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四章 若只如初见

第八十四章 若只如初见

裹着浴巾的黄金龙骤然之间,就感觉有什么挡住了自己的去路——本应该大怒的它却在看清楚了挡路者的瞬间……瞬间换了一副见鬼的表情。

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也没有任何的话语……黄金龙在这瞬间掉头就跑——它实在是害怕极了这条东方的真龙,会再一次给自己喂食那种奇怪的药丸。

那种精力无处发泄,好像有什么冲上脑顶,然后再经由微细血管倒流全身,如同火烤般,还有种憋尿的时候排水口被堵塞的致命感,简直销魂入肺。

“哪里跑!”龙夕若举起了拳头,眯起了眼睛。

心中想到的还是辉耀这小鬼了解自己啊……感觉到四周已经施加了类似结界一样的东西之后,神州的真龙就打算好好地松松筋骨了。

在神州的时候实在有太多顾虑,积压了太多压力的神州真龙每次到访西方的【非人领域】的时候,都会有种度假的感觉,然后就直接放飞自己我了。

“老太婆!!作为一名淑女,使用武力会让你无法获得恋情的!要优雅!”

“啊?是吗?老娘都单身几千年了,还在乎这几十年光阴哦?”

“你这样的暴力家伙,哪个雄性敢骑你!”

“能骑我的人还没有出世,不劳你费心……来,最近积累了不少压力,感觉整个儿都不好,让我锤几下。”

“我是减压用的沙包吗!!你这头一辈子嫁不出去的暴力真龙!!我会诅咒你的……诅咒你人老珠黄,脸色变差,孤独终老,变成真的老太婆!!”

“锤到你终极变形术也救不回来好了!”

眼看着面前这神州真龙就如同一个月中大姨妈来的时候还要加班的大龄单身女青年般,浑身散发着不好怨念的模样,黄金龙心中不禁咯噔了一下……这货显然是玩真的!

“死老太婆,你以为我怕你!”

在毁容面前,黄金龙瞬间放弃了优雅和仪态,直接咆哮了一声,真身显现,头顶上的黄金龙角就这样朝着神州的真龙撞了过去。

“这才像点样啊……不要让我太快停下来啊!”

龙夕若狂笑了两声,双手张开,直接就抓住了撞来的龙角,然后双臂猛然用力,在空中就硬生生地将整条的黄金龙直接摔向了大地。

轰隆隆——!

顿时飞沙走石,黄金龙撞击大地时候,大量的碎石就这样冲天而起……见此一幕,带着辉耀塔主的拜托而来的小蝶妖顿时就不好了……怎么劝?

根本就制止不了嘛……

“老太婆!!别打脸!!啊——!!!”

“还来……啊——!!”

“够了!!啊~~”

……

直到地面传来了震荡,同时听见了远处法夫纳的咆哮声之后,辉耀塔主才从走神中清醒了过来。

他下意识皱了皱眉头……却见此时,有一块巨石从天上砸落此处。

眼看着这树下的恬静女子就要被大石砸伤,辉耀塔主几乎想也没有想挥动了手中的魔杖,一道光芒瞬间击中了巨石,让它在还没有落下之后就彻底化成了飞灰。

“小姐,你没事吧。”

辉耀塔主往前轻轻一跃,便出现在了树下。

这种动静太大,就算屏蔽了对外的感知,单纯只是普通的感觉也能够轻易地感受到……甚至听见。

洛老板这会儿忍住了窥探前方发生的内容——他和女仆小姐之间的游戏还在,自然不会首先去破坏游戏的规则。

“倒是没事,谢谢你了。”

洛老板微微一笑,然后站起了身来,“不过……你可能误会了,我是男的……因为一点特殊的原因。”

辉耀塔主第一反应是微微张了张口,继而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灵魂的深处忽然破碎了吧……心动的感觉刹那间变成了心塞。

但俗话说人老成精,作为活了一百六十多年的魔术师,作为秘术塔第一塔主的他,在修养上的功夫还是十分的到家。

心塞……到爆炸!

第一塔主大人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来点什么,微笑道:“你是住在附近【农场】当中的吧。”

几乎在对方道出了性别的瞬间,心塞的塔主就很快找到了对应的理由——他是知道吸血鬼氏族的【农场】是怎么运作的,更加清楚吸血鬼们对于【农作物】人设的追求。

大概……这位就是按照某位吸血鬼的特殊需要,而打造出来的【农作物】吧。但只是看着这树下之人,他忽然就明白到,那些氏族吸血鬼们,为什么如此狂热地追求者【农作物】的人设……

“暂时算是吧。”洛老板想了想后,便也不算假地回答了一句,“你呢,你看起来不像是这里的,对吗。”

面前的女……男性此时目光流盼地看来,对于未知事物的好奇,让双眼仿佛蒙上了一层浅薄的星光。

第一塔主此时悄悄地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地避开了这双好奇的双目——他找到了很好掩饰的理由,那就是朝着那混乱来源的方向看去,“嗯,算是因为一些特别的事情,而路过的……不过你放心,骚乱很快就会停下的。”

洛老板若有所思,也朝着那骚乱的源头看去——只是屏蔽了感知之后,心中只是隐约有种熟悉的感觉……而他能够看见的只是一片树影。

快要忍不住了。

他不禁陷入一种矛盾当中,一方面很是想要直接破坏与女仆小姐双方间游戏的规矩,一方面又极力地忍耐着……在忍耐的过程中,所带来的一种煎熬的感觉,却又让他有种甘之如殆的感觉,很是舍不得就这样放弃去细细品味它。

于是就有了极为复杂的一丝表情。

不知不觉地,第一塔主又一次被这样的容颜吸引了过去……好像有某种魔力似的——按理说,虽说一直都在研究魔术术式,而不接触女色,过着如同苦修士般生活的塔主大人,应该不会如此困扰。

但这种如世间珍宝般的恬静自然,只要呆在对方身边就能够安静下来……好像对方能够了解你每一种想法,无比契合你的舒服的感觉,实在是梦幻般的特性。

尽然作为男性,却有种这位过着苦修士生活的塔主大人,年轻时候所曾经有过的,对女性憧憬时候的一切美好的特质……

“你…你有没有想过要离开这个【农场】?”

下意识地,第一塔主问出了一个让自己也感觉到唐突的问题——因为他知道,对于【农作物】来说,是从来不会萌生离开这种念头的……这对于吸血鬼氏族来说,才是合格的【农作物】。

倘若他给【农作物】启蒙了这种念头,就等于是破坏了双方势力之间的一些潜在的规矩……但,好像没有后悔之类的感觉。

“离开这里?”洛老板下意识道:“但是接下来,还没有想好要去什么地方……再说吧。”

……好想开全知啊。

已经萌生了这种念头了吗……那样的话,就不算是破坏规矩了吧?

第一塔主目光一亮——他再次盯着这树下的身影,深深地将这模样印入了脑海当中,随后便飞快地道:“这里太危险了,你还是赶紧离开。”

说着,塔主大人挥了挥手中的魔杖,在洛老板的身边,魔杖的光芒一瞬间变成三道光盾,围在了洛老板的身边。

“这是……”

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自身的防御机制自然毫无反应,洛老板不禁好奇地打量着身边飞舞着的菱形的小小光盾。

辉耀塔主微微一笑道:“这是给你的守护,如果你不愿意的时候,它们会感受到你的想法,然后保护你……记住,任何时候,只要你不愿意的时候,都可以。”

——这样,就算下次被氏族的吸血鬼召唤前往奉献的时候,也应该安全了吧。

人类,某些时候的想法也只是一瞬间的冲动,不会经过深思熟虑……这样的情况,【非人】的身上一样会拥有。

尽管很是心塞,但这位第一塔主却又不愿意让这位树下之人,今后再在吸血鬼的身下……

“这似乎是很贵族的东西……”洛老板眨了眨眼睛,“可是,我真的是男的。”

“我知道。”辉耀塔主随意一笑,他拥有着【非人领域】中近乎最强大的力量,也最为庞大的势力,自然不会在意太多世俗的看法,“……你也不有心理负担。”

忠于本心,不让本心蒙尘,随着自己的感觉而行事……目前正处于这种层次的塔主坦然道:“这并不影响我对你的喜欢……不过,不是异性之间,而只是对美好的追求。到了我们这种程度,肉体反倒是其次,中意的,喜欢的朋友,同伴,其实并不会比恋人一类的要差什么。甚至,比起追求肉体的欢愉,精神世界的契合,更为地让人愉悦。人类之身,什么时候能够脱离低级的需求,才能够真正地认清楚本质。抛开性别,我感觉我们会成为有很多话题的朋友。”

“不着相吗……”

洛老板似乎受到了什么启发般……已经到了想要窥视眼前这金发青年的极限边缘。

一定……是很美丽的灵魂吧。

“这似乎是东方大地上的一种文化中的说话,你也对东方的道家有兴趣吗?”辉耀塔主再次目光一亮。

“是有了解过一些。”洛老板点了点头。

此时,那骚乱的动静好像是停了下来……辉耀往前看了一眼,他分得清楚什么时候要做什么事情,便直接道:“很高兴与你的相遇,期待我们的下一次相见……或许很快的。”

辉耀的身影缓缓浮上了空中,随后挥了挥手,便朝着前方而去——下一秒,就已经消失不见。

最终……还是忍下来了,没有去窥探这金发青年的内在。

某些程度上,洛邱是一种拥有可怕自律的性格……他徐徐地吁了口气,只感觉手腕处的佛珠传来了温热的感觉,很快就抚平了心中的波澜。

……

……

定了定神,辉耀缓缓地从空中降落下来……至于这片大地上的坑坑洼洼,他也只能够当作是没有看见般,只是随意地挥了挥魔杖。

泥土开始涌动起来,很快就将这附近的土地恢复原状。

此时,神州的真龙靠在了一颗岩石上,抽着事后烟……就像是刚刚做完了SPA的大龄未婚高压社畜女青年般,整张脸上都写满了一个【爽】字,容光焕发。

小蝶妖则是低着头,委屈巴巴地看着这位辉耀塔主——显然是因为未能完成叮嘱而感觉到过意不去。

辉耀摆了摆手,让这位小蝶妖不要太过在意,然后才看了一眼此时的法夫纳。

倒在地上的法夫纳,依然还是巨龙之身……只是双眼翻白,咬着舌头,口吐白沫,然后黄金龙的那坚固的龙鳞,也愣是没剩下几块,至于身上更是青黑色的瘀伤连成一片,然后翻到在地上,四肢抽搐……

“还好,还不算…太过过火。”第一塔主此时长长地吁了口气……嗯,没打死真是太好了,他摇了摇头,走到了黄金龙的身前,用魔杖抵住了法夫纳的额头,轻轻点了几下。

龙身开始缩小,最后缩小到了人身的大小——只是这毕竟不是黄金龙原本的变形,所以不能自带衣服。

辉耀塔主看了一眼黄金龙那平坦的私密处,又是叹了口气——为了保护幼年,神州的真龙则是直接打手一挥,捂住了小蝶妖的双眼。

辉耀塔主又用魔杖点了点头,空中楼下了一张长布,将法夫纳的身体裹住,随后叹了口气道:“老师,听说东方有一种断肢重生的魔术,好使吗?”

龙夕若又多瞄了一眼之后,才摇摇头道:“说了多少次,那就做道术……算了。这种道术要靠自己修炼的,这家伙修炼不来。断肢重生的药倒是有些,不过在轩辕宫的宝库,就连我也不好进去伸手就拿。”

辉耀塔主点了点头,“看来只能看看能不能炼制出来六星级以上的再生药剂了……头痛啊,如果能够找到那位七色堇大师的话。”

“你的秘术塔,不是就有两个秘药大师来着?”龙夕若不解问道。

“那两位大师不擅长这种类型的秘药。”辉耀塔主摇摇头,叹气道:“不过也可以试一试……总不能让黄金龙到了这一代就绝后的。这样的话,我也愧对老法夫纳了……”

“行了行了。”神州的真龙真是见不得这种哀叹的样子,“实在不行,我跑一趟轩辕宫就是……这张老脸应该还能使使。”

辉耀直接向神州的真龙执弟子礼,深深一躬。

“行吧,现在就走?”龙夕若直接问道。

辉耀塔主沉吟了片刻,忽然道:“老师,可以请你先带着法夫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吗……我还有点事,想要去找一下【托瑞朵】氏族的代理大公。”

“还有什么事情?”龙夕若怔了怔,随后脸色微变,“等下!你该不会回打算去谈赔偿的事情吧?事先说好,搞破坏的是这个死变/态,和我没关系!”

“赔偿的事情恐怕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商谈下来的……”辉耀只能苦笑道:“只是一点私事……老师放心吧。”

龙夕若沉吟了会儿,便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行吧……不可你可不要去太久。我可不知道这货醒来之后,我能不能忍住。”

说着,神州的真龙便伸出手来,想要去抓法夫纳的手臂,将它提起来。但想了想,便又一脸嫌弃地用布裹住了自己的手,才抓着对方的头发,就这样扯了起来。

“我到前面等你。”龙夕若指了指前方有灯光闪烁的地方……【农场】小镇。

辉耀塔主顿时张了张口。

神州的真龙摆了摆手道:“安啦,我不会搞事的……只是出了身汗,找个地方洗一洗而已……那不是有一栋别墅?”

她指着【农场】小镇边缘处,一栋孤零零的小别墅,诚恳道:“我真的不搞事!”

应该没问题的吧……这点分寸。

最终,第一塔主还是看在当年的情分上,选择了相信——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一样,他是比较容易相信的类型。

……

……

片刻之后。

“主人。”

女仆小姐如影般地出现在洛老板的身后……回来了,自然是因为已经处理好了那洞穴中的东西。

所以洛邱也不明知故问,“刚才好像发生了一点骚乱,回来的时候已经探查过了吗。”

答案是肯定的,他实在太清楚女仆小姐的行动模式了。

“好像是龙小姐,还有翩跹小姐。”女仆小姐微笑道:“似乎和那条黄金龙发生了点冲突。”

“原来是她们也来了。”洛邱只感有趣……同时对于方才骚乱发生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也就释然。

“原因不明。”女仆小姐点了点头,“需要打听吗。”

“不用。”洛老板摇摇头,“感觉……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了,先就这样吧。”

说罢,洛老板便又坐了下来,准备将还没有看完的第二份日记看完。

“这儿的花不错,我想摘点回去。”女仆小姐看着面前的小片花丛,小声说道,“如果能遇见话,翩跹小姐或许会喜欢的。”

洛老板闻言便微微一笑:“你好像挺喜欢那孩子。”

“主人不也一样吗。”女仆小姐轻声笑道。

洛老板没有回话,只是随意一笑,然后打开了手札,细细读着。优夜在花丛处坐了下来,散开的裙摆,也好像是这花海中的其中一朵。

她看中了一些奥斯汀月季,微微笑着,然后伸手去摘,月季花渐渐地在她的手中变成了粉白色的花球。

洛老板忽然抬头,看了一眼,轻笑道:“像是新娘一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