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三章 觉醒

第四十三章 觉醒

“特雷斯提!还有……”

加雷斯此时惊喜地叫了一声,然后看着与这位胡须大汉一同最先到来的另外几道身影,“加赫里斯!凯!埃克特!你们……”

这最先出现的几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这次从各地护送着不同阁老到来雾都的当代的十二圆桌们。

雾都暴动的时候,他们最先出手,分别负责着不同地方的镇压以及人群的疏散。

“我们接到了贝德维尔传信了。”特雷斯提此时沉声说道:“本来还难以置信的,不过现在……”

摇了摇头,特雷斯提此时的神情显然不能算是好看……他叹了口气,目光又看着小丑达戈尼特,“看来,我们中还出了一名叛徒。”

“承蒙夸奖。”小丑先生露出了一张灿烂的笑脸来。

而见此,加雷斯则是咬了咬牙,最终目光黯然。

此时,带领着一众骑士而来的两名阁老,其中一名直接踏上前来,“普金斯!我为骑士王的血脉感到悲痛……束手就擒吧!”

不仅仅是礼堂中一共六名的十二圆桌,以及天空处等待时机的魔术师部队……在皇家礼堂之外,更有上百名的实力高强的中上级骑士。

此时,这里已经被围困得水泄不通。

“第一个。”

就在此时,普金斯冷不丁开口说了一句话……伴随而来的,是他微微扬起的手指中,闪射而出的一道暗红色的光线……光线就这样直接越过了众人,越过了那几位十二圆桌,直接打穿了这位发言的阁老的额头。

前一秒还义正言辞,威风凛凛的他,这一秒便彻底失去了自己的头颅……尸体倒在了地上。

噗——!

直到尸体倒下,发出了沉闷的声音,众人……骑士机关的所有在场者,方才如梦初醒般,露出了惊怒无比的神色。

“第二个。”

但并没有完——当手指指出,红色的光再次射出的时候,礼堂中,一名正看管着末日神话犯人的骑士,胸膛便直接被洞穿……变成了尸体!

“普金斯!!”

愤怒的声音,顿时从特雷斯提的口中发出,刹那之间,在场的十二圆桌直接着装……然后齐齐攻向了台阶之上的普金斯爵士!

却见普金斯爵士此时冷笑了一声,手中的【圣杯】轻松一挥而出。

六名获得传承力量,骑士机关最高战力的骑士,竟是在同时间,直接被一股强大的不可思议的力量扫落在地上。

而他们身上的圣铠甲也直接爆裂,碎片各自回归到他们身上的圣印当中。

败……一瞬间的败!

皇家礼堂中,此刻死静一片……即便是暂时处于观战阶段的魔术师部队的众位魔术师,此时也沉默不语。

不认识,不知道也就算了,可是……显然,他们知道穿上了圣铠甲的十二圆桌,具有怎样的能力。

此刻,看着直接倒在地上,吐血不已的加雷斯等人,最后硕果仅存的爱丁堡骑士机关的阁老,顿时脸色剧变……不仅仅是他,他身边,身后,这次所带来的众多中上级的骑士们,都一样。

恐惧,滋生……

“我曾经说过。”

看着这一刻死静一片的普金斯爵士,此时淡然笑道:“会给你们选择的机会……魔术师协会的各位。当然,也包括这里的所有骑士们……还有你,鲁尔福!”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这位硕果仅存的爱丁堡阁老身上,“你是打算跪伏我成为新王,还是打算长埋在这里……去陪你的那些老朋友?”

普金斯爵士的目光瞬间变得威严。

在他的目光之下,最后一名的阁老猛然间无法承受,下意识地就跪倒了在地上。

他惊恐地看着这一切,看着身边不管是其余的十二圆桌,还是那些中上级骑士们纷纷投来的,或是惊恐,或是不可置信,或是茫然的目光。

最终,他咬了咬牙,既然无法抵抗,那么……

“新王,我愿意归顺你。”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成为你的追随者。”

“好!鲁尔福,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聪明的人!”

普金斯说道:“知道为什么我第二个没有杀死你吗?因为接下来,我会重组骑士机关,所以我需要一个可以帮我管理的人——以后,在新的骑士机关中,你将会是除了我之外,权力最高的一个!”

“感谢……”

没有太多的说话,既然已经决定了归顺,这位阁老就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立场和位置。

“那么……你们呢?”

普金斯爵士此时环视着一切,“成为我的祭品,还是成为手中的利剑,为我开拓一个不列颠国的盛世,成为新时代的英雄和传说?”

“我愿意归顺与你,新王。”

出乎意料的是,第一个高声喊出来的,赫然是这位笑容灿烂的小丑先生——尽然他此时原本就作为普金斯爵士一方的人,可还是率先地跪下。

“达戈尼特……你这个混蛋!”

一直以来都谦和对人的加雷斯,此刻抹去了口中的鲜血,重新站了起来,说出了骂人的说话。

“顺便一提。”似乎是唯恐加雷斯不够愤怒般,小丑先生此时却眯起眼睛笑了起来,“雾都的机关本部,是我破坏的哦。杰兰特的头,也是我亲手割。”

“什么……”

本已经站起来的加雷斯先生,骤然便感觉到,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双手一下子无力地垂了下来。

“我愿意归顺于您的身前,我的王。”

忽然,一道略显得低沉的声音,自加雷斯的身边再次响起……让他无法置信的是,紧接着小丑达戈尼特归顺人,赫然是同位十二圆桌,拥有【Kay】之名的……凯!

“请接受我的忠诚,未来的王。”又一名十二圆桌此时做出了选择。

“埃克特……连你也?!”加雷斯先生此刻又惊又怒……更是悲伤。

一个紧接着一个的中上级骑士,此时在唯一的阁老,以及几位圆桌的率先归顺之后,纷纷跪倒了在地上。

即便是那看管着末日神话几人的骑士们,此时也有半数……选择了归顺。

加雷斯先生脚步踉跄,在原地不断地转动着自己的身体……每当有一道声音发出了宣誓的时候,便是他驱动自己无力的双腿的时候。

不多时,超过六成的骑士……都已经做出了选择:效忠!

“还真是,就这样就翻盘了啊?”

只听见那被镣铐禁锢着的末日神话秘药师提普,此刻像是嘲弄般的声音,在这里不协调地响了起来。

加雷斯明明是听见了……但却无法说出任何反驳的说话。

他神色沉重地看着那些茫然,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并没有踏出归顺的小部分骑士……最终,只剩下他与贝德维尔,以及特雷斯提三位十二圆桌,是还站直的。

“这么说来……”普金斯此时摇了摇头,似乎有些不怎么满意,并非所有的圆桌骑士都选择归顺这一点,“加雷斯,特雷斯提,贝德维尔,你们是选择于我对抗了,对吗。”

“我无法…违背自己立下的誓言。”加雷斯深呼吸了一口气,“即便只剩下我一个。”

“不还是有我吗。”满脸胡须的汉子此时双拳交击,本来苍白的脸色,有了一抹一往无前之色,“当然,还有贝德维尔!我决定了,在我的墓志铭上,一定会刻上此生最好的朋友,加雷斯,还有贝德维尔,你们原来的名字!”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是选择背叛算了。”

贝德维尔医生淡然说道——虽然如此,他却默默走到了二人的身边。

骑士们开始了走动……归顺者,纷纷沉默地靠拢到了台阶之下。

而最终没有归顺的,则是默默地来到了仅剩下的这三位十二圆桌的身后。

最终……超过了七成的分离。

安静地看着这一切的普金斯爵士,露出了一丝笑容,抬头看着顶上的魔术师部队,“那么,你们的选择呢?”

却见艾斯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看来,这次的雇佣内容,已经远远超出了预设的程度……很抱歉,女王陛下,我想几位塔主现在应该会觉得,您所出手的东西,并不值得我们继续维持这份雇佣关系。另外……普金斯先生对吧?你真的打算不让我们离开吗?”

“代我向你们的几位会长问好。”

金斯此时淡然道:“就说,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了之后,我会亲自登门拜访……不过,各位也不用赶着离开,接下来不妨参加一下我的加冕仪式。”

“如您所愿。”艾斯先生微微一笑,“不列颠的新王。”

普金斯爵士大手一挥,然后回坐王座之上,再次俯视而下,“伊丽莎白,怎么样……你所有的依仗,已经没有了。我也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

目光黯然的女王陛下此时抬起头来,看着那不远处的王座。

只听见普金斯爵士从容说道:“你如果也选择效忠我的话,我或许可以赐予你新的生命……即便是让你恢复到那最美丽的年纪,也不过是件简单的事情。”

女王陛下缓缓地看着那些聚集在了普金斯身边的骑士,再看完全不成比例的站在了加雷斯几人身后的骑士,最终缓缓地叹了口气,苦笑道:“普金斯,看来是我输了。”

“你的选择?”他在等待这最终的结果。

“我!不列颠的女王,不会屈服在任何人之下!”

女王高声说着,“骑士机关的忠诚之人,我虽然不具有你们骑士王的血统……但,我是现当今不列颠国最正统的皇室继承者的女王!很高兴,你们在这种最艰难的时候,还能够站在我的身边!在这生命尚存,力量还在之际,我将会陪同诸位,迎接黎明之前的最后的黑暗。”

“不!”

只见加雷斯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在这巨大凶险的面前,“如果让我选择一个王的话……我宁愿是您。我的女王陛下。骑士所效忠的君主,应该是如您这样!请接受我的效忠吧,女王陛下!”

仿佛是为了对抗普金斯般,加雷斯此时跪伏在了女王的面前——见此,贝德维尔与特雷斯提对视了一眼之后,也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留下来的小部分中上级骑士们,也纷纷发出了宣誓——向这位女王的宣誓。

这是骑士机关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了骑士们,向所谓王室的宣誓……而不是那机关内部中,冰冰冷冷的骑士王的雕像。

王从不屑于自己动手……还是在拥有充足的追随者的时候,普金斯此时冷哼了一声,然后挥手把魔剑挥出……魔剑,直接插在了辛普顿的面前。

“全部杀了。”普金斯大手一挥,“向我,奉献你们的忠诚吧,骑士们!”

辛普顿直接把魔剑提起……漆黑的魔气开始缠绕在他的身上,然后魔甲浮现——他是最先行动的。

“我说过的吧,加雷斯先生。需要你的同时,也会需要我这种的。”

圣铠甲破碎,还在圣印中进行着自我的修复——面对着着装魔甲的辛普顿,加雷斯唯有单凭平日的佩剑应战。

至于小丑先生,以及另外几位归顺了的圆桌骑士,则是缓缓向特雷斯提以及贝德维尔走来。

余下的中上级骑士,则是咬了咬牙,向昔日曾经的同伴们,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骑士们!我会在这里看着,我会在这里站着。我不会让自己的眼睛闭上,哪怕只是一个眨眼的动作!我会站在这里,直到你们当中,最后一个在我的面前倒下为止!”

女王的声音在礼堂中响起,铿锵有力:“当最后一个骑士也倒下的时候……我,也将会追随你们而去!”

“为了女王!!!”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岁月已经将她的容颜夺取,一个岁月将她变得迟暮,甚至体态不再苗条的老人,如风中残烛般的脆弱。

但正如她所说的,她会站在这里,直到最后的一刻——如同源泉般,为忠诚的他们带来的不是身体上的力量,而是一往无前的勇气。

高昂的斗志,在他们的身上散发出来,殊死一战的气概,相比于那些沉默地举着武器,已经归顺的骑士们来说,如此的鲜明。

归顺者,此时只是默默地出手……几个,对上一个。

“为了女王!!!”

战斗,围绕在了女王的的身边,瞬间……发动。

但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女王,她所站着的地方,并没有任何人的靠近。

她也由始至终,如同自己所说的一样,没有闭上眼睛,没有眨下任意一次的眼帘,只是把这一张张脸庞印入眼中。

普金斯很不满意女王此时的这种状态,一种烦躁开始在他的心内滋生。

【圣杯】仿佛不停地传来了低语的声音——这声音从捧起他的时候,就一直在他的脑中响起。

毁灭一切,吞噬一切……不要有任何的犹豫,最强的力量赋予你,去毁灭一切……吞噬一切。

他轻轻地甩了甩头,本能地想要把这股声音从脑中驱赶离开,但最终……他还是缓缓地站起了身来,心中的烦躁,让他一步步地走下了王座,走下了台阶,在如暴风中激烈的战斗中,普金斯爵士如入无人之境,最终来到了女王陛下的面前。

“你真的不明智……伊丽莎白。”普金斯爵士忽然叹了口气,“如果,一直都只是国之体面,或许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很多时候,我们明明有能力改变一切,但最终都变得无能为力。”女王陛下低声说道:“很久很久之前,有人曾经告诉我……可以改变一切的,只有成为王的人。”

“是吗。”普金斯爵士点了点头,“那么,就陪我在这里看着吧,看看到底谁才会最后成为王。”

战况……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一目了然。

暂时失去了圣铠甲的力量,加雷斯三人所面对着最为凶险的战斗……勇气,并没有带来足够战胜数量上的力量。

甚至连激斗都算不上——完全是一面倒的战斗。

普金斯脸色的笑容越发的浓郁了……看着眼前女王倔强的模样,心中的烦躁好像是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般。

“看来,胜负马上就要分出了。”普金斯笑了笑。

女王陛下却点了点头,“对啊,看来真的是这样……”

混乱的礼堂……此时,似有一道身影,悄悄地靠近到了普金斯爵士的身后。

嘭——!

正当加雷斯先生的佩剑,抵挡着魔剑……而身体一寸寸地被压下,甚至已经达到了极限,即将要命丧在魔剑之下的瞬间,礼堂中,一股庞大的力量骤然间散发而出。

波纹……如浪般的波纹荡漾。

伴随着强风而来,实力弱者,在这一瞬间,直接就让这股力量冲击得从礼堂中直接倒飞而出。

稍强者,则是不得不勉力地护住自己的身体,但身体也不短地后移着……能够站稳在原地的,没有多少个。

只见一道黑色的光柱冲天而去。

礼堂的角落中,原本被一堆乱石所掩埋的地方……此时乱石已经化为了粉碎。

在这道黑色的光柱当中……她的躺在地上的身体,好像是被什么力量托起了一般。

弯着腰站了起来,继而挺直了腰身……身体离地,悬浮着。

她双手微微散开,同时紧闭着自己的双眼,而那一头束起的长发,也在暴乱的气流之下散开,然后一根根在气流的带动之下,飘飞直立了起来。

“兰斯洛特……”

女王陛下此时张了张口……似未料到,此刻发生的事情,露出了瞬间的慌乱之色。

在这股强大力量的冲击之下,仅存的强大的骑士们,则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当代唯一的一名女性的圆桌骑士。

这不是……圆桌的力量。

强劲的力量,不断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最终,她睁开了双眼。

这双眼睛,不含感觉似的,目光所到之处,纷纷骑士们感觉到了一股源自内心的颤栗……而普金斯,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

礼堂外。

通往皇家礼堂的阶级上,一道身影缓缓走上……身穿着的黑袍,以及脸上带上了的银白色无口面具,完全遮盖了它的脸容。

当那一道黑色的光破空出现的时候,它才停下了脚步,看着这道黑光,似在沉吟着什么……它的手,此时正提着什么。

头颅……是凯撒的头颅。

########

PS:(13/30)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