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四十八章 流金岁月

第一百四十八章 流金岁月

【之其一:单纯的人】

行动要在想法出现之后付诸实践才能算是行动……古斯夫先生很快就来到了狄林思先生的房间。

但狄林思先生此时正面临着某种麻烦。

两名门童,这会儿正在费劲地为狄林思先生试穿着一件燕尾服……狄林思先生的身材,大概会让世上绝大部分的裁缝们都感觉到头痛。

这已经是大饭店目前能够提供地尺寸最大的燕尾服了——两名门童此时正在用力地给狄林思先生束腰……像是拔河般。

“噢……该死的!我感觉自己好像要被勒成了两段一样!这狗屎东西!太让我讨厌了!我是要变成德国香肠了吗?”

狄林思先生这会儿一边受罪一边大大咧咧地咒骂着起来……他看见古斯夫先生进来后,连忙就说道:“古斯夫,你来得正好!过来帮帮我,让我尽快结束这种灾难!”

古斯夫先生只得连忙上前帮忙,废了好些力气,才勉强地让这位狄林思先生将燕尾服给穿上——当然,少不免出现纽扣悲鸣的情况。

古斯夫先生甚至担心,这些纽扣会不会在下一个瞬间就直接爆开。

“见鬼!该死!以后打死我也不会再穿这玩意!真的!我用我过世的奶奶的名誉保证!”狄林思先生喘着气骂道。

……通常这样的誓言都是不值得相信的。

古斯夫先生只当作是没有听见,然后悄悄地做了个手势,让两名门童先到房间外等候……他则是装作不经意似地问道:“狄林思先生,您是打算参加宴会吗?”

“当然!不然我穿这套衣服做什么!”狄林思先生估计还是因为这衣服勒得不大舒服,情绪显然并不高涨。

古斯夫先生了然的模样,随后微笑道:“请问,还有什么是需要帮忙的吗,狄林思先生。”

“哦,让我想想……”狄林思先生沉思了片刻,摇摇头道:“好像是没有了,再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找你的吧?楼层管家我记得是随传随到的来着?”

“是的,狄林思先生。”

狄林思先生又想了一会,随后拍了拍古斯夫的肩膀——他拍下去就没有将手掌提起来了,古斯夫先生的一边肩膀不禁略低了一些。

他只好保持着微笑,等待着这位顾客的发话。

“工作辛苦了。”狄林思先生先是这样说道,然后有想了一会儿,才又接着语重心长道:“不过该休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不要累坏了自己。”

古斯夫先生张了张口,最好还是保持着微笑与点头,“谢谢您的关心,狄林思先生……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哦……我还是有点饿了,你给我准备一点吃的吧。”狄林思摸了摸那被扎得结实的大肚子,“让那个谁……谁,哦,那个主厨给我随便弄点吃的吧,我现在不想走出去了!这见鬼的衣服,真是难受。”

古斯夫先生不禁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但还是保持着职业的笑容,“我会为您安排好的,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么请允许我先行离开,因为我还需要去为齐格律师服务。”

说道齐格律师这个名字的时候,古斯夫先生看似随意,却悄悄地留意着狄林思先生的表情。

“哦,你去忙吧,我自己来就行了。”

但狄林思先生完全不知道齐格律师到底是谁的模样……他甚至没有在意古斯夫口中所谓还要去服务别人的事情。

难道他不知道……这里的楼层管家,对于总统套房的客人,是一对一服务的吗?

带着这点疑惑,原本已经有些确定的事情,突然就被打乱了般……古斯夫缓缓退出房间,关门之前,从门缝处悄悄地看了一眼。

只见这位狄林思先生手上正打开一本小本子,然后咬着一个铅笔,不知道正想些什么……偶尔用铅笔头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偶尔抓一抓开始见稀疏的头发。

“这位先生等会去了什么地方,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了吗。”

离开之前,古斯夫先生向门外的门童们吩咐道。

但后来这位狄林思先生,直到宴会开始之前,都没有走出房间……古斯夫先生听门童说,这位狄林思先生吃饱了之后,就睡着了。

而且呼噜声特别的壮观。

……

……

【之其二:礼物】

晚上,七点半……宴会开始。

举办宴会的地方,是在大饭店园区的露天草坪处,这里不仅可以观赏人工湖的夜景,同时也可以看见亚力克大饭店的整体。

灯光之下,亚力克大饭店,就像是用完美的线条所构建出来的成对称的城堡,像是童话里面才有的东西。

听说原本的亚力克大饭店并不是这样的,后来经过好几次的改建之后,才有了如今的模样——这都是出自那位神秘的饭店主人的手笔。

今夜宴会的主题是:化妆舞会

客人们会简单地带上一些装饰,用来掩盖脸容——当然,很多时候,简单的面饰是很难让人隐藏身份的……多数上都只是为了气氛的关系。

蒂芙尼女士简单地带上了一个眼罩,至于仙蒂女士倒是带上了一个威尼斯面具。

看得出来,仙蒂女士对于多年好友选择来参加这个化妆舞会,也不和自己去生日趴的事情十分的耿耿于怀——她真的准备了好多年轻而又有活力的小伙子呀!好浪费!

“嗯……今天是怎么呢,好像看到了不少的熟人。”蒂芙尼女士忽然在好友的耳边低声说道。

“有吗?”仙蒂女士四处张望起来。

蒂芙尼女士指了指不远处的两名站在了餐区的中年男子,“那边的两个,像不像是乔治和戈本?”

“谁?”仙蒂女士愕然问道。

蒂芙尼女士摇摇头,闻言好笑道:“如果让他们知道你彻底忘记了他们,他们可能是会哭泣的……忘记了?他们当初是你的追求者。”

仙蒂女士努力回想,最终在记忆的角落找到了两张模糊的脸庞……她惊醒了过来,最终想起了乔治和戈本到底是谁。

很有性格的伯格主厨的餐厅里面,从前就有专门为顾客演出的小舞台,乔治和戈本都是当时负责表演的乐师。

回想起来的仙蒂女士颇为自豪道:“现在想想,我当时还是很受欢迎的……可惜啊,岁月不饶人了。不过当时都是喜欢拉小提琴的帕赫尔呀……你不也是。”

蒂芙尼女士没好气地看了一眼这个不知道到底是损友还是密友的家伙。

仙蒂女士此时却道:“不过想在想起来,当时迷恋帕赫尔实在是一件错误的事情……会为了追求梦想突然失踪的男人,真的很差劲。而且你看看,天啊!乔治和戈本现在的样子,我真得无法想象,他们当年其实还挺帅气的。嗯……没准帕赫尔现在也变成了油腻发福的中年男人了!相信我,亲爱的,男人上了年纪之后是绝对不关心容貌的,你看看我现在的丈夫都成什么样子就知道了!”

蒂芙尼女士没有说些什么。

仙蒂女士大概是没心没肺的类型,似乎忽然摆了摆到了这种年月却还有些资本的身材,搔了搔首道:“不行,我要去和乔治和戈本打个招呼,重温一下美好的年轻岁月……蒂芙尼,你自己招呼自己吧!”

蒂芙尼女士真的不知道怎么去阻止这个家伙……她苦笑地摇摇头,随后从侍应生的盘子里要了一杯红酒,自个儿地在露天的宴会场地缓缓走着。

她真的认出来了一些好久没有见过的老面孔……一些曾经在亚力克大饭店工作的旧员工。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蒂芙尼女士没有像是仙蒂那样,上前去和那些曾经认识的人打招呼——毕竟她自问没有仙蒂女士那种比妆容更厚的脸皮。

而且……她事实上,人际关系并不怎么好。

古板,规矩,不苟言笑……他们都害怕她这样一个无趣的女人——即便是前夫,最终还是因为生活的枯燥而选择了分开。

她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枯燥了大半辈子了吧?

所以开始有了一些改变,不再一直记挂着工作,偶尔的时候会看看书,做一下美容,尝试一下运动,也会去看一下无聊得但大众喜欢看的电影。

她脸上开始比往日更多了一些笑容,但笑起来的时候却还是那样的给人压迫感——蒂芙尼女士感觉自己大概是改不过来的了。

生活依然在改善着,只是身边的朋友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

“蒂芙尼女士,你今晚可真是漂亮。”

她听到了呼唤自己的声音,蒂芙尼缓缓转身,看到了一位花白头发,也只是简单地带着眼罩的老者,她甚至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对方的身份。

“齐格律师,是你?”她不禁异常的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直在找你。”齐格律师缓缓走来,带着笑容,“听古斯夫说,你也会出席,所以一开始就在留意你是否已经出现。”

“感谢。”

蒂芙尼女士微微一笑,随后心思灵巧的她很快就意识到这场宴会或许和这位齐格律师有关系的事情——还有这么多老员工也出现了。

听她的侄子古斯夫说,那位入住了总统套房的先生,身上还带着有饭店幕后主人印记的东西……这一切,是不是表明今晚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蒂芙尼女士,生日快乐。”齐格律师此时忽然说道,随后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礼物盒子,“这是我给你准备好的生日礼物,请笑纳。”

“谢谢。”蒂芙尼女士并没有拒绝,很是大方地接过,并且轻拥了齐格律师一下,在他的脸上轻吻。

齐格律师此时打趣道:“噢!我想我现在肯定已经被妒忌了。”

“齐格律师还是一如既往的风趣。”蒂尼女士笑了笑,“可您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总不会是特意地为了给我送来一份礼物吧?”

她没有太过惊奇齐格律师送给自己礼物的事情。

齐格律师基本上知道大饭店每一个高级职员的生日,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甚至还会抽身过来,员工庆祝——过往一直都是这样。

在蒂芙尼女士的印象中,齐格律师就有参加过好几次自己的生日宴会。

当然……如果只是普通的职工,大部分时间都只是一份有他署名的小礼物之类,他本人并不会出现。

算是……一种激励机制吧。

“只是刚好受到了一位老朋友的邀请。”齐格律师此时眨了眨眼睛,“那么……好好享受今晚的宴会吧,蒂芙尼女士。最后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

话虽如此,可直到现在,举办这次宴会的主人却依然还没有出现……可宾客,似乎都已经到来了。

……

……

【之其三:声音】

这应该是晚餐时间人最多的时候,但大饭店内此时却显得十分的冷清……因为大多数的客人都参加外边的露天晚宴了。

就连餐厅的厨师们,此时大部分都抽调了出去,为宴会准备食物。

走廊上,一道臃肿的身影此时却在快步地走着……狄林思先生。

他此时的嘴唇有些发白,一手提着老旧的皮箱,一手抓住裤头,就在走廊上喘气走着……睡过头了,狄林思先生不禁大叹一口气,本想着吃完东西稍微休息一下的。

今晚的夜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希望不要错过了时间才好……哦,这该死的伯格主厨,为什么做的东西味道那么好?

忽然的走神……也有可能是疏于锻炼的关系,狄林思先生突然就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起来,他的心脏仿佛发出了悲鸣的声音,如同过载的老旧引擎。

他感觉到呼吸的极不顺畅,突然起来的晕眩感,甚至让他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就到了下去,手上的皮箱此时甩出。

只见皮箱顺着饭店大堂二层的楼梯一路地滚动下去。

皮箱不像是皮球,最终落地的时候能够丝毫无损……当昏眩感稍退之后,爬起身来的狄林思先生分明看见了滚落楼梯的皮箱已经打开。

他顿时大惊,扶着扶手就快步地走了下来。

皮箱中的小提琴以及琴弓散开了两处……狄林思先生费力地弯腰捡起了琴弓之后,才有向小提琴走去。

但有一只好看的手掌,已经在他到来之前,将掉出的小提琴给捡了起来……狄林思先生不禁怔了怔。

“咦,是你们两位!”

这不是他今天已经碰到了几次的那对情侣麽……狄林思先生看着洛老板与女仆小姐此时的穿着,想来他们也是准备去参加外边的宴会的吧。

此时小提琴就在洛邱的手中……将这小提琴捡起来之后,洛老板伸手抚过小提琴的背板,然后缓缓转了过来,只见上面的琴桥已经断裂……甚至还断了两根琴弦,就连琴头也磕坏了一角。

“真是可惜了。”洛邱轻声说道……他双手将小提琴托起,送到了狄林思先生的面前。

他怎能没有看清楚小提琴这时候的样子?

狄林思先生顿时脸色就有些乌黑似的,呆立当场……只听见他不断念念有词,说着怎么办,怎么是好之类的话,仿佛随时都会双眼一黑就昏倒过去的样子。

狄林思先生最终还是沉默地将这把小提琴接过,随后缓缓叹了口气,露出了苦笑,“我可真是个冒失鬼,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别人听的……大概是说给自己听的。

“这把小提琴,对您很重要吗,狄林思先生。”洛老板忽然问道。

狄林思先生也不多想,点了点头道:“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给我的东西……我没能保管好它。”

“如果我说,我可以帮你把这把小提琴修好……”洛邱此时看着狄林思先生的眼睛,缓缓说道:“不过代价是,需要你将它给我的话,您会愿意吗?”

狄林思先生怔了怔,他顺着这位年轻人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他指着的是掉在地上的一本棕色封面的笔记本……这是他的笔记本,也一同放在了皮箱里面,应该是摔下来的时候一块掉出的。

“你要它?”狄林思先生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位年轻的东方男子,不禁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大概是因为喜欢吧。”洛邱微微一笑说道。

身边的女仆小姐在主人和狄林思先生交谈的时候,已经将一旁的皮箱给捡了回来……将皮箱交给了狄林思先生的时候,女仆小姐随意地看了一眼皮箱上那个印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眸子微微一动。

狄林思先生这时候想了想,随后摇头苦笑:“别说就是一本笔记本了,如果你真的能帮我修好这把小提琴,给你双倍的费用都没有问题的!因为它真的对我很重要!不过就算你能够修好,也来不及了,我可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这可不一定。”洛老板神秘地笑了笑,随后从狄林思先生的手中将小提琴给接了过来,“请稍等片刻,狄林思先生。”

就在狄林思先生发呆的时间,洛老板便提着这把小提琴走到了大堂的一角,不久之后就消失在狄林思先生的视线当中。

狄林思先生手上只好提着琴弓,满脸的疑惑,只能傻傻地站着……唯有女仆小姐在看着他的模样,似是在打量。

……

其实并没有走远,不过是来到了楼梯的后方,躲开了他们的视线……洛老板捧起了手中已经摔坏了的小提琴。

他的手掌自然而然地散发着一股微弱的光,随后从琴头的地方,开始缓缓地抹过。

琴头,琴轴,琴枕……

摔坏的地方,开始一点点地修复着,甚至断裂的琴弦,也是如此——洛老板闭上了眼睛,最后将已经修复好小提琴放到了耳边。

手指轻轻地拨动了一下新的琴弦。

——送给你吧,用它去实现你的梦想。

——你会成功的……我在这里等你。

……

“已经修好了,狄林思先生。”

狄林思先生不可置信地双手将复原的小提琴给接了过来……仔细地打量着。他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特意地给他更换了一把新的——但想到对方的要求不过是要自己一本笔记本,感觉实在是不可思议。

没有谁会为了一本笔记本,就去特意买了把新的小提琴的吧?

“你是怎么做到的?”狄林思先生惊叹地看着这位神奇的东方小伙子。

“算是……商业机密吧。”洛老板眨了眨眼睛,随后女仆小姐将笔记本交到了他的手上,“那么,按照约定,这本记笔记就属于我的了,狄林思先生。”

“哦……好。”狄林思先生下意识点了点头,“你要是喜欢的话,那就拿去吧。”

真的就这样就帮了一个大忙?

看着这二人挽着手离开,狄林思先生挠了挠头,嘀咕道:“好人?”

……

……

【之其四:请和我起舞】

仙蒂女士转了一圈回来……虽然因为带着面具看不清楚神色,不过姿态语言已经很充份地表明了一件事情——她收获了不少。

大概是年轻时候的追求者们的赞美之类的言辞。

“噢!亲爱的,难道你一个晚上都只是呆在这里,自己一个人喝着红酒吗?你的人生什么时候已经枯燥到这种程度了?”

蒂芙尼女士压根就不想要理会这家伙,站着累了,就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蒂芙尼姑姑……还有,仙蒂女士。”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们的面前,是古斯夫先生——只见他缓步走来,礼貌地向两位女士问好。

“古斯夫,你还是这样的英俊,工作还顺利吗。”仙蒂女士随意地说道:“今晚的宴会办得不错。”

可不是,无论从服务还是场景,甚至还有营造气氛的乐团,以及食物和酒水,都可以说是挑不出毛病——更重要的是,仙蒂女士还重温了年轻时候的美好回忆。

“承蒙您的赞美,仙蒂女士。”

蒂芙尼女士此时则是揉了揉眉心道:“古斯夫,发起这次宴会的匿名客人,还没有出现吗?”

“还没有。”古斯夫先生也困惑的摇了摇头,“我们甚至无法联系上这位客人……他只是说过,他会在宴会上出现,仅此而已。要不是费用已经提前付清,我甚至觉得这恐怕是一个恶作剧。”

“这年头什么奇怪的人都有。”仙蒂女士耸耸肩,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蒂芙尼女士忽然又好奇问道,“对你,你下午提到过的那位狄林思先生,有看见他吗?”

毕竟很有可能是与饭店背后主人有关系的人,作为一直服务于亚力克大饭店的管家,蒂芙尼女士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好奇——今晚主要也是因为这位狄林思先生,才会到这儿来。

仙蒂女士一脸很好奇这位狄林思到底是谁的模样——但这姑侄二人显然没有在意她此时的好奇。

古斯夫先生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看见。”

蒂芙尼女士缓缓吁了口气,缓缓说道:“没看见就算了……古斯夫,我今天有些累了,想要早点回去休息。明日我会结束休假,回到岗位上的。”

“蒂芙尼姑姑,可是你今天才第一天休假?”古斯夫先生不禁怔了怔。

蒂芙尼女士则是摇摇头,“休假了也没什么好做……还是工作比较有意思。我现在还没有到能无所事事的年纪。”

仙蒂女士感觉这句话真的是大大地伤害了她……要不是看在这几十年好友的份上,早就不理,她索性气呼呼地坐了下来,念念碎。

蒂芙尼女士只当作是没有听见一样,寻着路就打算离开宴会会场。

灯光忽然暗淡了下来,将蒂芙尼女士的脚步停下……突然的变化,也让会场忽然变得安静了起来。

后来灯光开始产生了变化,它们开始交汇,最终在乐团演奏的位置交织在一起。

灯光下,一道体形臃肿的身影,此时正吃力地走上临时搭建出来的演出舞台。

但他的体形实在是太庞大了……这本来应该是很能够吸引人目光的才对,如果是一名英俊的男士的话。

臃肿的男人脸上带着了假胡子和假的大鼻子,给人一种十分滑稽的感觉——甚至,当这个男人走到麦克风前的时候,身上那套紧绷的燕尾服衣服的纽扣,终于支撑不住而崩开了一颗。

噢,宴会场上顿时发出了接连不断的阵笑。

这可能是宴会为了让宾客们开心的特别演出……丑角之类。

“这不是,狄林思先生?”台下,同样看到这一幕的古斯夫先生不禁张了张口……他真的不知道,这位总统套房的客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跑上舞台。

而且看此时狄林思先生拿着小提琴的模样,难道……他是想要在上面表演?

“狄林思先生怎么跑上去了,谁能告诉我?”古斯夫先生连忙拉来身边的一名侍应生询问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

古斯夫先生皱了皱眉头,他下意识地寻到了齐格律师所在的地方,却看到这位律师先生,此时正饶有兴致地看着台上的这一幕,嘴间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让古斯夫先生心中更加的疑惑起来……只是,他已经无暇细想更多的事情,因为舞台上的狄林思先生已经有了动作。

他将琴弓轻轻地搭在了那琴弦之上……确实是打算拉动它的模样。

台下的宾客倒是安静了下来,他们倒是有点期待这位出场时候带来了笑料的先生,接下来会打算做出怎样的表演。

蒂芙尼女士只是默默地看着……狄林思先生手上的那支小提琴。

那支小提琴……她能够第一眼就认出来——那是用很特别的方式,从别人手上得到的东西。

她甚至后悔过,苦痛过……而如今,几近遗忘。

——送给你吧,用它去实现你的梦想。

——你会成功的……我在这里等你。

她从人群中,缓缓走向了舞台。

奏响……几乎只是前奏的几声,人们就已经认出了这位臃肿的狄林思先生准备演奏的到底是什么:Canon(D-Major)。

……

但狄林思先生的技巧实在太差。

他甚至连一名初学者都难以称得上,断断续续的琴声让这次的演奏显得相当的另类。

即使是原本邀请而来的乐团……甚至指挥,似乎都没有办法很好地去配合这位先生此时的琴技。

这就显得十分的糟糕了……人们开始议论着,这样的表演很有可能会将这次的宴会搞砸。

不料这会儿,忽然又有几位带着面具的宾客走上了舞台……不知道他们是自发的,还是提前准备好的。

这几位宾客都带着各自不同的乐器,这当中甚至还有不久之前,为仙蒂女士重温了年轻回忆的乔治和戈本。

很奇怪的是,古斯夫先生请来的乐团无法配合这位狄林思先生的笨拙技巧,可这几位后来上来的嘉宾,却自然而然地就跟随着了狄林思先生的节奏,缓缓地奏响了各自的乐器。

尽管所有的声音糅合之后,依然还是断断续续,偶尔卡顿……甚至错音。

古斯夫先生听着听着,甚至皱起了眉头……如果这位狄林思先生并不是总统套房的客人的话,如果不是觉得他与饭店幕后主人有什么联系的话……太多的如果,让他不得不忍耐下来。

倒是旁边坐着的仙蒂女士似乎听得有些入迷起来,偶尔地会发出一些笑声……她大概是想起了从前的一些往事。

人群忽然之间开始散开了一些……似乎是自发性的,宾客们缓缓地后退这,绕成了一个半月的空间。

古斯夫看见了站在空缺地方的蒂芙尼姑姑……她独自一人站在了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

他打算开口去叫她,可她这时候却缓缓地伸出了手来。

她的右手前伸,仿佛搭上了谁的手掌。她的左手也提起,好像正落在了谁的肩上……她好像并非只有自己一个。

她开始缓缓地移动自己的身体,跟随着舞台上这支临时平凑出来的乐团所演奏的漏洞百出的Canon(D-Major)。

今夜月色正好。

好像有一道谁的身影,从众人的眼前浮现又消失,出现又隐去,似存在却又不在。

“我好像是看到了帕赫尔?”仙蒂女士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当她再去看的时候,始终没有看到什么……她所看到的,不过是好友独自一人在那里的起舞。

或许应该将她喊停的,毕竟这种行为过于的冒失……但为什么要喊停它呢?

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蒂芙尼的模样,活脱脱一个怀着梦的少女,不是吗?

而且,大家都没有说些什么。

在这拙劣的演奏,与一人独舞的宴会中,似有什么流过众人的心扉,让一切都变得安静起来。

月色也渐渐温柔。

远远地,人群外……宴会场地下方的人工湖的沙滩上,女仆小姐脱去了鞋子,踩在了白沙上。

洛邱也是这样。

他正轻搂着她的腰,在这里跳起了圆舞。

……

……

【之其五:生日快乐】

蒂芙尼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做着收舞时候的姿势……她目光还是紧闭着,似正沉浸在某种余韵当中。

狄林思先生那笨拙的演出也已经表演完毕。

其实停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大概几分钟的时间。

终于,蒂芙尼女士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目光朦胧,仿佛看到一道远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当中。

她闭眼的时候,他伴随着Canon(D-Major)的开始来了。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他随着Canon(D-Major)的结束走了。

只有她还在这里。

蒂芙尼女士忽然有种说不出口的轻松,她甚至没有因为自己不同往日的行为而感到尴尬,她徐徐地吁了口气,随后看着舞台上那位体态臃肿的男人。

根据古斯夫的描述,她想这位一定是狄林思先生……但她还是未能想起,这位狄林思先生到底是谁——尽管她有些猜测,这位狄林思先生很有可能是为自己而来的。

仿佛已经察觉到了这位蒂芙尼女士的目光。

狄林思先生此时费了些力气,从衣服的口袋中,取出了一张字条出来,他看着字条,走到麦克风前,轻轻念道:

——希望你永远青春与快乐。

——希望你能够走出人生的阴霾。

——所有的爱,都包含在这里。

声音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和心中。

蒂芙尼女士微微张了张口,她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周围的宾客们此时却忽然一拥而上。

他们齐齐大声说道,“蒂芙尼!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吗?蒂芙尼,生日快乐!”

“你还是一样的漂亮!蒂芙尼!我真后悔当年没有追求你!生日快乐!”

她几乎被淹没在了众人的祝福声音当中,看着那些脱去了面具的,一个个熟悉的面孔……那些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老人们的面孔。

蒂芙尼女士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齐格律师却推着一个蛋糕缓缓地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他走到了蒂芙尼女士的面前,“生日快乐,亲爱的蒂芙尼,希望你能喜欢我为了准备的这场生日宴会。”

蒂芙尼女士先是一怔,随后有些释然……对了,原来这是齐格律师准备的——也只有齐格律师,才有能力将那么多从前的老员工都从各地邀请回来。

仙蒂女士这时候也从人群中钻了进来,埋怨地看着自己的好友,显然她并不知道这一切,而现在则是无可奈何,“怪不得你推掉我为你准备的生日趴,原来是这样。”

她是真的爱极了这个几十年的好姐妹了,用力地拥抱着这个身边的开心果,看着四周的众人……五十五岁的生日,原来可以过得这样的美好。

蒂芙尼女士一直笑着,接受着众人的祝福……她在人群中寻找着,寻找那位拉着小提琴的臃肿的身影。

但他已经不在这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或许等会,去找这位神秘的狄林思先生,问一问他关于那支小提琴的事情……总是有些在意。

……

……

【之其六:流金岁月】

美满与幸福……大概就是来的这样的简单。

55岁的女人,似乎没有太多想要得到的事情……她现在没有丈夫,甚至未曾拥有过自己的子女,并且已经过了五年单身的生活。

生活枯燥得,只好简单点缀一下,就能够看见前所未有的美好。

蒂芙尼女士觉得,今晚自己应该会睡得十分的香甜——不过在这之前,她想要去见一次这位狄林思先生。

“已经退房了?”

“是的,蒂芙尼女士。这是那位先生离开的时候,说要转交给你的东西。”

楼层处,门童将一个老旧的皮箱,送到了蒂芙尼女士的面前,然后就离开了。

她第一眼就看见皮箱上,那个古斯夫口中所说的印记。

蒂芙尼女士沉思了片刻,然后将这皮箱缓缓打开,将藏在里面的小提琴给双手轻轻地取了出来。

还有琴弓。

她走到窗前,看着外边灰蒙蒙的一切……楼下,好像又看见谁。

谁在想她招手,挥手之后,这个谁便是慢慢转过了身去,一直走着,一直走着,一直走远,最后消失不见。

蒂芙尼女士痴痴看着,好一会儿,她才抱紧手上的小提琴与琴弓,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哼着Canon(D Major)的曲子。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如梦似幻。

那个他……今天在这里画了一个句号了。

……

狄林思先生一个人在路上走着,走着走着就会又回头看一眼身后这家漂亮的不可思议的亚力克大饭店。

然后,他最后还是碰到了刚刚从人工湖沙滩处回来的俱乐部的主仆二人。

女仆小姐依然还是赤裸着脚……鞋子则是提在她的手指之间。

二人挽手而回,似乎正在说着什么悄悄的说话……看见狄林思先生一个人,洛老板主动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狄林思先生。”

“你们也是。”狄林思先生哈哈一笑,“刚才真是帮大忙了!不然的话,一定会让我给把事情搞砸的!以后你们要是有机会来到【哈尔斯塔特】的话,一定要联系我!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们的!哦,看我!我给你写个联系方式。”

一拍脑袋,狄林思先生就开始摸着自己的衣服——但他却没能找出纸和笔出来,至于手上的行李箱,其实是空的。

“写在这里吧。”洛老板微微一笑,取出了从狄林思先生身上得到的那本笔记本,然后还有一支钢笔。

狄林思先生爽快地在笔记本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与地址。

“狄林思先生,现在就要离开了吗?”

狄林思先生点了点头,“是的,我还要赶明天一早的飞机……周一我就要赶回去上班了。我这次是瞒着太太出来的,如果不及时回去的话,相信我!她真的不会让我在床上睡觉的!那是在太惨了!”

女仆小姐此时噗嗤一笑,刹那动人。

狄林思先生也不免看的有些呆了,想着这位年轻人真的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的好福气。

洛邱却忽然问道:“能问你一件事情吗,狄林思先生。”

“可以啊,说吧。”

洛老板看了眼手上的笔记本,沉吟道:“为什么狄林思先生你最后在舞台上说的,和这里写的话……有些不一样。”

狄林思先生一怔,随后想了想道:“嗯……感觉这样会更好吧?反正我一直都会把事情搞砸就是。”

对于这样的答案,洛邱只是含笑点头,随后轻声道:“很高兴认识您,狄林思先生……祝你旅途愉快。”

“那就这样吧。”

狄林思先生还是一样的爽快,打了个招呼之后就直接离开,没有停留的意思……只是他没看见,他的身后,洛老板却向他轻轻地鞠了一躬。

……

亚力克大饭店外边的公交站前,好久都没有等来一辆公交车……看着大概已经停止运营的时间点,狄林思先生不禁有些苦恼起来。

或许应该让饭店的前台帮忙呼叫一辆出租车的,但是狄林思先生这时候掏了掏自己的裤袋,不禁有些悲哀的发现……没钱了。

他真的没钱了——他所有的钱几乎都用在了这次的旅途当中,甚至还贴上了自己全部的私房钱……以及向老板预支了两个月的薪水。

他忽然无比的后悔,甚至有种双眼发黑的冲动……天知道回去怎么和自己的太太交代?

不料这时候,有一辆私家车缓缓靠近到狄林思先生的身边,然后停下……车门打开的时候,里面的一名穿着华丽的黑人老者却向他招了招手。

“狄林思先生,您好……”这位老者此时将狄林思先生邀请上车,看着疑惑的狄林思先生,微微一笑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齐格……然后,我是帕赫尔指定的律师,是来为他处理遗产事务的……他的遗产当中,有一份是指定让我交给您的,狄林思先生。”

狄林思眨了眨眼睛,随后抓抓头发,不解地道:“律师?帕赫尔的?那家伙穷得连续欠了我半年的房租了,还能有什么遗产……除了一条狗之外?”

“可即便是这样,您还是愿意帮他完成最后的遗愿不是吗……从遥远的奥地利来到这里,甚至现在身无分无。”

齐格律师微微一笑,“我想,在帕赫尔最后的人生当中,一定会因为能够认识你这位朋友,而感觉到无比的骄傲的……相信我,狄林思先生,这份遗产是你应得的,你的善良和守信,让你通过了帕赫尔的考验,而且你最后甚至……做得更好。所以,狄林思先生,你将会得到帕赫尔四千万欧元的遗产。”

“卧槽……多少?!!”

狄林思先生一下子跳起了身来,然后脑瓜直接撞到了车顶,他不禁又大声呼叫……很痛很痛。

……

……

【之其七:所有的爱都包含在这里】

回到房间之后,心情不错的洛老板开了一支红酒,与女仆小姐在露台出,吹着凉风。

他打开了狄林思先生的笔记本,一页页地看着。

这里面有他这次出行的所有计划,每一项都写的十分的清楚——最后,才是他需要做的事情的清单的完成度。

“今天,捡到一样好东西。”洛老板不无满足地说道。

女仆小姐从主人手上将笔记本取过,翻到笔记本的最前……那是有别于狄林思先生字迹的文字。

女仆小姐轻声念着上面写着的一段文字:

——希望,你知道我不曾放弃过我们的梦想。

——在你孤独悲伤的时候,你没能从我身上得到任何帮助和安慰。

——对此,我感到非常的心痛。

——所有的爱都包含在这里。

……

有个人在默默地爱着你,他/她,或许已经远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