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三十一章 留下来的人

第一百三十一章 留下来的人

每时每刻,它都在发生变化……每个人,都会做着各自的事情。

倘若需要一个主角的话,那么大概谁都不会是……它只会是时间——包容一切的时间。

后来,它会变成历史。

……

……

多妮是在噩梦中醒来的,醒来的时候四周无人。她独自一人坐在了软乎乎的床垫上……所以,这里到底是哪里?

她记得自己是为了寻找米娜所以离开的第七号宿舍的,然后来到了外边的一栋别墅当中——对了,她还记得自己碰到了好几位的“贵族老爷”,然后……

然后?

突然起来的头痛刺激这这位少女,她一下子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那位最喜欢指名她的“贵族老爷”,那位一直喜爱着她的,同时她也十分眷恋的【父亲】,死了。

她亲眼看见的……死了。

以后就再也看不见【父亲】了……再不会被【父亲】指名了……多妮已经是没有【父亲】的孩子了。

这样的多妮……这样的多妮……

她从床上下来……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打算要去什么地方,单纯就是一种想要动的想法。

打开门,看着空荡荡走廊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自己要做什么——她要去见她的【父亲】。

她要去那个【父亲】被斩首的广场。

外边是电闪雷鸣,外边是滔滔黑焰……是神州真龙与俱乐部女仆的战场,是巴兹比与湄菈的追杀与被追杀,是危机重重。

但她怎晓得这些,因为她只是一心想要去到那个【父亲】倒下的广场,“波波奇父亲,多妮马上就来找你哦……父亲……”

她要去那里。

她赤脚走出了这里。

后来神州真龙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找不到这名少女的踪影。

……

……

黑色的火焰只是力量的种子,它经过女仆小姐的手,种在了湄菈的身上——满足她作为复仇者的渴求。

有两个限制:杀死的对象只能是吸血鬼,杀死的对象是吸血鬼以外的人则会招来自己的死亡。

代价则是将杀死的吸血鬼的灵魂大半作为祭品而奉上,只保留少部分作为驱动黑焰的动力。

这并非洛老板一向的行事作风,这仅仅只是女仆小姐感觉到自己主人的寿命突然之间消耗得有些夸张,而做出的一种临时的补充。

俱乐部的女仆小姐是真看不得自己主人的寿命减少的……她只想要他永远存在。

主人喜欢的高质量的灵魂,喜欢灵魂璀璨的光辉,并不代表女仆小姐自己也会一样的喜欢……她只是喜欢陪伴着主人去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在这之前,她依然是在俱乐部工作了超过数百年的女仆小姐,所以她知道如何更快更有效地活得更多的祭品。

而且……主人对她,一如既往的宽容,不是吗?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湄菈……一个掌握了恐怖力量,同时沦为这股力量傀儡的凡人——湄菈到底能够清醒,不会是女仆小姐关心的事情。

其实这位女仆小姐从一开始就是这般的无情……毕竟她是多个世界的唯一。

是奥尔良的少女,是被整个国家尊敬的圣少女……但同样也有曾被世人所唾骂的她,又给大地带来恐怖的她。

所以,对于女仆小姐来说,湄菈能够坚持下去是好的,湄菈如果无法坚持下去中途死亡了,也没有差多少——她如果没有这次机会,大概是走不出【农场】的……她原本的命运,不会脱离悲惨,她将会碰到的,可能是比绝望更为绝望的事情。

别墅的露台处,将神州真龙胖揍了一通之后回来的女仆小姐,默默地注视着那在黑色火焰中移动的火焰巨人,瞳孔中没有什么波澜……她只是在悄悄地计算着这次湄菈的收获,计算着这些收获可以让自己的主人的寿命恢复多少。

她就这样看着,但她身上的关机却发出了呀呀的声音。

神州真龙弱吗?

怎么可能弱小……她可能说是这个星球内常规范围的极限,她不在神州也只是没有了近乎无限的动力而已,她能动用的力量依然还是至强。

可女仆小姐的身体,毕竟只是一具炼金术制作的人偶……那些用来构造她身体的材质,最后还是无法承受白炎的力量。

如果此时将她身上的幻术撤除……她的肢体都已经不满了一道道的裂纹。

但她浑然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已经补充回来很多了呢…”

是这样心满意足的笑容啊。

……

洛老板没有选择在龙夕若与优夜动手的时候出手阻止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来不及——怎么会来不及呢。

女仆小姐到来他的身边,只要她想他愿意就可以了……他也是一样的,因为从一开始他就给了她这样便利的能力。

他只是好奇……好奇自己的女仆小姐居然会有这样主动的一面……好奇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用更妥善的方式来处理问题,反而选择了直接动手。

他一直都觉得,优夜是一个无法挖掘到底部的宝藏……时至今日,她身上依然还有着许多的未知,许多等待发现的东西。

有时候洛邱也会在想……如果没有这样可以不断增长的生命,他正常的一生,是不是足够去了解她的全部。

而正常人的一生,也仅仅只够爱一个人。

感受着已经回充得差不多的寿命,洛邱本打算继续解开上一任店主在自己身上关于忽略探寻的限制……但是想想还是先将这件事情放下来。

如果再来一次突然之间的大量生命消耗,恐怖只会引起优夜的某种担忧……如果说湄菈只是女仆小姐的常规手段,那么当女仆小姐处于担忧状态的话,不知道会否做出超常规的手段来。

不过,既然已经开始重新注意到了应该了解上一任的这件事情——既然这个当初的想法已经再次复苏,那么等于打开了一个缺口……这件事情倒是可以先缓一缓。

【农场】中燃烧的黑色火海,已经不知不觉地延伸到了洛邱的身边……但它们不会伤害他,只是会绕过。

他抬起头来,只见夜空上,巴兹比张开了一道类似结界的护罩,正抵抗着火焰巨人巨掌的拍打。

护罩成功地抵抗了黑色火焰的侵蚀,但是纯粹的冲击力却让巴兹比的身体直接坠入了【农场】的街道当中。

一个大大的坑……坑内,巴兹比吐出了一口鲜血,随后飞快地爬起了身来。

他就坠落在了洛邱的身边不远的地方——只是此时他并没有注意到,在这火海的街道当中,有着一双眼睛正打量着这一切。

巴兹比只是飞快地观察着四周的一切——街道上空无一人,显然他的下属已经很好地完成了他的指令,将【农场】中所有的【农作物】以及相关的人员都尽数撤离。

这算是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好消息。

但这黑色火海如果无法熄灭的话,恐怕是要蔓延到高墙的位置,最后波及高墙另一边的【交配农场】,以及【屠宰场】……如果说,【农场】是供给上级贵族使用,是它们特权的体现,那么最后的【屠宰场】,则是稳定氏族的真正的粮仓。

只能……也只能在这里,将吸血鬼杀手打到。

巴兹比眯起了眼睛……火焰巨人一步步靠近,建筑物根本无法抵挡它的步伐,在相遇的瞬间就已经直接融化。

他再次咳出了一口鲜血出来——但这并非体内受伤所导致,而是吞食了古达侯爵的精华之后,身体终于完全适应了这股力量之后,经过了短时间的蜕变而吐出的污血。

巴兹比抹去了唇边的血迹,感受着体内既然不同的力量提升——从现在开始,他才算是真正的得到了提升。

此刻,被身在火焰居然当中的湄菈,双眼处一根根的血管浮现,目光赤红,一头秀发在炎流的带动之下,一根根竖起……她一挥手,火焰居然便提起了手臂,狠狠地拍落下来。

巴兹比不敢大意……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展开了蝠翼飞起,与此同时,他也自腰间将氏族的权柄取出。

氏族权柄在面对氏族内部吸血鬼的时候,拥有莫大的威能,可面对的如果并非吸血鬼的时候,它仅仅只是一件普通的权柄——但它本身在打造的时候,却混入了一个特殊的属性。

【不被摧毁】。

这是加持在权柄之上的特殊魔术术式——当然,这世上不会出现无法被摧毁的东西,【不被摧毁】的属性,只不过是取了个巧,让权柄拥有高速的自动修复功能而已。

这时候,当【农场】没所有的人类都撤走,同时已经消化完毕古达侯爵力量的巴兹比,才有时间好好地思考着对付吸血鬼杀手的对策。

关于应付这些恐怖的黑炎,巴兹比心中已经有了些思路。

此刻,他的速度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躲开火焰居然的攻击明显要轻松得多……巴兹比开始游走在这居然的四周,同时不断地拆开给中建筑物上的材料,将这些材料当作是投掷的武器。

攻击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在火焰巨人身体之内的吸血鬼杀手!

疯狂投掷而出的建筑材料,并没有靠近到湄菈的面前,就已经在火焰居然的体内直接被焚烧成为灰烬……看起来,这样的方法,根本无法伤害得了巨人当中的湄菈。

可是仔细一看的话,却能够发现,每次投掷的材料,似乎都前进了一点点……而伴随着使用的材料的不同,刺入的深度也有轻微的变化——甚至,投掷的速度,也能够影响靠近的距离!

只要不是直接气化的话,怎么都会出现短瞬的突破!

猛然,巴兹比目光一凝,他已经将所有能够实验的材料都试验了一次,并且心中已经了打算。

面对着暴走的吸血鬼杀手,巴兹比越发的冷静起来——他依然保持着用不同的材料进行投掷……不知何时,火焰巨人不再刻意地去抵挡这些东西——因为这些东西不具有威胁性!

直到,某种不具有威胁性的材料又一次在火焰居然的体内变成灰烬……但是这次却不一样,因为突然有什么从灰烬当中继续射出!

是【托瑞朵】氏族的氏族权柄!

它藏于建筑材料之内……在材料被焚烧成灰的瞬间,进行了二次的突破!

火焰巨人体内的火力让氏族的权柄瞬间开始融化……但它自带的特殊属性,却让它在融化的瞬间,又开始修复起来!

仅仅只是瞬间,它就已经从融化到修复之间,经历了数次的转化……也就只是这刹那的时间,氏族的权柄,刺穿了湄菈的肩膀位置!

巴兹比不禁暗道一声可惜,急忙忙地将穿透而出的氏族权柄收回——但收回的氏族权柄,此刻大部分的地方都出现了融化后冷却的状态。

它未能恢复到原本的模样……恐怕权柄本身的特殊属性经此一遭,已经被火焰巨人体内的火焰力量毁去。

“巴兹比——!!”

被刺中的湄菈,似乎忽然之间清醒了一些——只见她此刻一手捂住被刺穿的肩膀伤口,拖着踉跄的脚步……一步步地驱使着火焰巨人朝着巴兹比走来。

他不得不后退着,寻找着下一个可能。

但就在此时,火焰居然开始以肉眼能够看见的速度,一点点地缩小起来……似乎是因为力量开始用尽的模样。

巴兹比眯起了眼睛,同时停住了自己的后退……他感觉到了一丝胜利的机会。

“巴兹比——!!”

不料此刻火焰巨人体内的湄菈,猛然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原本缩减的巨人,此刻竟是再一次膨胀起来……散开,喷出了数十道的龙卷!

巴兹比的攻击让湄菈受伤后从疯狂中清醒了回来,但同时也让湄菈不再的胡乱攻击!

中计了!

巴兹比心中大骇,此刻火焰临身,他甚至无法躲开——匆忙之间,他只能全身张开护盾,将火焰挡在身体之外!

护盾一层层地被直接烧开……已经彻底临近到了巴兹比的身体,他不得不咬了咬,拼尽最后的力量……被逼迫出来的潜能,让他的肌肉直接鼓胀,甚至挣破了身上的衣服!

最终……黑色的火焰将他吞噬!

……

黑色火焰最终成功吞噬掉巴兹比的瞬间,也是它散开的瞬间——只见一道身影从高空中坠落,而与此同时湄菈也直接倒在了地上。

火焰居然已经自她的身体外自动散开。

嘭——巴兹比最终砸落在街道纸上……他宛如血人一样,身体的血管几乎全部破裂,显然已经是达到了某种极限。

“再多一秒……不,半秒的话……”

此时,他不禁庆幸,如果这个杀手不是暴走,胡乱使用力量的话,恐怕会又是另外一种结果。

巴兹比剧烈地咳嗽着,一点点地爬起了身来——他甚至连站立的脚步都无法维持……但总算是活了下来。

吸血鬼对于血液的控制宛如本能……从血管爆裂而出的血液,开始倒流回到他的体内——这甚至不需要使用多少的力量,就像是呼吸一样的,但伤口的愈合显然无法和正常的情况相比。

他显然也不会在意身上的这些伤口……唯独……他看见了自己身上的咬伤。

巴兹比一下子愣在了当场……他看着自己的身体……他的胸膛,他的手臂——甚至他伸手去摸着自己的肩膀处,他都能够摸到明显的咬痕!

这是……被吸血了之后留下的咬痕!

可是他……作为吸血鬼的他,身上为什么会拥有这种咬痕?

当意识到这些咬痕的瞬间,巴兹比猛然感觉到大脑无比的昏眩,他用力地摔着头,希望能够摔去这种感觉——就在此时,有什么东西,从背后穿透了他的身体。

是一把利刃。

“吸血鬼……去死吧!”

是大卫……以及他手中拿着的唐刀——背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