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章 【灾祸】(3)

第六十章 【灾祸】(3)

光弹在山坡上降落,大片大片开垦出来农田因此而遭受到毁灭性的破坏。

此时,正在【库洛洛亚】寨子中务农的部落居民,纷纷惊恐地躲避着这突如其来的破坏。

几道身影此时急速地赶来——他们是【库洛洛亚】部落的卫队。

“快!尽快组织人手救援和疏散!还有扑灭火源!”

但小孩惊恐的哭喊声,以及惨叫的声音,很快就将这几名卫队成员的声音盖过——庆幸的是,居住在这里的都是身体强壮的狼人,还有少部分的兽人,当灾难到来的时候,尚且还有自救的能力。

但寨子此时已经乱作了一团。

不远处的一座山坡断层前,一道身影从高处落下,赫然是部落的少主哈格斯——他落地之后,两名狼族少女也几乎同时抵达。

仰头看着那在天上肆虐,为自己的部落带来灾害的巨大之物,哈根斯不禁有一种惊恐之意……龙威!

一种生物链顶端的恐怖威势,让他体内的狼性被挤压到了极点般,“这是……恶龙法夫纳?”

哈格斯此时喃喃自语——【非人领域】当中存在着最后的黄金龙法夫纳,几乎是只要在【非人领域】中呆过一段时间的都会知道。

当能够亲自与法夫纳接触的却并不多——法夫纳拥有自己专属的地盘,而地盘外还有不少魔术师协会的生物管理部门的专人看护,顺带做一些维护地盘清洁的事情——有远远地感受过法夫纳的气息,但从未如此的直面过,哈格斯只感觉此刻浑身的毛管都仿佛变得僵硬了起来。

“居然是一条恶龙……”哈格斯的目光闪烁不定,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兴奋,身子也微微地颤抖起来,“就算是凯撒那家伙,也没有直接面对过恶龙吧?”

猛然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位【库洛洛亚】的少主忽然长啸了一声,声音穿透了整个的【库洛洛亚】部落,“传奇恶龙的后裔啊……让我来会一会你吧!!”

踏步,跳跃,带着一丝恐惧与强烈的战意,哈格斯便如同火箭般,直接朝那天空之上作乱的巨大之物冲去。

但让这位部落少主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的冲势才刚刚到了一半的时候,却被什么直接压下——哈格斯只感觉到了一股巨力,直接将自己往大地打去!

而出手的,赫然是他的父亲,百年前大战的英雄——库洛洛亚。

“老头子!!”哈格斯不禁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给我老实点!”库洛洛亚的声音充满了威严……声音落下的瞬间,库洛洛亚也同时攀升到了这巨大之物的身上。

他双脚直接站在了露出了本体的法夫纳的背上,随后紧皱着眉头——单凭这瞬间的接触,库洛洛亚就已经感觉出来此时的法夫纳正处于一种不怎么正常的狂暴状态。

他看了一眼下方的部落寨子,声音顿时铁寒,“你不还好在你的老巢呆着,跑来我的地方撒野做什么!”

但回应这位狼族英雄的,仅仅只是更加粗暴的龙吼声音——感觉到了被人骑在了背后之后,法夫纳的狂乱仿佛一瞬间提升了几个级别。

即便是库洛洛亚,单纯的站立也有些不稳起来。

“停下!!我让你停下!!”库洛洛亚此时冷哼一声,“再不停下,就不要怪我,不念及曾经与你父亲一同战斗过的那点情谊,对你出手了!”

吼——!!!!

库洛洛亚咬了咬牙,“老法夫纳,你在地狱那边可不要怪我了……是你的后代先在劳资的地盘撒撒野!”

吸气,胸膛猛然鼓胀,这位体形已经有些老迈的狼族之勇,瞬间膨胀成为了巨大而精壮的身躯——一拳轰向了法夫纳的后辈!

只是作为黄金龙,已经成年的法夫纳防御力的强大,显然没有因此而被打破——库洛洛亚只是听见这一拳过后,法夫纳似乎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隐约地,似乎是欢愉的声音?

但来不及让库洛洛细想,此刻法夫纳开始在天空之上高速地转动起来,似乎是打算将背后的入侵者甩开。

库洛洛亚怎会这么轻易就让法夫纳脱身?只见他直接就抓住了它背后的毛发,拳头疯狂地轰向了对方。

狼与龙,就这样在长空中开始搏斗起来……大地之上,虽然对于父亲这种抢人头的行为极为的不满,但看见库洛洛亚与恶龙只见的战斗如此惊险,哈格斯也不敢抹了把冷汗。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谨记自己的身份,观战的同时,开始飞快地指挥着卫队的狼人,救助灾难的现场。

“老头子!不要在寨子上方打!远点!我们的农田没剩多少了!”哈格斯甚至不忙咆哮了两句。

库洛洛亚此时皱了皱眉头……渐渐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终究还是……老了。

他不禁苦笑了一声,随后猛吸了一口气,不在轰击法夫纳的背部,反而是直接攀爬到了法夫纳的头颅之上,双手直接抓住了法夫纳的龙角。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的不舒服?”老库洛洛亚哈哈一笑,“年轻的时候,我就没少和你老爸打架,你们黄金龙的弱点,我知道不少!”

并非单纯地抓住了龙角那么简单……需要这巨大龙角的特别的一个地方,并且用特别的力度,才能够给黄金龙带来难受的感觉。

即便是暴乱当中,要害的地方被这种专业的手法集中,法夫纳不禁也发出了呻吟的声音。

库洛洛亚却不管这厮此时的怪异,而是忽然道:“反正是要去见一见拜勒岗的……索性就这样过去吧!省点时间!”

说着,库洛洛亚手臂肌肉鼓胀,硬生生地抓住龙角就扭动着法夫纳的头颅,朝向了某个方向,“放心,路上我会好好招待你的!老法夫纳的后代!一定会让你终生难忘……后悔来劳资的地盘撒野!”

再库洛洛亚的手法以及暴力的驾驭之下,法夫纳再次发出了奇怪的叫声,随后划破长空,瞬间冲出了【库洛洛亚】寨子的所在地……从这里一直飞行,越过整个狼人领之后,便是中立混乱区域(五),经过了第五混乱区域之后,便是吸血鬼十三氏族的地盘了。

“库洛洛亚!库洛洛亚!!”

寨子的狼人与兽人,此时尽情地欢呼着——他们的英雄,又一次拯救了寨子的危机。

此时,狼族的少主沉默不语地站在了断崖之上,看着那已经变成小黑点的法夫纳……身后的狼族少女侍女上前安慰道:“少主,放心吧,老首领一定没事的。他可是传奇英雄啊!”

“好…好特么拉风啊……”不料哈格斯此时却喃喃自语道:“我也想这样骑一次……”

侍女……两位狼族少女顿时不说话了。

……

……

此时,洛邱没忍住,发出了轻笑的声音——在按摩休息室内。

三名被大黑棒敲过了之后的女性吸血鬼还在昏睡当中——而洛老板以及女仆小姐,还有玛丽亚则是换上了押送队伍的制服。

洛老板会笑的原因是……玛丽亚此时正在她的头套上,用马克笔画出了一张脸来——当然画技实在是有待提高。

然后将纸袋头套尽量收紧,在画上头发之类的东西……带上帽子兜帽之后,玛丽亚·头套便如重获新生了般——尽管还是很怪异的样子。

我尽力了啊!

玛丽亚心内呐喊了几句之后,目光便颇为幽怨地看着她需要请求的七色堇大师……女仆小姐却好像没有看见般,只是细心地给洛老板整理着制服上一些特别为女性设计,还随意地点评道:“嗯,这款衣服的设计还算不错……换上了之后也很漂亮呢。”

洛邱随意地方女仆小姐发挥着她的爱好。

“你们好了没有啊?要把【农作物】送回去【农场】了!”

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但对方并没有直接进来——可能是知道这个房间原本正在做些什么的关系。

玛丽亚顿时一惊,随后朝二人做了个镇定的手势,便连忙走到了门前,压低了声音,改变着桑音道:“快了,马上就出来了。”

“你的声音怎么感觉怪怪的?”

玛丽亚镇定道:“有吗……可能说话多了嗓子有点干吧?”

门外的女性吸血鬼却忽然笑了笑道:“你们不会是叫得太厉害了吧?注意点吧!浪蹄子……好歹这附近还有不少中层贵族的!赶快完事了出来!”

“好的!”

脚步声渐渐远去……玛丽亚才轻轻吁了口气,随后打开门在走廊外观察了好一会儿——此时,伊丽莎白的声音在几人的耳边响起。

“几位,我现在告诉你们怎么去她们集合的地方,你们一定要小心注意啊……还有,洛邱哥哥的这套制服穿着真好看!”

“谢谢。”

玛丽亚是没眼看了……索性打头阵,开始小心翼翼地行进起来。

不一会而,在伊丽莎白这外挂般的配合下,几人顺利地抵达了将要出发的集合地点。

“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后面有人来了。”伊丽莎白的声音忽然响起,“就这样一直走着,速度不要改变,自然点。对,就这样……洛邱哥哥做的真好!”

玛丽亚已经懒得吐槽……但后面出现的女性女吸鬼此时却忽然道:“喂!你们几个,到四号门去,那边还有几个【农作物】!”

“四号门在前面,一直走,然后左拐!”伊丽莎白继续出言提醒。

这次玛丽亚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发出了‘嗯’的一声,这之后便按照伊丽莎白的指示,前往第四号门。

……

第四号门,门内休息室——这是专门供给高级【农作物】在奉献了之后休息的地方。

因为高级【农作物】的味道过于鲜美的关系,每次上层贵族进食的量其实都会超出标准……但即便如此,辅助管理【进食】的侍从们,也无法因为这样而和上层贵族发生争执。

所以退而求其次,每次【进食】完毕之后,高级【农作物】在离开之前,都会在这种休息室内,进行临时的调理——基本上,都是以输液的形式,顺便也检查一下,有没有上层贵族因为没有忍住,而给这些【农作物】留下种子之类的东西,从而破坏了【农作物】本身的价值。

“嗯……这个体内含有微量的贵族之血因子,到底是那个上层贵族做的好事?!”

“这种类型的话,似乎是波波奇大人的专属?”

“又是他……每次都这样!”负责看护这些【农作物】的侍从不禁皱了皱眉头,随后无奈地挥了挥手:“去那第七号的血清过来给她注射了吧,不然没回到农场她就要变异的了。”

“知道!”

尽管他们的对话并没有躲开面前这位穿回了一开始白色袍子的少女……但少女却仿佛没有听见般。

因为她的手臂上正插着一根针头,注射着特别调配的营养液,并且进入了浅层的睡眠状态。

一共有三名的高级【农作物】在这个休息室中进行着调理……除了那位需要注射血清的少女之外,另外还有一名少女以及一名少男。

另外的少男一样陷入了浅层的睡眠状态……至于第三位的少女,却在这些工作人员离开之后,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从自己的休息舱中走了出来,同时拔去了手背上的针管,然后走到了那需要注射血清的少女之前。

只见她将手掌轻轻抵在了这浅睡的少女额头之上——正在休眠的少女,脸上原本露出了一丝幸福的微笑,似乎是在梦中也遇见了很美好的事情,但此时她那幸福的笑容渐渐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恐惧的神色……似乎是正经历着什么恐怖的事情般。

而她的脸上,则是诡异地浮现出来了一种类似于休眠少女之前的那种幸福的微笑。

好一会儿,她才收回了手掌,听到了脚步声到来,便连忙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处,将针管插上,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而她所在的休息舱前标准的名字则是:米娜。

只是,这次进来的,并非前去取血清的工作人员……而是三位穿着押送队伍制服的家伙。

……

“就是这样离了,第四号门!”

伊丽莎白的声音响起的同时,洛邱便往前推开了门——主要是因为玛丽亚虽然‘化妆’了,但还是不好直接出面。

才刚一进门,洛老板的目光便直接投向了三个休息舱的其中一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