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五章 悄然而至

第四十五章 悄然而至

好像,已经没有他们什么事情了——自从贝德维尔骑士在‘演唱’作战成功,然后离开之后。

雾都暴乱的兽人已经平静了下来,并且开始被骑士们控制——至于那批临时组建起来使用复合术式的魔术师,也在这之后自行散去。

一下子就变得冷清了起来……这让程亦然一行人忽然感觉到了一种不适应。

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普通人卷入神秘事件——参与神秘事件——成为事件中的一环——突然解决——最后变成了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无所适从。

他们此时在那个巨大复合扩音术式所在的街道附近的一家已经遭受到了破坏的酒吧中,坐了下来。

这里的客人,包括酒吧的老板和酒保都已经不在——威尔找到了几瓶还没有被打破的酒水之后,就在柜子上放下了钱,然后让众人把纷乱的桌椅搬来,勉强算是拼凑出来了完整的一个位置。

“嗯……不管怎么说,总之……”威尔看着此时都沉默地看着自己的伙伴们,笑了笑道:“干杯…吧?”

“干杯!!”

酒精是很好的东西……对于喜欢它的人来说。

两杯入口之后,即便是原本有些迟钝与麻木的神经,也开始活络了起来。

然后在渐渐兴奋起来的气氛之下,他们开始讨论着今日发生的事情——他们是直到这时候,才有这个讨论的时间。

克莱因与尼克都没有在这里,他们已经和其余的骑士开始处理灾后的事情——但克莱因说过后一定会再来找威尔几人。

至于兽人小姑娘以及奥伽,则是在克莱因的建议之下,跟随着离开了。

“那…我们接下来,会怎么样?”

热烈的讨论过程当中,这样的问题忽然提了出来——他们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当中。

接下来,会怎样?

“我们会不会被处理掉的?”

“你白痴啊,我们好歹也出力了好吗?而且看那位机车骑士,也不像是这么无情的人啊?”

“大概……也许?”

威尔摇了摇头,看着这两个同伴之间的惶恐,缓缓吁了口气……此时,程亦然却一人坐在了吧台处,似是在想着什么——旁边就放着他从不离身的吉他。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把这把吉他拿出来用吧……威尔暗自想到。

他自然没有联想到这把吉他的本质,但却对程亦然最后能够唤醒奥伽感觉有些神秘。

“在想什么?”他拎了两个杯子和一瓶龙舌兰走了过来。

“没什么。”程亦然摇了摇头,“感觉…想要静一静而已。”

“酒?”威尔晃了晃酒瓶。

“来一杯吧。”程亦然吁了口气笑着说道。

“我们……接下来,会怎么样。”威尔坐了下来,好一会儿之后,才小声地嘀咕着这个问题——他一样也在想着这件事情。

但程亦然此时却突然想起了钟落尘——他出国前签约的是钟落尘的公司,后来十分任性地选择出国进修,本来想到钟落尘并不会同意,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没有反对,并且给了他一笔不菲的进修资金。

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和这位名义上的老板联系过了,不知道他最近可是还好……想要做的那件事情,又做得怎么样了。

“对了,那个时候,你怎么好像没事一样?”程亦然忽然好奇地看着威尔问道。

“那个时候?”威尔忽然怔了怔。

程亦然点了点头,“就是他们都变得疯狂起来的时候,你不是还清醒吗。”

威尔顿时恍然,随后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时候我脑子也很乱,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突然有什么东西让我安静了下来……总感觉,是这东西在守护我吧?”

说着,他从口袋中掏出来了一个吊坠,放在了吧台之上。

程亦然捡起来看了一眼……发现吊坠的后面还有个扣子,于是好奇地打了开来——这居然是一个小小的相框——但里面并没有照片。

“其实我之前也打开过的,照片本来就没有。”威尔耸了耸肩。

可程亦然却看着刻在里面的一个徽章,下意识道:“这个徽章不就是……”

“好像是皇室的微章吧?”威尔却显得有些迟疑——作为纯正的腐国国民,自然不会不认识这个徽章的来历——他好奇的是,这个吊坠是他兽人小姑娘当作是回礼送给他的。

不过……应该和皇室没什么关系吧?

毕竟是兽人。

不知道为什么……外边此时好像突然下起了雨来。

雨水,正在冲刷着城市内的一切似的……雨水,甚至被吹入了酒吧之中,轻微的水雾漂浮到了几人的脸上,有了阵阵的湿润之意。

突然之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

……

威斯敏斯特宫。

二人的加冕仪式并没有用去多久的时间……当听到了房间内的声音之后,达戈尼特与奥芬便连忙推开了门,走入了房间之内。

只见房间里面,他们的养母,如今不列颠真正意义上的女王陛下,独自一人坐在了椅子出,然后默默地看着窗外。

有两个茶杯……达戈尼特不禁皱了皱眉头。

“女王陛下,让我们进来,有什么事情吗。”奥芬首先开口说道。

女王陛下此时收回了目光,笑了笑道:“没有外人在的时候,还是叫我母亲吧……我喜欢你们叫我母亲,比女王这个名字好听多了。”

“母亲…是在担心接下来的事情?”奥芬点了点头,随后迟疑着问道。

女王陛下摇摇头,沉思了片刻之后,才忽然说道:“达戈尼特,奥芬……有件事情,我想要你们私下去做的、”

“请说。”达戈尼特少有正经地说道。

女王缓缓吁了口气,“见一见你们的兄长吧,代我向他问好……另外,再告诉他,他储君的椅子,还得继续坐一段时间。最后……嗯,再给他修理一下那些多余的指甲吧。”

二人对视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

“兰斯洛特呢?”女王说完了这件事情之后,脸上便有了一抹关切之色,“我有点担心她……这次如果不是她把【圣杯】破坏了,哪怕我们有万全的准备,也不一定能够成功呢。”

“她啊……”达戈尼特飞快道:“她现在在另一件房间,,她目前很需要接受治疗……不过,兰斯洛特的那股力量?”

女王此时却摇了摇头,“关于兰斯洛特的那股神秘的力量,以后禁止再提,列为最高的保密资料之一吧。”

“母亲?”奥芬不禁大为惊讶。

女王只是笑了笑道:“有一位女士告诉我……只要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我们就会少很多的麻烦。”

“女士?”

二人不由得大为惊奇……就是他们进来之前,女王所见的那个人了吗?

……

威斯敏斯特宫,仅存的几间还算完整的房间,其中之一。

床上,以纯白色被子所盖着的,赫然是自毁灭了【圣杯】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的女骑士,兰斯洛特。

门外自然有人在看管着……是两名这次大战当中,负伤较轻的上级骑士。

只不过,这两位尽忠职守的骑士不知道的是——他们所看护的房间內,其实已经有陌生人闯入。

女仆小姐其实站在了床边,有一两分钟的时间了。

她看着沉睡中的兰斯洛特,似在思考着什么。

忽然,女仆小姐走进到了床边——伸手按在了兰斯洛特的额头之上,一点黑色的光点缓缓融入了她的身体当中。

这之后,兰斯洛特的身体开始漂浮了起来……大量的黑雾从她的身体之内涌出,而她的身体也伴随着黑雾的涌出而一点点消失……直到最终消失不见。

黑雾旋即开始了新的聚合。

最后成型。

依然还是兰斯洛特的容貌——但如今却是贵妇人的打扮。

双手互叠在身前……醒来之后的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与正常情况的兰斯洛特那‘面瘫’似的表情不一样,这个‘她’的表情显然要丰富得多。

同时,也让人惊叹拥有了这些细微神态表情之后,她那惊人美貌。

“好久不见了,优夜小姐。”‘她’脸如桃花,泛起了微笑。

“埃莉诺…确实有段时间没见了。”女仆小姐点了点头,随后目无表情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强制唤醒你吗。”

‘她’……阿基坦的女公爵此时一脸疑惑道:“作为管理黑魂使者一切奖励与处罚的你,如果会将一个休假中的黑魂强制唤醒的话,大概是表示这段假期会被终止?可我并不记得,自己有违背过休假的条例。所以,恕我无知,我确实不知道。”

“这么快就忘记自己做过的事情了吗。”女仆小姐淡然道:“忘记了在皇家礼堂做过的事情,需要我重新让你回忆起来吗。”

“你是指【圣杯】的事情吗?”埃莉诺此时一脸惊讶道:“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发生混乱的话,那么这个【圣杯】,是店主……”

这里埃莉诺忽然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女仆小姐之后,才轻笑道:“……上一任赐予给我,作为那次大战之时使用的吧?既然到现在为止,也一直没有回收,那么怎么样使用的权利我应该还有保留才对。换句话说……哪怕是破坏了它,我也应当拥有这个权利——毕竟,已经赐予我了,不是吗。”

“即使赐予给你,它依然还是属于店里。”女仆小姐目无表情道:“作为店内的财产……甚至包括你,也是作为店内的财产而存在。你不会不知道,【圣杯】可以为店主带来多少额外的收益吧?这样一来,你还能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吗。”

阿基坦的女公爵却眯起了眼睛,似笑非笑地道:“呀,我到底沉睡了多久了,几个世纪了吗……时间已经漫长得让从不对店内生意盈亏,从不关心店主交易事项的你,开始变得关心这些事情了吗……还是说,现在的新主人,实在是有点过于败家,以至于时间不够用了吗。”

女仆小姐露出了温柔的微笑,轻声道:“埃莉诺,我负责的是惩罚与奖励黑魂使者,最大上限的权限,也包括从【约柜】中把你们的命灯熄灭呢。”

女公爵收敛了笑容,看着女仆小姐的时候,显得相当的惊讶,随后好奇道:“看来,我们的店里,好像来了一位不得了的新主人啊……那么,是打算现在就召见我吗。”

“主人没有这个意思,大可不必。”女仆小姐淡然道。

“嗯……明明之前还调戏完我,还真是无情的人。”女公爵略微可惜似地摇了摇头,随后在女仆小姐和善的目光下走回到床边,坐了下来。

她抬头看着女仆小姐,笑了笑道:“【圣杯】的损失,就从我的业绩上扣除吧……没记错的话,十个八个左右的【圣杯】损失,我还是能偿还的。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那么我就继续自己的假期了。”

女仆小姐直到此时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这位女公爵躺会到了床上,听着她闭上眼睛之前,最后说的话。

“很高兴这次临时醒来,能够看到你的改变呢……我的好学生,可以,替我向我们的新主人问好吗。”

“那只是某一个子世界的记忆而已。”

女公爵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身体化作了黑色的雾气状态,然后又恢复到了原本兰斯洛特的模样。

女仆小姐缓缓吁了口气,看着回归到昏迷状态的‘她’,走上了前来,将被子重新盖在了‘她’的身上。

嗯……被子似乎略微盖得有些过了,最后直接连‘她’的头部也盖了起来。

……

当女王陛下在达戈尼特与奥芬到来的时候,看着被白色被子盖住了兰斯洛特,愣是吓了一跳——通常来说,这副模样也就只有停尸间才能够看见。

好在,只是虚惊一场。

此时,达戈尼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他接听了之后,嗯了一声,随后淡然道:“好了,我知道了……派人去追捕回来吧。”

他把电话放下之后,才看着女王陛下道:“母亲,末日神话被收押起来的那几个,已经被救走了。”

“我知道了。”女王陛下点了点,似并不担心,只是细心地位兰斯洛特整理起被子起来,“噢,达戈尼特,这是你的恶作剧吗?你这样会找不到心仪的女性的,太不绅士了。”

“……不是我。”

奥芬诧异地看着达戈尼特。

小丑先生换做了一副大哭的相貌,“真不是我啊……”

……

……

雾都……一处中产阶层的住宅之中,锁链被硬生生扯断的声音响起。

哈姆石制造的锁链碎片落地之后,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最后,解开锁链的是凯瑟琳。

此时,她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然后颇为不满地看着眼前的身影——对方穿着灰黑色的袍子,以及佩带着无口的面具:王室守护者。

“我说你啊,这面具还要带到什么时候?快点把我英俊的凯撒还给我好吗?”

只见王室守护者伸手把脸上的面具摘下,露出了原来的容貌来……凯撒。

凯瑟琳此时尖叫了一声,直接投入了他的怀抱当中,然后舒服地蹭着他的胸膛……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道:“怎么样,我在礼堂时候的演技还可以吧?我真得是哭出来的呀,你怎么奖励我?”

凯撒只是揉了揉她的头发,给了个笑容,然后看着房间内的众位……他朝着裘达斯几个,深深鞠躬了一番之后,才轻声道:“这次,幸苦大家了……为了我的任性。”

“首领你也没有做错什么。”裘达斯笑了笑道:“你已经告诉过我们要做什么的,所以……你所有的一切,我们都会和你一同承担。再说,比起原来的格局来说,现在能让女王真正拥有实权……对我们来说,更有利一些。”

凯撒没有太多的矫情,只是点了点头,随后道:“明天,就启程回去吧,明天旁晚,应该还有一个会议,我需要提早出现在那些人的面前。”

“首领,能不能放个假啊……”提普一脸苦瓜般的模样。

但下一秒,他就让裘达斯给直接夹了起来,然后走出了房间——这之后,多巴斯则是朝着凯撒与凯瑟琳两人点了点头,“那么,我也会去店里了,希望没有被破坏很惨才好。”

房间里面,很快就只剩下凯瑟与凯瑟琳两人。

这时候,凯瑟琳二话不说就踮起了脚来,双手抓住了他的头,开始激烈地狂吻了起来。

喘息的声音开始响起。

一阵的狂风暴雨之后,凯瑟琳已经睡着了过去……凯瑟赤裸着站在了床前,给她盖上了被子之后,才穿上了睡袍,离开了房间——来到了这栋屋子的书房之中。

可是让他意外——或者说,一瞬间的全身紧绷的是……他在书房内看见了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

站在了书房书柜的面前,手上正拿着一本什么书,低头看着……他听到凯撒推门进来了,便合上了书。

微笑着说道:“抱歉,我其实来了有点时间了,不过好像不是时候……所以只好在这里等了一会。”

凯撒没有惊动屋内的任何人,只是随意地走了进来,然后轻轻地把房间的门关上……一双眼珠子,瞬间变成了璀璨的琥珀金色。

“我没有恶意的……你可以把我当作是上门推销的推销员就好。”他轻声道:“再说,您的身体,最好还是不要连续地催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比较好,凯撒先生……或者说,卡夫拉王子。”

出现在凯撒面前的,赫然是他曾在剧院中,碰见的那名自称路人的神秘青年……

#########

PS1:下一章晚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