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四十章 返回现世

第一百四十章 返回现世

对于【七色堇】大师的要求,玛丽亚感觉自己还想要再挣扎一下。

只不过女仆小姐并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意向。

玛丽亚不得不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洛老板,却发现这位治愈系的小弟弟这次不再治愈了,根本就没有亲自下场的意思。

“算了,看来这份赏金我是赚不了的了。”玛丽亚摇了摇头。

她不过是想要赚取魔术师协会的赏金而已……可赚钱的路子多得是,她没有必要为了这一次,而答应【七色堇】大师的要求。

呵……大龄女青年就不配拥有爱情,可以随便出卖爱情吗?

不过,她也总算明白为什么【七色堇】大师的作品,会在秘药界被炒到天价的原因——如果每一瓶【七色堇】大师制造的秘药的流出,背后都有着这么辛酸的故事的话,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是打算放弃委托了吗。”女仆小姐淡然问道。

玛丽亚苦笑着说道:“不放弃也的放弃啊……虽然还是很可惜这笔赏金,但比起失去的东西,总感觉是得不偿失的感觉。不过,不管如何,还是很感激大师你这次的陪同……尽管发生了许多事情。”

他们是从来都不会强逼对方达成交易的……女仆小姐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秘药师的身份只是她曾几何时的游戏之作,至于因为这个身份曾经做过的那些交易,也不过是顺便。

她的本职工作自然是俱乐部的女仆。

“玛丽亚小姐,记下来打算做什么。”洛老板此时忽然问道。

玛丽亚想了想道:“嗯……大概会去一趟其中一个中立混乱区域,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进货的东西吧,毕竟现在不列颠国境被制裁,正常的【坐标】都不好使用。用【非法坐标】来一次,总得有些收获才行……再不进货,我的魔法屋就要没东西卖了。对了,两位是打算现在就回去现世吗?还是打算再这里多逗留一段时间?”

洛老板随意道:“这次就先逛到这里吧,等会如无意外的话,应该是回去现世。”

玛丽亚点了点头……她只是个想要做生意的魔女,这次买卖最终没有做成虽然可惜,但也没有太过失落——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跟何况对方是世界仅存的三名秘药大师之一,而且还是当中最神秘的一位?

你永远都不会明白,认识这样一个大佬,在今后或许会给你带来怎样巨大的帮忙——玛丽亚想了想,就伸手从领口之中掏出了一个瓶子出来。

“这是一个未标记的【坐标】。”玛丽亚十分爽快地将瓶子送到了女仆小姐的面前,“我不能让大师你白跑一趟的,这个未标记【坐标】就当做是这次的咨询费吧。用它的话,就算是在不列颠也可以随时再次进入【非人领域】……当然,大师肯定也知道这东西的作用,我就不仔细说明了。”

看着玛丽亚双眼满是殷切的神色,女仆小姐微笑着就将这个未标记【坐标】给收了起来——不客气的。

看见这一幕,洛老板忽然想起了优夜的一些事情。

比如她在世界各地貌似都有着不同的产业……比如她还有这十分神秘的银行账户,又比如一些奇奇怪怪的收藏之类。

她说都是过往一些很热心的客人赠送的小玩儿。

大概,就是像现在这个样子吧?

当然,女仆小姐也给出了自己的回礼——一张没有任何印记的黑卡。她告之了玛丽亚,日后如果还有想要秘药的时候,可以通过黑卡进行联系。

玛丽亚觉得是赚了的——毕竟几乎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够主动联系上这位神秘的秘药大师,所以十分高兴地就将黑卡给塞入了领口当中,宝贝一样。

“那么,我就告辞了,两位!”她在别墅前向洛老板与女仆小姐挥手告别,末了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便有回头说道:“对了,小弟弟,你要是真的打算去探索法老王的墓穴的话,我建议你在当地找一个叫做‘卡兹’的家伙当向导,另外他还有个外号,叫做‘黄金瞳’,实在当地进行研究工作的考古学家。”

“黄金瞳?”洛老板不禁怔了怔。

“没错……有问题吗?”

洛邱摇摇头,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一些事情……很感谢你的建议,玛丽亚小姐。”

这位魔女小姐耸了耸肩,随后就十分潇洒地从领口掏出了魔仗,后又扔了两颗种子出来,变成了一辆南瓜车,接着便一路驱车往最近的一个中立混乱区域而去。

她还没有发现的是,只是因为自己一个善意的建议……那张【七色堇】大师给她的纯黑卡牌之上,就悄然地多了一道金色的印记。

……

玛丽亚暂时还没有发现黑色卡牌的事情。

因为她此时更加在意另外一件事情——当南瓜车已经远离了别墅,后方的【农场】都已经变成一个黑点的时候,魔女小姐却忽然大笑了起来!

只见她将牛皮纸袋的套头直接撕开,狠狠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之后,才舔着嘴唇,将手掌伸入领口中,好一阵的鼓捣,最后掏出来了一个小小的瓶子——洛老板曾让女仆小姐给她的一瓶用来帮助特蕾莎恢复的药剂。

“总算也不似毫无收获。”

她爱不释手地将这个瓶子捧起,贴在自己的脸颊上,像是快要流出口水的样子——这也是【七色堇】大师的作品啊!

虽然只是恢复类的药剂,但也是【七色堇】大师的作品啊!瓶子上甚至还有她的独门标志!

至于特蕾莎……不过就是掉了点血而已,多睡一段时间自然就会好了,根本就不需要用到恢复药剂——就算用,自己店里面普通的恢复药剂就卓卓有余了!

“发了…这次发了……这次真的发财了!!”

擦了擦快要流出来的口水之后,魔女小姐便连忙不计成本地从领口处掏出了一个可以进行即时通讯的道具。

她联系的是【非人领域】当中一个十分出名的地下黑市拍卖商人。

“哦,这不是贫穷的玛利亚吗?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我很忙的,每秒钟几千秘晶上落!”

“我手头上有一瓶【七色堇】大师的作品,目测至少是超四星的恢复类药剂,还有独门的【七色堇】防伪标记!”

“噢!!高贵的玛丽亚女士,你是我的母亲!”

这就很真实了。

……

……

【托瑞朵】氏族的城堡旧址处,此时已经看不见任何一个吸血鬼的踪影。

此处应该有留下一批重建城堡的吸血鬼才对……不知道它们是因为知道了【农场】的事情而选择了逃离,还是在后来赶往【农场】进行支援,最终也被反抗的人类给消灭。

当然,这些对于神州真龙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事情。

她来到了【失落裂缝】之前,直接拉起了洛翩跹,就往下跃去——真龙对于个体的感应能力还是十分恐怖的,她已经感觉到了辉耀曾经到来过的气息,同时气息也是一路深入裂缝当中。

强大的灵觉让神州的真龙几乎没有找不到的人——某个奸商除外。

不过让龙夕若更加意外的是,正当她打算深入裂缝的时候,却看见了一道身影缓缓从裂缝底部飞出。

这赫然就是她这次的目的,魔术师协会的第一塔主:辉耀。

“小鬼?”

“老师?”

……

“没想到,我只是消失了一个晚上,【托瑞朵】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悬崖之上,辉耀如同倾听最深奥的魔导书般,默默听完了神州真龙的一些简单的讲述——即便是第一塔主此时也忽然有种脑袋不够用的感觉。

他其实还想要继续逗留在浓雾区域内的那个宁静的村庄当中的,只是外边实在还有太多放不下的事情——他打算出来一趟,将琐碎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就再一次回到那浓雾中央的神秘村子,向那位自称【Cain】的神秘人继续请教它世界以及时空探索的事情。

或许,还会有一次时间不短的闭关——当然,他也并没有忘记自己刚刚有意向收的一名学生的事情。

这次暂时离开,也有一部分是为了安置这位潜力非凡的学生的缘故。

“老师,你可知道,【农场】中的人类,何以突然拥有了反抗的力量,而且……”辉耀塔主皱着眉头,“而且甚至将【托瑞朵】氏族打残废?”

是打残废,并非灭族——因为辉耀知道,并非每一个吸血鬼都会栖身在各自氏族的【非人领域】的领地当中。

譬如十三氏族各族都会有不少的吸血鬼加入到最高的巡查组当中,专门负责在现世监管那些不守规矩的吸血鬼之类……也有一些是因为喜欢现世的生活,而选择一直在现世生活的。

当然,也有为了打理氏族的资产,而在现世工作的类型……总之,【托瑞朵】应该还留存了不少的后裔。

只不过元气大伤,氏族的综合实力会跌落到谷底,甚至还比不上一些新兴的吸血鬼家族之类的情况,大概也无法避免。

“你问我,我问谁?”龙夕若此时抬头望天,“这里是你的地盘吧?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让我这个几十年不来一次的怎么会知道?反正我是全程划水……又不关我事。”

其实还能是因为什么,当然是因为那个……那个就知道和女仆卿卿我我的奸商了!但龙夕若并不打算坦白这件事情。

总感觉便宜弟子和可能的,未来的男人要是打起来之类——草!回到神州,一定找那心机女再干一架啊!

辉耀塔主苦笑道:“老师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格……好吧,这件事情我会多加关注的。”

他揉了揉额头,不仅仅是米迦勒协会的事情,还有黄金龙暴乱的事情……现在还有【托瑞朵】氏族的事情,辉耀塔主突然感觉自己短期内想要去再次拜访【Cain】的想法似乎有些不太现实。

“不管如何……”辉耀缓缓吁了口气,梳理着目前的现状,“有件事情,是需要你帮忙的。”

“说吧!”龙夕若十分大度的挥了挥手。

辉耀则是恭敬地道:“老师,这次法夫纳暴乱,造成了【非人领域】多处地方的破坏,以及引起了许多非人的不满,我想短时间内,法夫纳是不适合继续呆在【非人领域】的。所以我希望,将法夫纳交给你看管一段时间……其实,就是让它到你那儿躲一下风头。”

神州的真龙像是吃瘪了一样,差点就要破口大骂出来——只可惜辉耀实在太清楚她的软肋,又是唉声叹气,又是自我检讨,又是说什么作为学生居然要劳烦老师,实在是太过差劲……云云,直让龙夕若一肚子话往回吞去。

“照看可以!但是我不保证什么时候心情不好了,会把这死变/态揍得怀疑龙生的!”

“我想法夫纳日后一定会很珍惜这段能够在你身边倾听教诲的日子的。”辉耀随意地笑了笑。

龙夕若觉得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呢……自己作的孽,跪着也只能自己擦了。

就这样,不情不愿的神州真龙伙同着第一塔主,朝着那别墅走去。

本来,神州的真龙还担心要是辉耀在别墅碰到那奸商和心机女之后,自己不好解释的,可没想到回到别墅的时候,除了法夫纳之外,已经再看不见那二人。

只是留下了一张纸条,说先行一步,回去现世了。

神州的真龙看着这张纸条,手指一用力,眼看就要撕毁灭……但最终叹了口气,将字条小心翼翼地叠好之后,给塞入了钱包当中,然后一声不吭地坐在了沙发上。

她昨晚就是坐在这个地方,和那个家伙说了一些……这几千年来第一次说出口的说话。

——嗯?老娘这其实是不是变相被甩了?

神州的真龙猛一下地站起了身来,将昏迷的黄金龙来回地揍了两通之后,才又默不作声地坐下,继续发着呆。

她很好地诠释了和辉耀说过的话——心情不好可能会揍得法夫纳怀疑龙生。

“小鬼!”

“在的,老师!”

此时,面对着突然情绪不佳的神州真龙,辉耀塔主不禁回忆起来从前游历东方求学时候的惨痛经历,想也不想地应答了起来。

只听见神州的真龙此时正色道:“告诉我你们百年前讨伐那个地方的战场的具体位置,我想去看一看当年的战场。”

“老师?”辉耀塔主不禁怔了怔。

龙夕若淡然道:“说,还是不说?”

辉耀塔主只好道:“老师既然想去看看的话,学生当然会满足你的要求……这样吧,回去协会之后,我会开启直接传送给你的……我们将那个战场封存起来了,而且还建立了直接抵达的传送术式。”

龙夕若点了点头,目无表情地站起了身来,“哦,那就走吧。”

……

……

陈彼得急不可耐地在办公室里面走来走去,满头大汗——他感觉有件事情快要瞒不住了!

邱少爷和他的女朋友是昨天早上外出的,可是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却至今未回……陈彼得甚至没有任何可以联系得上的方法!

他昨天已经在卫星电话上糊弄了集团的樱小姐一次了——感觉今天再糊弄一次的话,自己的饭碗要保不住!

“回、回来了!经理!!那位少爷回来了!就在楼下了!”下属此时急忙忙地闯进。

本来平时陈彼得是要劈头大骂对方没礼貌不敲门的,但是这次却一屁股坐了下来,长长地吁了口气:“妈呀……总算是回来了,这小祖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