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二章 革命…尚未成功

第一百一十二章 革命…尚未成功

湄菈快速地行走在镇子的街道上,她有着十分明确的目标……脸颊上燃烧着的黑色火焰此时忽明忽暗,好像是某种提醒一样。

她的速度不禁慢了下来,冰冷的双眼正打量着几名夜间巡逻的吸血鬼。

它们应该不是巡逻队伍的成员,而是作为【农场】监督组的吸血鬼——它们的主要工作是防止【农作物】会在夜间悄悄活动。

一股饥饿的感觉油然而生……湄菈只感觉身后仿佛有一双大手正在操控着自己的身体般,让她朝着这几个吸血鬼迈步而去。

黑色的火焰赋予了她十分强大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无法长久维持。

它更像是一种特殊的武器……而她的复仇对象——吸血鬼们,则是这件武器的能量来源——她需要通过不断地用黑色的火焰焚烧吸血鬼,吞噬它们的灵魂,才能够反过来提供黑色火焰使用时候的能量。

除此之外,她不能用这股火焰用作吞噬别的灵魂……一种十分严苛的约束。

但又正因为约束力的强大,火焰的威力也才能变得强大——让她一个普通古人种的后裔,拥有了轻松消灭吸血鬼的能力。

她宛如鬼魅般靠近……当黑色的火焰骤然在它们身后燃烧之时,它们甚至未曾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

甚至说话也未曾留下……留下的只是一堆灰烬。

仿佛是吃饱了般,此时黑焰又一次在湄菈的脸颊上稳定地燃烧着,绽放着灰灰蒙蒙的微光。

力量再一次充满了全身,湄菈没有任何的迟疑,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关押她的同伴的地方。

……

不断传来的,低沉而似乎又带着点痛苦之色的声音传来……地牢当中,被困在这里的人不少都纷纷抬起头来。

他们的样子实在太惨了,身上被折磨的伤口,如同纵横交错的蜘蛛网路般……身体的折磨,还需还算是轻的。

因为已经有人早早就坚持不住,已经完全崩溃——明明活着,却任由处刑的吸血鬼在他们的身上施暴,也未曾做出半点反应。

首领的名字叫做大卫——他是曾经被纯血猎人从另一个氏族的【农场】当中掳走,后来几经辗转,才从一名购买了他的下级吸血鬼贵族的手中逃出生天。

他了解一切【农作物】的悲惨命运——他立志要结束这种吸血鬼对待古人种的奴役。

大为很快就找到了志向相同的同伴——那是比他更早从各大【农场】当中逃脱出来的人类。

他们开始有组织地悄悄潜回各大【农场】当中,向【农场】中的孩子们传播自由的思想——他们就如同氏族吸血鬼眼中的病毒一样,以相当恐怖的速度,破坏着【农作物】的味道。

或许是贪功了——半个多月之前,大为打算策划一起大规模的出逃事件——只是不断的成功似乎已经让他们忘记了普通人类与吸血鬼之间天生存在的巨大差距。

只是一个小小的错误——整支潜伏在【托瑞朵】氏族【农场】的行动队伍,都彻底曝光,既然成为了【托瑞朵】氏族的阶下囚。

或许,如果没有黄金龙对城堡的破坏,他们恐怕永远都在看不见城堡外的一切,但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大卫死死地看着囚笼外的那名正在打着瞌睡,作为看守这里的吸血鬼的仆从——即便如此,正面对抗的话,人类甚至连这样的一个仆从也无法战胜……更不要说此刻伤痕累累。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睁开的双眼留下了鲜红的血液……嘴唇也已经咬破——但手腕除了因为过度用力而促使擦伤之外,并没有从镣铐之中挣脱而出。

“是我对不起你们……”

大卫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甚至不敢去看那些同样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同伴。

然后……一道黑色的火焰,自那仆从看守的身上忽然燃烧。

在这里被困的所有革命军(他们的自称)的眼中,那浑身都被火焰吞噬的看守,此刻甚至无法发出呼叫。

它只是倒在地上,疯狂地滚动着,滚动着……忽然不动……变成了灰烬。

地牢的门轴也因为缓缓的开启,而在此时发出了轻微的咬合之声……一道身穿黑袍的身影,缓缓走入了地牢当中。

身穿着黑袍的人……对方的脸,有着一团黑色的火焰,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只看见它此时缓缓伸出手来。

大卫以及他身边的同伴们,身上的枷锁,顷刻间就被焚毁——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已经脱困了的己方!

“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外面的守卫已经被我杀死了。”

“你是……”大卫不禁一怔,快走了几步,急忙忙地走到了黑袍人的身前。

黑袍人……她只是默默地后退了两步,再一次道:“离开这里。”

大卫心中无比的诧异,但心知此时确实并不是耽误时间的时候——他很快就做出了判断,让革命家的同伴,相互撑扶着,从这个地牢当中离开。

神秘而强大的黑袍人,一路走在了他们的面前……正如她所说的一样,路上并没有看见任何一个氏族的守卫。

很快就有惊无险地抵达了【农场】的边缘。

“还有五个小时才会到天亮。”她看着这些伤痕累累的革命军们,“吸血鬼才会减少活动的范围,你们最好找个地方躲起来……看见那堵围墙了没有?围墙的那边,是【交配农场】,你们躲进去,会比较安全……那边的管理,不像是这里那么严格。”

说着,她直接转身,眼看着是要再一次进入小镇当中。

大卫急忙走到她的面前,飞快地说道:“湄菈……你是湄菈,对不对?我听出来你的声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

她不禁停下了脚步,却并未回头,“走吧,接下来的事情,和你们无关了。”

大卫不禁一怔,伸手便抓住了她的手腕,着急道:“湄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阿扎斯呢?他不是和你一起逃脱了吗?”

“不要碰我!!”

不曾想到这一刻的她反应异常的激烈,手一挥而出,隐约还有黑色的焰光流动……大卫整个身体都被击飞而出。

他直接倒在了地上,吐出了一口脓血……大卫咳嗽着,最终在同伴的帮助之下艰难地爬了起来——但众人,此时已经惊异不定地朝着她看来。

“不想死的话,就马上离开。”她冷淡地丢下了这句话之后,便转身而去,眨眼之间就已消失不见。

留下的一伙被解救出来的革命军们,此时茫然不知所措。

……

“她…她真的湄菈吗?总感觉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是啊,湄菈她,一直很温柔的……”

“大卫,我们现在?”

大卫深呼吸了几口气,随后咬了咬牙,将手指伸入了口腔之中,接着硬生生地掰断了里面的一颗牙齿……牙齿中,似乎藏着什么。

——最后一颗了。

大卫心中暗道。

这是一颗小小的药丸——只见大卫此时直接从这颗藏在牙齿中的药丸吞入口中。

他闭上了眼睛,身上的伤势,开始迅速地恢复着。

他看着身边的同伴道:“除了湄菈和阿扎斯之外,另外还有两名同伴也逃脱了,他们现在很有可能还藏在【农场】里面,我要去接应他们。你们先去【交配农场】躲起来等我……等天亮之后,如果我没有过去和你们汇合的话,就马上离开!不用理会!”

“大卫!”

“这次行动失败了,我们已经和首领失去了联络有大半个的时间。”

大卫此时沉声说道:“但失败并不可怕!因为,我们面对的敌人,本来就比我们厉害百倍,千倍!吸血鬼,杀死我们当中的任意一个,在它们眼中都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但是,对我们来说,杀死一个吸血鬼,就是一次伟大的胜利!我们,就算弱小,也终将会有一天,用这卑微的双手,亲手将它们送上万劫不复!我们会用这从不曾被它们看在眼中的弱小身躯,完成真正的反抗,解放我们的一切同伴!黑暗之火终将会熄灭,而黎明的曙光常亮!你们要做的,并非阻止我,而是安全地撤离,让我没有半点后顾之忧!”

“你……你小心点!”

同伴一一走上前来,给予了大卫一个个的拥抱。

当同伴们都已经趁着夜色消失了之后,大卫才缓缓地吁了口气,随后打起了精神,再次潜入镇子之中。

……

……

“听着,你先这样这样,然后这样这样,最后就这样这样,知道了吗!”

脑中不断地回放着龙姐姐对自己说过的话……像是背书一样,小蝶妖正在努力模拟着神州的真龙的计划。

别墅的走廊中,她正在寻找着女仆小姐的身影——此时,小蝶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优夜姐姐不是单独一个,而是和老板在一起的话……要怎么继续进行下去哦?

还有……真的要这样做嘛?

现在才回去问的话,好像也已经来不及了……正自彷徨间,蝶妖小姐忽然感觉到了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靠近了自己。

她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来的时候,发现靠近自己的,赫然就是自己正在寻找的优夜姐姐。

“吓着你了吗。”女仆小姐此时微微一笑。

——听着,你先这样这样,然后这样这样,最后就这样这样,知道了吗!知道了吗!知道了吗!

脑海中,仿佛听见了到龙夕若的声音——就好像是点开了REPLAY键般,不断地在脑中重复着,如同某种经文一样。

“我……”洛翩跹此时张了张口。

女仆小姐的耐性似乎很好,只是微笑着,等着对方能够将话说完。

“优夜姐姐,你不用陪老板吗,怎么会在这里哦?”小蝶妖忽然话锋一转……却只感觉脑中真龙的声音又开始疯狂地REPLAY起来。

如今的感觉已经不仅仅是仅仅在脑中响起——仿佛身边有化身千万的神州真龙,用着念念碎般的声线,在她的身边,重复着说着同一件事情。

“我的话……”女仆小姐轻笑了一声,但话并没有说下去,只是道:“翩跹小姐,你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

“嘿……”小蝶妖讪讪一笑……感觉脑袋快要炸开一样,甚至头胀得离开,随后眼冒金星……整个儿都感觉到天旋地转起来。

下一秒,她直接就向女仆小姐到了过去。

在她即将倒下的瞬间,优夜微微张了张口……有瞬间的迟疑,但这瞬间的迟疑并没有影响她记下来的行动——在小蝶妖倒地之前,她就已经伸手扶住了她。

小蝶妖此时低着头,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女仆小姐随后看了看身边四周,好像也没有什么发现似的,便扶着小蝶妖从这里离开,就近就进入了旁边的一间房间当中。

此时,一道身影从走廊闪瞬掠过!

秘技:咫尺天涯!

神州真龙在下一个刹那就离开了这片区域……当停下来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便冷笑了一声,随后又加快了脚步。

龙夕若很快就停在了某间房间之前……因为不知道那个心机女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的关系,此时的神州真龙也不矫情,更加不打算考虑自己半夜三更潜入一个男人房间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双手一推,就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显得有些暗……只是在几个角落的位置,留下了几根点的蜡烛。

对于洛老板,是无法直接用感觉去扑捉的……只有当他什么时候想让人知道他的到来,才会让人感觉到他的到来——一般来说,只有通过最直观的方式来扑捉他的存在。

双眼。

即便是神州的真龙,也无法离开……心中不断地吐槽着这一点的神州真龙,此时打量着房间的一张椅子。

椅子是背着她的……但她却能够看见那高出椅背的半个脑袋。

龙夕若快步地走上前去,“喂,问你个问题!你快点回答我!不然你的小情人要回来了!”

并没有得到想象当中的洛老板的回应……龙夕若不禁怔了怔。

“不会是真的睡着了吧?”神州的真龙下意识嘀咕了一声,“想要恢复成为人类……已经这么执着了吗。”

她定了定胜,忽然想到如果对方真的是睡着了的话……

神州的真龙此时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一步步地走到椅子的背后,小声道:“那个……喂,我来了,你听到了吗?”

“我在问你话呢!”她不得不将声音再提高少许,“你好歹给点反应吧?”

座椅出的洛老板依然一动不动的样子。

“死奸商!当听不见我说话是不是!”一下子就躁动的神州真龙猛然将椅子暴力地转动了过来,“怕我现在就吃了你……咦?”

只见转过来的椅子上,那里是什么洛老板,不过只是一个披着假发的枕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