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三章 伪物

第七十三章 伪物

来自老者的回答,让女仆小姐稍微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感知力在主人屏蔽的情况下,她很难针对现阶段的情报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洛老板此时好像很喜欢看到出现了能够让女仆小姐为难,然后露出困惑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松开屏蔽的打算——当然,他自己本身也是这样。

这就好像是情侣之间玩的一个小小的游戏,相互对视着,然后比试谁先忍不住笑出声来,又或者谁忍不住首先眨了眼睛一样。

或许看起来有些浪……但在俱乐部背后那根源赋予了的正真意义上的不死之后,大概也有着浪的资本。

静静地看着女仆小姐脸上少有的深思的微表情,洛邱甚至忍不住想要取出相机来好好留下此时她的模样,但又怕这摆弄相机的时间,就会错过这难得的一瞬间。

还是……让眼睛来记住。

“你……是【Cain】的再生意识?”这是优夜思考之后的给出的问题……她认真地打量着眼前这老者的一切。

这老者倒是点了点头,随后缓缓说道:“原来的我,在穿越次元夹缝的时候,碰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如今的我,几乎失去了那段记忆,只是依稀记得那巨大恐怖的名字……【虚空修罗】。”

“【虚空修罗】?”洛邱若有所思——他倒是碰见过【虚空元魔】之中生物,而俱乐部的黑魂使者的身体再造,基本上也是从这种生物中提炼出来的【异体之源】作为最核心的材料。

“对于【虚空修罗】,现在的我一无所知。”

这老人摇了摇头,“原本的我坠入了这个子世界,比较庆幸的是,这个子世界也有着【我】的传说,因此原本的我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将【我】嵌入到了这个世界的部分历史当中,随后彻底消失。至于现在的我,则是从这部分的历史当中诞生,并且继承了原本的我部分知识与记忆的新生意识。当然……关于与你们之间做过交易的记忆,也继承了下来。想来,这部分的记忆对于【原本的我】来说,也是因为感觉有必要记下,才会特别留下的吧?但【现在的我】并不清楚,【原来的我】在留下它的过程当中,是否有所偏差,又或者说有所隐瞒。”

老人……【Cain】已经说到这里,洛老板便已经明了当中的事情。

眼前的这位【Cain】的再生意识,理论上与南小楠,又或者是24的遭遇有不少相同的地方——甚至,他们都是外子世界的来客。

“你…原来的你,也是在探索世界的尽头吗。”洛邱想到了这些突破了各个子世界极限的个体的终极目标,不禁好奇问道。

老者……如今的【Cain】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

……

弄清楚老者身份的同时,老板与女仆小姐也跟随着他的步伐,深入到了这个山洞的尽头——一间看起来相当简陋的泥屋。

但这里在他们到来之前,已经有了另外的家伙——那些生活在曾经的古人种的后裔——是一名看起来即将待产的女人,以及她的男人。

这对男女此时看见老者的回来,便飞快地迎上前来,向老者进行了道谢……感激万分之后,男人才扶着挺着大肚子的女人离开——由始至终,他们都显示没有看见陌生的房客般。

“我在这段过往当中,是作为类是他们指导者这样的角色。”老者在这对男女离开之后,才微微一笑道:“教导了他们生产,生活,以及一些小知识之类。平时,如果碰到什么困难的话,他们也会来找我。”

洛邱有趣地道:“就像是像村子里面的智者一样的角色。”

“我只是多活了些时间,也多看了些东西。”老者相当随意道:“漫长的时间长河虽然无法让个体原来的智力有所提升,或者就算是提升也相当的微小,但唯有知识是能够一直积累,无穷无尽的。”

“你不好奇我吗。”洛邱冷不丁问道。

自从认出来了女仆小姐的身份之后,现在的【Cain】就没有任何打听另一人——洛邱的倾向,这反倒是让洛邱更刚兴趣了些。

对方只是微微一笑道:“还没有到好奇的时候……对了,我打算招待一下两位,不过需要你们彻底来到这里的【过往】才行,不然我想,我们只剩下交谈。”

其实就像是隔着了荧屏……洛邱与女仆小姐一直都身处在荧屏的前方,而【过往】则是荧屏上的内容——【Cain】则是这个荧屏的本体。

这里的【过往】,其实就是【Cain】所构建出来的一个意识当中的世界——因为是虚构的关系,因此这里与兽皮日记上所描述的尸骸深坑的生活完全不同。

曾经生活在尸骸生坑中的【农场】逃离者的轨迹,与这【荧屏】内的他们的人生轨迹,也已经完全不同。

洛邱没有半点的犹豫,掀起了女仆小姐的手之后,便缓缓走前了一步——这一步就像是突破了一层看不见的膜般,他和女仆小姐已经进入了【荧屏】的世界。

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这段【过往】中,他和女仆小姐已经存在。

似乎已经感觉到了这份存在,如今的【Cain】开始在泥屋之内缓缓地烧水煮茶,“尝一下这些……按照我所继承的【原来的我】的记忆来说,这是来自一方陆地几乎被海洋覆盖的世界的一种珍稀植物的叶子所烘焙的茶叶。当然,它不存在的,不过这里只是意识的世界……所以味道的话,应该可以。”

就在【Cain】开始沏茶的时候,女仆小姐手指微弹,黑色的火焰便在洛老板的眼前幻化出来了几个文字。

【灵魂】,【力量】。

洛邱第一时间就理解了女仆小姐的提示——【力量】,即为曾经的【Cain】所交易的东西,而【灵魂】则是曾经的【Cain】所付出的东西。

但在尚未到齐的顾客账本当中,洛邱并未曾看见过【Cain】的名字——至于那些记录了无数次交易的账本,洛老板也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继续观看,充其量只是有需要的时候查询一番,又或者偶尔想起会随意翻看几页。

与曾经的【Cain】显然已经完成,无论是曾经的【Cain】,还是俱乐部一方,关于双方间的交易已经完结——在曾经的【Cain】因为意外而坠入了这个子世界,最后死亡的时候,它的灵魂就已经借由了契约,自动入账……这大概是在洛邱接受了俱乐部之前的事情。

至于如今的这个【Cain】,与曾经完成了交易的【Cain】,可以说是两个不同的意识个体——如今的这位老者,尽管也有着【Cain】之名,甚至还继承了不少【Cain】的记忆,但它本质上更像是一种不完整的拷贝。

或者说……兴许是曾经的【Cain】,在最后给即将会消散的自己的创造出来的,另外一宗形式的延续……拥有意识,但却没有灵魂的,却又能自主思考的意识体。

洛邱更倾向于将如今的【Cain】看着是一种有着与曾经的【Cain】一样思考模式,部分记忆,然后在这些既定的设定下进行复杂运算的程序……严格来说,如今的【Cain】只是伪物。

他不禁想到了女仆小姐曾经提及过的,某个已经破灭了的子世界所诞生过的【灵魂工程】。

……

尝了口来自别的子世界的茶品之后,洛邱便看了眼躲在了【Cain】身后的那小小的怨灵,小怨灵此时只是怯生生地对视着。

洛老板微微一笑,“对了,老先生你刚说,你与【失落的獠牙】之间,似乎有些不同……你,现在无法控制【失落的獠牙】,对吗。”

如今的【Cain】沉默了半响……似乎是在思考,在判断是否公开自身的情报般,只听见他自言自语道:“根据我所继承的记忆看来,即便不说明什么,你们似乎也有着近乎全知全能的能力……隐瞒并不可取。”

如此这般,洛邱对于如今的【Cain】只是一种有着曾经【Cain】的思考模式,部分记忆,甚至情感的自主演算程序的感觉越发的浓郁起来。

终于,老者点了点头,开口缓缓说道:“【失落的獠牙】,是生活在这上面的吸血鬼们后来的所取的名字。实际上,它只是【原来的我】死后,并没有腐化的身体——严格来说,我虽然继承了【Cain】之名,但实际上更像是它的后代。原本,我也有着【失落的獠牙】的控制权,但是这些时间以来,我所能够控制的部分,已经开始削弱。”

洛邱想了想道:“因为生活在这具身体之上的十三氏族?”

老者点了点头:“我说过,这个世界也有着部分【Cain】的传说……其实,关于【Cain】的传说许多,并非一定是这个世界的十三氏族所认为的始祖……【曾经的我】其实更加愿意承认,自己是亚当与夏娃的第一个孩子,是那个被祂所放逐了的,无法被它人杀死的罪人。”

摇摇头,他似乎不太愿意提起这一部分,“因为这个世界当中【Cain】是吸血鬼始终的原因,在【原本的我】将【Cain】的存在嵌入的时候,它的身体也自动因为世界意志的规则而发生了一些转化……或者说,变成了符合这个世界历史的一种形态的表现方式。嗯……我们,一般来说,将这种转化称之为【世界的不稳定态】。”

“我们?”

他点了点头,“只是一些在探索路上,所遇见的,来自不同世界的同道者,闲暇时候所研究出来的。最开始是一位叫做【阿基米德】的家伙提出来的,然后渐渐就传开了……听说后来他加入了一个规模比较大的探索团体,似乎是叫做【超脱者】吧?”

摇了摇头,老者淡然道:“事实上,【曾经的我】与他也没有真正的见过面,虽然【曾经的我】也曾经收到了这个团体的邀请,但最终并没有加入……其实现在从我的角度看来,或许【原本的我】是应该加入一个团体的,因为也许这样,当【曾经的我】遇见那极大恐怖的时候,就不会出现陨落的危险。”

“当相对地,或许也不会有你的出现。”洛邱却轻声道:“他存在,你将不存在……你会愿意吗。”

老者却淡然道:“听说你们很擅长让对方陷入艰难的选择当中……看来是真的。”

“抱歉,我会注意的。”洛邱歉然说道。

如今的这位【Cain】摇了摇头,并不介意,而是接上了之前的话题,“……十三氏族当中,有一种叫做【圣血】的仪式,通过这个仪式,他们想要唤醒【失落的獠牙】的意识——因为他们认为,始祖并没有死亡,只是沉睡……因为,【失落的獠牙】是活着的,至少,身体还存在活性。”

“他们成功了。”洛邱冷不丁道。

老者叹了口气:“可以这么说吧……长年累月以来,通过【圣血】意识而注入到了【失落的獠牙】当中的无尽鲜血当中,实在蕴含了太多的杂念。这些杂念,有来自十三氏族的吸血鬼们的欲念与希冀,也有被奉献着的憎恨与绝望……最终,所有的杂念糅合成为了一个新生的意识体,它不仅与我一样,共享着【原本的我】的残留,甚至因为是这个世界的原生吸血鬼们所创造的,它甚至要更为符合这个世界拥有传说的【Cain】的形态。嗯,算算时间,十三氏族下一次的【圣血】仪式,差不多又要到了吧?老实说,这种仪式要是再来几次的话,兴许我也将会被它所吞噬……毕竟,比起我,它更为接近这个世界的【不稳定态】。”

“另外一个新生的意识体?”

老者却苦笑道:“在沉睡……也是因为它沉睡的时间,我才稍微能够控制一下如今【失落的獠牙】的身体……大概是实在太接近这个世界传说的关系吧,它也如同吸血鬼般,喜欢进行沉睡,通过沉睡来整合自己当中的那些杂念,让自己变得更加的纯粹一些……基本上,只要我没有表露出与它进行【失落的獠牙】的争夺权,而只是稍微活动一下身体,它是不会理会我的。毕竟……比起它,我实在是太弱了。”

“你,打算就这样一直下去,直到最后,让它变得更加的强大,然后吞噬你吗。”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轻声问道。

【Cain】只是苦笑,“根本没有注意不是……你还是给出我选择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