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六十三章 招来死亡的手

第一百六十三章 招来死亡的手

洛邱并没有和这位普林老师讨论很长的时间,因为两名的女学生这时候刚好结伴走过,并且十分热情地围在了这位普林老师的身边。

他大概是相当受欢迎的类型吧……在这显得相当枯燥的神学院的学术当中。

从这两名女学生的问话中可以看得出来她们是真的在询问问题,而普林老师也没有半点的不耐烦,回答得仔细的同时甚至还十分的生动。

渐渐地,不管是普林老师还是这两名女学生,好像都忘记了身边其实还有着谁在这里一样。

“普林老师?”学生这时候察觉到了普林老师忽然停下了话题,并且张望的模样。

“哦…没什么。”普林老师摇摇头道,“只是刚才那位新同学还在这里,想着没能顾及到他而已,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开了。”

他确实连这个新生什么时候从自己的身边离开都未曾感觉得到……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普林老师知道自己的感觉是远超常人的敏锐的。

“新生?”两名女同学这时候却一脸疑惑的样子,并且不解地道,“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这里还有人和普林老师在一起吗?”

“好像有,又好像没有吧?”另一名女生仔细地回想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记不清了。”

普林老师默默地观察着这两名女生的反应,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再怎么不起眼的人也不可能说让人忽视到这种程度的,更何况——更何况这名新生是那样的让人印象难忘才对。

怎么会没能注意到呢?

但这两名女同学这会儿显然是不会知道普林老师心中都想了些什么,她们突然变得更加的热情起来,一左一右地抓住了这位神学院老师的臂膀,用着青春与笑语将这位男老师给包裹了起来,“老师,我们到那边去吧,还有更多的问题想要请教你的!”

“我等下还有课,要不下次吧……当然,也欢迎在我上课的时候发问。”普林老师显然是想要从女生们的热情之中抽身而出,可他还是少看了这种青春活力女生的热情——他几乎感受到了一种被拉扯的状态。

或许是这两位女学生真的太过热情了……热情的人很多时候会做出一些自己也不知道的出格的事情——在这种热情之下,普林老师左手上的白色手套不知不觉地松动了一些……他相信这两位女生是无意的,但是手套被稍微地扯开,即将要露出手腕的时候,其中一名女生忽然跌倒了在地上。

趁着这个空档,普林老师悄悄地将手套给整理好——他看着另一名女生将跌倒的女生扶起,同时露出了关切的神情,“有事吗,受伤了没有。”

“擦伤了。”女生看了看自己的膝盖处。

普林老师露出了歉然的神色,“这个时候你需要消毒还有处理伤口,问题的事情就等下次吧。”

也只能这样了……两名女生可惜的想到,随后寻路去了校园的医务室。

他默默地握住自己的手腕,用微笑送别着这两名女生——知道她们已经彻底离开了视线为止,普林老师看起来像是松了口气。

他转身,看见走廊栏杆处有一只蝴蝶停留,他缓步地走到了蝴蝶的面前——蝴蝶并没有被惊动,它的双翼贴合着,立起,一动不动地停留。

普林老师缓缓地伸出手来,靠近这只蝴蝶……蝴蝶居然翅膀轻拍了几下,随后飞入了普林老师的手指之上。

“差不多了,不要在我手上停留太久。”普林老师忽然低头说道:“你还太弱小……对你来说太勉强了。”

蝴蝶不知道是否能够听懂……它飞走了,摇摇摆摆地飞着离开,仿佛累了。

他看了一眼走廊上的圣母画像,微微一笑,才漫步离开。

……

不久之后,那只并没有飞走多远的蝴蝶忽然从空中坠落下来。

就像是柳叶般,蝴蝶的坠落轨迹并不固定——最后蝴蝶坠落到了一只手掌心之上……它安静地躺在了这只手掌心中,再也没有动过一下。

这是洛老板的手掌。

这只蝴蝶,其实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但洛邱却知道,它其实才刚刚破茧成蝶不久……几天之前。

而它本应该能存活三周的时间。

洛老板原地坐了下来——这是一颗新芽老叶层次分明,有些年纪的树木……坐在这里的洛邱就像是散落在校园庭院草坪上的其它学生般,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他只是将掌中的蝴蝶举起,静静地看着。

又过了一会儿,女仆小姐缓步来到了他的身边……足够深厚的默契,已经让他们不需要说明什么,就已经知道许多。

他知道优夜已经将入学甚至社团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完毕了——她总是这样的高效。

“这只蝴蝶怎么了吗。”女仆小姐好奇问道。

“碰到死亡了。”洛邱抬起头来,同时将掌心中的蝴蝶托起一些,“提前。”

女仆小姐双手合拢从自己主人的掌心中将这只蝴蝶……蝴蝶的尸体小心接过,“主人喜欢吗,我把它做成标本?”

“葬了吧。”洛老板摇摇头,他没有收集生物标本的兴趣……尽管这只蝴蝶看起来是如此的美丽——外表。

它其实是真的太过脆弱了,里里外外都是,尽管是美丽的蝴蝶——人们认知当中那种美好的东西,但在洛老板的黑白视界当中,也只能看到这份外表的漂亮……一个漂亮的壳,但并没有装载任何的东西。

或许壳中以后会诞生一些什么——但它已经死去,按照正常的情况,自然就不存在以后的一些可能。

女仆小姐想了想,便直接将这只蝴蝶葬在了这颗老树的树下。

洛邱忽然道:“它应该是从这里诞生的。”

这样,就完成了一个轮回。

……

埋葬了蝴蝶之后,洛老板就很自然地与女仆小姐牵手在这座古老的校园中散步起来——明天才可以正式上课。

不过按照程序来说,洛老板应该是接下来去前往学院宿舍的——但女仆小姐显然已经将这部分也免去了。

洛老板暂时也没有校内住宿的意思。

他们在神学院后的一栋旧校舍处停了下来——后来这所校园有过几次重新规划的时候,这栋旧校舍因此就有不少的房间闲置了下来。

这里的大多数教室其实都没有半点教室的模样——它们更多时候像是房子,充满了古老风情的房子。

“这里从前是话剧创作的地方。”女仆小姐在校舍的楼下指着左边的一处说道:“有几间房子是作为他们活动室的,后来话剧部的学生搬到了更大的地方去。”

“那就这里吧。”洛老板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几乎就在他决定的瞬间,这栋古老的校舍内部的某一处的空间,就与店铺重叠了起来。

让店铺与校舍重叠了之后,洛老板便笑了笑道:“既然是【社团】,那大堂也要布置一下才行。”

“也是呢。”女仆小姐显然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显得比较的雀跃,“更换一下大堂的布置听起来也很不错的样子。”

在这个方面,女仆小姐和大多数的女孩其实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

……

华国。

深夜,一些特别行业的工人,依然还在奋斗着——挖掘机活动时候产生的声音因为夜晚比较安静而能够传出很远。

庆幸的是,因为附近的街道目前都处于封闭的状态,所以并没有出现扰民的情况。

高强度的射灯让四周都好像是白昼一样,而刚刚结束的梅雨天,也让此时夜间的温度十分的舒服——至少正在工作的他们此时看起来并没有太过的辛苦。

他们此时正在挖掘前不久因为一场地震而倒塌的某栋大楼。

听说这栋大楼是京城中某位大人物的子孙辈的产业——当然也只是听说而已。对于在工地工作的他们来说,有钱人到底能够有多么的有钱,是一种很难想象的事情……或许皇帝家用的是金扁担,是他们大多数的想法。

“怎么停下来了?”

这时候,正在指挥着挖掘工作的工头拿起了对讲机——清理灾难现场的作业,是这位包工头用了许多的关系才拿下来的工程,而且时间相当的紧迫,因此才会选择在夜间赶工……当然这样是少不了一些工人的抱怨,但都已经被他暂时压了下来。

“好像是挖穿什么东西了。”开挖掘机的师傅这时候回话过来,“好像是还有一层……是地下室吗?”

“地下室?”工头听到这话怔了怔,他记得在承包这个工程的时候,从官方拿来的图纸上,好像并没有说明这个地方还有地下室之内的地方。

工头于是带着几名工人,来到了挖掘的现场,打开了强光灯往里面照去……他们发现这个地下室似乎并不下。

与其说是地下室,倒不如说可能有地下停车场那么大的空间——工头想了想,于是就带着几名工人,用了些钢索,将自己和工人给放了下去。

与此同时,一股腐臭的味道扑鼻而来,让众人都忍不住捂住了嘴巴和鼻子。

被挖穿的地方,果然比想象当中的宽敞许多——而且根本不像是什么地下停车场,倒是像那种电视上演的什么大公司之内的办公室一样。

“这里有人……好像是,死、死人!工头!”一名工人此时踢到了什么东西,翻开一看之后,顿时吓了一跳。

这地方应该是因为地震的时候水管破裂了,水迹能够淹到鞋面……被发现的尸体应该是一名男性,只是泡在了水中已经有些时间了,尸体难免大面积的腐烂。

他们陆陆续续地发现了好一些的尸体——显然这都是十几天前发生地震的时候,被掩埋在这个巨大地下室的遇难者。

“工头,我们要不报警吧?”

工头此时早就已经慌得一逼……作为经常性地从事工地工作的人,很多时候都十分忌讳这种在工地现场碰到尸体的事情——毕竟这玩意太过的晦气。

尽管在接下挖掘工作的时候,就有做过可能会挖出一两具尸体的准备……甚至工头还特意地从附近的寺庙求来了平安符之类的东西时刻带在身上,可怎么也没有想过,居然会发现这么多的死尸。

“再往里面看看。”工头此时却忽然这样说道。

众人不解……这显然是摊上大事情了。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工头四十来岁的年纪,满脸的横肉,早些年其实也混过江湖,凭着直觉便判断这个没有在报备的图纸上多出来的巨大空间当中,可能藏着什么东西——或许是能够带来横财的东西。

老实说,盘下这个工程,他并不能赚多少钱……他只不过是为了多和当地的部门打交道,好以后能够承接更多的官方工程而已——但哪个人不希望钱财多一些。

偏财正财,哪个不是财……而财能通神,这可是生意人所信奉的真理。

就这样,在这位工头的怂恿下,一名胆子大的工人马上就从地上的一名尸体上将这尸体身上带着的手表,项链之类的东西给剥了下来。

其他人见状,也一时间像是着魔了似的,开始疯狂地摸着这些地上找到的尸体——他们发现这地被掩埋在这里的人,身上都有着不少值钱的东西。

工头从捡来的东西上发现了一些身份证明——这些家伙好像都是什么研究员之类的家伙。

“这里也有!”

“我这里也有……这个家伙身上居然还有这么多的现金……这怕是有好几万!”

“工、工头……枪、枪!这里有枪!这个死人手上拿着枪!!”

这个发现,顿时惊动了所有正在捡尸体的工人,他们一下子就慌了神起来——那种因为横财而着魔的状态一瞬间就好像清醒了过来,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阵阵的寒意。

工头这时候却像是听不见这些工人的声音般……只见他突然只见变得目无表情,双目无声,缓缓地朝着这个地方的深处走去。

而就在这个工头前进的地方深处,正有一张骨瘦嶙峋的脸,在暗黑当中摇晃着。

当这位工头到来的时候,伴随着他手上的手电筒光芒的射入,可以看见……这张骨瘦嶙峋的脸的主人,他的身体有一半此时竟是埋在了水泥地板当中。

他就像是被人挖了一个坑扔了进去,随后灌入了水泥,被困在这里的家伙……24。

此时的24看起来,似乎真的快要死掉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