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九章 捕手

第八十九章 捕手

关于特蕾莎的问题暂时先放到了一边……本来,就不是什么关系者。

龙夕若此时想到的是辉耀的事情——貌似这家伙离开已经有些时间了,按照辉耀的脚程来说,来回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

每多呆一秒都会有多一秒的不自在感觉……神州的真龙暗自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也会陷入这种窘境当中。

本身又不是什么什么都不懂的花季少女,怎么会不知道这会儿自己是怎么回事……只是过不去而已。

诚然真龙并不是那种一直喜欢处于下风的性格。

哼!

不过是单身久了看什么都觉得清秀……出现了错觉而已。

龙夕若定了定神,随后道:“你们,和法夫纳又是什么关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在早前就认识了吧。”

“龙小姐这次是为了米罗酱而来的吗。”洛邱有此一问——尽然已经从女仆小姐早前的说明当中知道,现在黄金龙挺尸的状态,是被真龙揍的。

“米罗酱?”龙夕若不禁怔了怔,“看来你们和这个变/态还真是认识啊……连它的无聊副业都知道。”

洛邱笑了笑道:“大概是缘分吧……世事是很奇妙的,正如我们在这里也遇见龙小姐了。”

神州的真龙顿时瞪了一眼,“谁才和你丫的有缘分!”

洛老板并不在意这种态度,“所以,你们这次来找法夫纳,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龙姐姐这次来,是为了帮法夫纳生孩子的。”小蝶妖闻言,很轻松就把神州真龙这行的目的给卖了。

——中山蝶啊!!

真龙少不免又是瞪了这只蝴蝶一眼,总感觉这货迟早都会被人拐走。

“生…孩子。”

洛老板微微张了张口——当然,他不会往偏的去想,只是觉得这种说法实在是有些微妙。

“别乱想!!”这会儿真龙就淡定不下来……原本已经冷却下来的脸一下子又热了起来。

几乎是脱口而出般,龙夕若瞪着眼道:“我只是欠了一个人情,所以特意过来给黄金龙传宗接代……呸!帮它生孩子……我说的是帮它顺利完成交配……??”

舌头像是打了结,没有捋清楚般——不管哪一种的说法,总是会产生微妙的效果,这会儿的神州的真龙,真真是想要发狂。

洛老板见状,很是有趣地笑了笑,随后道:“听说最后一条的黄金龙处于生育困难的状态,为此魔术师协会也苦恼了很长的时间。龙小姐这次来,是为了解决这个难题的吧。”

“算、算是吧!”

“是已经找到解决的方式了吗。”洛邱顺着问道。

真龙摇摇头,下意识道:“不行,这货原来就有点……怎么说,性别障碍。但这样就算会了,毕竟如果还有雄性本能的话,总有办法的。但我没有想到,这货居然自己把自己切了。”

“那还真是…”洛老板听闻,也是微微张了张口,下意识地看着那位被真龙霸占了位置,扔到了地上的黄金龙。

完蛋了——人家就不过是随便问了一句,这边就什么都自爆出来了……真的是完蛋了。

“是啊,不仅仅没有帮到法夫纳先生,反而还让它暴走了。”小蝶妖此时叹了口气,“总感觉很对不起辉耀先生哦。”

完蛋了……自爆不算,这头中山蝶要继续卖自己了——神州的真龙甚至连阻止都来不及了。

“辉耀……”洛邱此时冷不丁道:“是一位看起很平易近人,手上拿着一根很长魔杖的白袍青年吗。”

洛翩跹好奇问道:“老板,你认识辉耀先生吗?”

洛邱笑了笑道:“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吧……这么说来,龙小姐所谓的还一个人情,就是指这位辉耀先生吗。”

“我的事情,你八卦这么多做什么?”神州的真龙冷哼一声。

洛邱随意道:“因为总是忍不住,想要更多地了解龙小姐您的事情。”

“!!”

呼吸猛然窒了瞬间的神州真龙,此时禁不住微怒道:“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就你不怕你这个女仆找我麻烦?!”

“我倒是无所谓呢。”女仆小姐此时掩嘴轻笑道:“主人能够有感兴趣的事情,会是我很乐意看见的。”

简直就像是陷入了无法脱身的泥沼当中……而且是眼前这主仆二人同时构建出来的旋涡状的泥沼。

这个瞬间,神州的真龙有种好像要被拖到泥沼深处的感觉……又像是一件被人摆在台子上展览的商品一样……这种危险的感觉,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体内的真龙之力开始洗涤她的全身上下,心灵在这股古老力量的加持之后,顿时清空了不少。

她缓缓吁了口气,冷不丁地回击道:“是吗,想要了解我啊?简单啊,那就到我的医院来吧,勉强是可以给你打个折……翩跹,下次看到这倆来挂号的时候,记得搬两张折凳出来,别让人站着等,不礼貌。”

“…哦,好!”小蝶妖下意识应道。

神州的真龙这才有一种这头蝴蝶是龙家的,不是洛家的感觉,顿时欣慰不已。

岂料小蝶妖旋即就道:“可是龙姐姐,医院什么时候有挂号啊?平时不是都没什么病人嘛,不用排队的啦!”

好不容易才在真龙之力的洗涤下平复下来的心情,一下子就又糟糕到了极点—已经对这头中山蝶不报希望的真龙索性没有听见一样,转而看向了洛邱。

“总之,法夫纳我是会带走的。”她淡然道:“你要是打算出手就赶快,就算打不过,我也不回坐以待毙……别磨磨蹭蹭的。”

大有一种视死如归的味道。

“可我从来也没说过要将它留下。”洛邱笑了笑道:“龙小姐如果想要带走它的话,询问的应该不是我的意见,而是它本人的意见才对吧。”

“它敢有什么意……等下,你们的目的不是法夫纳?”龙夕若大感不可思议。

“就目前来说是这样。”洛老板模凌两可道。

神州的真龙顿时沉吟了一番,随后半信半疑地看着……也没看来这奸商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她想了想道:“你们真的不会在背后搞什么花样?”

洛老板不禁好奇问道:“龙小姐,在你看来,我们真的有这么不堪信任吗。我记得,龙小姐也有过使用我们服务的经历才对。”

真龙轻哼一声,“既然你们没打算向法夫纳下手,那自然是最好的……放心,我们在等人,等人到了之后,马上就会离开这里。”

“是在等那会辉耀先生?”洛邱忽然问道。

龙夕若不答话……算是默认了下来。

洛邱这会儿却接着说道:“要是那样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恐怕会有些阻滞了……那位辉耀先生,似乎是碰到麻烦。”

“怎么回事?”神州的真龙眉头轻皱。

洛邱朝着身前摆了摆了手……一道半人高的光屏,缓缓地在沙发区外开始延伸了出来:曲面屏。

已经在与女仆小姐的游戏中输了的洛老板,自然就没打算继续屏蔽自己的感知……就像重新打开了社交软件一样,那些接收但并没有提示的各种各样的信息,直接就刷屏而来。

……

当光影屏幕完全展开成为一个半圆的时候,看着屏幕上所出现的景象,小蝶妖一下子就惊呼道:“是辉耀先生!”

“这怎么回事?!”看着这屏幕中,辉耀的身体似乎是受到了某种禁锢……他似乎正在与什么人对对峙的模样,龙夕若一下子就大皱了眉头起来。

洛邱手指敲了敲,屏幕上的影响瞬间进行了分屏。

她们不仅仅看到向辉耀动手的人,甚至还能够看见一些魔术师协会总部当中正在发生的事情。

“这位辉耀先生,似乎是碰到曾经的仇家。”洛老板心念一动,屏幕上【雷霆塔主】的模样开始放大了些。

“这是雷霆,也是塔主之一……他应该不会对辉耀动手的。”

“恐怕这位老先生并不是龙小姐你认识的那位雷霆塔主。”洛邱随后道:“这位辉耀先生,将他称呼为,亚里斯。”

“亚里斯?!是这家伙?”神州的真龙怔了怔,随后没有说话,只是皱眉想着什么。

“龙姐姐,你也认识吗?”小蝶妖只是看的迷迷糊糊……以及多少有些惊慌。

因为另一组画面上,魔术师协会中,此时所浮现出来的,赫然是血淋淋的景象……一群怪异的生物,正在大肆地屠戮并且撕咬着【非人们】。

并不是这些【非人】不抵抗……而是这群怪异的生物有着恐怖的恢复能力,哪怕被炸得仅仅只剩下头颅,也能飞快地再次通过细胞分裂恢复,让人始料不及。

更何况这些怪异生物直接闯入人群当中——这里面的【非人】会受伤,不少还是因为被误伤导致——而外部区域的【非人】也因此而无法使用更大范围,或者杀伤力太强的力量,便造成了这种凄惨的局面。

甚至,还缺乏了临场可以指挥的人员……几乎是乱作一团。

“亚里斯…是辉耀的第一个老师。”

龙夕若这时候飞快地说道:“辉耀当年是亚里斯门下的学生,后来…发生了些事情,所以才远离了欧洲外出修行。亚里斯不仅仅是辉耀的启蒙老师,更加是在【非人领域】还没有构建完成,魔术师协会还在现世驻扎的时候的秘术塔第一塔主。”

“可现在的第一塔主,是辉耀先生?”洛翩跹眨了眨眼睛。

“协会内部曾经发生过内乱…已经是很多年前了。甚至比……”龙夕若说着,忽然看了眼俱乐部的老板与女仆二人组,随后摇摇头道:“当年的内乱最终是辉耀作为胜利者……而亚里斯则是被废掉了魔力之后,进行了流放。当时亚里斯的魔力被废除,我是亲眼看见的,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还能够卷土重来……这些怪物怎么回事?总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龙小姐是真的见过。”洛邱忽然道。

“我见过?”真龙不禁一怔,随后皱了皱眉头,心中一动,“你是说……是那个时候的?”

洛老板点了点头。

“啊!辉耀先生看起来好像很危险的样子!”小蝶妖此时猛然指着屏幕。

此刻,只见辉耀的身上,像是被什么侵蚀着般,神色略带一丝痛苦之色……神州的真龙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是在忌惮雷霆的身体吗?”

没多少沉吟,真龙之力瞬间爆发,一股金色的气流在龙夕若的身上流动,“翩跹,你在这里呆着,不要走开,等我回来!”

眼看着这位神州的真龙就要破开别墅的天花板冲出,洛老板此时冷不丁开口道:“龙小姐,你如果现在赶去,需要多长时间呢?”

刚刚起跳……脚还没有离地的真龙一下子就停了下来,“你想干嘛!”

“需要我送你过去吗。”洛老板提议道:“大概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就可以了。”

“奸商!你居然趁火打劫?!”神州的真龙不可思议地看来。

洛老板摇头道:“真的有这种想法的话,那么我提出的建议,大概会是【需要我们来解决这件事情】吗…之类。放心吧,这次传送,算作是一次免费的体验。我们只是希望龙小姐对我们的服务能够感觉到满意,而且也稍微改变一下对我们的看法。”

若是全速赶往,龙夕若自问应该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抵达——毕竟法夫纳一路发狂一路破坏到这个地方,也只是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非人领域】事实上并不辽阔,【非人们】其实都是挤在这么个小小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生活着。

但即使很短的时间,也有可能发生更多措手不及的情况——很短的时间,显然没有一秒的时间来的更加的稳妥——前提是需要享受对方的免费服务。

虽说是免费,但终究还是借用了对方的力量……这让真龙心中千百个不乐意。

“免费?好啊!免费的午餐我最喜欢了。那还等什么……还不动手?放心,回头我会给你好评的!”

但……至少,在口头上不能输!

“希望龙小姐能顺利解决这件事情。”洛老板挥了挥手,“不过也请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无论碰到什么麻烦事情,只要龙小姐需要的话,我都会出现在您的面前。”

视线交错之后……是双方各自消失在各自的视线之中。

在洛邱消失在视线之中的那个刹那,龙夕若不禁叹了口气……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已经迈入了陷阱当中的猎物,正一点点地落入猎人所设好的套中。

……

下一个瞬间,当神州的真龙出现在魔术师协会总部的广场的瞬间……这位神州的真龙,忽然萌生了一个让自己始料不及的念头。

“说起来…我为什么不让他直接将辉耀传过来???”

好气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