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六章 小别墅(2)

第八十六章 小别墅(2)

【非人领域】,魔术师协会总部。

浮动在高空之上的奥杜因之龙时不时发出不满的低语——那个最恶的骑士,依然还踩在它的身上,同时劫持了剑圣的孙女。

看着下方魔术师协会总部外围着的人群,女巫小姐不禁暗暗乍舌,好奇道:“今天是魔术师协会派米的日子嘛,怎么这么多人?”

当然,她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应……法雷尔只是一双眼睛直接盯着魔术师协会总部的高塔的二百层位置,忽然道:“辉耀不在这里,就连秘钢也不在。”

塔主对外的称号,女巫小姐是知道的——大概【非人领域】中不会存在不知道协会那些塔主称号的家伙了吧。

“你是怎么知道的?”吉莲小姐不禁好奇地问道。

“力量层次到来,自然就能够感觉到了。”法雷尔的发言依然很让这位心灵女巫受到打击……就算和这些百年前的老怪物比起来有所不及,但在新生代中,也自问并不会太差。

哪怕不是出类拔萃,起码也在水准线之上啊……

它们将百年前的大战作为划分点,大战之后成长起来的,统统都称之为新的一代。

剑圣孙女此时忐忑不安地抱着枕头,好几次张口语言却说不出来话来,但隐约地从法雷尔与心灵女巫的交谈中,知道一些事情。

二人提到了百年大战……他们回来之类的说话。

虽说并非那个时代的人,但作为剑圣的孙女,对于百年前的历史也有所涉及……总的来说,是会比普通的新的一代要知道得更加多一些。

好像是……百年之前,作为联军统帅的爷爷,当初所带领的联军所对付的敌人,又一次出现了?

“骑……法雷尔大人。”剑圣孙女这会儿终于将勇气存够了,才小声地说道:“请问,可以让我回家了吗……”

法雷尔回头一打量,剑圣孙女便全身都紧绷了起来,甚至目光都不敢与之对视。

只听见法雷尔道:“你需要继承你爷爷的责任。当初他就是我们的统帅……哪怕你不能胜任统帅,作为他的后代,你也不能退却,辱没了罗兰的剑圣之名。”

“我……”剑圣孙女……莱娅此时抿了抿嘴,声音更小道:“我……我根本没有……”

法雷尔却二话不说闪身上前,挥手就是一掌拍在了莱娅的脸颊上——啪!

大概任谁都想不到,他会突然之间动手朝着这位胖姑娘扇了一巴掌的吧——反正女巫小姐愣是惊得下巴都像是要掉下来似的。

“我不需要怯弱的,更加不需要不自信的。”看着眼前这个捂住脸颊,无助惊恐又委屈的胖姑娘,法雷尔心如钢铁般,“也不在乎你的心情如何,如果另一个你更加适合,那我就会需要另一个你……现在的你,是生是死,是存在还是消失,都没有关系,或者说,请你现在就消失也可以,我需要的只是你的能力。我也不会像一个人生导师一样,去帮助你摆脱什么,请拿出你用剑指着我的时候,那种剑士的气势来。”

这…这么硬核的嘛?

女巫小姐喉咙咕哝了一声,同时心中大骂这老家伙是个疯子。

莱娅深深低着头,抱着等身枕的身子轻轻地颤抖着……倒是奥杜因之龙看不下去,怒道:“老疯子!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好歹顾虑一下莱娅的感受,你知道什么!”

法雷尔淡然道,“我不需要知道什么,全世界每个人都背负着不一样的东西,谁也不是特别的那个。除了小孩,没有谁理所当然地受到照顾。”

“你!!”

“改道!”法雷尔冷哼一声,脚掌微微用力,直接将空中的奥杜因之龙也压下了几分,“去兽人领!”

“我不去!”漆黑之龙此时也是怒气冲冲。

法雷尔二话不说伸手一抓,高空的空气瞬间在他的掌心当中形成了一把空气长剑,直接在龙背上一划而过。

坚固的龙鳞顷刻间破裂,龙背上瞬间出现了一道足足两米长的伤口,皮开肉绽……奥杜因不禁痛苦地嘶吼了一声。

龙的嘶吼,一瞬间就引起了下方人群的注意……可当地上的【非人们】抬头的时候,看见的只是云层中出现的一条气流状的尾巴。

“刚才的……好像是龙吟声?”

“黄金龙又来了??”

“开门!开门!!!我的损失还没有登记!!协会的业务猿!不要逼我去偷你们老婆!!粗来!!”

……

协会总部,二百层。

魔术师协会的秘术塔目前总共有五名的塔主,分别是第一塔主辉耀,赤炎塔主,寒冰塔主,雷霆塔主,以及因为功绩后来升任的秘钢塔主。

此时,因为在会议上吵闹而被第一塔主关了禁闭的赤炎塔主以及寒冰塔主依然还在禁闭当中,第一塔主以及秘钢塔主也不知去向,秘术塔内,也只剩下主持工作的雷霆塔主一人。

说起这位雷霆塔主,他的年纪比起另外四名塔主都要大得多——从现世,到【非人领域】的构建完成,到入住这个领域当中,这位雷霆塔主可谓是见证了魔术师协会这几百年来的兴旺,也经历了协会好几次的内部动荡。

塔主的人员一直都在变动,唯独这位雷霆塔主,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改变过。

巨大的房间中,通过环形的落地花窗,雷霆塔主眺望着外边的夜空,“这声音……似乎是罗兰的那条龙?”

摇摇头……这位久经风雨的雷霆塔主,不知为何总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这可能是高层次【非人】所谓的一种第六感之类的,虚无缥缈的东西。

他看着下方汇聚的受难群众,又不禁头痛起来……处理这些事情,他还不会回去家中,讲睡前小故事哄孙女睡觉。

“这些年轻家伙,真的一点都不体恤老人啊……”雷霆塔主叹了口气,然后挥了挥手,低声道:“给我泡一壶咖啡……谁?”

这位雷霆塔主宝刀未老,一旦感觉到又入侵者的瞬间,就飞快地做出了反应……魔杖从他的衣袖滑落,随后抓在了手中——转身的瞬间,魔杖也直接点出。

一瞬间,雷霆从魔杖中射出,随后化作了雷霆之树般……参差分叉的雷霆,直接覆盖了这房间的每个地方!

雷霆所无法延伸的地方,也很快就出现了!

只见角落处,空降像是塌陷了般,当雷霆之树的树枝延伸到这里的时候,便直接被吸收了进去……随后,四周的空间,开始变得立体了起来。

如同放入了数十道的菱镜般……这些镜子随后破碎,碎片散落。

不过刹那间,雷霆之树就彻底枯萎,而雷霆塔主也不禁因此而倒退了两步。

他脸色微惊,却也稳住此时的心情……看着那空间特异的源头,雷霆塔主显示皱着眉头,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一下子惊变了起来,“你……还没死?”

那散落在地上的镜子随便,忽然间汇聚在这空间特异处……它们聚合着,好像是胡乱地揉成了一团的玻璃渣子般。

接着,一道身影开始浮现。

当这道身影彻底显现的时候……雷霆塔主的目光顿时变得慌乱起来,他连忙提起了手中的魔杖。

但是……光。

一道强光,顷刻间覆盖了整个放光——而这道强光更加是透过了而这里的花窗,射出了塔外,惊动了二百层之下地上的众人。

当塔内的魔术师匆忙地敲开了雷霆塔主的办公室的时候,只见雷霆塔主负手而立,站在了窗前。

“塔主大人,刚才?”

“没什么,我刚想到了一个术式,随手试验了一下而已。”雷霆塔主也没有回头,只是简单地给了一个解释。

“原来如此……”魔术师点点头,也没有怀疑,接着道:“对了,塔主刚才是不是叫我?我似乎听到了您的传音……”

只见雷霆塔主缓缓转过了身来,脸带微笑道:“哦,我想让你帮我冲一壶咖啡来着。”

“好的!我马上去!”

当这位魔术师离开,并且将房间门关上之后,雷霆塔主脸上的笑容才消失不见……他看了看这房间,走过办公桌的时候,伸手在桌子的边缘缓缓扫过。

只见他闭上了眼睛,好像是感受着什么般……低声自语道:“也有些时间,没有回来这里了……”

他缓缓伸出了手来……手中一个光球缓缓从掌心中浮出。

光球震荡着,偶尔会扫过一张愤怒又恐惧的脸庞……雷霆塔主的脸。

……

……

不仅仅将被吸血之后昏迷的女人放在了沙发上,很是勤劳的小蝶妖同时也将被龙姐姐锤得不省人事的黄金龙也放在了沙发上。

在客厅找到了一些水……做惯了护理工作的小蝶妖想了想,就洗了两张抹布,然后开始擦拭着女子与黄金龙的脸庞。

这时候,耳边忽然响起来了龙夕若的声音。

“龙姐姐!”

“这房子我都看过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龙夕若的声音十分的清晰,“对了,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你也过来吧!”

“什么地方呀?”

“一个超大的浴室……水温刚合适,好像是谁特别准备好的——还记得法夫纳这变/态刚才的模样吗?我觉得可能是这货给自己入浴准备的。”

“法夫纳先生住在这里吗?”洛翩跹怔了怔。

“天知道,没准也是鹊巢鸠占……这货别的不怎行,但特别爱美和干净。今天闹了一天,敢情是打爆了人家住的地方不止,还要在这里又吃又拿……管它呢,你过不过来?不过来就在客厅等我一会。”

“喔……等等我!”洛翩跹连忙说道。

雌性……好像都摆脱不了沐浴的诱惑——更很快今日一天确实奔波了好长的时间。

客厅的结界直接开了一个小洞,小蝶妖穿行而过,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龙夕若所说的浴室位置。

打开门进去的时候,只见浴室之中水蒸气环绕……如同小型泳池般的泳池处,龙夕若已经坐在了边缘处,直接泡上了身子,露出了满足的脸容。

“啊……感觉好像活过来了一样。”神州的真龙松了松脖子,随后看着蝶妖道:“愣着干啥,下来啊。”

“喔喔!”

说着,小蝶妖便双手抓住了衣服的底部,然后往上翻出………………最后将叠好的衣服放在了一旁之后,这位小蝶妖才带着欢快的笑声,快走了几步,随后直接跳入了浴池当中。

水花四溅,高兴得像是个孩子一样地在水中欢快地嬉戏了起来。

“真是的,有这么高兴的吗。”龙夕若托着腮,目光倒是温柔了起来。

小蝶妖在水中狗仔式游动起来,闻言道:“因为,这是第一次和龙姐姐一起泡澡啊!在医院的时候,都没有试过。”

神州的真龙啧了一声,“我家医院的浴室只有一个小浴缸真是对不住啊!”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啦!不是……我是说……”

“逗你的,傻丫头。”龙夕若莞尔一笑,随后转过了身去,露出了光滑的背,“过来给我搓一下吧,总感觉最近肩膀有点儿重……我这是也到了被压力折磨的年纪了啊。”

“好的!”

游到了龙夕若的身后,小蝶妖从浴池边的一堆东西中,很轻易就找到了擦背用的毛巾,各种的香波,另外不知道为何还有一个盆子,里面装着的是透明的粘稠液体。

“这是什么?”小蝶妖用手指勾了点儿盆子中的粘稠液体——液体连成了一丝,变成了晶莹的丝线。

趴在池子边缘的真龙看了一眼,便下意识道:“胶原蛋白润滑液吧,风俗洗浴的片子不是经常都有的嘛,涂在身上用的。”

“什么是风俗洗浴的片子哦?”小蝶妖眨了眨眼睛。

“……就是一种另类的按摩疗法的教学视频。”神州真龙脸不红心不跳道:“等你长大些,再教你吧。”

“嗯?”小蝶妖歪着头想了想,手指揉着指尖处滑滑的液体,随后抓了一把,直接涂在了真龙的背上,“是这样的吗?”

凉飕飕的感觉,让这位真龙大人一下子浑身打了个冷颤。

“别抹在我身上啊!”龙夕若浑身不自在地吼了两声,“这玩意是涂在按摩的人身上的!”

“这样吗?”闻言,小蝶妖又抓了一把润滑油,开始抹在了自己的身上……嫩白的肌肤好像是镀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晶般,她尝试这用手搓揉着自己的身体,然后嬉笑道:“哇,滑溜溜的,好有趣哦!龙姐姐你也试一下吧!”

说着,在真龙反应过来之前,小蝶妖便直接抱了上去……颤动着的团子顿时挤压到了一块去了。

一种颇为微妙的感觉再一次让这位真龙打了个冷颤……该说这算是无师自通之类?

“嘻嘻,痒痒的,好舒服……”

“该死……别摸那里!!”

“龙姐姐你是怕痒吗?”

“嗯~~翩跹啊,看来你是忘记了被龙爪手所支配的那种恐惧了啊……得罪了我,你还想跑?!秘技,四十八手!”

“嗯??啾!”

……

“今天的收获不错。”

别墅门前,手捧着一束奥斯汀月季花球的女仆小姐微笑着说道。

门前,洛老板倒是停下了脚步,笑了笑道:“嗯……里面,挺热闹的。”

女仆小姐闻言,仔细一听……没有感知力,但不代表听力减弱听到了那隐约中的声音,女仆小姐小手轻捂着嘴唇,“哎呀,好像…还真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