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还说你不是恶魔

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还说你不是恶魔

革命家的首领玛琉后来要求与安进行一次单独的对话,安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房间里面只有她们两个女人。、

玛琉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开始从事革命的工作——她成年之后逃出了氏族的【农场】,然后一步步地建立了人类的革命军,同时打造了一个能够让人类生活而不被吸血鬼捕猎的隐秘之地。

如今的玛琉将近五十岁,可给人的感觉却如三十岁出头的女人……身体虽然残缺,却无时无刻都散发着自信与坚定的目光。

她和安不同……她知道安是一个善变,利己,甚至会在出卖与忠诚之间摇摆不定,就像是定时炸弹般的家伙——但也只有这样的家伙,才会冒险地成为氏族农场中的秘密内应。

她不会被吸血鬼发现她的心思,因为平日里面她和其余的归化的人类没有分别,一样会千方百计地去讨好贵族老爷们。

但眼前的安,与玛琉这些年来认识的安似乎有些不大一样。

安这时候先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玛琉的右臂,忽然道:“玛琉大姐,你的右臂和上次见面的时候,好像有些不一样。”

她稍微翻开了金属右臂的手掌,随意地握了握手指,淡然道:“最近得到了一些帮助。”

安沉默了片刻后道:“除了十三氏族的吸血鬼之外,【非人领域】中,果然还是有很多有特殊爱好的怪胎。”

她很清楚眼前这个叫做玛琉的女人,初期为了创建革命军,为了一些简单的物资,都付出了些什么。

出卖身体,讨好一些有特殊爱好的魔术师,或者自愿成为一些被通缉的女巫的实验体……等等。

任何她能够做到的,而安却从来不敢想象的事情,她都做了。

“说起来,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有三年了吧。”玛琉忽然开口说道:“这三年的时间,因为你暗中的情报,我们成功地从【托瑞朵】氏族的【屠宰场】中救出了三十九位人类……他们现在都生活得不错。虽然不知道背后有你的参与,不过我还是要亲自代他们向你说一声谢谢。”

安摆了摆手,“玛琉大姐,我们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这种感情牌就没有必要出了,还是把事情先谈下来吧。”

她沉吟了一番后道:“既然这样,你打算怎么一个合作……我不可能因为你打下了这个地方,就将好不容易救出来的那些人类,送来这里生活。你要知道,你打下了这里是没错,但十三氏族除了【托瑞朵】之外,还有十二支……而十三氏族只是占据整个吸血鬼世界的上层而已,往下的还有更多的吸血鬼,你或许还不清楚,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吸血鬼到底有多少。现在,你攻占了这个氏族的农场,等于是触动了整个吸血鬼世界的根本利益,接下来你要面对的恐怕并不如你所想的那样简单。”

安道:“我需要更多的战士,我可以为他们提供足够多的,可以对抗吸血鬼的武器。玛琉大姐,如果不正面宣战,你觉得单凭你个人,或者那弱得可怜的革命军,到底能拯救多少个被困在各大氏族【农场】的人类?一百个?两百个?这三十年你确实做了很多没错,也救了很多人没错……可是,在你救了的这些人的同时,死在各大氏族手中的人类,远远比你救出得要多。”

玛琉是沉默的。

安此时又道:“革命军毕竟还是太弱小,你们没有足够的资源去发展以及壮大,按照目前的模式,你们永远只能够小打小闹,根本不可能动摇十三氏族的根基。想法,为了不让十三氏族发现你们,还必须小心翼翼地躲藏起来,这自然有大大地制约了你们的发展……最后就是,除了出身在【农场】的,被压榨的人类之外,【非人领域】又能有谁能够为了拯救【农场】中的人类而站出来?”

玛琉只能苦笑,她十分清楚安所说的都是目前的现状。

安吁了口气,“退一万步,我假设革命军能够一直不被发现,你们能够不断地拯救出个别的人类……可你想过了没有,玛琉大姐,你只是人类,哪怕你的精力再怎么的旺盛,也会有衰竭的一天。我们人类,会受伤,会老去,会死亡。而吸血鬼只要能够吸我们的血,它们就没有这些顾忌。所以,你自信,哪一天你要是死了,革命军还能按照现在来经营吗?”

她再次沉默。

安换了一个坐姿,“玛琉大姐,你的志愿是救出所有被氏族圈养的人类对不对?”

她点了点头。

安道:“如果不开战,你自问能否接管这里所有的人类……我说,现在跟着我的这一群家伙?”

玛琉首领苦笑道:“这个农场的人类,比我们现在据点中生活的还要多许多……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容纳得了。”

安却道:“【托瑞朵】氏族目前已经被我们打退了……虽然它们的大公还没有出现,但是这一战下来,几乎所有的上级贵族都已经死绝,它们的精英也被歼灭。所以,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战争已经开始了。所以,不管你是加入还是不加入,我一样会抗争到底。”

玛琉认真地看了安一眼,忽然道:“你…有些不一样了。”

安淡然道:“如果我说,我其实已经死过一次了……你相信吗。”

“我需要考虑的时间。”玛琉缓缓说道。

安站起身来,点了点头道:“可以,但时间不要太长。因为我现在确实需要人手……至少,在别的吸血鬼发现了这里,打算行动之前,我要将这个【农场】打造成为可以防守的城堡。”

说着,安快步地走出了房间。

玛琉觉得,那个原本的安,恐怕再今后会越来越少地出现,直到最后消失不见……她,会成为外边那些人的女神。

“只是因为死过一次吗……”玛琉不禁沉思了起来。

……

……

“她……它真的是黄金龙?”

米罗酱……或者说法夫纳(娜)是被玛丽亚从楼梯底下的杂物间给费力地拖出来的。

此时的黄金龙还没有醒来——看来它不仅仅是被神州的真龙打晕这么简单,恐怕还被下了某种真龙的禁制。

“这就是黄金龙,但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位了……玛丽亚·头套小姐。”女仆小姐微笑着说道。

这个【七色堇】大师好小气的……玛丽亚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她。

但接受就完事了,没有必要和财富过不去。

“这么说来……”玛丽亚此时更加关心黄金龙的事情,“魔术师协会之所以迟迟都没办法给黄金龙找到配偶,是因为黄金龙是个女装的变/态……它其实不喜欢雌性生物?”

“或许也有这个可能呢。”洛老板忽然狡黠一笑,“玛丽亚小姐,如果只是心理上的愿意,或许根本不需要用到药物的手段。”

玛丽亚搓着下巴沉吟着,“是黄金龙,也是米罗酱……老实说,只要看过米罗酱的专栏的人,都会觉得这是活脱脱的少女心爆炸的美少女之类啊……我崇拜的居然是一条女装的黄金龙?”

她忽然感觉好混乱,感觉作为大龄单身女青年所剩无几的一些希望好像也被人打破了一般。

玛丽亚此时忽然打了个激灵,一拍大腿道:“其实这个也好办啊!只要给它下足够分量的催情药,就算是母猪也一样能上!生物是没有办法违抗本能的!管它喜欢的雌性还是雄性!”

似乎某位真龙一开始也是用这种手段来着。

这不免让洛老板有一种下意识的想法——是不是年纪比较大的女性,都倾向于这种简单粗暴的思维。

他甚至想到了任紫玲,而且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假设她也碰到这个问题的话,应该也是一样的思路。

所以从某个方面来说,玛丽亚,神州真龙,以及任紫玲,貌似脑回路会比较接近。

“你们觉得怎样?给点意见?”

“哦……抱歉,有点走神了。”洛老板微微一笑,“嗯,我觉得或许还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会比较好,使用药物的话……似乎昨天黄金龙大肆破坏的原因,就是因为被灌了不少所谓的催情药。”

“已经有人试过了?难道是魔术师协会总部的人?”玛丽亚显得有些烦躁地来回踱着步子,此时的她早就忘记了自己还在氏族的【农场】当中,而是全部心思都在黄金龙的身上,她忽然看了看好不容易请来的【七色堇】大师。

这牛皮纸袋好歹都套着一天一夜了,还碰到了这么多危险的事情……总感觉这样的秘药大师放着不用实在太对不起自己这次的历险。

“大师,你一定能炼制出超过六星【爱情药剂】的吧?”玛丽亚劈头就问道。

女仆小姐好像已经猜到了这位魔女的想法,闻言后想了想道:“这就是你的办法?”

“没有什么事情是爱情解决不了的!”玛丽亚此时一挺胸道:“只要它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女的,自然而然就会有生育后代的需要!其实我觉得魔术师协会应该早就知道黄金龙的问题,也应该早就想到了这些,只是苦于没有能力炼制出来超六星的秘药而已!”

因为这次委托是玛丽亚直接向女仆小姐提出的,所以洛老板这次并不打算直接参与进来,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尽管最后的收益,还是归于他……以及祭坛。

似乎是察觉到了主人打算旁观的意思,女仆小姐此时看了一眼黄金龙,接着又打量了玛丽亚一眼,忽然笑了笑道:“确定好了吗,只要超过六星的【爱情药剂】。”

玛丽亚下意识地就想要点头——大概整个魔术师的世界里面,不会有能够拒绝得了【七色堇】大师作品的家伙。

但她却立马止住了自己的肯定,而是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师……请问这种秘药的酬劳?”

“也是呢。”女仆小姐轻笑了一声,“让我想想,按照以前的规矩来说……”

“材料我这边会准备好的!”玛丽亚连忙说道:“酬金当然是另算!”

“我需要你。”女仆小姐冷不丁开口说道。

玛丽亚不禁一怔,下意识指着自己:“需要我……需要我?是需要我做点什么吗?大师尽管说,我一定会尽力完成的。”

“不,我只是需要你。”女仆小姐淡然道:“或者是另外一个你也可以……特蕾莎,或者是你自己本身,都可以。”

玛丽亚皱了皱眉头,试探性地问道:“大师……所以,你是需要我,或者说是特蕾莎去帮你做点什么吗?”

女仆小姐忽然眯起眼道:“装糊涂会浪费时间的呢……当然,如估计你不是真心打算完成这笔交易的话,也可以。”

玛丽亚冷汗涔涔。

早就知道【七色堇】大师的事情,也知道当初不少曾寻找这位大师炼制秘药的家伙,至今为止都绝口不提当初的事情——本来就应该小心翼翼的才对,可是这一路上看着这位大师老牛吃嫩草,居然就忘记了这位大师当初让人恐惧的一面……实在是自己太过放松的缘故。

“大师……”玛丽亚此时脸色不怎么好,试探性问道:“能否换另外一个条件?”

女仆小姐则是抚着脸道:“是呢……这个条件似乎也有点强人所难了。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换一个条件倒是也可以。”

这位大师……原来这么好说话的吗?

还是说,因为爱情的关系……玛丽亚下意识地看着旁边正在喝茶的洛邱,心中竖起了大拇指:well-down!

于是,在玛丽亚万分期待之下,女仆小姐缓缓说道:“既然你想要的是超六星的【爱情药剂】,那么作为酬劳来说,不如就将你这一辈子的【爱情】都出售给我吧。”

玛丽亚的万分期待瞬间落空,整个人僵在原地……头套之下的嘴巴微微张口,最终没有选择说些什么。

你还说你不是恶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