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三章 半个旱魃少女

第六十三章 半个旱魃少女

刘昂端了一杯水来到了书房,一个人坐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他忽然抹了把脸,重重地做了一下深呼吸。

但似乎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平复下来。

他做了一个噩梦。

在梦里头,一张异常苍白的脸,就那样默默地看着他。

那张脸,好像是想要说什么……但却特别的狰狞。那东西一下一下地靠近过来,梦中的他不停地逃着,可不管逃到了什么地方,那张脸依然还是在他的身后。

“不要自己吓自己……之前的事情也不过时那个畜生弄出来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有什么!”

刘昂这样告诉这着自己。他大口地喝了一口热茶,感觉舒服了一些,便走到了书房的保险柜之前,从里面掏出那颗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黑钻,独自地开始欣赏起来。

“还是你最好,好宝贝!”刘昂露出了痴迷的笑容,一下一下地摸着手上的这颗黑钻,那些恐惧飞快地远离这他。

轰隆——!

这夜的大雨一直没有停下,书房窗外不断地有影子在摇曳着,或许只是树影,或许只是云影,或许……是别的什么。

……

……

即便是在响的雷鸣声,都没有办法盖过那高亢的Disco音乐。外边的狂风暴雨,并没有消退混迹在迷幻灯光之下,正在舞池上纵情摆动的年轻男女的热情。

从刘家大宅负气离开之后,刘子星一下子不知道应该却什么地方,便找来了几个狐朋狗友,来到了一所酒吧场之中,借酒消愁起来。几个人,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干掉了六打的啤酒。

喝得醉醺醺的刘子星视线早就变得迷糊起来,也不知道身边现在趴着的人到底是那个打那个。

迷幻的射灯让他脑中开始闪过一些片段,记得小时候似乎也有过这样的情况——被他的父亲从家里赶了出来。只是那会儿好小,不会像是现在这里能够找到消遣的地方。

只是躲在了大宅外不远处的地方,大半天过去了,还是被人找了回去。

但现在大概不会了吧?

刘子星嗤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别人。

赌钱……我也不想赌了啊……可是总是忍不住手。

到底是为了什么,刘子星自己也说不清楚。

说是兴趣吧,但一旦赌起来的时候就不知道天南地北,脑袋一热的时候就怎样也收不住手。说不是兴趣,可却无时无刻都会心痒,完全克制不住那种在赌桌之上的快感。

或许就只有在这种快要被酒精覆盖了神经的时候,才会在这里做出这种呻吟一样的思考。本来只是打算借酒消愁的刘子星不仅没有忘记烦恼,反而越想越多,越想便也越是心烦气躁起来。

他猛然一下地把桌子上的东西扫了下来——还好是在这种吵闹的场子之中,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忽然,刘子星感觉到有什么人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勉强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线,看到了一个三十多岁左右的男人,这会儿正笑着看着自己。刘子星猛然打了一个激灵,就想要爬开,可是实在是醉得不行,没两下就倒在了地上,宛如天旋地转一样。

这会儿,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忽然一把抓起了刘子星的头发,靠近来笑吟吟道:“刘少爷,怎么一看到我就要走了啊?不欢迎我吗?”

“黑豹哥……我、我不是……我,厕所,我想上厕所……”

叫做黑豹哥的男人此时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挥挥手。这会儿原本跟在了他身边的另外两个男子顿时把刘子星给扶了起来。

只听得黑豹哥淡然道:“去,把刘少爷带去厕所方便。”

厕所。

一下一下的拳头招呼在了刘子星的肚子上,地上早就吐出了不少的东西。刘子星感觉自己的内脏像是搅在了一块儿似的,痛的好几次差点儿昏迷了过去。

他不断地求饶道:“黑豹哥,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刘子星那次没有把债给填上的,有拖没欠……你可以去问问别人。”

黑豹哥用手掌拍了拍刘子星的脸,啧啧道:“刘少爷,我也只是替人打工的。老板让我来收账,我就得找人啊是不是?你以为我真的想要对你这么粗鲁吗?我是心痛啊,大少爷!看到你喝得这么醉,心痛你,所以帮你清醒清醒,知道吗?”

“知道……知道……”

黑豹哥一下抓住了刘子星的头发道:“知道的话,欠我们的账,什么时候还?“

“我,我这会没钱……”刘子星痛苦地道:“一个月,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刘少爷,你真会开玩笑啊?”黑豹哥冷笑道:“还别人的就爽快,怎么到了我们这里就没钱了呀?刘少爷,您这是……看不起我们还是咋地?”

“我没有,真的没有!一个月,我保证,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会还!”

“刘少爷,你在我们那前后借了三次,将近半年的时间。”黑豹哥冷笑道:“我们老板人好,看在你老爸也是有头有脸的份上所以借你……可你总不能一拖再拖的对不对?刘少爷,你要是真的拿不出来的话,我们可以亲自上门,问你老爸要了啊。”

“不行不行……你们要是上门的话,我爸真的会打死我的!”刘子星一脸惧色道。

“三天!”黑豹哥冷笑道:“最多三天,三天再不还的话,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老子掏钱!”

“三天……”刘子星苦着脸道:“太少……我弄不到!”

不料黑豹哥这会儿却忽然笑道:“我说刘少爷,直接问你老子要是拿不到的话,你不会用别的方法吗?”

“我……”刘子星想着自己被赶出来的事情,叹了口气道:“还能有什么方法。”

“方法并不是没有的。”黑豹哥这会儿整理着刘子星的衣服,扫着他的胸膛道:“正所谓无毒不丈夫,你老子要是真的不愿意掏钱的话,你也没有理由白白的等死的对不对?”

“这……你们想要做什么?”

黑豹哥一拉刘子星的衣领,靠近前来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几句。

刘子星顿时脸色微变道:“这不行,这不行!”

黑豹哥淡然道:“刘少爷,我们只是求财,肯定不会做什么的。就看你肯不肯合作了。您是聪明人,也应该知道,我们求财求不了的话,会很麻烦的咧。”

刘子星面露挣扎之色,许久之后才吞了口口水道:“好吧……不过,你们前往不能伤害我爸!”

黑豹哥笑了笑,“这才对嘛!”

……

……

在哪里也是看账本。

因此,到了应该在家的时间的洛邱,自然就在自己的家里头看着账本。

“……客人刘建明,以亲情作为交易金,换得三百万元整。”

算算时间,应该是三十年前。

¥¥¥¥¥¥¥¥¥

PS:今天实在是受到了成吨的伤害……单身狗去睡觉了,望天。(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