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二章 【灾祸】(5)

第六十二章 【灾祸】(5)

很快,便将这三名的少男少女,在伊丽莎白的帮助下,顺利地送到了出发的地方——一处连通这座城堡与四周断崖的缆索装置之前。

那巨大的吊篮上,已经有不少的少年人正自等待自——但是在这个装置之前,除了押送队伍的成员之外,另外还有几名巡逻队伍的卫兵……似乎正在检查着什么。

“洛邱哥哥,你们放心过去吧,我有办法让他们暂时不会察觉什么的。”

伊丽莎白笃定的声音忽然响起——其实老板与女仆小姐并没有任何担心的地方,洛邱仅仅只是在参与体验做这种事情的过程……成功与失败,对他来说都算是一种体验。

可玛丽亚不同啊……头套,才是最为要命的事情——尽管已经画上了人脸,可也不过时自我安慰的一种行为。

“你们三个,还不快点把他们送过来?”

此时,装置前方的,一名看似是这次押送队伍头目的女性吸血鬼连忙高声地呼唤了起来——大概是因为有巡逻卫兵在这里的关系,所以显得特别的认真之类。

玛丽亚很快就发现,即使这些家伙的视线都注意到了自己,但却似乎并没有因为她的这幅奇葩的模样而感觉到古怪似的。

“他们这是…怎么了?”玛丽亚不禁啧啧称奇。

“大概是类似意识干扰之类的能力吧。”女仆小姐随意说破。

“意识干扰?”玛丽亚一愣,随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才暗自心惊……那吸血鬼的小姑娘此时还一直都呆在城堡的房间当中,不仅一路侦测,并且还一路的心灵沟通,现在甚至还远距离的意识干扰?

真是万能的能力啊……

只听见伊丽莎白的声音再次响起,但却似乎显得吃力了许多,“我现在让他们感觉看到的是认识的人……不过不能维持太久,所以你们要快点!快点……”

声音渐渐变得断断续续起来……看来只是短短的时间,要同时干扰这么多的押送队伍的成员以及巡逻卫兵,对于吸血鬼小姑娘来说,已经严重超出了她的负担。

“还是太勉强了……这样下去的话……”正躲藏起来,默默地观察着这一切的钟落月此时咬了咬,然后飞快地发出了一道惊恐的尖叫声来,“啊!你们是谁!不好过来!!”

我怎么会做这种高风险又没有多少回报的事情……钟落月哀叹了一声,然后便开始急速地逃离所藏身的地方——她之所以带着洛邱一行人抵达了目的地之后没有马上离开,便是为了防止有什么特殊情况的发生。

算是最后一道的保险。

那些缆索装置前的卫兵顿时因此而脸色微微一变……那卫兵的小队长此时更是直接说道:“快,将【农作物】送走!我们去看看,可能是今日闯入城堡的家伙……你们赶紧的!”

“是!”

混乱间,剩余的【农作物】们很快就被送上了吊篮当中,而押送队伍的成员,也纷纷赶上……洛邱三人,此时便低着头,有惊无险地成功坐上了吊篮缆车之中……而装置,也在第一时间启动。

看着这一小队的巡逻卫兵急忙地回到城堡当中,而身边押送队伍的吸血鬼,似乎也是在关心正发生的事情,而无暇去观察身边的同伴……玛丽亚才缓缓地松了口气。

“这次真是谢谢你们,吸血鬼的小姐。”玛丽亚急忙低声说了一句……她知道伊丽莎白能够听见。

“等会,你们下了吊篮之后,就从左手边的森林离开,那边才刚刚巡逻过,目前不会碰到危险的……在远一点,我就没办法维持和你们的联系了,你们一定要小心点。”

“多谢你了,伊丽莎白,帮了好大的忙呢。”洛邱也低声感谢了一句。

“欸嘿嘿……”这是小姑娘略显得腼腆的笑声。

随后,洛邱的耳边再次响起了她的声音,“洛邱哥哥…我们,我们还能见面吗……我,我以后可以去找你吗?”

玛丽亚似乎没有听见……女仆小姐嘛,被屏蔽的感知还没有让老板开启回来,似乎也没有听见——大概,这是单独的一次对话。

洛邱此时却轻声道:“如果,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不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话,你会害怕吗。”

“不再是这个样子…是什么样子?”伊丽莎白的声音开始变得断断续续起来,大概是已经超出了她目前能力范围的极限,“不管……子……一定……哥……”

并没有听见完整的答案。

吊篮渐渐靠近到悬崖边缘……而此时,始终有一道目光,一直看着城堡的某座高塔的位置……那位肚子地站在了角落处的少女:米娜。

当洛老板感受到了少女的目光,从而看了过去的瞬间,少女也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匆忙地移开……又一次地变得慌乱,然后飞快地掩饰了这份慌乱,并且开始往旁边走去,与人交谈起来。

吊篮缆车上,一众的少男少女正在低声地说着自己向大人们奉献的事情……像是孩子们在分享者彼此的小秘密般。

不少的押送队伍的成员,只是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但是,一道巨大的黑影,却在此时,出现在了众人的头顶之上……天空之上的,庞大之躯,还有……巨大的咆哮声。

轰隆隆——!!!!

悬崖边缘的装置,一瞬间便被什么东西所炸毁,巨大的火光冲天而去……吊篮缆车内疯狂地摇摆起来……玛丽亚此时惊恐地抓住了吊篮的边缘,“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洛老板则是抬头,看着那天上作乱之物,来不及说话,链接两处的缆索便忽然间断裂,整个吊篮,一瞬间就往下放的悬崖坠落下去!

“押送队全员!救人!”

那位女性头目此时大喝了一声,双手张开,一左一右便夹着了两名少男,展开了蝠翼,开始停浮在半空之中。

其余的成员,一些有能力张开双翼的也纷纷效仿,而上没有这种能力的,也只能尽可能地捞着一名【农作物】,然后惊险地依附在峭壁之上……但也有不少的【农作物】,此时直接坠入了深谷当中。

……

【托瑞朵】氏族城堡的某种高塔上。

巴兹比独自一个再次眺望着前方……当他目睹了所发生了一切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便直接从高塔上纵身跳下。

所张开的暗红色的巨大蝠翼,如同滑翔伞般,直接朝着吊篮坠落的位置冲去——当他才离开的瞬间,巴兹比原本所站着地方后方,空气扭曲着,然后另一道身影渐渐现身……拜勒岗,现任的【托瑞朵】氏族的代理大公。

“还真是不诚实……”拜勒岗微微摇了摇头,脸上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然后,他的目光便很快地看向了破坏者四周的始作俑者。

一条巨大的……黄金龙!

黄金龙此时完全没有停下的打算般,竟是一头直接朝着城堡撞来……构建在城堡外围的结界此时来不及张开。

只听见一道惊天的巨响,法夫纳便直接一头撞入了城堡当中……黄金龙的本体是何等的巨大,如此告诉的冲撞,即便是这座苦心经营了多年的城堡,在没有任何结界的守护之下,也已让被直接撞破!

数座的高塔,此刻直接撞断,而城堡的东翼部分,更是开始塌陷了下来……拜勒岗脸色稍微有些铁青地看着这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情。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却在黄金龙撞入城堡的瞬间,从黄金龙的背后跃下……然后双腿略微缓冲,便稳稳地落在拜勒岗的面前成功落地。

“哟,拜勒岗,好久不见。哈哈哈哈!”

库洛洛亚挥了挥手,很是豪迈地朝着脸色有点儿难看的代理大公打了个久违的招呼。

“虽然有想过,你会是最快到来的,毕竟这么多年来,你都是秉承这种急性子……”拜勒岗此时眯起了眼睛,“但穷尽我的想象力,也实在是没有想过,你会是这种出场的方式……库洛洛亚,先抛开你我本应作为宿敌的命运不谈,单纯只是这样的出场,就让我很有在你的寨子也来这样相同一次的冲动啊……”

“怕什么!你们有的是钱!”库洛洛亚毫不在意道:“这城堡破了就再修一个是了。我那寨子都是些土砖土瓦破木头,平民窟一样,像你这种十三氏族的大贵族,去了只会降低你的逼格啊,还是不要去了……当然,重建的时候,我不介意给你输送点劳动力的。我们别的没有,但是力气大!而且人工还很便宜!”

拜勒岗缓缓吁了口气,随后看着那被破坏的地方,还有那条卡在了城堡动作,开始疯狂挣扎的巨龙,眉头皱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位,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居住在日不落之森的那位最后的黄金龙?”

“没错,就是老法夫纳的那颗独苗了!”库洛洛亚此时也眯着眼笑了起来,“说起来,当年大战的时候,老法夫纳被你坑了一把,硬顶了那群恶魔的一次攻击才陨落的……这次它的后代撞坏了你的城堡,你怎么看?顺带一提,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好好地教育过这位晚辈了。”

拜勒岗目无表情道:“我是问,它为什么会变得狂暴。”

库洛洛亚此时却四处张望,问非所答道:“呀,你们【托瑞朵】的那个真正大公呢?这么大的动静也不打算醒过来吗?还是说几十年前,你们这十三氏族的大公们让那位传说中的艾瑞克斯祸乱了一次之后,其实受到的创伤远比外界传的还要更严重吗。”

拜勒岗淡然道:“圣血仪式马上就要举行了,大公们怎么会为了这种小事而分心。”

库洛洛亚若有所思,然后电波才终于与拜勒岗接上,皱了皱眉道:“那你找我的这件事情……你没有告诉他们?”

“先不说这个。”拜勒岗吁了口气,正色道:“库洛洛亚,我还通知了其他家伙……在他们到来之前,你和我联手,先把这条年轻的法夫纳镇压了吧……我真的会去你寨子的。”

“我会用些土特产招呼你的……肥猪的血合不合胃口?我一定用我们村最强壮,最能生的母猪来招呼你!”

“库——洛——洛——亚——!”

只见这位代理大公的身后,正有什么闪耀着。

库洛洛亚瞳孔略微收缩了一下,“这就是当年的那件战利品吗……嗯,我觉得还是先把这条龙仔镇压了才是正事!我打头阵,你接着来!”

说着,不等拜勒岗回应,库洛洛亚便直接长啸了一声,纵身跳下,一拳轰向了卡入城堡当中的黄金龙。

而此时,城堡当中受灾的吸血鬼门,也纷纷冲出,不过片刻之间,城堡的上方,吸血鬼们便已经变得密密麻麻起来。

当中也包括了吸血鬼的小姑娘伊丽莎白——此时,她正张开了一双小巧的蝠翼,颇为吃力地提着钟落月,很是卖力地拍带着小翅膀,努力地让自己不至于下沉……

……

……

哇——!!!!

似曾相识的尖叫声——魔女小姐此时急忙忙地撕开了领口位置,成功地从里面掏出了魔杖来,然后急忙忙地念着咒语。

终于,暗灰色的泥尘中,一株巨大的植物疯狂长出,随后张开叶子,将这位魔女小姐接住——然后,反弹的力度将她弹道了地上,然后撅起了臀部趴在了地上。

洛老板轻飘飘落了地,然后伸出了双手,估摸着方向……只听见‘咻’的一声,便稳稳地接住了女仆小姐。

十分!

魔女小姐连忙呸了一声,然后从地上赶忙爬了起来,抬头看去,只见上方黯淡无光……这断崖之下,实在是深不知合几。

尽管如此,四周却并非没有任何光源——只见四周的峭壁之上,正长满了各种散发着蓝色荧光的蕨类……将这里映照得好像是阳光下的水底世界般。

然后,遍地的尸骸。

有些已经埋入了灰黑色的泥土当中,只有干枯的骨头暴露了小部分……有些,则是完整的尸骸,直接呈现,大概是死亡时间要近一些。

此时,又一道的身影从上方坠落下来,是一名押送队的成员……洛邱见状,便悄悄扣了扣手指。

这道急速坠落的身影,在即将落地的瞬间,便像是被什么托着,随后轻轻落在了地上……一脸的惊恐。

那位吸血鬼落地之后,看着四周的一切,更是直接哆嗦了身子,整个人似乎变得十分的害怕……以及痛苦。

只见她尖叫了一声,随后便猛然跳起,暴长的指甲直接插入了光滑的岩石当中,疯狂地往上爬去。

然而,当她才爬上了大约十米的距离,从岩石当中,便猛然有什么射出……一根根黑色的物体,直接将她的身体刺穿,随后……吸干!

在尖叫声当中,她从活着到死亡,也不过数秒之间……一道干枯的尸体,随后直接滑落下来。

“这到底是什么……”玛丽亚失声尖叫。

“失落的獠牙。”

回答的是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上方,一双巨大的蝠翼缓缓拍动着,然后降落下来。

男性的吸血鬼……然后他的双手,正抱着一名少女:米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