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四章 【进食】

第五十四章 【进食】

环形的巨大房间内,讨论的声音一直未停。

对于远东的那个吸血鬼家族,显然【托瑞朵】的上层贵族们都相当的熟悉——漫长的时间,让这些长生种能够记下许多的事情,当然也能忘记许多的事情。

“是叫做泷泽吗……不是叫做小泽吗?我只是记住它们是非常低劣的野兽,像是变异得七鳃鳗一样!”

“记得好像是某次试验转化出来的,还是怎么来的吧……你们,有和它们结交过的吗?”

“我对这种劣等种没有兴趣……波波奇应该会知道的吧?这家伙不是一直都生冷不忌,情妇遍天下,号称吸血鬼中的淫龙嘛。”

“事实上,我也不记得有没有上过了……貌似有个叫做罗拉的,还是萝莉的?”

这位被提及到名字的上层贵族,此时真的陷入了沉思当中——是是看着他所身处的纱幕背后的身影颇为的巨大,想来本体也是膘肥得可以……在基本上都在颜值以上的吸血鬼族群当中,大概这位波波奇应该算是一个另类吧?

“安静!”

巴兹比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让众多的上层贵族都停下了细声的议论——其实,已经给予了他们消化的时间。

看着众多的上层贵族,巴兹比目无表情道:“事情发生之后,十三氏族的调查部队已经第一时间赶往。而经过详细的调查之后,调查部队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次单方面的屠杀,并且出手的应该只有一个……一夜之间完成。”

“只是一个?”

它们的声音从原本的诧异,开始变得惊讶起来。

巴兹比淡然道:“另外,泷泽家因为血统的问题,虽然长期以来并不被我们当中的大部分所接受。但我要说的,泷泽家的家主,本身已经进化到将要接近十三大公的程度,甚至很有可能在百年之内,成为第十四位的大公。”

“居然已经进化到这种程度了?!”

惊讶的声音,已经变成了低呼的声音……未来百年内能够成为第十四大公,这话从巴兹比的口中说出,恐怕是确有其事……甚至,这或许还是十三位大公都已经默认的事情——吸血鬼种群,对于大公相当的忌讳,即便是巴兹比,乃至于巴兹比身后的拜勒岗,也显然不会为了取信众人,而捏造这件事情。

“居然一夜之间能够消灭泷泽家……对方到底是什么人?这是泷泽家的私人恩怨,还是针对吸血鬼的一次挑衅?”

“对方的来历未知,目的未知。我们目前仅知道的是,对方绝对拥有不弱于大公的力量……而泷泽家目前为止,也仅有一名的幸存者。”

巴兹比缓缓说道:“他是因为家族出事期间,被送往了【非人领域】中,学习农场的管理,才得以逃过了一劫。他在得知了家族被消灭之后,便第一时间找到了最高议会进行了哭诉,请求我们找出凶手……而最高议会已经答应了这名泷泽家幸存者的请求。”

“我们事实上犯不着为了这个变异才进化成为吸血……吸血怪物的家族而大张旗鼓。”有家伙此时摇了摇头。

巴兹比却道:“最高议会下达了命令。请各位尽快通知你们的后辈或者直系,第一时间返回城堡当中。至于接下来还有什么行动,将会另行通知……现在,可以开始【进食】了。”

泷泽家被一夜之间灭掉?

太遥远了……那个吸血怪物家族,根本没有得到十三氏族主流的承认——未来百年内会成为第十四位得大公的存在?可是已经死掉了啊?已经死掉的天才自然就不是天才了。

比起这种紧张,上层贵族们此时更加关心的是……接下来的【进食】啊。

看着这些一瞬间心情就转为了晴朗,开始如同蛀虫般,双目放光地看着下方舞台,甚至还有家伙已经急不及待地从纱幕背后走出的模样,巴兹比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缓缓退入了纱幕之中,然后才缓缓叹了口气。

他之所以叹气的原因,并非因为【托瑞朵】氏族的这些上层贵族的腐朽,而是因为眼前的东西。

只见巨大的座椅上,坐着的赫然只是一个用稻草扎成了坐姿的稻草人而已……而在稻草人的胸前,还贴上了一张字条,写着【拜勒岗】的名字。

与此同时,舞台之上,【农作物】已经被侍从带上了舞台。

男男女女,大概二十来人左右,他们的年纪都在十四到十八岁的区间……年轻,并且貌美。

他们的身上没有任何的枷锁,穿着的也是统一白色的连身长袍……当他们走上了舞台,面向着眼环形的上层席位的时候,这些少年少女们纷纷露出了痴迷的神色……他们接着,被侍从一一送到了各个贵族的面前。

……

一位少年,走入了房间,此刻来到了一名贵妇人的门前……贵妇人有着让人一看就难忘的气质,一颦一笑都如同春风般。

她此时缓步来到了少年的面前,轻抚着少年的脸颊,柔声道:“你看你,才一个月没见,怎么感觉瘦了这么多。是平时太用功了吗?还是说又晚上悄悄地一个人练习了呢?”

“不是这样的……妈妈。”少年怯弱地说道,“我、我只是想这次能够完整地弹完您喜欢的曲子,让您高兴。”

“真是好孩子……来,到这边来。”贵妇人目光越发的温柔起来,牵着这少年得手,便走到了一架钢琴的面前。

她抓起了他的手掌,开始轻按着钢琴的黑白琴键,细心并且耐性地教导着这位少年……低声笑语,渐渐伴随着琴声传出……

……

又是一间房间,进来的大概是十六岁左右的花季少女——而此时,体态臃肿的波波奇先生,已经直接地站了起来,来到了这少女的面前。

“多妮,我的宝贝儿,想我了吗?”

少女脸色酡红,清秀的脸庞上羞涩之意糅合,轻轻地行着宫廷的礼仪,“多妮,见过父亲。”

“来,我给你准备了很多好看的衣服呢。”波波奇此时眯着眼笑了起来,“都是你喜欢的衣服……来,我的小宝贝,成为我最美丽的模特儿吧!”

“是的呢……父亲大人。”

少女缓缓走到了衣柜处,神色自然地一点点在波波奇的视线之下,脱去身上的衣服,并且开始缓缓地穿上了一双白色的薄丝袜……她的动作缓慢,似乎是为了能够让波波奇可以看清楚每一个动作。

而波波奇,此时则是拿着了一部相机,就在少女的面前,不断地走动着……快门的生声音。

“噢!真好,真好……多妮真是听话啊!以后也记住要听话啊,这样的话,我会为你准备更多更漂亮的衣服。”

咔嚓,咔嚓,咔嚓,快门与闪光灯。

……

少年此时喘着起,累倒了在地上,并且把手中的木剑给放了下来——这时候,一名贵公子拿了一瓶水来到了少年的面前。

“这次进步不错,休息十分钟之后,继续吧。”

“好的!哥哥!我一定继续努力的!”

“今天好好努力的凯恩,真是很棒呢……”

……

可能是母女,或许是父子,兄弟,姐妹,恋人,友人,师生——乃至主人与仆从之间。

一个个的房间,就好像一个个不同的世界……只是属于上层贵族们,与这一批少男少女们,各自的世界。

【进食】的时间,会维持一整天。

……

房间的门此时被敲响了起来……侍从,将一名少女送到了巴兹比所在的房间当中。

他尽然并非贵族,但身份特殊,因此也拥有者与上层贵族一样的【进食】特权。

“那么,巴兹比大人,我就先行告退了。”侍从将少女送入房间之后,便缓缓退出。

直到这时候,少女才一下子扑入了巴兹比的怀中——而也是此时,一直冰冰冷冷的巴兹比脸上才有了一抹柔和的笑容。

他抱着少女,就这样站着,彼此似乎都在享受着此刻的相拥。

“哥哥!你又没有好好理发了!你下次再这样,米娜就要生气了!”

少女放开了巴兹比,鼓起了脸颊,一脸气呼呼的模样。

“也不是很长。”巴兹比只是揉了揉额前的刘海,随后拍了拍少女的脑袋,轻声道:“等了大半天,饿了吧……来,我给你准备了吃的东西。”

少女……米娜一下子就高兴地走向了食物摆放的地方,“哇,都是米娜喜欢吃的!!还有蛋糕!舍监大人说不许米娜吃太多甜的东西,说米娜最近又胖了!”

“就说是我让你吃的吧。”巴兹比缓步走到了少女的身后,目光中闪过一丝痛楚。

“那我就不客气了!”少女一下子就大口大口地把蛋糕往嘴里塞去。

“慢点。”

他总会细心地给少女擦拭着黏在脸上的奶油与蛋糕屑……不厌其烦地,然后开始倾听者少女的说话——自从上次见面之后,少女在【农场】所发生的事情。

“真的哦!那些家伙坏死了,半夜还在洗手间装成了幽灵来吓唬我们!不过后来让舍监大人抓到了,第二天都被惩罚不许吃饭,嘻嘻!”

“米娜最讨厌学跳舞了!这个月的考试又没有及格……好惨哦!”

“对了!院子里面的地瓜又长出来了!不过只有我悄悄地去烤来吃。如果哥哥你也还在农场就好了,我们就可以一起烤着吃了……”

“米娜!”忽然打断。

巴兹比的声音略微低沉了起来……像是面对着那些上层贵族的样子。

米娜手轻轻抖了一下,随后低下了头来……也没有再吃桌子上的东西。

巴兹比缓缓吁了口气,“我们约定好的……以前的事情,不能提起。”

“对不起,一不小心就……”少女懊恼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房间内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当中……他们都没有再说话。

不知从什么什么时候开始,一丝轻微的痛苦中夹杂着愉快的呻吟声,从别的地方传来……直到这时候,少女才抬起了头来。

“时间过得真快呢……”少女脸上有着一丝牵强的笑意,“差不多到时间了……哥哥。”

“我…不饿。”巴兹比缓缓别过了脸去。

米娜却伸手开始解开袍子衣领处的扣子,扯下……将脖子连着肩膀地方的肌肤露出,看着巴兹比柔声道:“不行的哦,哥哥……舍监会检查监察的,不进行【奉献】的孩子,是会被认为已经被讨厌了的……那么下次,米娜就见不到哥哥了。”

巴兹比微微张开了口……吸血的獠牙在少女脖子的雪白出现的瞬间,便已经本能地露出——只是,他似在极力地克制着獠牙的继续长出。

少女此时却再次投入巴兹比的怀抱中,“不用克制的……为了下次的见面。”

“对不起……”

低头,獠牙已经直接刺入了少女的脖子当中……刺痛的感觉,让少女顿时仰起了头来,随后也如同别的房间中的少年人般,喉咙处发出了复杂的呻吟之声。

她此时双手温柔地保住了巴兹比的头,低声道:“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了。”

巴兹比的獠牙越发深入,双手甚至用力地抓住了少女光滑的后背,将衣袍抓出了紧紧得皱褶来。

“这样就好了……啊~”

……

……

越过了绿草如茵的山坡之后,能够看见一群占地约半公里的建族群。

学校,医院……游乐场,基本上城市的配套设施都完善地规划着。

从山坡走下的时候,女仆小姐撩了撩风吹而散乱在耳际的发丝,“好像到了呢,【农场】。”

“这就是农场啊……”洛邱眺望打量着。

虽然并没有深入,但却能够感受到这里的生活……显然并不怎么的艰苦——不过,生活在这里的几乎都是少男少女,甚至小孩……没有看见多少个成年人的身影。

“大概能想到是怎么一种管理模式了。”女仆小姐笑了笑道。

“嗯……大概。”洛老板点了点头,然后随意地朝着某个方向走去——就是那种分岔路前,立上一根树枝的走法。

还没有完全进入这个小小的【城镇】之前,他们在路边的一颗大树下,遇见了一名带着眼镜的孩子。

大概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

孩子正自己一个人坐在了树下看着树——而在不远的地方,一群同龄的孩子则是在随意地嬉戏着。

洛邱好奇地走到了这孩子的身后,看了一眼这孩子读者的书,然后眨了眨眼睛。

嗯……振动与波、波动光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