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二章 女孩子主动点怎么了!

第一百零二章 女孩子主动点怎么了!

别墅不仅仅有着相当华丽的浴室——同样也有着相当豪华的洗手间。

从如厕地方门板下方的缝隙处,可以看见略微张开的小腿,以及退到了脚踝处的粉红色的小小衣物……坐在马桶上的小蝶妖此时小嘴微张,露出了舒适的脸容。

“翩跹小姐,今天玩得高兴吗。”

听见门外女仆小姐的声音,小蝶妖愣了愣,然后高兴道:“很高兴哦!大家都在一起!”

“翩跹小姐,看来真的很喜欢大家都在一起呢。”

“因为,都在一起的话,不会更好吗?”她想了想后回道……站起了身来,身体略微前倾,穿好身上唯一的衣物。

嘿咻——!

然后开门,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因为都是女孩子的关系,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女仆小姐这时候只是安静地站在了洗手台处……好像也没有看见她做什么补妆的动作。只见她的手上时正拿着一套衣服。

“优夜姐姐,你是要换衣服吗?”小蝶妖不禁好奇问道。

女仆小姐笑了笑道:“这是给你穿上的。”

“给我?可是?”

女仆小姐捧着衣物走到了洛翩跹的面前,先是开始给她穿上上身的内衣,“一开始也没有说明,不能在中途穿上衣服啊。”

“欸?”小蝶妖怔了怔,随后一拍自己的额头,“这样一想,好像也是……”

确实是没有这方面的说明……但因为惯性的思维,所以就不曾往这个方向好好仔细地去思考。

上身的内衣很快就已经穿上,女仆小姐双手在小蝶妖的胸前柔柔地托了几下,似是在做最后的调整般,忽然道:“好像,比上次稍微又长大了一些。”

她刷一下地脸色变红,不好意思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女仆小姐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只是又给她穿上了贴身的衣服,细心地整理着……她忽然问道:“翩跹小姐,你有兴趣到我们店里住下吗。”

“嗯??”小蝶妖猛然抬起头来,迎向了女仆小姐的目光,下意识问道:“到你们那里,住、住下?”

女仆小姐含笑点头,轻声道:“对啊,因为平时会显得很空旷的样子,而且平日的工作也挺繁忙的,想着如果有个能帮忙的人就好了……而且,还能一直和我的主人在一起呢。”

跟老板……在一起。

小蝶妖不禁露出了憧憬的神色。

“要来吗。”女仆小姐再次问道。

洛翩跹想了想,后摇了摇头,“还是不用了,其实我现在在龙姐姐那里也挺好的。再说,如果我走了,医院就没有人帮忙啦……龙姐姐平时都不怎么打扫,有时候呢,药房也会乱糟糟的。还有哦,她经常都吃垃圾食品,虽然说对她的身体没什么影响,但总感觉不好。”

“只是这样吗。”女仆小姐不禁笑了笑,“只是这些的话,其实能很好解决的……作为交换的话,完全能够给龙小姐配置一个很好使用的仆人呢。”

洛翩跹道:“其实……总感觉如果我走了的话,龙姐姐自己一个,会很孤单的。所以……虽然真的很想也到优夜姐姐那里,但我还是……”

“我明白了。”

女仆小姐将对方轻轻拥着,“真是个好孩子,如果以后能够一直存有这种为人着想的心的话,我想我的主人,一定会更加喜欢你的。”

她露出了迷醉的声色,呢喃道:“姐姐,你身上的味道,好香啊……”

女仆小姐声音更低了点,“以后如果想清楚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今日的邀请,会一直有效。”

总感觉,好想好想就这样答应了下来……

她闭上了眼睛,想着此时如果能睡着就好了……跟在老板的身边吗?

……

……

龙夕若独自地坐在了沙发上——因为中场休息的关系。

那少女米娜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在了……反正她也没太过在意。

神州的真龙此时看着庭院处,似乎正想着什么想得出神了……然后,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盖在了身上。

她不禁一怔,随后打了个冷颤……第一个本能反应是,怎么突然就被近身?

但看着披在身上的,是自己本来的衣服,她才愕然地仰起头来——看见的那个总是扰乱自己思想的奸商。

“我不会说谢谢的。”神州的真龙语气不怎么的友善。

洛老板随意地道:“不用在意,虽然是游戏,但之前也没有说过不允许把衣服穿上这种规矩。这个时候,我想优夜也应该会给翩跹小姐穿上衣服的。”

神州的真龙顿时愣了愣,随后张大了嘴巴……还有这种操作!!

洛老板此时忍俊不禁地笑了笑。

神州真龙不禁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有这么好笑吗?”

洛邱却摇了摇头,轻声道:“只是觉得,龙小姐真是一位很正直的人……比谁都要遵守规矩。虽然一直都处于输的状态,但是一直克制住没有使用任何的能力……甚至一点超出常人的判断力,记忆力之类的,也统统没有使用。单纯地只是,以普通人的状态在玩这个游戏。”

真龙不爽地冷哼一声,“你们不也一样?”

洛老板眨了眨眼睛道:“龙小姐没有发现了。”

“发现什么?”

洛老板笑了笑道:“所有的牌,都让优夜做过了标记的……扑克牌是她准备的,每一张牌上面,都粘上了不同味道的香水。所以从一开始,所有的牌局都在她的操控之下。”

艹!!!

神州的真龙顿时额头青根微跳……这个心机女!!!坏得很!

我就知道!!

神州真龙忍不住轻轻颤抖着……那是频临发狂的边缘。

“但即使是这样,龙小姐也一直忍耐着,一直遵守者规则。”洛老板微笑道:“虽然看起来好像很傻,但却让人不得不打从心底喜欢这种……善良。”

怦怦——!

微热。

……

她不禁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直视着洛邱的双眼:“你…总是这样的吗…总是,总是会莫名其妙,就对别人…别人好。”

洛老板缓缓坐了下来,学着她的样子看着窗外,先没有说话,好像是是在想着什么……神州的真龙皱了皱眉头,就这样看着他的侧脸。

好像,也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打量着着他的侧脸……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来着。

仿佛已经过去了很久……

“我其实……”

洛邱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其实不久之前,甚至都不知道怎么与人接触,或者说,失去了和别人接触的能力,只是将自己困在了一个很小很小的世界当中……后来,学会了重新与人交谈以后,就会想着,如果自己对别人好一些的话,别人,是否也会对自己好点。”

龙夕若张了张口:“你…你怎么,突然说这些。”

“为了回应龙小姐的问题。”

洛老板回头看着她的双眼,“龙小姐应该能够明白的吧,我这份工作的本质。我总是,忍不住想要接近你,即便是这次也是一样……毫无疑问地,我是想要得到你的。”

得到……

她唰一下地心脏怦怦跳了两下,随后目光睁大了些。

与此同时,感觉心中也正堵得发慌……她不禁神色复杂道:“得到我…我的的灵魂?”

——不要肯定的回答……不要。

——尽管从一开始就应该知道是这样……但偏偏不愿意去这样想的啊……

——不要肯定的回答……

“对。”

是……肯定的回答。

——忍住……

……

真龙目光瞬间黯然,然后用着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强硬还是脆弱的声音缓缓说道,“终于……要露出狐狸尾巴了吗……”

洛老板坦然道:“每一次的遇见,每一次的靠近,都好想亲手地将它捧起。实在是太漂亮了,就好像能为我带来永不退色的颜色一样……龙小姐,知道红绿色盲?”

她偏过头去,抿着唇道:“谁不知道……”

“当他们带上了特制的眼镜,当色彩在他们面前第一次恢复到正常的那个瞬间。”洛邱依然看着她,“就是我看到你的瞬间。”

“真是谢谢啊。”龙夕若心中堵得更加的难受,“……这么高的评价。”

“所以,有些时候,我会选择离开。”洛老板再次看向了窗外,“因为总感觉会有一天,会有无法完全克制住这种冲动的时候。”

总感觉他此时看着的是远方……很远很远的地方,看着的是别的什么。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洛邱想了想道:“我想,如果龙小姐更加清楚我的想法的话,那就可能不会因为我的一些话和一些举动,而感到太过的困扰。我只是…带着一些目的性。”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

她嘴唇微微一动,右眼角处猛一下地有一颗泪水不知所措地滑了下来……终究没能忍住。

——好痛……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疼痛。

“不觉得,会很残忍吗,这些话……”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偏开了视线,“……这样的话。”

洛邱取出手帕,递了过去。

神州的真龙猛然挥手拍去,“不要你这种假惺惺的东西……反正,也只是想要得到我…的灵魂,才会对我好的,不是吗。”

看着被拍跌落在地上的手帕,洛老板起身去捡了起来,低着头,落幕道:“也是……一直以来。”

没有痛苦,没有怨恨,就这样安静地站着……如同一具空壳似的。

看着这样的他……这样的落幕的他,神州的真龙心中堵得宛如窒息般。

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颤声道:“你…你原来,没有……心。”

“可能吧。”洛邱缓缓吁了口气,“自从,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成为了店主以来,这种东西…好像就已经消失了。不过原本,我们就很难界定是所谓心的存在……一切的思想不过只是精神的活动。”

洛邱又恢复成为了安静的模样,微笑着道:“我想,现在我的一切反应,行为应该都只是理性分析下对状况的处理以及判断的一种表达形式……大概就是,觉得这样会比较好而这样去做,而不是下意识地就这样去做……真的很卑劣的吧。”

犹如上千,上万的利剑穿心般的刺痛……

眼前的他,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卷入般,刹那之间,她似乎看见了无尽的很暗,不断地侵蚀着这具略显得单薄的身体。

好像是正有一双手,从背后拥抱着他……将他拖入一扇虚无的门。

刺痛,刺痛,刺痛,刺痛。

神州的真龙颤声道:“你…为什么要向我坦白这些事情……也是所谓的理性认为?”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洛邱摇了摇头:“人会有很难分辨自己某个行为当中具体含义的时候,甚至没有更多的思考就已经做出了行为。我想,我现在做的事情,大概也在这个范畴……作为人的一些东西,我一直都希望能保留下来。但是……或许现在做的事情,本身也仅仅只是理性思考之后的结果,它甚至让我觉得,我自己其实还保留着一些人的特质,从而让我像你说明这些,然后跟进一步,让我认为反抗,或许是有效果的……错觉。”

——你……在反抗什么?

缓缓吁了口气,洛老板此时微笑道:“好像是聊了一些不找边际的事情……不过,想来龙小姐应该很清楚我的意图了,那么在今后的相处中,您应该会更加仔细地思考着,是否继续应该启动与我的交易……多少,会有些警戒心的了。”

神州的真龙此时低着头,没有说话。

洛老板默默地看着她。

“如果说,这都是所谓的理性支配下的模拟反应……”她忽然抬起头来,“不会很矛盾吗?既然想要得到的是我的灵魂,那么就一直对我好,扰乱我……甚至让我…让我爱上你,不就好了?会很容易得手的吧?反正……不都是这样吗?从一开始…就被你玩弄在鼓掌之中。”

“我从来没有玩弄的意思。”洛邱摇了摇头。

“所以我才说这很不正常啊!”

神州的真龙猛然冲到了洛邱的面前,死死地盯着他的双眼,“既然要利益最大化,为什么就不能一直…一直欺骗下去!或许我根本不需要这些真话!”

“那些,终究不是真的。”洛邱淡然道。

无法呼吸的痛……

——你…在哭吗,这副平静的外表之下……你那失踪了的心,在躲藏着的地方,有正在哭泣吗。

她从这个青年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无法说明的悲戚……尽管只是一闪而逝。

龙夕若猛然伸手抓住了洛老板的衣领——但这种侵入一瞬间就被防御机制判断为带有危险性。

四周,成千上百的锁链一瞬间射出,将神州的真龙的双手死死缠着……甚至灼烧着她的双手。

只是真龙之力此时疯狂爆发——犹如飞蛾扑火般,她忍受着恐怖的痛楚,硬生生地抓住了洛邱的衣领,将他拉近到了自己的面前。

盖章一样,将自己的嘴唇印了上去……洛老板身后瞬间,仿佛有一扇即将打开的门。

锁链疯狂地收缩起来……勒上了她的脖子,勒着她的身躯。

看着这一幕……大概下一个瞬间,即便是神州真龙的身体,也将会被锁链所绞断的吧……

洛邱下意识地伸手一挥……那即将打开的门悄然地再次关上,好像是不甘心般,隐约传来一丝恐怖之音,但最终缓缓退去。

那绞着真龙的锁链,也一点点地松开,随后消失在空中。

她此时一手推开了洛邱,摸着自己的脖子,弯着腰,痛苦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起来。

“龙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洛邱沉默了会,才皱起眉头问道,“你应该有体会的,没有说明地靠近我,会很危险的。”

“放心,这种程度,我还死不了!”她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但体内的真龙之力,已经一瞬间消耗到了谷底般。

明明只是那么短暂的抵抗,就已经……

但……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咬着牙道:“既然你认为不是真的……那就将它变成真的好了!”

“龙小姐?”

“你刚才不是说,只是成为了店主不久。”她再次走向洛邱,“你的心,也是从那时候消失不见的?”

洛邱沉默不语。

龙夕若再次将手伸向了洛邱……这次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地方,看来是被洛老板限制住了绝对防御。

她的掌心,直接按在了洛邱的心脏为止……好像是为了感受这里是否真的没有心跳般。“我知道百年前【非人领域】与你们曾经有过大战……那个店主不是你!也就是说,你们存在更换店主的方式!没有心怎么了!找回来不就行了!?”

“找回来……”洛邱却是苦笑。

她可不曾知道眼前这个青年有过这么的努力,但却并不打算去想……如今只是有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不管了!

——不想管了……

“你给我听好了!我龙夕若生平第一次看上的男人,别想我这样轻易就放手!老娘我这几千年来第一次被撩成这样,是你打算随便说几句好听的,然后给我发张好人卡就能打发了的?!”

“龙小姐,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闭嘴!我还没有说完!!”神州的真龙此时怒道,“姓洛的!你给听清楚了!我不管你是什么破店主,也不管你背后的是什么……我发誓,一定会将你从它手上解放出来……一定会将你抢到手,做我的男人,每天给我洗菜做饭!!有本事,你就在我成功之前,将我的灵魂收走!!不然,你就等着乖乖做我的男人好了!!!”

竟然是超霸气的宣言。

洛老板不禁微微张了张口,好像……不应该是这种发展才对的啊?

他沉默了会儿,才摇摇头道:“我对你,没有恋爱的意思。”

“是因为那个心机女仆吧?”

洛邱怔了怔……不是啊?

是本来就没有……

神州的真龙此时已经破罐子破摔似的,“你是觉得我比不上?但你又怎么知道,你这么喜欢她,背后不是因为这家破店在影响你?现在说什么都不算数!等你什么时候从它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之后,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是不是那心机女不可!反正我有的是时间,等得起!一千年,两千年,一万年,老娘都耗得起!!”

——已经快不行了……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一样。

此时的神州真龙大脑像是炸裂了般,狠狠地跺了跺脚之后,“女人主动点怎么了!!”

洛邱不禁皱了皱眉道:“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或许,刚才我和你的那些话,也有可能只是在理性的思考下做出的行动,目的只是为了让你同情我,让你心痛,继而引导你做出这种决定……从而,最终陷落在我的手上。”

“哪来这么多的废话!”神州的真龙瞪了一眼,“所有事情都要考虑来考虑去的,我活了这么多年,老早就过了算计这样算计那样的年纪……想要做回人的话,那就别带脑子啊,想做就完事了!!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什么事情都得考虑清楚,自以为看透了世情,明明人生也才过了一半都不到,却还要故作圆滑,什么都用世态炎凉作为借口,弄得自己好像是看破红尘的老和尚一样,这个世界才变得复杂的好不好!明明就只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小屁孩而已……古时候的人,哪有你们这么的道道!你们,活着就不累的吗!?”

洛邱似想要说些什么,最终笑了笑,轻声道:“龙小姐……要不,你先把衣服穿上吧。”

——好想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