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五章 小别墅(1)

第八十五章 小别墅(1)

“你想要做什么?”小别墅的门前,眼看着小蝶妖即将要敲在门上的手指,龙夕若不禁愣了愣。

“敲门啊。”

果然……

龙夕若摇摇头,以过来人的模样道:“听着,我们只是在这里暂时等待,没有必要惊动里面的家伙……嗯,这里面好像有点奇怪。”

说着,她用手将小蝶妖拨向身后,然后随手将黄金龙扔在了地上,便试探性地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吱——!

入口处的玄关昏暗,但走廊的前方某个位置隐约透着光芒……神州的真龙打量了一眼之后,沉吟了下,便直接走入了其中。

“龙姐姐!你没有脱鞋子!”

别看这语气很重,其实说话的声音只是气声……回头看着这头大胸蝶一脸煞有介事的模样,神州的真龙便举起了手来,将手指捏成了钻头的姿势……老妈教女脸。

小蝶妖抱头……没有蹲防。

龙夕若随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便是朝着那光源处走去——那是从门缝处传出来的光芒——另外,在快要到那扇透光的门前的时候,龙夕若意外地发现了走廊的天花板上破开了一个很大的洞。

好像是被什么直接撞出去的……为什么总感觉这地方到处都散发着黄金龙法夫纳的骚味……另外好像还有种很是特别的香味残留。

这种香水味有点儿熟悉啊……好像是在什么地方感受过?

心中疑惑还没有成团之前,龙夕若侧着头,对着客厅的门轻轻一推。

门扉在余力之下,缓缓地开启着,她看了进去——好一会儿,龙夕若都只是这样站在了客厅的入口处。

实在是等得有些着急的洛翩跹,只好双手提着黄金龙,关好了门,然后一点点地将它拖入了走廊处,来到了神州真龙的身边,轻声叫道:“龙姐姐?”

龙夕若只是指了指客厅内。小蝶妖下意识望进,却见客厅处十分的明亮,是几十年前的欧式老风格……然后,看见了一名女子睡在了地毯之上。

正确来说,应该是昏倒了在地上。

“这人……是不是受伤了?”

“你会在自己的家里受伤吗?”龙夕若顿时没好气地应了一句。

“会哦!有时候受会磕到头,撞到脚趾什么的。”

于是神州的真龙又一次手指捏成了钻头……老娘教女脸。

……

当小蝶妖正委屈地揉着脑袋的时候,真龙已经走到了这倒地不起的女子身边,将这女子给翻了过来……入眼的就是一双居然不输于蝶妖的可耻之物。

“啧!”

龙夕若瘪了瘪嘴,然后伸出手指探向了这女子的脖子处……并且随手将这女子的衣领稍微拉开了一丝,倒是看见了脖子上有两个小小的伤口。

龙夕若搓了搓下巴,迎向了小蝶妖目光,便想着道:“这女人大概是刚刚被吸血鬼咬过……应该是贫血昏过去了。”

“吸血鬼!”洛翩跹顿时紧张地看着四周。

“应该吸了血之后就离开了……这房子暂时除了这个女的之外,我没感觉到另外的气息。”真龙随口说道:“倒是有一股子的骚味和香水味。”

“香水味?”小蝶妖下意识地耸了耸鼻子,仔细地嗅了几下之后,“真的欸!好像是优夜姐姐的味道哦!”

“吓?”真龙皱了皱眉头,“你说那个像牛皮糖一样整天就知道黏在那奸商身边,卖弄风骚的腹黑女?她怎么会在这里。”

“说得也是……”小蝶妖点了点头,为免再一次受到钻头之苦,自动忽略了神州真龙关于女仆小姐的形容。

只见她此时地上的女子给扶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放了下来,“龙姐姐,我们就在这里等辉耀先生回来吗?”

龙夕若直接道:“这女的看情况有段时间也不会醒来,吸血鬼一般来说进食完之后,都喜欢找个地方瘫着,美名为感受余韵,其实就像磕了药一样,进入了废柴模式,短时间应该也不会再来的……这地方又在【农场】的边缘,想来是可以呆一会的吧……你在这里盯着法夫纳,我在屋子里面转转……总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说着,神州的真龙便念念有词……掌心处,一根金色的绳子缓缓伸出,然后缠在了法夫纳的身上,将它扎了起来,另外双手合十之后然后张开,接着便有什么东西自她的身体为中心散开,遍布在了整个客厅内。

“我在这里下了结界,我没有回来之前,你不要离开这个客厅。”

龙夕若想了想,觉得也是放心不下,随手又将那昏倒的女子给一并扎了起来,“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来,这货要是醒来你觉得吵的话,随便找点什么塞住它的嘴巴。”

“……好的。”

……

……

夜深的时候,【托瑞朵】氏族的城堡,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有价值的,还没有被破坏的,或者还能够修复的艺术品,都已经被清理了出来。

不过看着数量并不少的艺术品都在这次灾难中彻底毁去,不少的吸血鬼们的脸上都有着心痛之色。

这个氏族是十三氏族中最为追求艺术与美的一群……言语间,对于黄金龙的仇恨渐渐提升。

拜勒岗此时在原城堡的东翼检查着……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已经变了形的黄金制的杯子,扫了扫上面的灰尘……最后摇摇头,将这杯子扔回到了地上。

“拜勒岗!”

与此同时,库洛洛亚与秘钢塔主联袂而来……看见秘钢塔主的到来,拜勒岗脸上多少有些久别重逢的味道。

与狼人的库洛洛亚见面就少不免互相挖苦不一样,对着这位秘钢塔主,代理大公拜勒岗显然要客气许多。

“拜勒岗,大致的情况,我已经听库洛洛亚说了。”秘钢塔主直接进入了主题,“我想知道,你召集我们,是不是已经有什么打算。”

“结果等了半天,只有你还有库洛洛亚来了。”拜勒岗摇摇头,“比我想象中的少了好几个。”

“毕竟……太过难以置信。”

秘钢塔主摇摇头,“你应该知道,那已经是百年前的事情。而这百年来,一直风平浪静……关于那些家伙的事情,新生代大部分都不知道的。另外几个家伙,不来可能也只是在观望。”

“我大概知道它们的态度。”拜勒岗摆了摆手,“对了……你有没有将这件事情,告之你们的辉耀塔主?”

“还没有。”秘钢摇头道:“在事情没有确凿证据之前,我不打算引起过度的关注……如果只是虚惊一场的话,我就当只是过来探望曾经的战友。”

“你恐怕要失望了。”拜勒岗苦笑了一声,“这次我碰到的,恐怕比当年的还要恐怖些……在他们其中一个的面前,我甚至连反抗都做不到。”

“百年之后的你?”库洛洛亚不由得直接皱起了眉头。

不像是他,因为年纪大了,身体机能开始减退,实力大幅度削减……吸血鬼这种生物,是年纪越大,力量越强的种类。

谁也不知道,那场大战之后百年,拜勒岗又进化到了什么程度……库洛洛亚冷不丁道:“战后的第一个十年,你就完全有能力成为第十四个大公了吧?”

拜勒岗却淡然道:“百年前,加入联军的队伍如果不是我们,而是大公,兽王,还有辉耀塔主等……你觉得生还率又能提升多少?我们当初是连百分之一也不到的生还率……”

“大概……能有个百分之二十?”库洛洛亚抓了抓脑袋,他不擅长这种数据的推敲,“不过,哪怕百年前确实惨烈的胜利,但是经过百年时间的修养,新生代也已经成长了起来……总体来说,我感觉现在【非人领域】的整体实力,要比百年前才创立不久要强大许多。而且……我们还有【战利品】!”

“你主战?”秘钢塔主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个虽然迟暮,但本质上还是好战的家伙。

“怂就怂,不要用战略性妥协这种好听的话。”库洛洛亚沉声道:“狼人,只有站着面向敌人的战士,没有后退的懦夫。拜勒岗!这次是你发现的,也是你召集的!是战还是什么,说话!”

“真是无比庆幸,当年的指挥不是你。”拜勒岗没好气地摇摇头,“战不战……我想去一趟当初的战场看一眼,之后再决定。”

“战场……”秘钢塔主怔了怔,“还有什么好看的……那个地方战后我们都来来回回探索了十年的时间,什么发现都没有。”

“不……”拜勒岗正色道:“你这个想法,我之前也有过。但是经过今天,我总有种感觉,当年似乎有什么东西,我们是遗忘了的……我有种感觉,再去一次,或许能找到答案。”

库洛洛亚抱着一种半信半疑的态度,沉吟不语。

“你想我们怎么做?”秘钢塔主直接问道。

拜勒岗道:“本来,我是打算和你们一起行动的……不过,我想先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可能要晚点。再给我半天的时间如何?”

库洛洛亚则是冷笑道:“那些家伙都已经再现了,你还有闲情逸致打扫住的地方?”

但你不知道,刚刚死掉了十二个大公……拜勒岗只是淡然地看了这粗鲁的家伙一眼——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种家伙是怎么创造出那么多艺术性极高的剧本,简直不科学!

“行吧。”

秘钢塔主点了点头,“反正战场也被封印了起来,打开封印也需要点时间。那我就与库洛洛亚先行一步,你随后。”

看得出来,这位秘钢塔主是属于行动派——说着的同时,已经将那张可以飞行的毛毯给召唤了出来,并且直接踩了上去,“库洛洛亚!”

“回见……吸血鬼。”

狼人英雄耸了耸肩,便直接跳上了飞毯。

……

一转眼,飞毯已经冲上了半空……看着远去的飞毯,拜勒岗静静地道:“也只是召集了两个,看来我的诚信度还真是受到很严峻的考验啊……”

摇摇头,拜勒岗便又开始在城堡废墟中悠转起来——不久之后,一名吸血鬼上前汇报,说巴兹比成功地从【失落裂缝】中生还,目前已经抵达了【农场】。

“你让他过来见我。”拜勒岗想了想便下达了吩咐。

这名吸血鬼离开之后,拜勒岗则是来到了裂缝的边缘,打量着下方是不见底的地方,陷入了沉思当中——十二大公死亡前说过裂缝中发生了一些变故。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去打听一番……总感觉事情忽然之间就乱作了一麻。

从那个地方的人在现,到黄金龙作乱,再到十二大公的死亡,以及裂缝变故,也不过一天不到的时间……他甚至无法从这么多信息当中,寻找到完整的脉络。

思量之间,拜勒岗忽然感觉到什么……脸色微微一变,随后调整着情绪,缓缓转身。

只见崖边不远处,有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到来……这人影浑身都包裹在微光当中,拜勒岗很难窥见这人影的真容。

但是他很清楚这人影的身份。

拜勒岗缓步上前,“实在是没想过,这里的事情,居然会把你惊动了……那么,辉耀塔主,请问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帮到你的呢。”

这里出现的,赫然是才告别了龙夕若片刻的魔术师协会秘术塔的第一塔主:辉耀。

沐浴在光影中的辉耀塔主,面相这这位氏族代理大公的时候,与面对神州真龙时候便是完全的不同——就如同他在秘术塔之时,是充满了威仪的。

这种打量,就好像是为了将拜勒岗看穿般。

只是这位代理大公脸上毫无波澜,仪态举止并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辉耀塔主便缓缓说道:“关于这次黄金龙法夫纳暴乱的事情,确实是我们协会的监管不力。【托瑞朵】氏族这次的损失,我会派人到来进行核实,之后完全赔偿。”

“能够惊动辉耀塔主,并且亲自前来慰问……赔偿的事情,已经可以忽略了。”拜勒岗微微一笑:“再说,毁坏的只是一些死物,我们也并未真正的人员伤亡……只是黄金龙也在这里失踪了,还望辉耀塔主尽快寻回,以免出现更大的损失。”

“关于这点,你大可以放心。”辉耀塔主淡然道:“法夫纳我已经寻回……我想你们保证,类似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既然有辉耀塔主的承诺,拜勒岗自然心甘情愿接受。”拜勒岗微微一笑:“远来是客,不如请辉耀塔主到【农场】中,我还招待一番。”

“不必了。”辉耀塔主摆了摆手,“我马上就要将法夫纳带回……代我向这次灾难中受伤的【托瑞朵】氏族的成员问好,另外告诉他们,今年他们的停留费用会减半。”

“感激不尽。”

辉耀塔主点了点头,似乎就这样打算离开……只是他并没有就这样离开,这让拜勒岗不禁心中疑惑起来。

只见这位第一塔主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道:“还有一件事情。”

“塔主请说。”

辉耀塔主又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我想向你们的【农场】,讨要其中的一名【农作物】。”

拜勒岗张了张口……【农作物】虽然是氏族的宝贵财产,但面对着【非人领域】中的真正大能,倒不是舍不得送出的程度——事实上,因为氏族【农场】的【农作物】实在太出色的关系,一些有关系的地方大佬,偶尔也会提出这种要求。

他没想到的是,就连秘术塔的第一塔主,也会有这种需求……

“有问题吗。”辉耀塔主淡然说道。

为什么要用这种光影特效加持——自然是因为感觉自己的这种行为,实在是挂不住这种老脸。

“当然不会!”拜勒岗连忙说道:“既然塔主有看中的,自然是我们的荣幸……那么,不知道塔主指名的是【农场】中的哪位?我一定会亲自送到。”

“他……”辉耀塔主张了张口。

尴尬的事情来了——他不知道那树下之人的名字!

居然忘记问了??

“他?”拜勒岗下意识张了张口。

是他——不是她……西方文字中,他和她实在是区分得十分的清楚——他??

辉耀塔主马上摇了摇头,挥了挥手……在拜勒岗的面前,缓缓浮现了另外一道光影——光影渐渐清晰起来,看得出来似乎是女性……至少是女性的打扮。

但是当这道身影即将要完全显现的时候,脸上却蒙上了一层的迷蒙,根本无法窥见任何一丝的模样。

“辉耀塔主,这是?”拜勒岗又一次疑惑起来。

疑惑的不仅仅是这位代理大公……还有这位秘术塔的第一塔主——他居然无法显然这才刚刚见过不过就的树下之人的容貌!

这就尴尬了……但这位塔主毕竟修养功夫到家,便脸不红心不跳地道:“年龄大概是二十一二左右,典型的东方面孔,黑发黑瞳。虽然作为男性,但却是最为理想的女性类型,另外可能对东方的道家文化有所涉猎。”

“还真是……很特别的人设啊。”

辉耀塔主轻咳了一声,道:“我只是与他投缘,有意思想要收他作为我的学生,不要想多。”

“不会想多的……一定。”拜勒岗正色点头。

“这是我的私人联络水晶。”辉耀塔主向这位代理大公扔了一块水晶之后,便原地消失不见。

看着手中的第一塔主的私人联络水晶——听说这玩意【非人领域】中没几个能有啊?

“只不过……【农场】什么时候出现过这种人设来着?”

拜勒岗不禁陷入了深深的疑惑当中。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作为舍监,培育了一个又一个的【农作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