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零八章 潜龙勿用

第二百零八章 潜龙勿用

此时的大哲并不知道艾瑞克斯到底是谁,甚至连听着耳熟的感觉也没有——因为至今为止,他与艾瑞克斯的交集只有如今在虚空失乐园的决斗台当中。

看着台子上正准备决斗的【沙鹰】以及艾瑞克斯,大哲只是直觉艾瑞克斯的赢面似乎更高一些……但事实上,从台子四周浮石上的讨论声看来,他们似乎更看好【沙鹰】一些。

“那些大多数都是来自【魔法系】子世界的家伙。”武藏大师此时不置可否道:“他们总认为魔法是所有类别当中最强大的力量,也是唯一最能够接近终极的途径。”

大哲不禁好奇问道:“那你呢?武藏大师你是怎么看的…你也觉得自己的剑道才是最强的吗?”

不料武藏却摇摇头道:“我要是长在【魔法系】的某个子世界,我也更愿意学会魔法的力量。”

“嗯?”

武藏大师耸耸肩道:“你不觉得站着输出比冲上去一顿乱砍要舒服很多吗?而且魔法师的皮肤普遍都比较好,不像武士,皮肤都比较糙。”

“……武藏大师?”

“男人也要活得精致点啊。”武藏大师煞有介事地说道:“我看你天生的资本不错,细皮嫩肉的,千万不要忘糙汉的方向发展了。”

大哲闻言,稍稍后退了一步……此时远方的一处浮石上,忽然有一名穿着大红衣古装,面白无须,脸色妩媚的男子——没错,就是男人,因为大哲看到对方的喉结了!

这大红衣的妩媚男子正微笑着朝着武藏大师看来。

“我去前面打个招呼,你在这里等我。”武藏大师此时直接说道:“对决马上就要开始了,没什么时候不要离开看台……超脱者大多都是不服输的性格,不要影响了人家对决,以后落人口实。”

“武藏大师,你玩…得开心点。”大哲点了点头……再次稍稍后退了一些。

只见武藏大师此时踏着几块浮动的石头,轻松就去到了那大红衣的妩媚男子的浮石之上,隐约地,似乎听见武藏大师喊着对方的名字,“龙阳……”

大哲仔细地倾听着,但发现后面武藏大师与这大红衣男子说话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似乎是已经隔绝。可看着二人交谈时候的轻声细语,大哲不禁打了个冷颤,连忙关注起来台上的决斗,已经凝神静气地倾听着四周观战者之间的闲聊。

“这新人勇气不错,才来没有多久,虽说得到了【王座】的赏识收为学生,并且赐予了【王座】之徽,但其实在修炼一段时间会更好……还是太着急想要表现自己了。”

“说的你从前好像也不是急着表现自己一样……我们进入次元夹缝之前,哪个不是本世界叱咤风云的存在?但夹缝是什么地方?来到之后难免会有一种失落感,这个时候急于表现自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早点看清楚现在,然后正视自己的状态,调整好心态,反而是更好的事情啊。”

“所的也是,毕竟也是【乞叉底鹐沙王座】的学生……不过比起这位,【乞叉底鹐沙王座】的另一位新收的学生,明显要沉得住气啊,至今都还在闭关当中……倒也不清楚他的实力如何。”

“哦……你说的是那个叫赖什么的来着对吗?”

“赖才生……好像是这个名字,住处星图上标记的是这个名字。”

“确实挺神秘的,来了有段时间了,一直都没有露面……倒是这个艾瑞克斯要稍微活跃一些。”

“嘘……他们开始了,别吵。”

……听完了超脱者观众们那宛如三流小白文的路人NPC情报式对白之后,大哲也将更多的关注力放在了对战的双方当中。

不过,赖才生?

这个赖才生,不会就是在泰山事件里头,那个坑了整个神州道妖两界的布衣道年轻扛把子吧……居然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了【王座】的学生。

【乞叉底鹐沙王座】……这名字好拗口啊?

大哲摇摇头,看着决斗台上的【沙鹰】以及艾瑞克斯,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不仅仅是他,好一些的观战者此时也多少是这样的反应。

因为决斗明明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了,但是台上的【沙鹰】以及艾瑞克斯竟是没有任何的动作——二人从开始至今,都只是默默地站着。

冷不丁地,【沙鹰】忽然动了,只见他大手一挥,数量恐怖的魔法攻击便全方位地朝着决斗的圆台覆盖落下……这种魔法攻击的威力让大哲也不禁暗自咋舌。

武藏大师说得似乎有些道理,这种站桩输出确实舒服!

可不管【沙鹰】如何的持续攻击,那些威力绝伦的魔法却没有能够击中艾瑞克斯的……艾瑞克斯此时也动了。

只见他微微一笑,随后就这样直线地朝着【沙鹰】缓步走了过去——神奇的是,【沙鹰】所操控着的魔法攻击像是完全无视了艾瑞克斯般,这么多巨大威力的攻击,愣是一直打偏……明明是直线的距离!

“这【沙鹰】该不会……故意放水的吧?”

“PY!一定是PY交易!!拒绝假比赛!!”

可不管一些议论如何不满,【沙鹰】依然还是打不中……并且,他的脸上渐渐露出了惊恐的神情,而艾瑞克斯也终于走近到了【沙鹰】的面前。

【沙鹰】此时突然停住,整个人双手自然垂下,头颅也垂了下来……艾瑞克斯这时候忽然打了个响指。

只见【沙鹰】身子轻轻一抖,随后一下子瘫坐了在地上……他竟是不知道何时变得大汗淋漓,喘气不停……眼中尤有一丝惊恐之色。

“你,做了一个好梦了吗。”艾瑞克斯此时向着【沙鹰】忽然一欠身,“多谢指教了,【沙鹰】前辈。”

“你说什么?我还没有……”【沙鹰】的话突然一停……自艾瑞克斯的袖子当中,一把细长的剑,此时已经直指了他的咽喉位置。

“我输了……”【沙鹰】张了张口,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决斗台忽然投落了一道亮光到了艾瑞克斯的手中……他的掌心当中,已经多出了两枚【王座】之徽。

看来是决斗开始之前,双方就已经将【王座】之徽同时压出,胜利的一方才能将之全部取走。

“多谢款待,【沙鹰】前辈。”艾瑞克斯此时摘下头上的高礼帽,给【沙鹰】鞠了一躬之后,才转身离开——艾瑞克斯直接捏动了自己住处的传送,随后就消失在了这决斗台空间当中。

众人还没能从艾瑞克斯的最后一句话中明白过来,【沙鹰】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直接爬起了身来,也没有理会那些此时走下台来,和自己混得比较熟悉,同为来自【魔法系】子世界的超脱者,便低着头急忙忙地也捏动了传送,离开了决斗台……十分的让人费解。

但他们却以为这是【沙鹰】因为受到了打击,此时不愿意与人交谈的缘故。

“看【沙鹰】的模样,艾瑞克斯恐怕没有我们想象中的简单……他或许是十分擅长幻术的家伙……嗯,不愧是【乞叉底鹐沙王座】看中的人。”

“没错,新人本来都是怪物,这可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既然清楚艾瑞克斯擅长的是幻术,那么只要多做幻术的应对就好。”

——你们这些家伙,之前可不是这样说的啊……

大哲的脑中不禁再一次浮现起来了女仆小姐说起超脱者时候的那副嫌弃的模样……看来,多少还是有些根据之类?

此时,看着众人还在积极讨论的模样,大哲颇有些无聊,却见武藏大师与那大红衣的妩媚男子居然消失不见了……他四处张望却未能找到。

大哲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只好原路退回——武藏大师从永夜宫打开了通往这里的光门之后,就一直没有给关闭起来。

……

决斗台空间中的观战者已经渐渐离去……某座的浮石之上,此时落下了两道人影:武藏大师以及大红衣服的妩媚男子。

武藏大师此时走进,将浮石光门前的一块石子给捡了起来,上面有一些简单的刻画,大致的内容是:我先回去了。

这是大哲离开之前在石头上刻画下来的简画……大概是担心文字不通之类。

“此子心思倒是细腻。”大红衣服的妩媚男子此时娇柔一笑,“嗯,细心的男孩子总是让人打从心里喜欢。武藏你可真不够意思,非要拦着我不放。”

武藏大师直接口气不善道:“得了吧龙阳君,我可不想让新人都觉得咱们这组织里面都是一群基佬,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你自己知道。”

大红衣……龙阳君此时笑吟吟道:“这么多人当中,唯独武藏无法得本君欢心……本君的耐性也是有限的呀。”

武藏直接摇摇头,冷不丁地将地掏出了一样东西,直接扔给了龙阳君——他扔给龙阳君的,赫然是一块【王座】之徽。

只听见武藏大师此时目无表情道:“将匈奴王打落子世界,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之后,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呀,还真是大方,出手就是一枚【王座】之徽。”龙阳君此时把玩着手中的这块【王座】之徽,却也不急着收起,“不过…一枚徽章就想让我出手吗?”

武藏淡然道:“阿提拉手上也有徽章,算上我这枚……足够你凑足8枚徽章,发起【王座】之战。”

“但我要冒着触犯【王座】们定下来的规矩的风险呢。”

武藏大师却直接看着龙阳君道:“等你成为了【王座】,自然就不算犯规了……不干就把徽章还我,有的是愿意出手的。”

“所以啊,武藏真真是难讨本王的欢心。”龙阳君摇摇头,一脸哀伤地眺望着远方,仿佛是自言自语:“本君突然有点怀念上次碰到的那位小兄弟了。”

“哦,那我真是为你口中的那位小兄弟打从心底里赶到悲伤。”武藏此时伸了伸懒腰,直接就在浮石上躺了下来,挠着屁股看着龙阳君道:“没事别吵着我睡午觉……这里安静。我在这里等你消息。”

“武藏为何不回去永夜宫守门?”龙阳君讶异问道。

武藏打着哈欠说道:“永夜宫发生了成员殴斗事件,可作为看守者的我因为要打扫决斗台所谓未能第一时间赶到制止……真是对不起啊?”

“那本君…就活动一下好了。”龙阳君笑吟吟地走入了关门。

此时,龙阳君只听见身后的武藏大师懒洋洋地说道:“别把永夜宫拆喽……收拾起来麻烦。”

龙阳君回眸,轻笑道:“你可真是个狡猾的男人……不过也算是武藏你的魅力所在呢。”

“滚!”

武藏一挥手,一道剑光自手掌劈出,连带光门也直接劈开……当然,龙阳君已经早一步消失在光门当中。

武藏大师摇摇头,挖着鼻子道:“……剑气真是个好技能,就算不会魔法,劳资一样能站桩输出,这可比烂船浆好使多咯。”

天知道他用船桨做了什么坏事。

……

“强哥?强哥……鱼蛋强?”

回归永夜宫,大哲等着有些无聊,想起了还在石头小屋当中的鱼蛋强,便直接走了过去——这永夜宫外的广场,可比决斗台的那块圆形的台子还要宽旷得多。

只是石头小屋当中此时却空空如也。

大哲走入石头小屋当中,只是看见了地上跌落了一柄小刀,另外稍屋内稍微有些凌乱的样子,却并没有看见鱼蛋强。

“难道跑出去了?”大哲捡起了地上的小刀,不禁皱了皱眉头,正自疑惑之间,却发现了地上的一道像是爪痕般的痕迹,此时正在缓缓地修复起来。

记得武藏说过,永夜宫的广场具有自动修复的能力——这爪痕应该是才造成没多久的时间……可鱼蛋强没事干嘛要弄坏石头小屋的地板?

他猛然一怔,想起了之前第二次碰见匈奴王阿提拉的时候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之感,当下隐约像是想到了什么,便头也不回,一路地冲入了永夜宫当中,直接跑向了这里的斗兽场。

那台紫白色的牛头甲虫模样的虚空元魔,难道说……

——没错,我已经变强了!但还不够强!我还要变得更强!

——我要成为全村…不对,我要成为全城最靓的仔!

——我要全世界都开满我的鱼蛋档!

——所有,我觉得你其实是个好人,那你肯定就有好的地方。

……可不要出事了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