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五章 施暴者也被施暴者(2)

第七十五章 施暴者也被施暴者(2)

为了这个打赌的结果更加具有仪式感一些,在女仆小姐姐将她的战旗收好了之后,洛老板便做了一张卡片出来,交到了她的手中。

类似黑卡一样的材质,但上面并没有俱乐部的印记,有的只是洛邱自己的姓氏……一个简单的【洛】字。

“这是?”女仆小姐显然有些惊讶。

洛老板笑了笑道:“你的奖励啊,持券兑换。无论任何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当燃烧它的时候,我都会完成对你的承诺。”

她直接将这种【洛】字卡贴身收好,轻声道:“这样一来,就更加舍不得用了……好想,收集好多好多这种片,将它们串起来,就好像贝壳做的项链一样。”

洛邱莞尔一笑……仪式感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处理正事。

如今,尸骸深坑内的所有藤蔓已经除去——当然,对于这些生长遍布了整个【非人领域】当中十三氏族领地的【失落的獠牙】来说,仅仅只是【托瑞朵】氏族裂缝之下的尸骸深坑的藤蔓量,显然没有让【失落的獠牙】伤筋动骨的程度。

洛老板与女仆小姐并肩来到了那自黑焰当中坠落的身影之前。

它已经彻底变成了焦炭——至少,从外表看起来是这样的——但很快,这一块黑不溜秋的碳化物就忽然之间裂开。

一位看起来并不算俊美,但相当耐看的赤身青年,如同破茧的飞蛾般,缓缓从这块焦黑物中站起了身来。

这男子有着与【过往】的山洞当中那位【Cain】再生意识六七分相似的模样——不同的只是,眼前的这位显然正直年轻。

一股混乱的气息缓缓散发而出……洛邱从这男子的双眼中看到了许多不同的光芒……而他的瞳孔也像是不断地聚合,然后破灭的气泡般,极为的复杂,像是万花筒。

但显然,他的暴乱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压制——山洞的那位说过,另一道【Cain】的意识体是十三氏族这么多年来无数的祈愿,希望,以及祭品的怨恨等等所汇聚而成。

有点像是泰山事件时候曾经出现过的【龙祸】。

而它平时更多的是在沉睡。

通过沉睡的方式,来让那些杂乱的意识变得纯净——因为包含了太多意识体构成素材的关系,这个因为十三氏族的【圣血】仪式而诞生的意识,就好像是一个人,分裂了许多人格,而这些人格无时无刻都处于清醒的状态般。

当然,唯有作为吸血鬼的本能是共通的——大概只有在进食的时候,它…或者说它们,才会变得比较的安静。

不过,如今也变得比较安静,恐怕是因为感受到了致死的威胁——因此,那些纷乱而又不完全统一的意识,才会在这巨大的危险之下,空前地默契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

安静下来的他,所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是多种声线的重合,从男性到女性的声线。

洛邱笑了笑道:“看来现在可以比较顺利地交谈了……之前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对方皱了皱眉头,目光释放出万分的忌惮,同时皱起了眉头:“你们,是那个家伙请来对付我的?”

“其实我不打算做到对付这一步。”洛邱摇摇头,“对你来说,你拥有比它更强大的,对【失落的獠牙】的支配权,而它只是打算脱离这一切……事实上,或许你们只见可以是两条平行线。”

对方却冷笑了一声,“那家伙比我拥有更多【Cain】的知识,我如果放任它离开我的视线,它一旦要对付我,我会变得十分的被动。而且,它说想要脱离这一切,你就相信了吗?”

洛邱侧头打量道:“多疑的性格,是源自十三氏族当中的哪一支。”

“【诺菲勒】!”对方下意识说道,然后猛然变得惊恐……为何这么简单的给出了答案。

“【诺菲勒】……”洛邱点了点头,接着随手打了个响指,才微笑这道:“现在呢,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对方…这十三氏族的【圣血】仪式所诞生出来的新生意识,一下子就有些不知所措地瞪大了眼睛。

声音……它的意识当中,存在着大量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意志,不同的思维……甚至不同的性格。

它们就像是一锅使用了所有最好的食材,但却通通全部放在一块乱炖,最后形成了的一窝色彩斑斓如同毒蘑菇般的东西。

但此刻,它能够感觉到意识当中的某一种主流的声音消失不见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的感觉,让它不仅愣住当场,“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洛邱道:“我只是,暂时将让你不舒服的某些声音进行了屏蔽。这也是我的提议……我们是受人所托而来的。现在,假如你能答应的话,我们会帮你让你意识当中的那些不协调的地方变得统一起来。这算是一次交易,你感觉如何。”

对方显示沉默,随后露出犹豫之色,最后当脑中各种不同的声音又一次开始响起的时候,它不得不痛苦地按住了自己的脑袋,像是个疯子一样,露出了狰狞之色。

“你更多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现世关于【Cain】的传说作为蓝本而诞生的。”洛邱的声音变得越发的飘渺起来。

声音穿透了它意识当中无数纷乱的意志,直接抵达到了它的本源思想当中,“在我看你,你就是独一无二的个体,你并不需要却继承太多【Cain】原本的的记忆……你也不想要成为下一个的【Cain】。或许,你无法完全承受这份来自【Cain】的记忆,到了最后,它将会覆盖你的现在,成为让你自己也感觉到陌生的自己……你会原因看见吗。”

它咬着牙,好像要咬碎自己的牙齿般,双眼一下子变成的血色的红。

洛邱却继续说道:“即使没有更多【Cain】的知识与记忆,你将完全执掌【失落的獠牙】的事实也不会改变……你,还打算犹豫吗。”

——她是骗你的,不要相信她!

——撕碎她!吸干她的鲜血!你会变得更加的强大!

——可以考虑先答应她!答应她,然后……背叛她!

——我爱上她了!怎么会有这样完美的女性……旁边的那个也是!我要得到她们!

——怎么能亵渎这份美丽呢?她们是应该受到呵护的才对啊!

——鲜血,鲜血,鲜血!

——太美了……这是心动的感觉吗?

——一定要吞噬那个家伙!这样你才是完整的……成为真正的始祖吧!

“别说了啊——!!!!”

终于,在一道响亮的咆哮声之后,它宛如虚脱了吧,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那样的萎靡不振……它喘着气躬着身,却又缓缓地抬起头来,艰难说道:“我答应你们的条件……只要可以解决我的问题,我可以保证,从今之后,再也不打那个家伙的主意!!”

洛邱双手微微张开,笑了笑道:“那实在是太好了,我比较喜欢这种谈判就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

一份羊皮卷此时在它的面前缓缓张开,洛老板用着惯有的声线,缓缓说道:“协议聂荣,我们帮你解决这种意识不协调的麻烦,让你的意识变得统一。但同时,你需要保证永远也不在找另外一股再生意识的麻烦,你可以存在伤害或者吞噬它的念头,但你不能将之付诸行动。”

“我……答应!”它只是飞快地在这份羊皮卷上扫了一眼,“马上!让它们停下来!让它们消失!”

“请不要着急。”

洛邱微微一笑:“内容你既然已经明白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惩罚条例——这份协议是双方的。限制你的同时,也在现在另外一个——你不得真正地伤害它。而它也是一样,在脱离成功之后,可以拥有报复的念头,但不能将报复实现……一旦你们当中的某一方违背了这个原则,那么惩罚将会是……变成比原来更加糟糕的状态。想清楚了,这份协议所拥有的约束力是你无法抵抗的,一旦你签下了,就无法违背它。我将会给你考虑的时间……你希望是多久?”

它此刻只想要停下这种从它诞生以来就一直折磨着它的痛苦……考虑?

考虑……它死死地盯着羊皮卷上的文字——这些文字他每一个都不认识,但每一个的意思它却能够知晓。

“不用考虑了……我,同意!”将手掌直接印在了这份羊皮卷上……它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

打上了印记的羊皮卷开始燃烧,随后消失不见……但它却依然痛苦无比,并没有什么改变……为此,它原本的理性几乎被折磨得彻底崩溃。

“根本没有作用!你在骗我……找死!!啊——!!”

它双眼已经彻底疯狂……只见那些已经被焚烧殆尽的藤蔓,此刻再一次疯狂地从大地当中重生生长而出。

藤蔓再一次群魔乱舞般……可就在这些东西最为活跃的瞬间,它的咆哮声却戈然而止。

整个世界仿佛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它依然用力地抓住自己的脑袋,但脸色却忽然变得茫然。

它微微张开口……一点点地放开自己的双手,感觉世界从未像如今般的宁静过……安静的,它仿佛听见了耳鸣般的声音。

太安静了……前所未有的安静。

意识当中,如今只是存在一种想法……一种完完全全是它自己的想法!它不再感受到那十三氏族融入了鲜血当中的无尽欲望,也听不到来自鲜血的呼唤与崇拜。

它双手缓缓地掩住了自己的脸庞,嘴唇颤抖着,一下子跪倒了在地上……感觉世界从未有过如此一刻的美好。

“感觉如何。”洛邱低声问道。

“好极了。”它下意识说道:“前所未有的……好。”

说着,它一点点站起了身来……没有了那种暴乱的感觉之后,它整体看起来已经有了些不同的地方,“我…到底要怎么感谢你。我…到底要做些什么,才能下你表达我此刻的喜悦。”

“遵守协议的内容就可以了。”洛邱含笑道。

“当然。”它点了点头,“我怎能不遵守呢?它实在是让我变得太好了……你看!”

尸骸深坑此时猛然剧烈地抖动了起来,继而一道巨大的裂缝从中破开——接着,一道巨大的黑影,从这裂缝当中缓缓伸出。

是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它甚至比黄金龙展开本体的时候,还要更为的庞大。

“哦?已经可以自由驱动身体了吗。”洛邱抬头打量了一眼,“可能它说得是真的,比起它来,【失落的獠牙】似乎更加接受你。”

“只是限于无法协调意识内的所有意志,一直无法很好地调动它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而现在……”它微微一笑,双手张开……大地的震动更为的强烈起来。

“你看,这是能够打破世界极限,甚至能够在时空中畅游……不生不灭的力量。虽然,这些年来十三氏族通过【圣血】仪式,仅仅只是恢复了它极少一部分的活性。但我想,只要拥有足够多的强大生灵的鲜血,终有一天,它会恢复到从前那样的强大!”

洛邱随意道:“曾经的【Cain】想要做的是探索原初的尽头,力量如果能够恢复到原来的水平,应该会顺利一些……那么,我就在这里预祝你能够成功。”

它此时却忽然道:“预祝?不不……何不成为我的一部分——在我抵达终点的时候,你们,与我一同分享那无比的喜悦?”

说着,它忽然伸手向……而那从大地中伸出的巨大手掌,此时也做着相同的动作。

手掌实在太过庞大!即便它以极快的速度移动着,但看起来却依然相当的【缓慢】……压下。

见此,女仆小姐目无表情,挥手之间,便是一道黑色的火焰凤凰,直接呼啸着迎向了这只“缓缓”拍下的巨大手掌!

但这只手掌实在太过的庞大……那黑色的火焰凤凰,竟是犹如蚂蚁般,直接在巨大手掌之下熄灭。

女仆小姐略微皱了皱眉头,“【伪永恒不灭体】吗?直接碰上的话,还是第一次……【Cain】曾经买下来的东西。”

说罢,战旗再一次出现在了女仆小姐的手中,与此同时,那一身黑白色的女仆服饰,也在一道道燃烧的黑色火焰流转之后,变成了一件紧身的轻甲。

她此时直接回眸,飞快说道:“工作服的话,还是稍微有点吃力。”

——其实工作服更好看啊……

洛邱并没有说些什么,他只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俱乐部的交易,历来都不乏需要动用到武力方面的事情——有些委托,本质上直接武力解决会更加的高效。

因为存在这种性质的交易项目,所以黑魂使者才会不停地提升自己的能力……若不然,黑魂使者只需要学会更加娴熟地吸引顾客即可。

作为店主出手,不少时候都需要动用到寿命来进行扣除——这时候让黑魂使者代劳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女仆小姐此时选择直接出手,也是基于一向以来俱乐部的处事原则——在交易内容以外的事情,都将有所有的员工代劳。

话虽如此,洛邱却从后抓住了她的手腕。

“主人……这是我的本职。”女仆小姐摇了摇头。

洛邱却突然用力将这一身戎装的女仆小姐直接拉入了怀中,“上一任可能是……但是到了我这里,就不再是……而且,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自己动手的意思。”

女仆小姐还在感受着怀抱中的温度,可是那拍下的巨大手掌,却始终没有停下——甚至,已经危及顶上。

没有自己动手的意思?

她同时不仅微微一怔。

就在此时,巨大手掌下降的速度,似乎突然间缓慢了许多……幽蓝色的裂缝世界当中,那四周的岩壁,以及泥土当中,此时大量的藤蔓延伸,直接缠上了这只巨大手掌,将它牢牢地扯停了下来。

眼前……上方,一道苍老的背影,浮现在了洛老板与女仆小姐的眼前——是【过往】当中,山洞中的那名老者,【失落的獠牙】的第一个再生意识。

“它居然会选择保护我们。”女仆小姐不禁异常的诧异……按理说,作为继承了【Cain】大部分知识与记忆的它,应该十分清楚店铺的能力。

“并不是保护我们。”洛邱摇了摇头,“它想要保护的,只是埋藏在这个深坑之内的东西。”

“那些孩子的骸骨吗……”

洛邱此时却忽然问道:“你真的觉得,它的诞生,是【Cain】对自己的一种延续吗?”

女仆小姐微微皱眉。

洛邱轻声说道:“看着这两股先后诞生的意识体,你觉得像吗……【Cain】最初的传说。”

“施暴者与被施暴者……【Cain】与【Abel】。”女仆小姐心中一动,“它……是【Abel】。”

洛邱笑了笑道:“正确来说,应该是【Cain】记忆当中,被自己杀死的【Abel】。它之所觉得自己并非真的,觉得自己是伪物,是因为,它从来都不是【Cain】。”

……

约壹,3:12:

——不可像【Cain】,他是属那恶者,杀了他的兄弟。

——为什么杀了他呢?

——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兄弟的行为是善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