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一章 怨灵

第七十一章 怨灵

持续传来的【咚咚】声,让老板与女仆小姐的手指停了下来的同时,也惊醒了浅睡中的玛丽亚。

【诺曼】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睛,循着声源就看向了居所入口的位置——红龙尸骸的巨口。

“发生了什…什么事情?”玛丽亚连忙站起了身来,“不是说那些东西不会发现这里?”

“好像,并不是那些东西。”洛邱打量了一眼,低声说道:“是别的什么。”

“别的什么……什么?”玛丽亚不禁咽了口吐沫。

此时,【诺曼】却直接朝着那暂时封闭了的入口走去。他的脚步声异常的轻微,仿佛他的重量已经消失不见,如同一道掠过的影子般。

这入口位置,似乎还另有机关的模样,只见【诺曼】在巨口侧边的一颗巨龙牙齿上缓缓转动了一些,便隐约听到了一丝很微弱的声音。

似乎什么变化都没有,然而用来封闭入口的诸多白骨,却忽然松开了一丝……大概半个指头宽的一丝裂缝。

此时,【诺曼】凑前到了这道裂缝之前……当视线已经透过了这一丝裂缝窥见外界一些的瞬间,只见【诺曼】瞬间便将自己的视线移开。

他回过头来,看着里面的众人,神色虽然没多少的变化,但目光似乎带着一丝的疑惑,以及……紧张。

但很快,他便又再一次将视线凑前到了这一丝的裂缝之上。

好久没有说话。

“到…到底外边有什么东西?你……说句话啊?”玛丽亚忍不住低声呼叫了起来。

只见【诺曼】此时却再次缓缓移开自己的视线,然后一步步地后退着……动作一样的静悄无声。

他回到了众人之间,迎上了众人的目光,好一会儿才挤出了声音来道:“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好像是……小孩子。”

“小孩?什么小孩?”魔女小姐不禁一愣。

洛老板此时看向了优夜,女仆小姐会意,便起身直接走向了【诺曼】用来观察外边的位置,开始打量起来。

而此时的尸骸深坑内,依然还是充斥着幽蓝藻类的微光……那些怪异而攻击性极强的藤蔓,此时遍布了每一个地方。

像是蛛网,又像是血管,它们依附在各个尸骸堆处,也在地上漫无目的般地蠕动着……但除了这些东西以外,外边还有数十道小小的身影,在尸骸深坑内,缓缓地走行着。

很小……真的很小。

一道道的,仅有小腿般高的,同时赤裸着的孩子的身影……它们,或是蹒跚地走动着,或是在地上缓缓爬行。

没有说话……甚至没有任何的交流。

这些赤裸的小孩浑身的泥泞,同时脸上则是带着诡异的笑容……它们的眼睛不似是常人,全黑。

“嘻嘻……嘻嘻……”

“嘻嘻嘻嘻,嘻……”

还有那断断续续的,自这些小孩口中发出的笑声……【失落的獠牙】的那些会攻击任何活体的藤蔓,此时好像是视而不见般,任由这一道道小小的身影,在它们的领地当中,爬着,走着……甚至滚动着。

在幽蓝色的微光之下,它们的皮肤像是灰色,又像是灰黑色……或许,它们原本应该是惨白的颜色。

或许是因为女仆小姐太过镇定的关系,以至于玛丽亚在好奇心的驱动下,也渐渐地靠近而来,从一丝小小的裂缝中,也学者窥视外边的一切。

但几乎下一个瞬间,她便直接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的边缘开始了轻微的抽搐起来。

此时,优夜只是随意地看了玛丽亚一眼,便轻挪脚步,回到了主人的身边。

没有像是【诺曼】那本的小心,女仆小姐只是用着平日般的声调道:“应该是一些灵体。”

然后,女仆小姐将自己所看见的给洛邱描述了一遍,才接着说道:“日记上读到过,这里生活的人,曾经将所有变异的后代都杀死了……大概是因为变异的关系,精神力比普通的孩子要强大些,所以死后变成了灵体吧。至于这里的环境……灵体在长期吸收了死亡气息之后,直接变成了怨灵,大致上是这样。”

虽说这是推断的口吻……但女仆小姐的推断,自洛邱遇见她以来,就没有发生过失误的情况。

“原来只是些怨灵。”黄金龙听罢,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对于最后一条的黄金龙来说,虽说不管是正面还是偷袭,都是被东方那条真龙锤爆的份,但除却龙夕若这暴力老太婆之外,法夫纳(娜)还真是没怕过谁——至少【非人领域】中,还没能出现让它见到就吓破胆的。

尽然,会顾忌的也有那么几个便是。

黄金龙失去了兴趣,但洛老板此时却来了兴趣……现在的洛邱,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会让自己感兴趣的瞬间。

行动,甚至在意识思考之前,他已经站起了身来。

但当他正要却观察的时候,却突然发生了一些特发的情况——玛丽亚此时不知道为何一动不动地站在了入口处……好像之前里面的对话也未曾听见般。

忽然,她扭动了脖子……是那种很不协调,并且诡异的扭姿。

她的眼睛,一下子失去了白色的地方……没有说话,玛丽亚忽然间挥动了手握的魔杖——一道类似闪电的电光从魔杖中射出,然后直接炸开了【诺曼】用来堵住入口的骸骨。

就在玛丽亚出现了这种反常异变,破坏了入口封堵的瞬间,一道身影如闪电般射出——【诺曼】!

他以极快的速度,闪身到了玛丽亚的面前,没有任何的征兆,抬手便是一拳打在了玛丽亚的腹部之上,将她直接击晕在地上。

但也是在这个时候,被破坏了的入口处,瞬间迎来了【失落的獠牙】那宛如触手般的恐怖藤蔓。

从四周生长而来,一瞬间扩散着,霎时便已经长满了整个入口的地方……甚至,【诺曼】此时的双腿,已经让这些藤蔓的须根直接缠上!

他显得相当的果断,手掌挥出……手指指尖变得尖锐的同时,直接将腿下的藤蔓须根思撕开。

但一道尖叫的声音,却从居所内传来……是少女米娜惊恐的叫声!

须根已经入侵到了居所当中,而此时的少女米娜,她的双腿以及腰部以下的地方,都已经缠上了一层蠕动着的藤蔓须根。

【诺曼】的瞳孔在这瞬间瞬间变成了青色,同时微微张开的嘴唇处,吸血鬼的獠牙已经露出——以更快的速度,像是一阵清风掠过。

少女身上的须根瞬间断开,而她已经被抱入了【诺曼】的怀中。

因为需要救援米娜的关系,他自然没有理会已经被击昏在地上的玛丽亚,在他离开的瞬间,须根就已经将玛丽亚整个儿地裹了起来。

倒是法夫纳出手,放了一把龙炎,将入口处的须根烧毁,然后将玛丽亚给提了回来——虽然讨厌女人,但至少不能让自己的读者在自己的面前受到伤害而无动于衷。

女仆小姐却退到了洛邱的身边,低头看着这些步步逼近的藤蔓须根,正要出手之际,黄金龙的手指已经挥动了起来。

鲜红的龙炎瞬间燃烧了起来,将四周的须根尽数烧成了灰烬。

烈焰映红了黄金龙的脸,让它变得更为的鲜艳……火光之中,这位黄金龙轻笑着说道:“没人别怕,我会保护好你的……这些东西,我去去就回!”

——好好地看着我的英姿吧!

说着,法夫纳(娜)便娇笑?了一声,直接冲入口处走出……流火,在它的行走间,直接向四周蔓延而去。

【诺曼】没有说话,只是直接抱起了米娜——这个地方已经被入侵,依然留着只会让自己如同困兽犹斗,他需要离开这个狭窄的空间……至少保证自己的视野。

甚至没有与老板和女仆二人组打招呼,在黄金龙冲出的下一刻,他也十分迅捷地冲出。

洛老板此时看了女仆小姐一眼,随后走到了玛丽亚的身边……正当他快要靠近的时候,原本被【诺曼】所击晕的她,忽然间睁开了眼睛。

依然还是那全黑色的眼睛。

瞬间惊变,玛丽亚睁开眼睛之后,便直接张开了口,喉咙深处所发出的声音,像是蛇的嘶鸣,又像是兽的咆哮……她突然双手伸出,朝着洛邱的脖子掐来!

她快,女仆小姐比她还要更快无数……她甚至双手还没有完全的伸出,便已经直接女仆小姐的五指抓住了额头,然后直接按压了地上……半个脑袋,几乎都要埋入泥土当中。

没有任何的语言,女仆小姐的双眸犹如蓝色的冰晶,扬起了手掌出,一柄黑烟凝聚的十字剑直接闪现。

她在玛丽亚的耳边低语道:“玛丽亚·头套,你是希望,我有正当的理由可以直接…贯穿你的心脏吗。”

却见玛丽亚的目光忽然露出一丝痛苦之色……继而,她发出了惨烈的叫声,一道黑气随即从她的口中冲出……最后,黑色的微粒在空中汇聚。

是一个黑发黑色全瞳,赤裸着身子,大概一两岁大的小男孩,诡异地笑着的模样——而玛丽亚在吐出了这口黑气之后,便又一次昏迷了过去。

此时,这侵入到了玛丽亚体内,支配了她身体破坏了入口的怨灵,一瞬间朝着洛邱飞扑而来。

女仆小姐反手便是将手中的黑焰十字剑射出……这怨灵才扑出的瞬间,就直接被十字剑钉在了红龙骸骨居所的一处肋骨之中。

它好像一切受到这种极刑的生物般,既是痛苦,又是恐惧地疯狂挣扎着。

“玛丽亚小姐没事吧。”

见此,洛老板轻声问了句。

“只是昏迷了过去,另外制止她的时候,断了三条肋骨吧。”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应该没有大碍的……另外,有两条应该是哪位吸血鬼先生的拳击造成的。”

意思是,只是【不小心】弄断了一根的意思……之类?

洛邱嘴唇微张……随后走向了那被钉在了骨头之上的怨灵走去。

它无法挣脱这柄十字剑,同时剑上的火焰正在不断地灼烧着它的全部——这才是它痛苦哀嚎的根源。

洛邱挥了挥手,让十字剑上的火焰停下……或者停止了外泄,只是维持着剑的形状。

因为火焰停止了灼烧的关系,只是被钉着的状态,怨灵似是变得没有这么的痛苦……暂时停下了挣扎。

他来到了这怨灵的面前,直视着它的黑色全瞳,“刚刚,是你在敲门吗。”

它甚至没有眼帘,全黑的眼睛就这样看着……也没有发声。

“这里……是你的家吗。”洛邱又一次轻声问道;“从前。”

它完全安静了下来,脑袋缓缓地左边微微地偏向了右边,又从右边,缓缓偏向了左边,然后,它缓缓地伸出了手来。

它张开口……像是牙牙学语,发出一些语意不明的音节。

洛邱给予了它真实的回应,也伸出了手指。在空中,它小小的手指,最终与洛邱的手指碰触到了一起……洛老板,也就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失落的獠牙】的须根,再一次生长,又一次侵入到了红龙骸骨居所之中。

这一次没有要展现自己英姿的黄金龙——黄金龙此时正在骸骨深坑中肆无忌惮地进攻着——只是从传来的动静就可以轻松猜想得出来。

也没有自称【诺曼】的吸血鬼。

但是有女仆小姐在洛老板的身边。

当洛邱闭上眼睛与眼前这怨灵接触的瞬间,女仆小姐便以不含感情的声音低语道:“不要打扰我的主人。不然,我不介意将你从大地之中挖出,然后送入太阳中焚烧……【Cain】。”

疯狂生长着的根须,此时突然之间开始枯萎了起来……不一会儿,居所内已经生长进来的须根,一下子就变得干裂。

洛邱此时却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向女仆伸出另一手来,笑了笑道:“你也来吧。”

于是女仆小姐展颜一笑,移步到了主人的身边,手指缠了上去,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打开的,是怨灵曾经的,短暂的生命记忆。

而红龙骸骨居所外,黄金龙法夫纳先(小)生(姐)正在为了博美人的芳心一笑而变成了……纵火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