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九章 装神弄鬼和……鬼

第五十九章 装神弄鬼和……鬼

刘昂的大宅三层的欧式结构,并且是自带泳池的那种真正的豪宅。附近的地段可谓是寸金尺土,这么一栋的豪宅自然是价值不菲。

想要拿回来,也是人之常情。

“大师,这边请!”

刘昂这会儿显得十分的恭敬,一路走在了洛邱的面前带路,直到走到大宅的大门为止。忽然一声轰鸣雷声传来,刘昂顿时吓了一跳。

雨下得十分的急,就像是泼水一样,地板在眨眼间已经被无数的小水滴打湿,才几个呼吸的功夫,已经看不见一块干燥的地方。

刘昂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大概是这段时间以来被大宅里头不干净的东西折磨得早就痛不欲生,此时身体哆嗦了一下,手掌有些发冷地把大宅的门推开。

外边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下来,明明才下午两三点的时间,却像是日落之后。刘昂在玄关处摸索着开灯的地方。

灯光一亮,刘昂似乎安心了一些。洛邱这时候打量了一眼屋内的布置,忽然压了压那高礼帽的边缘道:“刘先生,这里的人都已经全部搬出去了吗?”

刘昂连忙点点头道:“是的,这两天我们一家都搬了出去,暂时住在了酒店。家里的工人我也让他们放假……哦,也吩咐过他们不要乱说话。”

大概是生意人的忌讳吧。家里传出闹鬼之类的传闻,名声终归不好。

刘昂却好奇对方的这种问题,此时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师,为什么这么问。该不是……您,您看到了什么了吗?”

可就在此时,屋外猛然再次劈下一道响雷!

啪的一声,四周的灯光瞬间熄灭!持续不断的雷响,闪电的光,让整个大宅之中像是进入了黑白电影的世界般。

一闪一闪的视线之下,刘昂看着这俱乐部老板那原本就很诡异的小丑面具,一瞬间就变得十分吓人,下意识地身体靠在了墙边,“停,停电了?”

“恐怕不是。”

门还没有关,洛邱看了看外边,淡然道:“外边还亮着灯。有可能是这里跳闸了,当然也有可能是什么东西关了电闸。”

“什……什么,什么东西……”

又一下的响雷,屋外的雨水打得更急,哗啦啦的像是炒豆子般,刘昂一下子就抓住了洛邱的手臂,慌忙地道:“大师……要不,要不我们改天再来。”

洛邱没有说话,只是推开了刘昂的手掌,掏出手机亮起了一道灯光,照向了屋子的客厅。

就在此时,一些轻微的声音却突然之间从二楼的走廊传来!

手机的灯光随即移动,在走廊上一扫而过!

一道影子!此刻飞快地移动而过,一下子就没入了走廊尽头的转角位置消失不见!只是看见那影子的身后!黑色而散乱的头发,长长地覆盖了整个身体!

还有红色的……长袍!

“啊——!”

刘昂顿时发出了一道惊恐的叫声,双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他惊恐地闭着了自己的眼睛,用力地抓紧了洛邱的小腿,“大师!出现了!真的出现了!!那东西!那东西!!”

“我看见了。”

洛邱低声说着,随后用手杖敲了敲刘昂的手掌……被一个老男人抱着小腿愣是找不到习惯的理由,“但不是你家的东西。”

“什么?”刘昂一下子没听个清楚。

一愣之间,洛邱已经撬开了刘昂的手,向前走了几步,才转过身来道:“走吧,你不是说还有更好的东西?”

刘昂爬起身来,想着这家伙也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只是那种黑卡是他老母亲传给他的。至于黑卡的本身却是他父亲过世之前交给老母亲保管。因此刘昂知道的也只是从老母亲那里听说。

说是刘家因为这张黑卡而发家致富,富贵了几十年。日后如果碰到了什么大祸,非不得已的时候,才取这张黑卡出来,拿一些宝物前去,那么,无论什么问题都能够得到解决。

……

在权衡着继续上楼和这个诡异的家伙把交易完成与放弃交易,放弃这栋祖屋,远远地躲开那些不干净东西之间,刘昂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

刘昂紧张万分地跟随在洛邱的身后,一步一步地走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可就在此时,从二楼走廊尽头的地方,却是传来了一阵阵怪异的声音。

很轻很轻,隐隐约约,像是笑声,又像是哭声,屋外偶尔会传来阵阵的雷鸣!

嘭!

猛然之间,走廊尽头的窗忽然之间像是被什么撞开似的!外边的狂风一瞬间就刮入了走廊当中!

轰隆隆!!

在雷鸣之下,在闪电的黑白之下,一道穿着红色长袍,头发垂落地下,低着头的身影,赫然就站在了那尽头的地方!

狂风吹着那诡异的长发和衣袍!

“咦嘻嘻……呜呜……嘻嘻……”

既像是哭声又像是笑声的声音与此同时响起!就像是在狂风的推动下般,眼前的这道身影忽然之间向前移动着。

“别……别过来!!!”

刘昂顿时心胆俱裂般,那里还顾得上什么,转身就朝着楼梯想要跑下去!不料才踏出一步,衣领却是被什么东西抓住,让他的身体无法向前。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冷静下。”

抓住刘昂的是洛邱,只听得他淡然道:“另外,这不是什么厉鬼。”

刘昂一愣,下意识地转过头来,可就在这个瞬间,却见那披头散发的‘女鬼’一下子张开了手,发出了“哇啊”的一声,猛然地扑了过来。

洛邱手上的手杖忽然一转,想也没有多想就往前敲了敲,精准地敲打在了这‘女鬼’的身上。

只听见一声惨叫,这‘女鬼’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女鬼’的身上掉了出来,一下子就滚到了刘昂的脚下!

是一个小型的扩音器!

那种惊悚的声音,竟是从这个扩音器发出。刘昂一怔,看着这‘女鬼’到底之下从红色长袍下露出来的双脚——穿着鞋子,而且还是皮鞋。

他皱了皱眉头,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了这‘女鬼’的头发,却没能够抓稳,愣是扯了出来——赫然只是假发。

闪光雷鸣之下,刘昂却也同时看清楚了这‘女鬼’的模样,不由得脱口而出道:“你……是你这畜生?!”

“爸……”

‘女鬼’的真正身份,却是一名二十来岁的青年……刘昂的儿子。

……

……

坐在了刘昂大宅的客厅之中,洛邱正安静地看着从茶几那里抓来的一本关于珠宝的图册。

这会儿已经重新亮起了灯光,只见刘昂在二层的楼梯口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下来,来到了洛邱的面前。

他迟疑道:“我都问出来了……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都是我那个不孝的畜生给弄出来的!他在外头赌钱输了很多,又不敢向我拿,就求着她母亲,一家子联合起来做的这一台好戏!想着把我的保险柜里面的东西弄出来,事后当作是被小偷光顾……真是、真是气死我了!”

洛邱翻着图册,也不抬头:“你们的家事我没有兴趣。”

刘昂这会儿踌躇了一下,忽然道:“这位大师……既然这只是我儿子弄出来的东西,你看是不是……”

洛邱道:“客人是打算取消交易了吗?”

“难道不可以?”刘昂却皱着眉头道:“不是说,你们并不强买强卖吗?”

洛邱淡然道:“客人没有实际拿出交易金,严格来说并不算交易开始……而且我也没有做真正的交易事项。您想要取消的话,我们确实不会强求。”

刘昂皱着眉头,“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话,我一定还会在找你的。“

洛邱站起身来:“客人,您的意思我明白了……那就不打扰。”

说着,洛老板也没有继续逗留的意思,一提旁边放着的手仗便出了门……出门之前因为听力最近又变好了不少的原因,倒是听到了这个客人的嘀咕声。

“既然没事了,我自然不会再找……这邪门的地方!妈/的,还吞了我两颗裸钻!”

……

……

大雨未曾停。

洛邱看了看那笼罩了整个城市的雨云,回头看了一眼刘家的大宅……应该是大宅二楼尽头位置的房间。

此时,正有一张苍白衰老的脸,透过了玻璃窗,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轰隆——!

雷鸣。

洛邱走出了大宅。(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