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零四章 【始之九】

第二百零四章 【始之九】

火云洞的八角凉亭当中,长发及地板的年轻人以及大哲此时对视而坐——或者说大哲这会儿因为惊讶而瞪大了眼睛。

并没有什么两眼泪汪汪的同门相认的过程——不管是这位年轻人,亦或者是大哲,彼此之间都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都是黑魂。

正确来说,这位长发及地板的年轻人,是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大的老黑魂——他是伏羲,店铺内黑魂编号为【始之九】。

“……为什么你的编号是【始之九】,是比别的黑魂编号多了个前缀的靓仔?”

大哲此时颇为沉默——其实他自己也是有编号的,不管是他还是太阴子,又或者是赵乐和陈明明也是有编号的。

只不过大哲一直都觉得这个编号十分的随性……任性——按照女仆小姐的说法,让他自己从1-99之间随便挑一个,如果没有被使用的,那就直接用了吧……之类。

所以大哲真的觉得这个编号真的没什么卵用——不以先后次序,也不用业绩排序,但似乎和自身的力量有些联系,可是不大……所以,他可以从1-99之间选择。

后来大哲自己就随便挑了个88的号码。

其实没有什么意思,单纯就是华国人,觉得88这个数字比较吉利而已——所以大哲其实也可以叫做黑魂88号。

顺带一提,太阴子的编号是1001……女仆小姐给命名的。

“噫,你不知道吗?”

编号【始之九】的伏羲此时眨了眨眼道:“可以将黑魂之躯的开发程度做到拟人化极限的,都会自动晋升成为【始】级别啊……我是第九个做到的,所以按照顺序自然就是【始之九】了。至于【始】级之下的,编号什么的随意就好。以你的异体之源的浓郁程度看来,这是迟早的事情……你都不打听一下的吗?”

——我向谁打听去……

大哲摇摇头,忽然便有些好奇起来,当下便忍不住问道:“对了,那么优夜小姐的编号是什么?”

作为黑魂使者总管的女仆小姐……虽然店铺内是没有这个职位的,但显然她就是做着这件事情——女仆小姐的力量到底有多恐怖,大哲至今也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但想来女仆小姐也应该是【始】级的吧?

“优夜小姐?”不料【始之九】的伏羲此时却疑惑道:“这是何许人?看样子也是黑魂吗……哦,对不起,我好久没有回去了,对于新晋的黑魂没什么概念。”

“咦?”大哲不禁一怔。

“咦?”【始之九】的伏羲此时也是一愣。

“等等!”大哲此时揉了揉额头,旋即试探性地问道:“前辈,冒昧问一下,您…到底是有多久没有回去?”

伏羲想了想道:“这个其实不好说,因为夹缝这里并没有时间的概念——或者说,其实这里的时间是乱的,我们也可以借由这里,随意地进入不同时间段的各个子世界。所以你要问我,到底有多久没有回去,我只能告诉你,大概有段时间了。嗯……具体点来说,就是上次次元夹缝的超强者讨伐店铺结束之后,就没有再回去了——嗯,正确来说,应该是自夹缝的新世代以来吧。”

因为大哲对这方面也没有什么概念,他姑且将这个时间拉得很长——甚至是发生在女仆小姐开始在店铺内工作之前,于是他便想了想道:“如果按照时间来说的话,优夜小姐是在我原本的世界的时间,三百多年前成为女仆的,主要是负责照顾主人的起居,以及管理黑魂使者的工作。”

“咦?”不料【始之九】的伏羲这时候再次皱起了眉头起来,“现在主人的婢女叫做优夜?你的子世界三百多年前?那玄女去了什么地方?”

“婢女?玄女……是谁?”大哲张了张口,随后打了个激灵,“话说……这位前辈,你确定我们这不是在跨服聊天?”

伏羲此时皱了皱眉头,随后又掏出了那个放了回去的八卦盘出来,开始飞快地转动了起来——直到大哲盯着盯着有点儿犯困了之后,他才缓缓地吁了口气,长叹了一声道:“看来我真的太长时间没有回去了。”

“看来我们真的是在跨服聊天啊……”大哲也长叹了一句。

他也摇了摇头——或许是同样作为黑魂的关系,此时他渐渐地忘记了眼前这位是拥有者华夏人皇传说的……老祖宗。

也不只是伏羲此时想些什么,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忽然说道:“我所在的时代,伺候主人起居的婢女就是玄女,但玄女并不负责管理黑魂的工作……她也没有这个资格。至于你们现在……这当中竟然跨越了我也推测不出来的过程,看来我没有回去的这些年,【圣地】好像真的发生了许多事情啊……”

“……【圣地】?”大哲这会儿真的是遭不住了,“前辈,你确定真的是和我是同一个字头……不对,同一家公司的?”

伏羲此时只是摇摇头,似不愿多说,“你放心,不管是你现在工作的地方,还是我曾经呆过的地方,本质上都是同一个地方……名字并不怎么重要。我只是没有想到,我原本的主人也早早就已经更换过了而已。”

大哲倒是知道洛邱是才接手店铺不久的,在洛邱之前还有一个上任……可俱乐部的名字是在洛邱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但伏羲却将它称之为【圣地】……大哲心中一怔,这岂不是说,在现在的洛邱之前的上一任老板之前,还存在更上一任的老板?

“前辈……我能问一下,您所在的时代的店铺……我是说【圣地】,它的主人叫什么吗?”大哲此时甚至止住了呼吸。

伏羲却摇了摇头:“我记不住了。”

“啥?”大哲张了张口。

伏羲却颇为无奈道:“我确实是想不起来了,不管是我从前主人的名字或者是模样……看来【圣地】主人在更替之后,【圣地】或许单方面删除了我等的印象。这八卦盘是我特别让鲁班子制作出来的,我方才用此进行了推算,发现往前的历史错中复杂,犹如被搅浑了的湖水,看也看不清楚。”

关于这点,大哲是完全相信的……因为他就知道现在的主人洛邱,就拥有随意开启或者关闭他人感知的能力——而这种操控他人感知的能力,如今甚至渐渐有往随意地加入或者删除他人记忆存在的程度。

大哲此时忽然倒吸了口凉气,发现自己好像接触到了什么不能随便知道的事情——按照从前他在字头混过的经验看来,这种情况下,随时都有被灭口的危险……他甚至因为伏羲的说话,而感觉到了现在打工的店铺,背后或许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你不必惊慌。”伏羲却忽然淡然说道:“也无须担心,因为你不管担心什么,自你成为黑魂之后,你的命魂就已经摆入了【圣地】的【魂殿】当中,生死掌握在【圣地】手中……既然如此,不管【圣地】的意志如何,哪怕是直接抹除了你,你本身也是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言下之意大哲自然明白,但他不明白的却是另一间事情——【魂殿】,存放黑魂命魂的地方……可俱乐部内,不应该是用【约柜】来放置黑魂的命灯吗?

【魂殿】和【约柜】……难道不是同一种东西?

“等等,前辈……请问,【始】级的黑魂和普通的黑魂,它们的命魂是被分开摆放的吗?”大哲冷不丁问道。

“都是放在【魂殿】的,不存在分开摆放……怎么,为什么这样问?”伏羲不禁好奇问道。

大哲摇摇头,脸不红心不跳道:“没有,我只是好奇……毕竟我是第一次碰到【始】级的黑魂。”

伏羲此时微微一笑,似乎相当认同这种想法,他接着之前的话题说道:“因为黑魂的命魂都存放在【魂殿】当中,所以才能保证黑魂对【圣地】的忠诚……相反,如果【魂殿】不存在,又或者【魂殿】受到破坏,【魂殿】内的黑魂命魂逃出,那黑魂也就等于有了自由——当然,这种情况【圣地】自然是不会发生的,所以作为黑魂,只要本份点就好。”

大哲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可这位【始之九】的黑魂伏羲,为何要提及这些——他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但大哲在没有弄清楚黑魂伏羲的底细之前,并不是打算太过冒进,他大脑飞快转动起来,“对了,前辈,我一到来的时候,你告诉我,是不是主人让我催促您回去的……前辈为什么会这样问我?”

黑魂伏羲随意道:“因为我本身正处于休假的状态……事实上,我的假期其实还没有结束的,但因为一些意外,让我的本体意识清醒了过来。我琢磨着假期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就索性当作不知道,继续休假了——当然,我想【圣地】……哦,现在是你口中的店铺了,我想它或许是知道的,所以迟早是会将我召回的,但似乎等了好久——直到你出现了,只是没想到,如今【圣地】的主人,已经更换。”

这套说辞,让大哲不禁想起了从前看过的一侧新闻:一名老兵为了执行秘密的任务,而驻守在荒郊野岭当中,为了不被敌人发现,老兵甚至舍弃了一切的通讯手段。他苦苦等待了几十年,后来被人发现带出,才知道战争已经在老兵执行任务的第二年就结束了……

——我信你个鬼!

大哲瞄了眼黑魂伏羲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收了回去的八卦盘……如果【始】级的黑魂是这么利害的角色,店铺的主人发生了更替,会什么都不知道?

——可万一是真的呢?

——如果黑魂伏羲所自己忘记了曾经主人的信息是真的……那是不是表示,和黑魂伏羲同时代的黑魂都可能被做了手脚,甚至让它们无法知道店铺主人的更替?

“你在想什么?”黑魂伏羲此时看着大哲问道。

“哦……没什么。”大哲摇了摇头,心思敏捷地他飞快说道:“我只是在想,既然前辈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么有没有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之类。”

黑魂伏羲点了点头,沉吟着道:“按理说,既然【圣地】的主人更换了,作为黑魂我等确实需要觐见的……不过既然【圣地】的主人发生了更替,却一直没有召回已经苏醒过来的我,我想着当中可能有什么隐秘。而且,本来我的假期就已经允许下来了,如今假期并未结束,我暂时不回去,也在理。毕竟是老臣和幼主的关系……还是等幼主长大一些再说吧。我怕他会有压力呀!”

——老员工都这么吊的麽……话说您老把这话挑得这么明白,真的好吗?

大哲只是笑了笑,没说些什么……虽然真的不清楚【始】级的黑魂到底有多厉害,但直觉告诉大哲,自己的老板完全不怵对方。

“对了前辈。”大哲此时想起了一件事情,“超脱者组织的【王座】,该不会都像是您一样,都是【始】级的黑魂吧?”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黑魂伏羲却好奇问道。

大哲讪讪道:“因为在我们那里,常常会有着这种事情,道上字头混的老大们,都差不多是卧底,就只有手底下的小弟在老老实实地打打杀杀……”

“哈哈哈,这多无聊。”黑魂伏羲摇摇头道:“超脱者组织里面的【王座】之中,目前来说,应该只有我一个是黑魂……但到底其他【王座】当中有没有黑魂,我也不知道——黑魂休假的身份,只有【圣地】的主人才能知道。所以,哪怕是两个【始】级,哪怕它们从前的关系有多好,但只要其中一方正在休假当中,双方之间都不可能认识的。这也是为了确保休假黑魂的安全。”

“这话怎么说?”大哲皱了皱眉头。

只听见黑魂伏羲淡然道:“资源是有限的……瓜分的人少了,剩下的人得到的自然就会多。如果我知道你也是黑魂,而且你比我弱小,我完全可以直接吃了你,然后得到你的一切。而这……【圣地】是默许的。”

大哲此时不禁心头一跳!

黑魂与黑魂之间……难道,还存在相互蚕食的关系?

大哲不禁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