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五章 踪影

第一百零五章 踪影

她不得不让自己去思考更多关于俱乐部的事情……在逃离了客厅之后。

或许应该找辉耀问一问,【非人领域】百年前与俱乐部大战的所有事情……应该还保留着当时所有的资料才对,或许能够发现一些端倪。

既然上一任能够更换现在的奸……更换成他的话。

“辉耀这小鬼,到底搞什么去了……”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窗外一闪而过。

神州的真龙下意识看向了走廊的窗外,随后皱了皱眉头,“这是……”

……

……

客厅内,看着魔女小姐此时急忙忙地双手不停从领口中掏出东西往外扔出,似乎想要寻找着什么,犹如热锅上蚂蚁般的模样,有着一种强烈即视感的洛邱便悄悄打了个响指。

“玛丽亚小姐,您的头套好像是在那里。”他接着指着不远处的一张桌子。

“感谢神!”

她几乎飞扑一样地扑了过后,随后二话不说地将牛皮纸袋直接套上自己的脑袋,“还好没有被七色堇大师看见,不然就惨了……对了,大师呢?她怎么没有跟你在一起?”

“她在准备夜宵……应该差不多了吧。”洛邱笑了笑道。

玛丽亚吁了口气,定了定神之后打算回坐,此时却发现了如同尸体般肢体相当奇怪地躺在墙角处的米罗酱老师,不禁愣了愣,随后急忙忙地跑了过去……作为唯一一个愿意将它扶起的人,艰难地将它托到了沙发上放下。

“看来,真的是发生了很多事情。”玛丽亚摸了摸脖子上的汗水。

随后,她简单地从洛老板的口中了解了一下自己沉睡时间所发生的事情,“这么说来……我们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对吗?而且,特蕾莎还被不明身份的吸血鬼吸了血……”

“玛丽亚小姐无法从特蕾莎小姐的身上知道具体的情况,或者犯人的模样吗。”洛邱忽然问道。

玛丽亚摇摇头,“我们的记忆都是不共享的,只有通过交流才能够知道对方的想法和经历……不过我妹妹并没有什么大碍,大概也就是掉了点血,回头补补就行。”

洛邱想了想道:“可以说说,你和特蕾莎小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模样的吗。”

玛丽亚想了想道:“大概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吧?这个孩子,突然有一天就出现在我身上了。”

“你们,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吗。”

玛丽亚摇头道:“不是……事实上,在我过往的记忆当中,根本没有特蕾莎的存在。我也可以很肯定地说,我是独生女,也不存在家父或者家母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出轨,在外头给我生了一个妹妹的事情——她是真的突然有一天就出现在我的身体里的,或者说,变成了我。”

“那么,在她出现之前,玛丽亚小姐有做过什么,或者遇见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吗。”洛老板想了想,接着问道。

“做过什么……”玛丽亚回忆道:“你要这么说的话,其实我也一直在疑惑,是不是因为那次探险的关系……但事实上,后来我联系了当时探险队的参与者,也似乎只有我才出现了这种情况。”

“什么样的探险活动?”

“也就是去开发了一个古代法老王的墓室而已。”

魔女小姐耸耸肩道:“那个墓室穷得可以,都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们一直到了最后也就发现了一枚戒指,同行的人说这是【鹰头神】的戒指,后来我找了个人来鉴定,那家伙说只是仿制品,没有什么价值。”

“【鹰头神】的戒指……”洛老板心中一动,“是【荷鲁斯之眼】吗。”

“是有这种叫法没错。”玛丽亚倒不是意外洛邱知道这些……毕竟在她看来,这个治愈系的年轻魔术师既然能够作为七色堇大师的伴侣,本身大概也不是什么不学无术的小白脸之类……

“那这枚戒指后来?”

“都说了只是仿制品了。”魔女小姐毫不在意道:“后来随便给卖出去了,是一支也在附近探险的探险队的人,叫什么……什么来着,好像是一个很有名的音乐家的后代来着?想不起来了。”

洛邱道:“发生这件事情,是在出售戒指之后,海华丝出售戒指之前呢。”

“卖出去之后不久吧?”玛丽亚仔细想了想,“应该是离开了埃及,回到了不列颠之后不久……事实上,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我又独自回去了一趟那个古代法老王的墓室,结果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其实我也想过,会不会是那个戒指的关系,或许戒指本身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只是当时没有鉴定出来。可是当时购买戒指的人,已经找不到了。”

“这样……”

洛老板点了点头……当初在机场碰到的那位乔安小姐手持的荷鲁斯之眼,原来是这样来的,“那么,特蕾莎小姐就没有说过,自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吗。”

“她说忘记了。”玛丽亚颇为无奈道:“这孩子好像忘记了许多的事情……甚至连名字也忘记了。特蕾莎这个名字还是我给她改的。这两年时间,想想还真是挺不方便的,她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为了教导她,还推了不少的约会。然后不知不觉就到了这个年纪了啊……”

“但是玛丽亚小姐看起来,好像很在意特蕾莎小姐呢。”洛老板微笑道:“不然,也不会一直允许她与您在共用着时间……看得出来,特蕾莎小姐对于目前自己现世的生活,应该挺满意的。”

“或许吧。”她似乎有些意兴阑珊。

“玛丽亚小姐,能告诉我,当时的法老王的墓室,具体在什么位置吗。”

“倒不是不可以。”玛丽亚眨了眨眼睛道:“但是那个墓室已经搬空了,什么多没有了哦?”

洛邱笑了笑道:“有机会的话,就当作是考古吧。”

魔女小姐耸耸肩,从领口处掏出纸和笔,随手在上面写上了一组数字,“经纬度,可以?”

洛邱点了点头,“最好不过了。”

此时,客厅的门打开,只见小蝶妖首先走了进来,双手捧着托盘,食物的香味缓缓飘来,“老板!可以开吃啦……咦,这位大姐姐醒来?脸上套着的是什么?”

如果进来的只是七色堇大师的话,玛丽亚不觉得有什么——但进来的是……嗯?为什么会多了一个?

“是路上碰到的认识的人。”洛老板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看着眼前这个童颜巨…的甜美系少女,魔女小姐张了张口,好一会儿才看着洛老板,悄悄道:“虽然是不打算怎么问的,不过实在是没能忍住……你为什么总能够碰到认识的人?”

在城堡遇见那两个吸血鬼的女性也是。

“大概,是运气使然吧?”

运气……桃花运麽?

心中略微吐槽了一番……魔女小姐最终摇了摇头,随后相当热情地跑去巴结七色堇大师了,“大师,幸苦了!我来帮你吧。”

女仆小姐只是微微一笑,将手上的食物交给玛丽亚之后,接着缓步来到了自己主人的身边。

才靠近,便已经听到女仆小姐轻声道:“主人身上,好像有龙小姐的味道呢。”

洛老板笑了笑道:“被购买了保密协议了。”

女仆小姐目光转了转,脸上也没有什么太过意外的神情,只是浅笑道:“看来是被针对了。”

“都做了什么好吃的。”洛老板跳过了话题。

优夜的性子历来是这样的……要说她大方也行,要说她天生就对自己有着强大自信心也没关系。

他和她其实都明白……如果不享受一些情侣间的小互动游戏的时候,是不会产生什么矛盾之类的东西。

相互之间的信任程度……唯有更强的,可以更改他和她的记忆的力量出现的时候,才能够打破。

显然……是不存在这种力量。

女仆小姐道:“因为是夜宵的关系,所以准备得清淡一些,做了一些花的料理……翩跹叶小姐也帮了不少忙呢。”

她细心地介绍着那些好似是艺术品般的食品……洛邱如往常一样,很是享受地倾听着——同时再次悄悄连通了祭坛。

——判定。

这次,生命并没有流失去。

看来,上一任并没有在女仆小姐身上做什么手脚。

会知道吗……自己已经解除了部分限制的事情。

洛老板不禁暗自想到……但不管如何,他依然未能感觉到半点潜在的威胁,甚至连不安的感觉也没有。

这却让他不禁觉得有些别扭起来……绝对,是否真的存在。

此时屋外传来了一些嘈杂的声音……好像是从【农场】小镇的内部传出的声音……小镇之中,貌似正发生着什么骚动。

“发…发生了什么事情?”魔女小姐此时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洛老板随手挥了挥——那个被真龙吐槽过的巨大【曲面屏】则是直接展开……将小镇中发生的事情,展示的一览无遗。

“喔,这一手术式使得不错!”玛丽亚怔了怔,但一时间没能看出来,这具体是哪个魔术术式——显然,在魔术师的世界当中,类似的术式并不少。

从这位治愈系的小弟弟一瞬间就将她那块高浓度的秘晶的魔力完全抽取的时候,玛丽亚就知道,这个小弟弟的实力远比想象的强大,因此当【曲面屏】出现的时候,并没有太过的惊讶。

“他们…这是要在做什么?”

小镇内部的显影中,只见【托瑞朵】氏族的吸血鬼似乎发生了某种内讧般……如今双方正在对峙着。

……

……

……

……

现世,欧土大陆。

在遥望着圣地不远的一座山峰当中,正迎来了一场猛烈的暴风雨——遥远处的圣地灯火在风雨中好像随时就会熄灭般。

猛然之间,天空雷霆大作——随后数道水桶粗大的雷电交织——空间就这样扭曲着,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赤红色,肌肉扎实的上身……如同黑山羊后肢的双腿,以及煽动的黑色羽翼……它就像是一切文献当中所描述的恶魔的模样。

雷霆散去,它就这样站在了风雨当中,任由狂风暴雨冲刷着自己的身体……暗红如同宝石的双眼此时遥望着不远处的圣地,它伸出了手掌,轻轻握住。

“传说…荒芜之地。”

恶魔语。

忽然,它翻飞俯冲而下,一头撞入了那山峰的一处洞穴当中。

行走在通往洞**部的泥地之上,身上的水迹迅速退去——没有花费多少的时间,它便已经深入到了最深处的地方。

有一名老者在这里。

他看起来应该是健朗的……但灰白色的头发已经垂落到了半腰的位置。

老者似乎是居住在这里——只有简单的石床,床上仅仅只有一些干稻草,以及一个古旧的八音盒……此时的老者站在了岩壁的面前。

另外,这里四周都是烛台——光让这里十分的明亮。

它看了看老者此时正在做的事情——他正在岩壁上,用着某种植物墨汁而成的涂料,画着壁画。

“主人。”

洞内的恶魔此时低着头,单膝跪在了地上,低声道:“子世界的封锁现在太强,我花了不少时间,才用这个恶魔的身体躲过了阿赖耶系统的监视,降临到了这里。”

老者没有回应,只是继续作着壁画。

恶魔此时又道:“布置……差不多要完成了。”

老者忽然停下了手来,垂下,痴痴地看着自己刚刚在岩壁上画下来的东西,好一会儿才道:“我的记忆又消失一块了……也快要想不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已经……这么严重了吗?”【恶魔】猛然抬头。

老者缓缓道:“它……支撑不了我多久。而且显然,我离开的时候给下一任设置的限制,已经被注意到了。”

“居然…这么快!”恶魔微惊。

老者摇摇头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是从开始就知道的事情。我能做到的,只是最大限度地降低下一任对我的兴趣,并且这已经几乎耗尽了一半的积累。”

“主人,那您不是会变得很危险……”

“不,相对来说还是会安全的。”

老者摇了摇头,缓缓走回到了那石床上,“即使已经各解开了这部分的限制也没有关系,反正我是无法对下一任构成任何实质性伤害的……或者说,在这个全维度当中,也是没有的。但正因为是这样……我才会更安全些。”

“您是说……”

老者微微一笑道:“因为无所伤害,自身又站在了绝对当中,所以无法看清楚背后的到底是什么,也无法确定背后的东西能够做到怎样的程度……会疑惑,疑惑是否存在能与之抗衡的东西……哪怕,背后之物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它从来没对手也好。多疑,一直都是个体的天性……所以,不管下一任了解了多少,不管他处于怎样安心的环境当中,还是会忍不住去思考,去假设……去因为不存在的东西,而千方百计地做着什么。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才会明白,这一切都只是自己在和空气对抗。当相对低,我们已经赢得了相对充裕的时间……”

苦笑一声,老者忽然又道:“我们没有能够抗衡根源的手段,大概也只能玩这种不入流的心理把戏了。”

“时间……真的足够吗。”恶魔低语。

老者沉默了片刻后道:“为了不让…再一次重演,也只能这样做。这次,是你最后一次与我相见……下一次,你应该看不见我了。等我消失了之后,就开始吧。”

“主人……”恶魔呢喃。

老者缓缓挥了挥手,“去吧……阿赖耶系统已经对你有抗体了,你不能逗留太长的时间。”

转身……【恶魔】知道它确实无法逗留太长的时间,今次只是闯入这里,见上主人一面,已经耗费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我一定会完成最后的布置……”

山洞又只剩下他,独自一人。

老者又一次站起身来,再次回到了岩壁之前,开始着新一轮的作画,他笑了笑道:“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或许能有一次见面的吧……皇子。”

他这次画的,是一只蓝色的小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