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八十二章 【阿克夏记录】线索再现

第一百八十二章 【阿克夏记录】线索再现

其实仔细一想,如果仅仅只是留下的工作笔记上的只言片语,确实很难成为线索——当它关系到的是一个已经失踪的人。

但如果在这之外还有别的东西的话,那么情况或许是不同的。

当克劳迪娅又取出来了一份新的资料的时候,洛老板与女仆小姐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太过的意外……他们安静地等待着克劳迪娅将手上的文件袋中的资料送了过来。

此时的克劳迪娅尽管已经将这份资料取出,但依然能够看得出来她还在犹豫着……犹豫着是否要将事情的全部告之。

显然,在这之前,她甚至没有想过会将父亲谢嘉图留下的东西这样轻易地取出——哪怕此时她已经取出,也还在迟疑着。

这是整个【蝴蝶社】的部室却有着一种奇怪的魔力般,让她不安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或许说出一切也没有关系……在这里说出来其实是可以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想法,尽管奇怪,却又不显得突兀。

不安的内心好像被悄然而来的双手所触摸着,最终平复了下来,克劳迪娅终于将手中的资料在洛老板面前的桌子上摊开。

“其实,我父亲在失踪之前,曾经受到邀请,参加了一个考古活动。”克劳迪娅缓缓低说道:“但我不知道那个考古队到底是为了考察什么……我所了解的,似乎他们都签下了保密的协议。”

克劳迪娅说话的时候,洛邱好奇地就将桌子上的资料给取了起来看着——很显然,这份资料仅仅只是一份复印件……而且还是照片的复印件。

“这些照片,是你的父亲参加考古工作的时候所拍摄下来的吗?”洛邱忽然问道。

克劳迪娅点了点头:“应该说的……我父亲结束了考古工作之后,就没日没夜地把自己关在书房,或者工作室里面——这些复印件上的照片,就是他看的最多的东西。”

“克劳迪娅小姐,你的父亲在研究这些东西的时候,还有没有说过什么话呢?”女仆小姐从主人的手中接过了这些复印件看了一眼,随后淡然问道。

克劳迪娅摇摇头:“我父亲几乎从来不和我讨论这些事情,他说我跟他聊不到一块。你知道的,我学的是数学,但他研究的是神学……你是不是看出来点什么东西了?”

女仆小姐此时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上的资料给放了下来,随后给了一个克劳迪娅继续说下去的眼神。

“我不知道到底在我父亲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克劳迪娅此时抱紧了自己的双臂,“有时候他会变得十分的古怪……你知道的,他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但突然之间会变得十分的暴躁,有过好几次,我都看见他讲工作室给砸了……最后,最后他还直接失踪了。”

“笔记上最后写下的话,和这些资料有直接的关系吗。”洛老板想了想后问道。

克劳迪娅点了点头:“我想应该是的,我说过这是他的工作笔记……其实你们可以往前翻一翻,上面都是一些他研究这些照片的记录……像是某种翻译,不过我也看不明白。但我想这或许需要神学的知识,所以我这个学期才会选择辅修神学的知识……但可惜的是,我至今为止还是看不懂这上面的东西。”

洛邱再次扫了一眼复印件上的照片内容,“这些照片,大概就是你父亲考古的内容……如果你觉得他的失踪是因为这些东西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可以去问一问当时考古队的成员呢?”

“事实上,我已经尝试过了,但也失败了。”克劳迪娅摇了摇头。

“失败了?”

克劳迪娅点点头:“我尝试去连续考古队中的一些人……其实联系的方式也是我从父亲工作室的电脑的邮件中找到的,只有其中的一位。不过事实上,当我按照邮件上的信息去寻找的时候,发现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人——我所知道的,只有这个人的外号。”

洛老板忽然灵光一动——这是他那无上的能力所赋予他的一种类似第六感般的超直觉,“外号……什么样外号?”

“黄金瞳。”克劳迪娅想了想后直接说道。

【黄金瞳】

当又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洛邱并没有太过的惊讶——甚至他此时看起来是如此的平静,平静得让克劳迪娅也不知道这个【黄金瞳】的名字,其实已经与眼前这神秘的新生有过多次的关联。

“确实无法联系到这位【黄金瞳】吗。”洛老板再一次问道。

克劳迪娅确定地点了点头:“我请了一位黑客技术不错的同学帮的忙,对方说【黄金瞳】的一切信息都是伪装的,他根本没有办法通过邮件追查到对方的真实信息……”

说到这里,克劳迪娅突然有种看起来慌了神的感觉,她低下头,身子似乎有些轻微的颤抖:“这个考古队到底是什么,他们考察的到底又是什么,我的父亲为什么会神秘失踪……他留下的这些资料,还有笔记上的话,到底又是什么意思?这些东西,每日都在我的脑中出现……很多次,很多次,我都做了好多的数学模型,企图理清楚其中的联系——但每当我思考得越深,就越感到一股恐惧感……你们知道吗?就是那种,自己好像被某种黑暗所包裹着的,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克劳迪娅小姐,这是洛神花茶,喝下它,你感觉会好点的。”女仆小姐忽然提醒道。

“谢谢。”克劳迪娅听闻,倒是拎起来被子小抿了一口,随后苦笑道:“其实我真的不是神秘主义者,对于神秘主义历来都是怀疑的态度,因为我相信一切都能够通过科学来解析……但我真的感觉到了害怕。我害怕的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而是这背后仿佛藏着一个什么不得了的阴谋。”

“或许,你的父亲只是来不及告诉你什么。”洛老板出言安慰道。

克劳迪娅叹了口气,“事实上,对于现阶段的我来说,没有我父亲的消息,或许是最好的——最起码,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我不用给他下死亡的结论。”

她终于缓缓地吁了口气,仿佛一下子轻松了不少——大概是因为倾述过后释放了部分压力的关系。

“这样吧,克劳迪娅小姐。”洛邱此时指着桌子上的东西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否让我将这些资料……以及这本笔记上的一些内容也直接复印一份呢?”

克劳迪娅沉吟了片刻后道:“如果你们想要的话,倒也没有关系……事实上这些资料我后来也拿了一份到警察局那边。只是现在半年过去了,我想大概这些资料都沉在了警长的办公桌的最底下了。”

“感谢你的信任,克劳迪娅小姐。”洛邱点了点头,“请放心,我会保证这些资料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是不会主动从我这里泄露出去的。”

克劳迪娅侧着头看着眼前的两名新生,忽然说道:“很奇怪,明明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就和你们聊了这么多事情……而且,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完全能够相信你们一样。”

洛老板正色道:“这实在是对我们最大的赞美……感谢您,克劳迪娅小姐。”

克劳迪娅摇摇头,好笑道:“总感觉你们相识五星级酒店的服务生一样……家庭教育的关系?”

洛邱笑而不语。

克劳迪娅这之后并没有选择留下——用她的话来说,其实现在每天辅修的神学已经占据了她大量的时间,虽然这并没有让她原本主修的数学科目落下,但显然进步也几乎没有,所以她不得不压缩一下休息的时间,来继续数学的学习。

午休的时间,是她每天比较重要的学习时间,因此她并不打算浪费。

“克劳迪娅小姐,如果我们有什么发现,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洛邱与女仆小姐此时站在了【蝴蝶社】部室的门前,目送着克劳迪娅的离开。

……

离开了【蝴蝶社】部室所在的旧校舍的克劳迪娅,直接就在校园的小道上飞快地奔跑着——朝着饭堂的方向而去。

洛老板最终从部室的窗口处收回了目光,他转过身来,女仆小姐此时则是再次拿起了谢嘉图教授留下的那些照片的复印件看了起来。

“你能解读出来吗。”洛老板忽然问道——如果女仆小姐无法解读的话,那么他大概只有两种选择——自己去学习怎么解读,或者直接从祭坛处购买情报。

“这是一种梵文,主人。”女仆小姐此时撩了撩耳边的发丝,“而且还是一种不常用的梵文……使用这种梵文的部落现在应该是没有后代存活的了。”

洛老板一听,就知道万能的女仆小姐又一次没有让他失望了,“这些照片组合起来,应该像是壁画之类的信息……大概说的是什么?”

女仆小姐边拿着这一堆资料,开始在部室来缓缓走动着……她时不时停下来,随后用笔在空白的纸上写着什么。

这时候的洛老板并没有去打扰她,只是在女仆小姐看向自己,同时露出思索的神色的时候,给予她微笑。

“解读出来大概了,主人。”

忽然,女仆小姐将手中的铅笔在指间中盘旋了几圈,随后抬起头来,目光闪烁道:“按照这些照片上的文字透露的信息看来……这照片背后的壁画或者石板所记载的,似乎是【阿克夏记录】的信息——只不过这些照片并不完整,所以我暂时不能确定,这到底是因为拍摄的失误,还是说原本主体就缺失了这么多的关系。”

“你是说……【阿克夏记录】?”洛老板此时轻轻皱了皱眉头——如今,能够让他产生这种微动作的事情,已经不多了。

“因为这些照片的信息是不完整的,所以我不能够确定这到底是单纯地介绍提及,还是说有具体的指向……除非,我们能够得到完整的刻文。”女仆小姐想了想道。

“其实,目前能够知道这些,已经十分足够了。”洛邱却微微一笑道:“最起码我们从一开始就有了进展,不是吗?”

女仆小姐轻声道:“主人…这次是打算玩解密游戏吗。”

洛老板却道:“【蝴蝶社】今天是第一次开张……索性,就来一个开业大优惠好了——所以,美丽的小姐,你不打算与我共进午餐吗?”

“当然。”女仆小姐拎起了裙摆,轻轻一礼。

……

……

双手收拢在身上,整体呈现出灰蒙蒙颜色的犹如幽灵般的团状物,此时正在大学的校舍中缓缓飘着——如果有学生或者教职工能够看见的话,大概是会被吓一跳的。

因为它此时不仅仅是幽灵的模样,甚至还吐着长长的舌头——像是吊死鬼般的模样。

姑且将这团团状物称之为【幽灵尼禄】好了——它被尼禄从本体吐出,最终追随着普林老师而来到了大学的校园之中。

但事实上,【幽灵尼禄】并没有真正地进入到这所大学的内部——它此时只能够在有限的几座建筑物当中游走着。

这所大学有着悠久的历史,也经过了好几次的扩建——它的真正内部,是神学院以及一些别的古老的科目,而这些区域却似乎有着什么守护一般,让【幽灵尼禄】无法靠近。

当然……也只是因为【幽灵尼禄】只是从尼禄身上吐出来的一口气,基本上没什么力量的关系,若是换成了本体的尼禄到来,大概是不会被这股奇异的力量所阻拦的。

因为,哪怕在【幽灵尼禄】看来,这股阻挡自己的奇怪力量,也并没有多么的强大——它闯不过去,只是因为尼禄太过抠门,以至于让它是如此的弱鸡罢了。

“不要再在这里游荡了,你会吓到这里的学生的。”

冷不丁地,普林老师的声音出现在了【幽灵尼禄】的身后——它转过了身来,只见普林老师此时提着一个朔料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

【幽灵尼禄】甚至比尼禄小姐还要淘气一些,此时直接扯着自己的眼帘,做了一个鬼脸,“你管我哦!”

普林老师摇了摇头:“这所学校有某种守护,一般的幽魂之类的很难靠近,也会持续地消耗你的力量……你很快就不能够保持隐身的状态的了,会吓到人的……跟我来吧。”

说着,也不管【幽灵尼禄】是否答应,普林老师边直接往前走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