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二十八章 焚城(1)

第一百二十八章 焚城(1)

宫殿内,氏族的贵族们正在讨论这面前食物的吃法。

正准备食用的是一名在十八岁生日当天被用特殊的手段冰冻起来的女孩——当冰柜打开的瞬间,裸身的女孩在寒气当中出现在了一众贵族的面前。

长时间的冰冻让这女孩的身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就连头发以及眉毛,都染上了一层白色。

就像是水晶一样。

“我已近初步解冻了。”将这位女孩呈上给一众贵族品尝的吸血鬼此时得意地拿起了一把匕首,然后抓起了这女孩的手臂。

这位吸血鬼贵族的动作相当的温柔,就像是正在牵起舞伴的手腕般……然后,它轻轻地用匕首在这女孩的手腕处一划而过。

因为冷冻而凝固的血液相当的粘稠,所以并没有出现喷溅的情况……鲜血,只是一点点地从女孩的手腕处渗透而出。

它提起女孩的手腕,轻吻了下去,缓缓吸允了片刻,才抬头看着身边一众已经难以按捺住本能而露出了獠牙的贵族们,微笑着说道:“我的家人们,为什么还要等待呢?”

它们开始围绕在了这名仿佛只是睡着了的女孩面前,簇拥着她的全部……它们,又以鲜血开始涂抹彼此的嘴唇,犹如享受着极乐。

“古达侯爵,你不来吗?”

古达侯爵安静地坐在一旁,对于它们的邀请只是报以微笑,随后缓缓站起身来……作为一个在众贵族当中颇有威望的吸血鬼,是不应该不合群的。

它优雅而从容,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去凑眼前的热闹,只是慢条斯理地走来。

“来吧,我的侯爵大人,这是特意给你准备的最好的位置。”发起这场宴会的豪爽贵族,此时用匕首在女孩的脖子上轻轻一划——颈动脉处的血液渗出,要比别的地方更快一些。

它或许是真的好意的。

古达侯爵微笑地点了点头——就在这时候,一道不合时宜的响声打破了贵族们的欢愉……颇为粗暴的开门的声音。

门扉因为过于用力的关系,狠狠地撞击在了两侧的墙壁之上……而出现在门前的,赫然是一名穿着巡逻队制服的吸血鬼。

古达侯爵见此,目光微微一亮……嘴角也因此有了一抹诡秘的笑意。

这吸血鬼的名字,众贵族一时间未能喊得出来——但是进食的欢愉被打扰,却是让大部分的贵族们心生不满。

但它们很快就想到了一件事情——在进食之前,它们其实是在这里讨论着是否应该提前唤醒氏族大公的。

而唤醒氏族大公的原因是,巴兹比不顾一众贵族的反对,强硬地禁止了贵族们正常的进食。

这次宴会的发起者,顿时脸色愠怒,面对着这站在门前,一动不动的卫兵怒斥道:“我想你需要给我们这里所有的贵族一个合理的解释!真的,你应该明白,就算你的顶头上司巴兹比现在拿着氏族的权柄,可是我们的身份依然比你高贵许多……先生!”

可面对着贵族的叱喝,门前的这门巡逻队的吸血鬼并没有半点的反应……依然一动不动地站着。

“听着!这份食物是我从前就冷藏保存下来的,所以并不在巴兹比的新规条内容当中!现在,马上给我从这里出去!”

被激怒的贵族冷冷一哼……下午的时候,波波奇因为对巴兹比的新政不满而跳得最欢,最终被斩首,它尚未有太多的感觉,因此对于古达侯爵的提议并没有放在心中。

可如今一个小小的下级贵族,都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嚣张……感觉到自己的权柄以及上级贵族的身份遭受到了彻底侮辱的宴会发起者,心中已经想着是不是可以赞成古达侯爵的提议……反正,唤醒氏族大公之后,也是由古达侯爵去承受后果!

终于,门前的吸血鬼有了反应……只见它忽然只见往前走了一步,随后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让房间内的一众贵族们纷纷露出了诧异之色——古达侯爵更是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而它眼中的疑惑,也随即变成了震惊!

嚯——!

一道黑色的火焰,此时猛然从这名倒在地上的吸血鬼的背后出现,然后以恐怖的速度吞噬着这名吸血鬼——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这名巡逻队的卫兵就直接被烧成了灰烬。

什么也没有留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

贵族们怔了怔,随后相互之间看着。

“谁下的手?”

它们相互之间疑惑地询问着——以为这是某位贵族因为不喜而暗下的杀手……只是,谁会使用这种黑色火焰的来着?

氏族的上级贵族当中,似乎没有这样的家伙才对。

正当贵族们疑惑间,一道身影缓缓地出现在门前……披着黑色的袍子,脸颊一分为二——一边是精致的古典美人的模样,而另一边则是燃烧着一团黑色的火焰,模样诡异之极。

“守卫呢?”一名贵族皱起了眉头,“守卫?!”

但是没有回应。

黑袍女子此时环视一圈,当目光来到了那冰柜当中,看见那被冰冻着,身上划出了一道道血痕的女孩的时候……她的目光,变得凛然而锋利。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如此肮脏的生物。”黑袍女子的声音像是刀子般,“这一定是造物主犯下的错误,所以才会创造出你们的吧。”

“放肆!”

黑袍女子猛然挥手,旺盛的黑焰从她的掌心当中骤然出现,随后像是被狠狠踢散的篝火般,四溅而出!

对于这些黑色火焰,房间内的贵族们并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它们甚至毫不在意地直接伸手去拍打!

当然,也有一卷身上披风,打算将黑色火焰扫走的。

不料这些黑色火焰诡秘之极,触之必燃,根本无法熄灭——除却直接闪躲的部分贵族外,那些碰到了黑色火焰的贵族们,身上纷纷黑焰大作!

它们,更加是以恐怖的速度,被黑色的火焰焚烧着……倒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

惨痛的叫声充斥了整个房间,而黑袍的女子,就在一道道凄厉的叫声当中,缓缓走入房间当中……伴随着黑焰的燃烧,她也收割着一个个贵族的生命!

黑色的火焰此时得到了大量的补充,有如实质般,竟是在她的身边流淌了起来!

一名有幸躲过了攻击的吸血鬼贵族,此时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黑袍女人的身后——朝着她的背后飞扑而上!

可是缠绕在黑袍女人身边的流动的火焰,像是拥有灵性般——当这位贵族将要靠近的瞬间,黑焰甚至直接化作了一只巨大的手掌,以更快的速度,将这名贵族直接握紧!

偷袭的贵族,此时以被在场那些哀嚎的贵族们更为惨烈的声音痛叫了起来……它的身体,甚至瞬间就直接汽化!

伴随着一个个的贵族被黑色火焰焚烧成为灰烬……余下的贵族们瞬间胆寒。

它们已经身高高位,肆意享受了数百年的岁月,早就忘记了应该如何战斗——即便是与狼人之间的世代交战,它们也只是在安全的城堡当中,讨论着,嬉笑着……享受着。

它们依然拥有强大的力量,可是已经忘记了应该如何去使用——没有人会反抗它们,在氏族的领地当中,除去大公,它们就是最上级的一群——哪怕是代理大公,都不得怠慢它们。

“卫兵!”

一名贵族此时惊恐地夺门而出。

但当它即将要冲出门口的瞬间,黑色的火焰却从地板处燃烧而来,瞬间就将这大门彻底封住——面对着诡异而恐怖的火焰,打算逃跑的贵族此时不得不惊恐地止住了自己的身体。

砰砰砰——!!

与此同时,源自这名黑袍女人身上的黑色火焰,开始燃烧着这个房间当中的一切——火焰将这个房间变成了炼狱一般!

疯狂的燃烧中,一个个贵族相继死去……古达侯爵冷汗涔涔地悄悄后退着,它已经知道这个突然闯入的黑袍女人到底是谁了!

吸血鬼杀手!

巴兹比派来的卫兵早就已经将这个消息通知了它——只是它将这个消息隐瞒了下来,并没有告之这里所有的贵族!

因为它觉得这个吸血鬼杀手,不过是夸大其词……甚至,可能只是巴兹比的某种诡计!

它热衷于权术,一直都不甘屈于拜勒岗之下,如今拜勒岗私自离开,甚至擅自将氏族权柄转移到连贵族都不是的巴兹比手中,让它看到了一个绝妙的攻击拜勒岗的机会。

但是……杀手是真的存在的啊!

而且,还是这样的恐怖……虽说这些上级贵族一个个都已经腐朽,空有一身力量却忘记了战斗的本能,可怎么说也不是那些中下级的贵族可比。

古达侯爵强行地冷静下来……它分析着眼前的情况,以最后的速度做出了判断——不应该和这个神秘的杀手正面对抗。

它寻中了一个机会,观察着这些火焰的流动,随后猛然张开双翼,一头撞向了天花板的位置,打算直接撞破宫殿逃出!

它成功了!

瞬间突破了一层的天花板,来到了宫殿的上层当中……古达侯爵回首看了一眼下方的黑色火焰,不禁暗自庆幸着。

但下一秒,它的庆幸就瞬间变成了魂飞魄散!

因为,一根又黑色火焰所组成的手臂,此时一瞬间伸出,直接抓住了它的身体,将它狠狠地来回了黑色的火海当中!

临死之前,古达侯爵只有一个无比后悔的念头……它不应该为了【刺激】其它贵族们,好让它们同意唤醒氏族大公,而暗自将宫殿中的大部分守卫撤走,甚至让心腹假扮巴兹比的手下的。

甚至,假扮巴兹比手下的心腹们,还没有来记得开始计划,就已经被吸血鬼杀手直接消灭……

但它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在黑色火焰焚烧的痛苦当中,古达侯爵猛然伸手直接掏出了自己的心脏,随后用最后一分的力气,将这颗心脏扔出!

嘭——!!!

终于,黑色的火焰充斥了整个房间,最后炸毁,让整个豪华的房间毁于一旦……宫殿的外墙出,此时直接倒塌了一半。

古达侯爵的心脏,此时在黑色火焰触碰之前,成功地投落到了宫殿前院的草地当中。

心脏依然跳动着。

忽然,有谁将这颗心脏捡了起来……心脏,在一只白皙的手掌处,强而有力地跳动着。肉身虽然已经死亡,但是侯爵的灵魂还在,它的精神意志,都借由心脏而得到了保存。

但这种保存并非长久。

“是你!”

跳动的心脏传出了古达侯爵的声音——侯爵发现,将自己心脏捡起的,赫然就是它打算铲除的拜勒岗的心腹……巴兹比!

但此时,自然不是展示自己对巴兹比敌意的时候,侯爵匆忙地说道:“哦!太好了,亲爱的巴兹比,没想到是你!快,将我送去血池!我需要鲜血重生!”

手握着古达侯爵的心脏,巴兹比淡然地打量了一样——他是追踪吸血鬼杀手而来的,但似乎是慢了一步。

“巴兹比!你还愣着做什么!快将我送去血池!我需要鲜血来进行身体重生!”古达侯爵的声音再次变得着急起来:“我会记住你这个人情的!相信我,我会给你你想象不到的奖励!”

“看来你们并没有很安守本分啊……也算是咎由自取了。”

巴兹比冷淡地说道……同时打量着前方宫殿中,那些渐渐消灭的黑焰。

与此同时,巴兹比的手掌开始缓缓用力,捏着侯爵的心脏。

“你想要做什么!巴兹比!!你敢!!”

侯爵并没有愤怒太长的时间——因为巴兹比此时已经直接将这颗心脏捏破裂……所以,侯爵最后只剩下凄厉的惨叫声音。

它的声音,甚至很快就消失……捏破的心脏,开始溢出一些浓稠的,暗金色的血液出来。

巴兹比目无表情,只是一仰头,就将这颗心脏举高在自己的口上……开始吞食着心脏中捏出来的血液。

这些暗金色的血液分量并不多,充其量就是十几滴左右……将鲜血吞噬完毕之后,巴兹比直接将侯爵的心脏扔在了地上。

心脏瞬间枯萎,最后融化成为了一滩黑泥般的物质……意味着,古达侯爵不仅仅不能重生,甚至永远消失。

巴兹比伸手擦了擦嘴唇,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上级贵族,不愧是被大公豢养的最好补品……难怪拜勒岗这么大方地养着你们。”

说着,巴兹比一抬头,只见一道身影,在黑色火焰的承托之下,缓缓降落。

“叛徒……又见面了。”

黑袍女人……湄菈看着巴兹比,目光顿时变得更为的凌厉起来。

巴兹比沉默了半响,才缓缓说道:“你…认识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