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五章 【灾祸】(8)

第六十五章 【灾祸】(8)

渐渐地,有一些身影从城堡下方的大裂缝中艰难地沿着峭壁爬着上来——他们赫然是那些在黄金龙大肆破坏之时,运输装置受到破坏而坠落的押送队伍的吸血鬼,以及部分的【农作物】。

“快点,过来帮忙!回收【农作物】!”

有吸血鬼在指挥着这里的救援工作。

库洛洛亚与黄金龙最后大动静的【激战】结束之后,黄金龙便消失不见……而代理大公拜勒岗似乎并没有追击,甚至搜索的打算,此时正在面见着狼人族的传奇英雄库洛洛亚。

现如今就连代理大公身边的助手巴兹比也不见踪影,此时便由好几名的上级贵族联手,暂时处理这里的烂摊子。

“只有这么点【农作物】回收回来了吗?”

破烂的运送装置前,一名上级贵族此时不禁皱起眉头——成功脱险的押送队伍的成员不少,但是这一批的【农作物】却只有一半不到。

【农作物】们更多是在坠落的时候,救援不及,而直接坠入深渊当中的。

“大人,再往下就是警戒线了……我们无法继续深入了。”一名押送队伍的女性吸血鬼此时心有余悸道:“快要到那些东西活跃的时间了……”

“【失落的獠牙】……”上级贵族此时沉吟了会儿,随后摇摇头,挥手道:“记录下来遇害的押送队伍成员的名字吧……你们先把剩余的【农作物】送回去农场。”

说到这里,这位上级贵族顿了顿,随后又道:“留下来两个看着,看看还有没有成功脱险爬上来的。”

一众惊险刚定的押送队伍成员纷纷应允……但,陷入了里面,真的还能再次回来吗?她们心中不免怀疑。

确实有过一次【托瑞朵】氏族征战下方深渊的事件……但那次是因为有【农作物】从里面逃出,并且详细地说明里面的情况。但即便这样,那一次的征讨,氏族内部也是死伤惨重,最后还是代理大公凭借着手中那件强大的武器,才带着族人杀出。

那一次的征讨,虽说带回来了一批逃掉了的【农作物】以及他们的后代,但是与氏族的伤亡闭起来,收益远远低于支出……

“大人……”

此时,一名【农作物】中的少女,惶恐地来到了这些押送队伍的吸血鬼面前,脸上带着悲伤与恐惧,我见犹怜的样子。

“有什么事情吗?”那名押送队伍的头领认出来这少女的名字……这是上级贵族波波奇大人这段时间最为喜欢的【农作物】,已经连续六次都特别点名对方的奉献了,“多妮?”

少女……多妮此时担忧道:“大人,米娜还没有回来……你们能去找找她吗?”

“米娜?”头领愣了愣。

多妮连忙说道:“是的,她是和我一起来的,跟我一个宿舍的……她,她还没有回来。”

“放心吧。”头领露出了温和的神色,安慰着少女道:“我们会有人去下面查看的,如果她没事的话,一定会带回来的……现在,你们先回去【农场】,等好消息,知道吗。”

“好、好的……”多妮点了点头,下意识看向了那仿佛能够吞噬一切的巨大深渊裂缝,不禁打了个寒颤。

随后,生还的部分【农作物】,开始被押送队伍的人,带着飞越了城堡与断崖之间的深渊裂缝,前往【农场】。

……

已然成为废墟的城堡的某处边缘,吸血鬼小姑娘伊丽莎白与钟家的三小姐正默默地看着下方的深渊。

“我…我感觉不到洛邱哥哥他们。”吸血鬼小姑年此时满脸的担忧之色,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下面有一股很邪恶的意志……我靠近不了。”

三小姐此时只好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他们会没事的……忘记了上次在庄园的时候,那个家伙的本事吗?别留在这里了,会引起【托瑞朵】氏族的人的注意的……先离开这里再说。”

显得有些六神无主的吸血鬼小姑娘只好点了点头。

此时,城堡已经无法继续居住……至少在重建回来之前。因此【托瑞朵】氏族的上级贵族,在联合讨论过后之后,便暂时做了一个临时的决定,那就是让族人暂时迁居到【农场】当中。

因为这个提议,几乎所有的上级贵族都直接通过,所以即便是作为代理大公的拜勒岗也无法否决——除非,将【代理】两字去掉,作为真正的【托瑞朵】大公。

显然,拜勒岗并没有去参与这种琐碎的事情当中,甚至随便这些上级贵族们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因为这位代理大公,此时正要处理更加重要的事情:会见百年前大战的传奇英雄:库洛洛亚。

……

……

城堡的一角,尚且能够找出来的一座颇为完整的小楼中,库洛洛亚正透过窗门,打量着外边忙碌得好像是蚂蚁一样的吸血鬼们,沉默不语。

拜勒岗此时则是安静地正坐着……他已经简单地说了一次自己碰见的事情,但他并没有在库洛洛亚的面前,提到过那张得到的黑色卡牌。

“会不会,是黑魂使者。”库洛洛亚此时摸着自己那有些稀疏的头发,直皱眉头道:“当年,我们大部队成功攻入了他们的城堡,一路冲杀到最后面的房间……这路上战况十分混乱,谁无法保证,会有一两个黑魂使者在混乱当中被忽略掉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好。”拜勒岗此时摇了摇头:“库洛洛亚,你仔细回想一下,最后……我们可以真的打败那个拿着黄金巨斧的家伙?”

库洛洛亚沉吟道:“当时的情况太乱了……魔术师协会的精英,基本上是自爆一样的拼命,不惜代价动用了威力强大的禁术式,才将那个强大得不可思议的女人打成飞灰。而我们……”

他朝着拜勒岗看来。

“那家伙也消失了。”拜勒岗则是道:“我们也基本上没有任何的保留,全力一击……那座城堡最后毁于一旦,我们也再没有见到那个家伙。”

库洛洛亚来回地踱步道:“问题是,最后联军在收缴战利品的时候,已经再看不见一个黑魂使者,最后联军甚至将这座城堡连同它所在的地方都毁灭一空,也没有任何的异状……这才默认了胜利了,不是吗?再说,之后的时间里面,除了法雷尔这家伙好想是战后心理问题疯掉了之后,这百年的时间,都相安无事……怎么突然间就?你是不是看错了,拜勒岗?”

拜勒岗却苦笑道:“库洛洛亚,换做是你……当那些家伙再次出现在你面前的瞬间,只要他们没有任何掩饰的打算,只是露出半点的气息,你……会认错吗。”

“不会。”库洛洛亚脸色凝重地摇了摇头,“你能描述你遇见的那对男女的模样吗?我记得你作画很有一套的。”

拜勒岗只是摇了摇头:“事实上,我现在已经回想不起来这对男女的模样……甚至声音。”

“拜勒岗,你……”

库洛洛亚此时脸色微变,直勾勾地看着拜勒岗,好一会儿喉咙才咕咚了一下,“我说,你这货不是在耍我吧?看我这老头子快要死了,所以打算给我来一次践行的派对,然后让人假扮黑魂使者,打算让我最后也能痛痛快快地战一场,最后以战士的身份,了无牵挂地离开之类?我怎么没发现,你原来对我是这么的好啊?这是你的主意,还是大伙瞒着我凑在一起商量的?”

只见此时【托瑞朵】的代理大公轻轻地揉着额头,“说真的,库洛洛亚……我一直都认为,以你的想象力还有写剧本的天赋,造物主让你诞生在狼人族,实在是一个恶作剧。”

“那是!”老英雄此时哈哈大笑道:“这【非人领域】的【天之星】剧场到现在还在演出着我年轻时候写的舞台剧本【紫色生死恋】……这么说来,他们真的卷土重来了吗。”

拜勒岗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几天,我先在这里住下来。”库洛洛亚忽然目无表情地说道。

拜勒岗迟疑了会,才轻声问道:“你…还有多少时间。”

这位传奇老英雄只是笑了笑道:“一年,还是两年?差不多就这样了。这之后,就没有人把你们的糗事写进去剧本了……是不是松了口气啊?”

拜勒岗没对此发表任何的言论,只是站了起来,淡然道:“城堡已经不适合居住了,这几天我会在【农场】那边给你安排一个安静的地方……具体的事情,等他们都到齐了,再做商议吧。”

库洛洛亚倚在墙边掏着耳朵道:“这里就行了,风凉水冷的,景色也好。你们的【农场】膻味太重,我住不习惯。”

“随你。”拜勒岗淡然道:“不过,食物你自己去找,这里不提供普通的食物。”

“哦……我的灵感如同泉水般涌现。”库洛洛亚此时表情夸张地高呼道:“啊!一个葛朗台吸血鬼皇子的形象,已经在我的脑海当中栩栩如生!他或许需要一场男上加男的爱情故事……”

拜勒岗……摔门而去。

见此,库洛洛亚则是微微一笑,看着窗外日光的余晖,忽然从衣服里面掏出来了一支鹅毛笔,还有一卷手札。

鹅毛笔在舌尖上沾了沾,库洛洛亚便打开了手札,开始写着什么。

只听见他低声自语道:“最后……真的会有一战吗。我这一生的结局。”

……

……

“我说…要不,我们不要走太远?”

尸骸枯骨累累,在这巨大的骸骨山中,魔女小姐一边担惊受怕地时刻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一边提出了建议。

其实才离开了【诺曼】所带路去到的藏身地不过百来米的距离。

就好像是【诺曼】所说的,这里曾经是一批从【农场】中出逃的人类所隐居躲藏的地方——除了那个用红龙死后尸骸所打造的居所之外,这路上洛老板也发现了好几座类似的居所。

这些居所一样是藏在了骸骨当中,需要仔细地寻找,才能够找到它们的入口。

“还有二十分钟呢,玛丽亚小姐。”洛邱微微一笑。

笑容总能够给予人安心的感觉……实在是对这样的笑容没什么免疫力的魔女小姐索性叹了口气,然后抬头看了看上方。

在随处可见的神奇藻类的幽光之下,上方裂缝深渊两侧的岩石,似乎渐渐地呈现出来一种相当诡异的暗紫的颜色。

“之前……这些石头也是这种颜色的吗?”玛丽亚下意识问道,“紫色?”

洛邱也接着抬头看了一眼,想了会道:“应该,是红色才对吧。”

“红色?”魔女小姐不由得一愣。

女仆小姐此时则是看着这位魔女小姐,淡然道:“原色混合,这四周的藻类发出的是蓝光呢,玛丽亚·头套小姐。”

能不能把头套去掉……

魔女小姐最终自我选择屏蔽这个怪异的姓氏,“我们还是回去吧……总感觉这周围诡异得有点瘆人……”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只见上方岩壁出,一根根丑陋的藤蔓,开始渐渐地蠕动起来……它们就像是爬行的蛇类般,开始从上方沿着岩壁缓缓地蔓延而下。

再仔细打量的话,会发现这些滕莽又像是血管般,有着规律的自我的收缩和膨胀。

“不是说…还有二十分钟吗?”玛丽亚此时不禁声音都哆嗦了起来。

嘭——!

就在这瞬间,几人身边大约十米处的一堆数米高的骸骨堆处,忽然炸开,只见一根足有二人合包般粗壮的巨大之物,突然从地底处射出……与其说这是藤蔓,倒不如说,这是某种巨大的沙虫!

它的前端部分,赫然有着一个圆形的,布满了尖锐牙齿的口器!

“F*ck!!!”

这瞬间,魔女小姐顾不上女性的矜持,连忙地伸手入衣领内,不断地掏出东西来……但似乎没有找到她认为有用的东西。

女仆小姐则是自然而然地走前了几步,挡在了洛老板的面前,手掌外翻,一束黑色的火焰悄然而出。

“等下。”洛邱此时却忽然轻握着了优夜的手腕。

他说话的同时,却见上方有什么正急速坠落着……好像是一道人影!

刹那间,这道急速坠落的身影,竟是直接撞到了这条巨大的【藤蔓】之上,甚至硬生生地将这条粗壮的【藤蔓】撞到。

轰——!!!

坠落的身影,最后砸入了土地当中,扬起了大片的泥尘,同时波动也让四周的骸骨堆松动,骨头纷纷开始散落下来。

尘埃中,只听见一道咳嗽的声音传出……似乎是,女性的声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