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三十五章 没有名字的哭泣之物

第一百三十五章 没有名字的哭泣之物

他们正在吃着用蓝色藻类研磨成粉末之后糅制的一种饼类,没有说话,让洞穴是显得如此的安静。

他们是【诺曼】和【比奇丝】,被驱逐的男女。

“她是怪物。”男人忽然说道:“和她的哥哥一样....甚至更可怕。”

——怪物……是谁?

“我想不起来他的样子了。”女人低着头轻轻说道,像是某种责怪,怨恨:“我甚至没有见过一面,就被你们抢走...抢走!然后杀掉!”

她忽然变得激动,声音在狭小的山洞中显得如同暴跳的雷。

“小声点,你想要吵醒她……这个怪物吗!”男人急切说道,他甚至上前,伸手捂着女人的嘴巴,盯紧她的眼。

——怪物....是谁?

“她!”女人带着一丝惊恐,下意识地看着一旁:这是用干草以及一些皮和藻类所铺制的,像是雀巢的一张小小的床。

——怪物……是谁?

小小的床上,一双盖在了兽皮之下的眼睛...如同新月般弯曲的,不像是人类眼睛的双眼,正打量着洞中的他们。

“你想做什么?诺…诺曼?!”女人忽然变得惊恐起来。

男人突然起身,脸上带着冷漠,走到了【她】的面前...他举起了手上用骨头磨制的一把骨斧。

她知道男人想要做什么了,尖叫道:“你疯了!”

“我们会死!”男人压着嗓子回了一句,“她是怪物!”

声音刚落,男人便一咬牙,伸手将兽皮被窝中的【她】掏出,举起。

“看清楚,这个模样!这就是怪物!”

【她】有着灰色的皮都,裂开的嘴巴,像是锯齿般的一颗颗清晰可见的牙齿....新月般弯曲的眼睛,甚至没有常人的鼻子……

——怪物……原来是我。

“看清楚了吗?”男人的声音又提高了些,他将【她】给高高举了起来……他的手臂与此同时有人在颤抖着。

他其实害怕,害怕一些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事情。

终于,男人又将手中的骨斧举起。

“不——!”

女人悲痛,惊恐,甚至着急的声音响起,她一把抱住了自己的男人,猛地摇头说道:“不是这样的,诺曼……看清楚!请你一定好好看清楚!看清楚这孩子,她根本不是什么怪物……你看,你快看呀!”

“疯了。”男人心中悲痛,认为女人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但他毕竟是爱她的,不然他不会甘愿离开居住地也要陪着她。

他只能勉强自己抬头去看【她】的最后一眼……最后一眼,作为那个自己根本无法背负之名的最后一点歉意:【父亲】。

只看这最后一眼,过后……就会忘记。

他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那被他捏住了后颈的……【她】。

“这是.…我们的……”他惊异于眼前所看见的一幕,刹那间仿佛一切真假之事都全部混在了一起,“我们的孩子啊!”

他直接扔掉了手中的骨斧,将手中的【她】直接抱在了怀中,他激动地看着女人,“你看!比奇丝!这是我们的孩子,她并不是什么怪物!她是正常的!哈哈哈!!正常!”

女人喜极而泣。

他们相拥在了一起,二人怀抱中的【她】,缓缓裂开了那布满了锯齿般牙齿的嘴巴,像极了是笑容。

——原来,可以让别人喜欢自己的啊……

……

……

少女的神智恢复了一些的时候,已经没有看见多妮了。

只是那把砍了她无数刀的凶器被随意地扔在了地上……少女有些迟疑为什么自己能够醒过来。

她忽然感觉到了身体各处传来的异样……她抬头,然后看见了至今为止所无法理解的一幕。

只见一颗已经不怎么跳动的心脏,此时正倒挂在她的头顶之上……从心脏心房的血管当中,长出了一根根类似血管的暗红色的肌肉纤维般的东西。

这些纤维就如同织起了一道蛛网般,而巴兹比的心脏,此时就在这蛛网的中心处,然后又有更多的肌肉纤维从另一个心房长出,蔓延到了少女自己的身体直爽。

覆盖了她身上所有被唐刀所砍出来的伤口……粘附在伤口上的肌肉纤维上甚至还长出了许多的鞭毛,一点点地渗入了她的身体当中。

地上已经看不见她被乱砍的时候所飞溅出来的鲜血。

那些流出的鲜血,被一点点地吸附了回来,继而送回到了少女的身体当中……吸血鬼控血的能力。

但这并非少女的能力——而是这颗即将要停顿跳动的心脏,最后的一分力量。

不仅仅是将少女流失的鲜血收集回来,甚至将心脏仅存的最为精华的本源,也一并输入了少女的体内。

它已经不怎么跳动了,好像是离开了冷藏效果的普通人的心脏,变成了暗红色。它不在新鲜,甚至出现了轻微的发臭,或许内部甚至已经开始腐烂。

但是它让人在挤出它最后的一滴本源的鲜血。

像是钟乳石上的水滴……一滴,在那心房的底部,一点点地胀大着。

少女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她没有常人的脸容,所以就算她知道其实应该做些什么表情来变现此刻心情,却最终都无法做到。

或许可以,但需要用别人的模样……原本的模样没有办法,因为【她】……是怪物。

是不仅仅会吸人的鲜血,甚至也会吸吸血鬼鲜血,同时蚕食别人幸福的怪物。

当心房上最后一滴的鲜血挤出,随后滴落的瞬间,少女下意识地伸出了舌尖,她本能地去接受了它。

最后的精血滴落到了少女的舌尖之上,而心脏也随之彻底腐烂……那些粘附在墙壁上的肌肉纤维也一并的剥落下来。伴随着最后一点精血的流逝,这颗心脏将彻底地死亡——连同巴兹比的一切,都不会再有残留。

它甚至无法借助氏族的血池获得重生。

他如今是真正地死去。

少女伸出了双手,将坠落的这颗心脏接着……可是它一下子就在她的掌心当中,变成了流脓般的物质,最终从指间落下。

【她】最终将含在口中的这最后的一滴精血缓缓吞下,不言不语。

好像是过去了好久。

少女缓缓地站起了身来,默默地走出了这个房间——从这里开始,她没有再使用任何人的模样。

【她】用着她来到这个世界时候原本的模样,再次走进到这个世界当中……街道上,冷冷清清,到处都是破坏之后的痕迹。

依稀,似乎能够听见一些打斗的声音。

那是人类开始对吸血鬼的反抗——高墙另一边走出的古人种后裔,此时正在追击着那些残余的吸血鬼们。

不管是督察组的那些下级甚至无级的吸血鬼,还是巡逻队的精锐……此时竟是节节败退。

它们失去了上级贵族的支持……上级贵族们已经早早就丧命在了湄菈的复仇火焰之下,就连暂时执掌氏族权柄的巴兹比大人,此刻也已经失踪。

它们像是无头的苍蝇,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指挥——而对面古人种们手上却有着越发恐怖的武器……层出不穷的各种威力强大的武器。

还有湄菈……这如同死神般的女人,正在黑夜中,不断地收割着它们的生命。

一些原本就在【农场】中工作的归化人类,在那名为阿曼达的女人的演说之下,早早就萌发了倒戈的想法。

他们其实本来就是这样的现实,因为他们已经尽力过了成年,经历过了【真相】的冲击……他们大多都有着雷娜思一样的想法。

但是孩子们……【农作物】们不同。

他们没有经历过这些,他们不知道到底从【奉献】变成单纯的【粮食】有什么不同。他们更加不清楚【交配农场】是做什么的,但他们知道【屠宰场】的意思,可是不知道屠宰的其实是他们当中的某一个,某几个……某些,或许可能某一批的全部。

【农作物】们开始在破败的街道上失神地游荡……他们大哭或者大笑,或者失神地迈开了步子,但他们不知道自己要走去什么地方。

以原本的模样走在街道上的少女……此时就这样默默从这些孩子的身边走过。

没有孩子去注意她的存在……而【她】也没有因为那个孩子而停留片刻……打斗的声音渐渐地变得微弱起来——代表着【托瑞朵】氏族一方的吸血鬼当中还能够反抗的规模已经越来越少。

可以想象的……吸血鬼是极难生产的种类——它们本来的数量就不会太多。

但是人类不一样,从【交配农场】解放的人类就有很多,而从【屠宰场】中解放的人类甚至更多。

在这场战争当中,人类占据了绝对的数量优势——并且,他们拥有可对抗吸血鬼的神异武器。

但谁去关心这些事情……少女心中默默想到。

【她】依然往前走着,似在找寻着什么……【她】总感觉自己快要找到了,可是却差了点什么。

不久之后,少女再一次看到了多妮,【她】稍稍地停住了脚步。

但是多妮好像并不认识【她】,不记得【她】,只是嘻嘻哈哈地在大街上雀跃地跑动着——如同往常好动的她一般,会向【农场】……镇子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打上一个元气满满的招呼。

只是她此时浑身肮脏,她最喜欢的睡裙都被灰尘以及血迹所覆盖着,头发也是凌乱。

但是她的笑声像是某种感染……这似乎是唯一能够让那些已经失常了的孩子们所能够听进去的声音。

于是他们开始跟随在了多妮的身边……渐渐地,变得多了起来。

多妮的笑声就好像是某个神话当中,吹奏着笛子而来的牧童般……他们开始在多妮的身后,变成了一群。

他们纷纷嬉笑着,游荡在破败的街道之上,说着一些平日经常说的事情,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切都如往常。

【她】看着他们跟着多妮,就这样远去,然后渐渐消失在了大街之上……【她】忽然感觉到,这将会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到这些孩子。

他们现在消失了,那就是真的消失了……消失在了某些比真实还要真实的虚假当中——终于,最后一道身影都已经看不见了。

【她】这次没有迈出脚步,而是缓缓转过身来。

少女再次看见了不久之前消失了的洛邱……他好像早早就在这里等着【她】的到来一样。

或者说,【她】这次主动地找到了他。

这次少女没有在称呼洛老板为贵族老爷,【她】甚至变得十分的安静,一丝【米娜】这个人设的调皮感与天真都没有。

可能是用回了原来模样的原因。

“这种味道……叫什么。”【她】抬头,完全弯下来的双眼看起来像是没有眼珠,只是两条弯曲的线。

洛老板走进到【她】的身边——他看了眼少女双手捧着的东西,是一堆连烂肉也称不上的残渣。

他缓缓说道:“上级贵族圈养的【农作物】,使用的【人设】,吸取【农作物】鲜血的时候,你觉得……它们需要的是什么。”

“幸福的味道。”【她】几乎没有任何的考虑……因为【她】实在太清楚这一点。

因为打从出生以来,【她】就有着重重奇怪的能力……【她】像是人类,有着人类的东西,但也像是吸血鬼,也有着吸血鬼的东西……【她】是怪物。

洛老板却摇摇头,“我想,应该是叫做真实的味道。”

【她】马上反驳道:“但这都是假的,一切都只是虚构。”

“假的东西可以比真实的东西更加的真实。”洛邱轻声道。

“就像是他们……多妮?”【她】若有所思,再一次看着那些孩子以及多妮消失的街道尽头……是什么都已经再也看不见。

洛老板点了点头:“对于巴兹比来说,哪怕你并非法真正的米娜……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对于他来说,你已经和真正的米娜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对于他来说,你就已经是真实的。所以并不是味道变质了,而是……这才是它本来应该有的味道。不是通过取代,代替,甚至盗窃而来的,而是为你而存在的……味道。”

“好好吃……”【她】抬起了头来,如同锯齿般的牙齿微微张开,发出了难听到了极点的声音。

洛邱柔声问道:“名字?”

【她】摇摇头,“没有……从来没有。”

“那就叫做米娜吧。”洛邱忽然说道。

【她】沉默了片刻,将双手上的心脏残渣缓缓地捧起,放到了唇边,一点点地咀嚼起来,“是真实的味道……”

然后她……米娜笑着流下了泪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