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六十七章 【魔鬼圣经】

第一百六十七章 【魔鬼圣经】

前方的那辆巴士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司机连忙从车上跑出,可是当他赶忙到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差点儿就撞上的那名孩童。

在左左右右地仔细地看了一遍依然无果之后,司机才抓了抓脑袋,暗道或许是自己太累了,虚惊一场之类……不然一个几岁大的孩子,怎么可能消失得这么的快。

他顿时松了口气,他便连忙回到巴士上,将车开走。

当然一个几岁大的孩子自然没办法离开得这么快,但如果这个孩子的旁边是一个黑魂使者的话,自然就另当别论。

还是那个相遇的公园树下——其实这里距离史密斯先生的餐厅很近了……但尼禄并没有察觉到这时候史密斯先生的餐厅中,有两个可以主宰她的家伙。

她坐在了树枝上,盘着腿,看着树下挨着树干的Joe,“……所以你就一直跑一直跑?”

Joe仰起头道:“大姐姐,死神先生真的要带走我吗?”

尼禄双脚勾住了树枝,倒挂了下来,看着这小孩眯起眼笑道:“比起这个,我更加感兴趣的是,你到底造了什么孽,才会被盯上欸。”

大概对于这样的问题不是很理解的Joe只是眨了眨眼睛……这个大姐姐又开始伸手拉扯着他的脸颊了,而且这次是用了两只手——他总感觉自己这样被扯下去,以后一定会变成大脸怪的!

“知道不想被带走的办法是什么吗?”尼禄此时忽然问道。

Joe疑惑地摇了摇头。

尼禄顿时坏笑道:“那就是在对方带走你之前,我们先将对方一波带走。”

Joe挠挠头……这大概是先打败死神先生的意思?尽管还是听不大懂,但他还是下意识问道:“要怎么一波带走?”

尼禄这时候从树枝上翻了下来,模样看起来颇具有耐性,“小鬼,知道钓鱼要用什么吗?”

Joe想了想道:“要鱼竿!”

其实这个回答并没有任何的问题。

“鱼饵!笨蛋!”她随手将手臂变成了充气锤子,在Joe的脑袋上敲了敲,随后指着自己道:“我是钓鱼的,然后你是鱼饵!”

“鱼饵?”Joe睁开了大大的眼睛。

“没错,鱼饵!”尼禄此时叉着腰哈哈大笑道:“既然做鱼饵就要有鱼饵的样子……emmm,看我的!”

说着,她便笑眯眯地走向了Joe,双手举起,十根手指不断地弹动起来——她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干正事的模样,倒像是一个正在恶作剧的大姑娘。

Joe不知道这时候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他唯有紧贴着身后的树干。

或许他真的还是太少了,掌握的词汇量也不足够丰富——他努力地在自己知道的词汇中找到了类似的:【afraid】……限定。

……

不久之后,史密斯先生的餐厅的门又一次被前来的食客推开——真的是不久之后,大概是洛老板与女仆小姐点菜了之后十分钟不到。

走进来的是一名简单地束着中长发,穿着白衬衣,以及双手带着手套的男子——神学院的普林老师。

这位神学院的老师进门之后环视了一圈,却在一处靠近窗边的卡座处,发现了下午曾经见过的那名新生……他似乎迟疑了一下,最终身体还是在思考作出决定之前率先朝着窗边位置迈出了步子。

“又见面了。”普林老师首先打了个招呼。

洛老板边站起身来,边将外套上纽扣系上,面带微笑道:“是的,普林老师,很高兴又一次见到你……普林老师看来也打算在这里就餐吧?”

“或许我应该自己做一顿丰盛晚餐的。”普林老师笑了笑道:“但我想我真得是一个懒的人。”

洛老板随意道:“人们对美食的追求都是一样的……既然偶遇了,为什么我们不一起享受这顿晚餐呢。”

普林老师没有拒绝——对方的邀请是无可挑剔了,或者说,自己似乎很难拒绝这个年轻人的邀请。

服务生很快就过来加了一个座位,也很快地给这位普林老师推荐了几个菜品——他也没有什么挑剔的地方,一切都相当的快速。

与其说服务生效率,倒不说这位普林老师更为善于管理时间……他此时好奇地打量着洛邱身边的女性,很容易就想到一切形容美丽之物的基本:美丽。

他在神学院任教其实也有一些时间了,见识了来自不同地方的学生,其中不乏贵族名流,又或者是聪慧过人,基本上每个学生都有自己浓烈的个性。

这位叫做优夜的女孩,就属于浓烈个性的类型——而且是普林老师感觉目前为止所碰见的个性最为浓烈的一个。

同样地,他却觉得洛邱的个性几乎没有……这是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没有个性的人一般存在感都不强,很难给人难忘的印象——但他却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是绝对会让人难忘的人……如果,你曾与他短暂倾谈过。

“……是吗,没想到一天之内会碰到两名神学院的新生。”普林老师看起来相当的愉快——在得知了女仆小姐也是新生,并且也是神学研究这个科目之后,对于这对年轻男女的好奇好像一瞬间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常人看他们感觉只是常人,而他看到的却是……处处的神秘。

“不过,很少会有对神学感兴趣的。”普林老师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是因为什么,才让你们喜欢上这个课题。”

他甚至没有去问眼前这对男女之间的关系,询问是很唐突的事情,但是通过观察与倾听来判断,就显然礼貌多了。

“我的话……”洛老板想了想道:“嗯,大概就是以后的生意上可能会有用到这方面知识的时候,嗯……算是为管理家业一类的东西而了解一下,这个样子。”

什么生意上的管理才需要用到神学方面的知识啊……你是教皇的亲儿子不成——尽管心中有这样奇怪的想法,不过普林老师却也很快想到了几个相关的产业。

比如宗教类书籍的出版商之类,比如专门承接教会修葺业务之类,又或者是批发生产宗家各种服饰器具之类——所谓的家产也就自动被归纳为这样的产业了。

普林老师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随后转而看向另外一位新生——这确实是一名极美的女性……让人好奇的是,她似乎未能吸引餐厅内众人的目光。

“我的话……”女仆小姐此时悄然地看了身边的主人一眼,随后微微一笑道:“大概是想看看现代的人对于神学一类的学科,已经成长到什么地步了吧。”

普林老师怔了怔,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这个年纪看起来不大的女孩刚才用的是……【成长】?

或许只是自己听错,又或许是地方语言语法之间转化的小错误吗……普林老师还是点了点头,默默地将女仆小姐的理由归纳为:她对神学很有兴趣。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普林老师平易近人道:“都希望你们在未来的学习中,能够正真地喜欢上这个科目。”

女仆小姐冷不丁问道:“普林先生,你喜欢神学吗。”

她没有叫普林老师……在女仆小姐的眼中,能让现在的她叫上一声老师的,目前出现的也仅仅只有一位——以兰斯洛特的身份沉睡着的那位上一代的女仆。

普林老师也没有在意这种称呼上的小细节……叫一声先生其实也没有不妥的地方,他想了想道:“与其说是喜欢,比如说,它仿佛就像是和我同在一样吧。”

“哦,这个说法倒是有趣。”洛老板好奇问道:“可以详细说说嘛,如果不介意的话。”

“这倒是没什么。”普林老师微微摇头,“我从小就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我的父母将我放在了教堂的门前。后来教堂的神甫发现了我……”

说着,这位普林老师从随身的单肩包中取出了一本老旧的黑色封皮书……似乎是一本经文。

女仆小姐随意地看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只见普林老师这时候将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掌轻抚在封套上,“这是后来收养我的神甫告诉我的,说当时它就放在我的身边。他说着或许是我的父母对我最后的守护。”

“普林老师,可以让我看看吗。”洛邱此时目光微微一亮,视线几乎都落在了这本破旧的译本之上。

这种目光让普林老师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极大的侵略性……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按理说在这短暂的接触中给他的感觉却是一个十分淡泊的性格才对。

“对不起,这个要求可能无法答应。”普林老师摇摇头,很快就这本经文给放入了包中,“并非我吝啬,只是曾经答应了别人,不随便将它交给别人观看。”

“哦?”洛老板倒是没有失望之类的神情,只是有趣地看着普林老师,“这本书难道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普林老师此时突然严肃道:“因为这是一本有魔力的书,上面有撒旦的力量,我们很容易会被魔鬼的力量所迷惑……开玩笑的。”

严肃的脸一下子就变得平易近人起开,仿佛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连孩子都吓不到的恶作剧般,“对不起,这是父母给与我唯一的遗物,尽肯能的话,我想要更好地保护它。”

“没关系。”洛老板歉然道,“我想是我的请求太唐突的关系……一种个人的小爱好,对于老旧的物件,会比较感到兴趣。”

普林老师随和道:“这像是一个收藏家的口吻,我想你应该去修读历史学,或者从事鉴定类的工作或许会更加适合。”

老板微笑不语——正好服务生这时候将前菜送上了,并且给带来了餐前酒。

普林老师接着开始说了一些校园里面应该注意的事情……谁也没有再提及过普林老师包包中那本老旧的经文的事情。

主菜才刚刚吃完,甜点还没有送上,普林老师便说有要紧的事情要离开……洛老板自然没有挽留——反正明天他第一天正式听课,似乎就有一节这位普林老师的课。

“明天见。”

“明天见。”

看着这位普林老师推开了门离开了餐厅之后,女仆小姐忽然在洛老板的耳边轻声说道:“主人,你知道【魔鬼圣经】吗?”

虽然不是刻意的,但她说话时候轻吐的气息,免不了会在他的耳边缠绕……洛邱转过头来的时候,他和她之间就只有那么一点儿的距离。

似吻未吻。

这种感觉是极好的,所以他这时候不打算拉开双方之间的距离,反而沉浸在她那蓝眸之中,“我想听你给我说……优夜老师。”

这对毫无存在感的恋人就这样在人多的餐厅中,仿佛隔开了一个世界。

吃客们吃饭说话的声音到来时候会自动消失,让这窗边的卡座显得那样的静谧……世界好像都变成了他和她之间的背景,被虚化了过去。

“传说,这是一夜之间抄写成书的经文……”女仆小姐低声说道:“抄写的是一名僧侣,他因为触犯了律条所以要被处死,但是为了逃避惩罚,他答应了用一晚上的时间来抄写一部包含所有人类知识的书籍。但后来他发现,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是根本没可能抄写成功的,主人你猜这个僧侣后来怎样做了。”

若是从前的女仆小姐,是不会这样中断后有用俏皮的语气发问的……洛老板一边把弄着女仆小姐的手指,一边打趣道:“将灵魂献给魔鬼了吗。”

“说的说这个魔鬼就是撒旦,但也有人认为是别的。”女仆小姐的目光越发的灵动起来,她轻声说道:“僧侣最后还是抄写成功了……出卖掉了自己的灵魂之后,得到了魔鬼的帮助。”

“尼禄应该需要这个魔鬼。”洛老板忽然轻笑了一声。

“是呢,这孩子这两天也玩得有些放松了。”女仆小姐随意道:“看来优夜平时也不够严厉了。”

洛老板心中暗自为尼禄续了几秒……随后转开话题,“所以……普林老师手上的这本,就是【魔鬼圣经】吗,我还没有买情报,单纯感觉到有点什么东西。”

“正本应该是被藏起来了,至于这本……需要仔细看一看才能确定。”女仆小姐笑了笑道:“机会应该很多呢,毕竟这之后还能经常见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