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四章 施暴者与被施暴者(1)

第七十四章 施暴者与被施暴者(1)

他还是就洛老板的问题而变得沉默了起来。

洛邱显然是不急切的……基本上,每一个给出选择的对象,他同时都会给予最大的耐性。

等待的过程并不漫长。

“你…你们,将能给予我什么帮助。”【Cain】缓缓问道。

“你想要的是什么。”洛邱也轻声问道。

他再一次陷入沉思当中,坐着的他,这时候就好像是一尊亘古以来就存在的雕像般……不动,甚至连脸部的微细表情也没有。

这个【过往】的存在,也因此而变得缓慢了下来……眼前的一切,好像从高像素退化到了低像素,然后在模糊与粗糙了些。

唯有那小怨灵并没有变化……洛邱知道山洞外的尸骸深坑,此时也是一般的情况——除了那些死去的变异孩子化作的怨灵之外,这里的一切都是【Cain】意识当中的一种演算的结果。

当它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思考某个问题的时候,自然就无法顾及到整个【过往】的自然变化。

好久。

【Cain】仿佛一下子有了生气,他抬起了那没有了双眼的脸,面向了洛邱。深陷的眼眶像是黑漆漆的洞,但是洛邱能够看见在这黑洞的深处,有些东西想要发出光芒。

就像是缺失了氧气的火星。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思考,【原本的我】,为什么要促使我的诞生。”【Cain】将双手轻按在了桌子之上。

通过这样的触摸,四周模糊的一切渐渐又恢复了清晰起来。

“我想,它或许是希望我能够继承它的遗志。”【Cain】停了停,似乎是在斟酌着更为合理的用词,“或许,是从我继承了这部分的记忆当中,早早就潜藏了的某个指令……它希望我去完成它还没有完成的事情。”

“探索吗。”洛邱点了点头。

【Cain】也是点了点头,随后指着自己的脑袋道:“我这里所储存的大部分的知识,都是关于这方面的知识……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多余的事情。事实上,如果不是它留下了【Cain】这个名字给我,或许,即使我诞生了,也不会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事实上,现在的我,又是谁?”

“我一直疑惑着。”【Cain】摇了摇头:“这份疑惑一直让我想要去躲避脑海中诸多知识中蕴含的指令……继而,又有了新的问题萦绕在我的脑中,我……到底是什么。”

“所以,你一直没有离开这里。”洛邱笑了笑道:“你选择了原地不动……选择了停止。”

“停止吗……”【Cain】沉吟了片刻,才点了点头,“或许你应该说我已经诞生出来了怯弱才对的……但我喜欢你的用词,尽然,我确切地说应该是踌躇不前。”

洛邱淡然道:“我们停下,甚至原地踏步,好多时候只是为了等待更好的时机……纵然也许会因为犹豫而不断错过。”

【Cain】却笑了笑,“你不像是一个拥有神秘力量的家伙,更像是人。”

洛邱则是道:“老先生不是说过,时间所积累的是知识,并非智慧……即使因为知识而变得睿智,想来本身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年长者看起来充满了智慧,但不也是有更多的年长者却依然懵懂不知……没有谁规定活得长久的人一定会变得比任何人都聪明,能人所不能。那其实多半都是猜想者本身的一种愿望的投射吧……那么有没有力量,似乎也就没多大的分别了。当然,这只是我目前的看法。”

“你会受到反驳的。”【Cain】笑了笑,“不管是那些已经有了知识的人,还是希望能够变成这样的人的人们……打破一种美好的猜想,等于背刺对方。”

“那就不争论好了。”洛邱笑了笑道:“再说,或许以后我还会推翻现在的这种认为……正如年青的自己会感觉年幼的自己幼稚,而成熟的自己也会觉得年青的自己无知。如果真的觉得羞愧的时候,我想和我普遍的人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大概也是会矢口否认这些的。”

【Cain】没有说话,只是低下了头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小怨灵已经付在了他的腿上,似是已经睡着。

他伸出手来,很是轻柔地顺着这小怨灵的背。

然后他再一次抬起头来,才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继承这些……也不愿意就这样消失。事实上,我对于原初的探索并没有很强烈的愿望,即使拥有,大概也是它所灌输给我的。其实,比起这种虚无缥缈的探索,比起和另外一个新生的【Cain】的意识争夺【失落的獠牙】的控制权,我更喜欢现在的生活。我曾经陷入了很长的一段迷惘的时间,不断的思考以及矛盾开始让我变得不稳定起来,也正是那段时间,才会让另一个【Cain】的新生意识有了成长的空间……其实,在它初初诞生的时候,我完全有能力能够将它销毁的。”

“为什么不这么做。”

“自暴自弃?”【Cain】苦笑道:“或许,感觉它其实更加符合【原本的我】的期待……打个比方,父母如果生下了两兄弟,一个聪明,一个愚笨……我想我应该会是后者,是不被父母所期待的那个,并且还只是会带来麻烦的那个。自然,就会产生了那种,或许家庭没有了愚笨的,会变得更加完美的感觉。”

“你会觉得这其实会是错觉吗。”洛邱好奇问道。

“或许以后会吧……如果有以后的话。”【Cain】用着洛老板的话来回应。

洛邱莞尔一笑,随后正式道:“您的愿望。”

【Cain】揉了揉小怨灵的脑袋,轻声说道:“不知道,它们能否有长大的一天。”

“只限这里吗。”

【Cain】张了张口,随后露出了苦笑,自嘲道:“看来,我应该是没有多少购买力……不过,感谢你并没有因为我的贫穷而视而不见。事实上,我想,我是真的没有可以用来交易的东西……我只是一个伪物而已,按照我所继承的知识看来,似乎并不含有什么价值。”

洛老板没有说话,只是挥手让一卷羊皮卷出现——空白的羊皮卷。

这之后,上面开始一行行地出现着文字……只是文字的出现并非很快,像是写写停停的样子。

优夜知道,这是自己的主人在草拟契约的内容——通常,契约的内容都是根据双方洽谈之后,自动生成的……祭坛会给出最准确的条例。

老板自主地草拟契约内容并非不允许的……只是,当交易量大到了一种程度的时候,自然是自动生成会更为的高效,也能够节省更多的时间。

女仆小姐如今的主人还好,并没有一头扎入海量的交易当中……如果是上一代店主的规模,恐怕单纯草拟契约内容的工作量,就足够让上一任的店主连走神的时间都没有。

“老先生,这是契约的内容,如果你觉得没有问题的话,有没有觉得不满意的地方。”

终于,羊皮卷上的文字彻底停止了出现——洛邱将它放在了【Cain】的面前。

【Cain】失去了双眼,但当他的手掌触摸到这张羊皮卷的时候,他的意识内已经印入了这份契约的内容。

好久,【Cain】才缓缓吁了口气,“我想,它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的优待了……如果,真有这样一天的话,我想,我并不介意。”

说着,他将自己的手掌,直接印在了这份羊皮卷的下方……然后,羊皮卷自燃,随后消失在了空中。

“那么,请稍等片刻。”

洛邱站起了身来,朝着【Cain】含笑点了点头,然后与女仆小姐便从这段【过往】当中离开。

……

返回【现在】的时候,依然还是在这红龙骸骨的居所当中,玛丽亚小姐还是倒在地上……其实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大概只是一瞬。

小怨灵倒是不见了……它已经回到去了它的【过往】当中。

洛老板挥了挥手,让魔女小姐不至于趴在地上,随后便与女仆小姐走出了这红龙骸骨的居所。

上方已经覆盖了藤蔓与须根,如同泥土,将整个尸骸深坑都彻底淹没,只留下了这居所处,一块小小的空间。

洛邱打量了一眼四周,最后目光锁定了一个方向——这之后,女仆小姐便有所察觉。

抬手,挥出黑色的火焰……火鸦像是两只黑色的凤凰,瞬间将在这藤蔓与须根的海洋中烧出了两条长长的通道出来——不久之后,有什么东西从这通道当中滚出。

分别是黄金龙,以及自称为【诺曼】的巴兹比与少女米娜。

他们的身上,都有着不少细微的伤口……依稀能够看见这些伤口处溢出的鲜血。当然,它们的体质各有不同。

黄金龙的伤口几乎瞬间就恢复如初,而【诺曼】则是缓慢了一些……少女的伤口却没有什么变化。

但都并无大碍。

但此时,四周的藤蔓……或者说,此时整个尸骸深坑都开始震荡了起来。

上方,那些盘根错节的藤蔓与须根,开始蠕动,扭曲。它们就好像是线条般……终于,一张巨大的脸,从平面变成了立体,从上方的凸显而出……怒容。

咆哮。

无数的藤蔓此刻变得锐利,成千上万,直接就从这张巨大的【脸】上,开始笔直地刺落下来。

洛邱只是打量对方此时的巨大怒容,脸色平静。

女仆小姐只是在这些尖锐的刺到来的时候,抓起一团黑色的火焰,随手撒出……任何事物都能够点燃的黑焰在触碰到了这些尖刺的瞬间,便直接依附燃烧,随后以告诉蹿升……上方的巨大脸容,一下子让黑色的火焰勾勒得更为的生动。

不得已之下,巨大的脸容只得直接脱落那些燃烧的地方。

大量灰烬,从上方坠落下来,好像是黑色的雪……同时,它发出的怒吼声也越发的恐怖。

“看来,这个家伙虽然也是从【失落的獠牙】中诞生,但并没有继承多少【Cain】的知识……或者说,山洞中的那位,还是有所保留了。”

洛邱点了点头,无所谓的样子。

他此时抬起了头来,看着那巨大的脸容,淡然道:“很抱歉,我们并没有想要打扰你进食的意识……只不过,这样将你叫出来或许比较快些……我们只是受人所托,希望可以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大概来说就是,另外一个【你】,希望从这个身体当中脱离出来,而同时你保证不会对它持有任何伤害或者吞噬的念头。”

没有回应,巨大的脸容只是再次咆哮,这之后从巨脸上,再一次释放出更多的尖锐长刺,与此同时,地上一根根如同长虫般的吸血藤蔓也钻地而出。

如同群魔乱舞般。

洛邱摇摇头,看向女仆小姐,“看来需要让它冷静些,才能更好地商谈……要多久?”

女仆小姐嫣然一笑道:“暴力一些,应该会很快的……请给我十秒的时间,我的主人。”

“超时了的话……”洛邱打趣道:“今晚让我帮你保养一次身体?当然,如果不超时的话……我再让你打扮一次,怎样?”

“呀。”女仆小姐轻笑了一声:“还真是让……人苦恼的选择呢。”

说着,优夜便翻手取出了一只怀表……打开了表盖,然后将它放入了主人的手中,然后轻声道:“那就,从这一秒开始吧。”

秒针开始转动了第一格……女仆小姐并没有行动,只是看着主人的目光。

直到秒针走到了第三格的时候,女仆小姐才缓缓后退着。

第四格,一步。

第五格,两步。

第六格,旋身。

第七格,女仆小姐的手中出现了黑色的旗帜。

第八格,女仆小姐扬起了手中的黑色旗帜,黑色的火莲在四周绽放,整个尸骸深坑内的一切藤蔓都瞬间煅烧成为灰烬了,如同黑雪洒落。

第九格,一道身影从那灰烬中坠落……身上尚且还被黑焰所焚烧着。

第十格……女仆小姐转过身来,那黑色的战旗则是被双手反手握在了身后,只听见她略微躬身前倾,轻启贝齿道:“保养的话……不如等明天吧?”

#########

PS:这个标题只会用两章……真的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