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二十四章 盛宴(1)

第一百二十四章 盛宴(1)

【非人领域】当中没有太阳,同时也没有月亮,但光与暗之间的转换依然如日夜交替的准时。

巴兹比并没有见过真正的月亮,他是至今都没有离开过【非人领域】,前往现世的吸血鬼。

因此,他不知道月亮真正的样子会是如何。

听过那些经常会在现世与【非人领域】之间经常来回的吸血鬼所描述过月亮的模样,巴兹比曾经也有过向往的时候。

他飞上了【农场】小镇的上空,抬头看着暗沉的天空……没有繁星以及月亮的夜空,就像是一块黑色的布。

【非人领域】的晚上,如果没有灯光,是绝对的黑暗……没有所谓的月华星光,但相对的,地上任意一点微弱的火光都会显得十分的明显。

如果足够多的话,大地可能也就有了星河……这话是谁说的来着。

他低下了头,默默地打量着下方的【农场】。与此同时,他背部的肌肉开始缓缓涌动着……一双崭新的蝠翼像是花蕾,一点点地开始舒张。

新生的蝠翼很快就已经从薄弱变得坚韧,随后它们用力一拍——巴兹比的身体再次往上提升了一些,随后翻身滑翔,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入【农场】……杀手,找到了。

“等这件事完了之后,带米娜去看一眼现世吧?”

他突然有了这种想法。

……

……

湄菈与大卫已经顺利了地进入了下水道——下水道从修建之初就不知道出于何种的想法,有可能是因为【托瑞朵】氏族那与生俱来的对美学的追求的关系——这里建造得十分的宽敞并且复杂……复杂得如同迷宫一样。

被擒住的男女,此时被蒙住了双眼,拴住了双手,然后被用绳子拖着,踉踉跄跄地往前走着……湄菈则是在最后面,已放这对男女会做些什么小动作。

大卫没有在这里和湄菈有太多的交流——尽管他无比迫切想要知道湄菈到底做过怎么的交易。

他打算旁敲侧击问出这些,同时并不打算告诉湄菈自己手上也有着一些神奇的东西。

与此同时,他也并不愿意在这对督察组的男女面前提及任意一些关于交易的内容,所以只能保持着相对的沉默。

但沉默并不不表示大卫什么都不打算做。

“说起来,如果一开始能够使用这个下水道的话,可能会对我们更有利一些。”他回头看了眼湄菈。

事实上,作为这次行动的指挥,他甚至不清楚这巨大下水道的存在……至于湄菈,显然没有将这个情报共享出来。

湄菈……湄菈?

——大卫,你想过了没有,为什么我们这次全部同伴都被抓住了……而且还是在我们即将行动的时候,这样的巧合?

忽然间,在马厩的时候的某些对话,在大卫的脑中闪过。

讨论的初步结果是,这次在【农场】中作为接应者工作的神秘同伴很有可能出卖了他们,所以行动才会失败……但是现在想想,如果没有办法确定【农场】当中的秘密接应者的可靠性,首领是不会同意这次行动的!

历来的,在不同【农场】当中的接应者都没有出现过问题,为什么偏偏是这次……难道说,真的不可能是内应的问题,而是出自己方一行当中的某个?

一旦想到这里,大卫呼吸便放缓了一些……这么多人当中,要说谁最有可能的话——会是谁?

湄菈?

她的这股力量,真的是因为做了交易才获得的……还是从别的什么地方获得的?

可是,如果是她,那么她也就没有必要将自己一行人从地牢当中救出……大卫只好将湄菈的嫌疑排除。

这次趁着混乱出逃的人一共四个,其中两个已经死在了马厩,应该不是。另外两个则是出身这个【农场】的湄菈以及马丁……湄菈与马丁的关系十分要好。

湄菈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性格大变……而马丁则是死了——大卫还是不清楚当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关于下水道的事情,我已经和玛琉说过了。”湄菈倒是没有想太多,直接解释道:“她研究过之后,最终没有采纳使用这个下水道的建议。”

“玛琉……”大卫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他因为这个名字而有了不同的目光。

那个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向自己身处援手的女人。

——喂,你没事吧?

——如果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要不要尝试一下我,为了我而活下去?

时光在这里。

大卫深呼吸了一口气,将脑中的那些纷乱的思绪抛开……他忽然找不到自己当时绝望的跟脚在什么地方,甚至隐约有种自己会绝望而感到好笑的想法。

“没错。”湄菈点了点头:“这下水道虽然四通八达,很容易就能够去到【农场】的所有地方,但是相对地,吸血鬼在这里的排查也是十分的严格……所以,这里更加不适合隐藏以及活动。”

大卫没有说话,因为他看到了类似巡逻标记的特殊设施……在这种封闭的地方,实在太容易暴露行动时候所产生的声音。

但如此一来,大卫就感觉到吸血鬼寻到这里的速度将会大大的加快——它们不可能没有想到,要抓捕的人很有可能躲入了这个复杂的地下迷宫当中。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看好这两个人。”湄菈此时冷不丁地说道,“切记,不要离开……除非是有吸血鬼靠近,我很快就回来。”

“你要去什么地方?”大卫不禁皱了皱眉头。

但是湄菈没有回应,似乎相当着急似的,很快就从旁边的一条铁梯爬了上去……大卫再次皱起了眉头。

或许可以悄悄地跟上,看看她打算做些什么……但也无法确定,湄菈有没有别的类似感应的能力。

大卫沉默了片刻,便忽然将目光放到了眼前的两名督察组的男女身上……他目光一转,走到了其中的男人面前,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将男人口中的布团取出。

“罗、罗伊……”男人颤抖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大卫此时侧头打量了一眼,忽然压低了声音道:“把你的衣服解下来……马上!”

罗伊顿时身子一僵,隐约地他已经知道……挟持了自己的这家伙有怎么的打算——可是,在大卫那柄锋利的唐刀贴到自己脖子上的刀刃的威胁之下,他不得不照做。

……

湄菈很快就从井盖中爬出……她不得不如此,在脸颊上燃烧的黑色火焰,就像是一头永远保持着饥饿的野兽,无论怎么都无法填饱它的肚子。

它有开始想湄菈传播者吞噬复仇对象的念头……而且越来越强烈。

越快获得的力量就有越大的缺陷……这把黑色的火焰真是完美地诠释了这种说话——湄菈深呼吸了一口街道上的冷风。

她感受到了体内黑焰的雀跃……眼前,有着大量它想要吞噬的东西——那些吸血鬼们!

而此时,出现在湄菈眼前的,赫然是一座相当富丽堂皇的宫廷建筑——建筑不禁勾起了湄菈一些不怎么好的回忆。

她,作为【农场】中某种【人设】被培养的时候,也曾居住在这所建筑当中……和几个同类型的少男少女。

脸颊上的黑色火焰突然之间火势增加,湄菈就这样直接走入了这所宫廷建筑当中——里面灯火辉煌,人影摇动,似有着不少的吸血鬼停留。

而且还是力量强大的吸血鬼……似乎并不是那些巡逻队的成员可比。

对于湄菈来说,这应该是更为危险的地方……但是在黑色火焰的驱动之下,她仿佛才是那个被作为复仇用的工具。

“谁!”

大门处作为守卫的两名吸血鬼中,此时直接发出了喝止的声音——但是回应它们的,赫然是诡异并且无法驱散的,黑色的火焰!

火焰直接从它们的口中射入,然后直接闯入了它们身体当中,自内而外地吞噬着它们的身体!

湄菈感觉到体内的火焰的力量顿时壮大了几分,眼中自然而然地闪烁着嗜杀之光……她不知道的是,这所宫殿,目前其实是作为整个【托瑞朵】氏族的中上级贵族们暂时居住的地方。

而宫殿内,某位期待着【吸血鬼杀手】会出现的侯爵,也不清楚这个【吸血鬼杀手】所掌握的是怎样的力量。

宫殿的里面,上级贵族们依然还在讨论着是否应该现在就唤醒氏族大公,来制裁巴兹比以及拜勒岗的话题。

“要不,先来一盘鲜血沙拉?”某位热衷于进食的上级贵族此时提出了建议,并且很快就得到了大部分贵族们的同意。

“噢…去将我的私人冰库打开吧。”一位性格豪爽的贵族此时站起了身来,张开了双手道:“我要为我的这些挚爱的朋友们,奉上珍贵的礼物。”

他的话很快就聚集了大部分贵族的目光。

他微微一笑道:“我想你们一定会喜欢我的这些藏品的味道的。那都是【农作物】十八岁生日当日被冷藏起来的家伙。他们的信念已经崩溃了,他们的鲜血也变得了十分的混乱……但是我冷藏下来了!只要稍微解冻,你们就能够品尝得到这种混乱与纯美混合的味道!听说感觉就像是人类喝了一烈酒一样!我不知道酒类对于人类到底是怎样的感觉,但我可以告诉大家,这种感觉真的是十分的美妙啊!”

发言很快就得到了热烈的鼓掌……贵族们好像一下子就忘记了原本讨论的议题,转而开始讨论着这种冷冻吃法的好处。

它们的生活历来这里……永远的不着调,也没有任何的紧张感。

已经彻底沦为了只懂得享受的废物了啊……古达侯爵冷冷地看着身边的大部分贵族——即便稍微有没有参与讨论的,此时也是在做着别的事情,压根就没有在意古达侯爵之前唤醒氏族大公的建议。

古达侯爵冷笑了一声,心中默默地计算着时间,等待着自己让心腹去安排的【惊喜】的到来。

应该差不多了吧?

给这些只懂得享受的废物的……刺激。

……

这宫殿看起来十分的古怪,让湄菈有些不解的是,这一路上并非没有碰到巡逻的人员,也并不是没有看见定点的守卫。

有,这些都有,但问题却是,不管是巡逻的吸血鬼,还是站岗的吸血鬼,都显得特别的少……难道是因为都被抽调出去抓捕自己的关系?

可不管如何,这反而大大地方便了她的行动。

她甚至可以不用太大的大张旗鼓,就能够轻易用火焰吞噬这些落单的吸血鬼,一点点地强化着火焰的威力——湄菈一路没有停下,黑色火焰的威力已经强化到了远远超过之前在广场激战的时候。

但它依然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仅仅只是稍微遏制了传递给她的饥饿的感觉而已。

忽然,前方有一群整装的吸血鬼齐步而来……这一群吸血鬼穿着巡逻队队员的制服,脸色冷峻,动作整齐,大步而行,来势汹汹的模样。

可是让湄菈感觉到疑惑的是,这群巡逻队的卫兵,似乎并不是冲着她而来的……但是,自己却可以冲着它们而去。

如果能够成功将这一支卫兵都吞噬彻底的话,湄菈隐约有种感觉,那就是体内的黑色火焰似乎会有某种新的变化。

她如鬼魅般,悄悄地跟了上去……此时黑色的火焰在她的身上蒙上了一层黑色的薄纱般的物质,隔绝了她行动时候的声音……甚至她的呼吸声!

她是真正的幽灵。

……

……

罗伊的胃部一阵阵的翻涌……因为在被迫脱下了督察组的制服之后,他再次被大卫强逼着穿上大卫脱下来的那些恶臭的衣物。

大卫此时将罗伊的制服换上——甚至将自己的唐刀替换成为了督查组的武器,光明正大的挂在了腰间。

他满意地打量着此时的装束——可就在此时,下水道中隐约传来了脚步的声音。

大卫的目光猛然眯了起来,湄菈说过要在这里等她回来的……可是她至今还没有回来!

那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