头:“几乎第三阶段的着装,应该是这半天内达到的?很好……决定了,你才是这一任真正的兰斯洛特。不过,这点水准要对付我,还差了一些。”

“只是不错吗。”凯撒冷不丁地回应了一句。

法雷尔怔了怔……却见夹住了剑刃的指间处,不知何时已经溢出了鲜血。

手掌显然已经被剑风所破开。

这一击之后,凯撒便飞速地倒退……重振旗鼓安,同时暗自的心惊,这近乎偷袭的一击,所取得的战果,少得让人绝望。

而此时的法雷尔,看了一眼手掌的伤口之后,猛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一股庞大的杀机自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那近乎让人绝望的滂湃力量……消瘦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宛如地狱中走出的……恶鬼。

“真好啊……这种战力,才配得上是十二骑士。”

在那庞大的恐怖威亚之下,众人都忍不住倒退着……女王陛下作为普通人,此时更是直接瘫坐在了椅子之上,脸色好几次的变动。

“那就让我,试一试你的极限在什么地方吧……一定要让我满意啊。”法雷尔右手伸出,一把黑色的光剑便这样凝聚而出。

并非什么打造出来的武器,而是力所凝聚的剑刃。

他步步走来,压力也几何级地往上提升着,礼堂的凳桌,直接因为无法承受,而纷纷爆裂。

凯撒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可就在此时,两道寒光却猛然间自法雷尔的上方射来!

法雷尔看也不看,手中的黑光剑似乎有一闪而过,便看见那两道寒光直接被打断——落在地上,赫然是两柄已经断开了的……飞刀。

礼堂穹顶处,此时只见一名穿着黄色圣铠甲,以笑脸姿态视人的身影……小丑,达尔戈尼。

“达尔戈尼,你也来了。”

普金斯爵士似乎并不惊讶般,只是朝着小丑先生点了点头。

小丑先生随手就给普金斯爵士扔了一个球体出来,然后笑嘻嘻地道:“解决杰兰特的时候,用了点时间,所以来迟了。给你了老头子……雾都骑士机关本部的所有,包括一名圆桌,以及好几个的阁老。。”

是奥芬伸手接过的圆球。

接下来。

“昨天真是……承蒙照顾了!”

把圆球扔出的瞬间,小丑便如鬼魅般一瞬间冲出,“我还在想,什么时候能再看见法雷尔先生……没想到,再会是来得如此的快。真是让人……高兴的重逢啊!”

“小丑就是小丑,不管是第几代……都是这样。”

法雷尔冷笑了一声,直接一拳轰出。

拳头与拳头的碰撞。

巨大的气浪,在这瞬间直接炸开……皇家的礼堂,这瞬间并未能承受得了这股庞大的力量,穹顶一瞬间就被打破!

碎石飞溅中,却听见了小丑那疯狂的笑声在响起。

“真不愧是史上最强的骑士……就算没有穿上圣铠甲都这样的可怕。真好啊……再来吧,法雷尔先生!!哈哈哈哈哈!!!”

疯狂的拳头轰击。

每一拳所带来的强风,都在摧毁着余下的一切……本来就岌岌可危的皇家礼堂,与此时直接轰然倒塌了下来。

只见数道的身影,此时直接冲破而上…——提着【无毁之湖光】的凯撒,以及末日神话的众人,还有……小丑。

而他们面对的,是只能发挥出一成半力量的史上最强骑士!

……

拥有悠久历史的威斯敏斯特宫,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已经变成了一片的废墟——这场战斗,已经无法让作为仅仅只是普通人的老爵士能够用肉看辨认。

但这并没有妨碍他对这种力量的痴迷。

“奥芬……我的孩子,看见了吗?这就是,我想要的力量……开始吧,为什么要浪费他们给我们争取的时间呢?”

奥芬点了点头,礼堂虽然直接塌落了下来,但并没有伤到他以及普金斯……倒是辛普顿已经被埋在石碓当中。

只见奥芬此时飞快地打来随身携带而来的两个盒子,里面装着的分别是一顶古老的皇冠,以及……【圣杯】。

普金斯爵士此时来到了【圣杯】的面前,张开了双手。

“这些年来,暗中收集的非人罪犯的灵魂……”

爵士此时把手中的一枚戒指脱下,然后直接扔入了圣杯当中。

“兽人的鲜血。”

他接着提起了魔剑,让鲜血也滴入了【圣杯】当中。

“忠诚骑士们高贵的灵魂。”

接着是,小丑送来的圆球,此时也被放入了【圣杯】当中。

普金斯爵士最后将圣杯高举了起来,神色激动:“还有,今日雾都所有死去的灵魂……我将它们,统统都作为祭品!你,将要实现我的愿望!”

看着那夜空当中,以绝对强大的力量,一人就轻松压制了末日神话众人以及小丑的法雷尔,爵士高呼道:“你……将赐予我和他一样的力量和强大的体魄!”

“你……将赐予我【Mordred】的圣铠甲!”

强大,不可思议的强大——法雷尔的传说,那一夜间几乎覆灭骑士机关的恐怖传说,【Mordred】的叛逆之力,是何等的强大!

……

当双手捧起了【圣杯】的瞬间,就仿佛有无数的声音在普金斯的脑中响起……如同恶魔诱惑人类的低语声,将他心中最原始的渴望,一瞬间激发了出来。

数轮祭品的投放之下,【圣杯】此刻开始散发着一股强烈的光芒——并非璀璨的白光,而是一种……诡异的黑色光芒!

但是,他同样的璀璨夺目……黑色的光辉,瞬间冲破而出——当这黑耀闪烁的瞬间,法雷尔却一下子停了下来。

在他停顿的瞬间,围攻着他的凯撒等人,并没有任何的迟疑!

众人,武器,几乎同一时间都落在了法雷尔的身上——甚至小丑先生,那覆盖这圣铠甲的拳头,更是直接轰击在法雷尔的头部。

所有的力量击打在法雷尔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反弹……他的身体就这样承受下来了这些攻击。

但他依然呆呆地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凯撒此时猛然挥了挥手,末日神话的众人瞬间越开,却只有小丑似乎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吧,拳头不停地开始轰击在法雷尔的胸膛之上。

“打不破……打不破……这是怎样怪物级别的肉身……为什么就打不破!”

小丑的笑脸,在如子弹的爆裂般地挥出拳头之下,早就变成了一张哭泣的脸庞!

每一拳都结实地轰击在对方的身体……但对方却毫无反应,就这样傻傻地站着。

终于,法雷尔抬起了头来,看着那从天而起的黑光。

“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我说过,他们没有死绝,他们会回来的……我说过的!!你们都不相信我,都不相信我——啊——!!”

他身子竟是……颤抖了起来。

这个如今抱着头,十几秒之前,还强大得让众人绝望的法雷尔,此时犹如疯子般,朝着那黑色的光柱,发出了惊慌失措的呐喊声音……

###########

PS:(12/30)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