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一十五章 下一任和老婆们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下一任和老婆们不得不说的故事

偌大的宫殿内身穿着黑色长裙的【冥后珀尔塞福涅】站在了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的妆颜……不远处,冥府的主人则是手握着暗红的酒杯,眺望着天空。

哈迪斯忽然道:“冥府的冬天快要结束了。”

冥后闻言,转身轻轻地看了哈迪斯一眼,淡然道:“一年应有四季。”

哈迪斯只是随意地笑了笑,依然还是眺望着冥府宫殿之外……群山,青黑色的,没有生机的群山,还有流淌着硫磺与岩浆的炼狱大地。

作为冥王,掌管着冥府,他甚至已经说不出这样的景色,到底是丑陋还是漂亮……最开始是感觉它们荒芜,不漂亮的——奥林匹斯神山上的景色就很漂亮。

“你不应该将一个无意中流落到这里的人类小孩收作义子的。”冥后此时冷不丁地说道:“人类是无法适应冥府的环境……你只是想要一个排解无聊的玩具而已。哈迪斯,你不应该为了一个玩具而做出这种举动,冥府的生物很难接受一个人类作为少主。”

哈迪斯此时带着微笑转身而来,“珀尔塞福涅,你可能要见一见这个孩子。他是这样的令人钟爱,他白皙的肌肤与你一样,他的眼神也很像是你,这会让我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止住对你的思念……而且,他完全能够适应冥府的环境,他可不是普通的人类。”

冥后对于冥王的情话只是略皱眉头,“你是说,这个孩子不是人类……是人与神的后代,就像是赫拉克勒斯那样的半神吗?”

冥王淡然道:“我的冥后,请不要在我的领地当中提起我会让我想起你父亲的事情。”

冥后默默地看了冥王一样,随后转身而已,没说什么……她是这冥府的皇后:被劫而的皇后,她甚至无法在冥府使用法力,她需要回到地上,在地上她才是丰饶的女神。

哈迪斯是真的喜爱转过神奇的男孩,甚至将冥后自己的女佣直接调遣了过去……但这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冬天马上要结束——她将要离开这地下的深渊,回归到地上。

或许等下次冬天到来,她再次返回冥府的时候,那孩子已经不见了——毕竟这位冥府的主人是如此的反复无常……谁知道未来是怎样呢?

……

“大姐姐,你为什么要叫我做少主啊?”Joe毕竟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他的思维不允许他联想太多的事情——唯有对这种突然情况的忙让……另外这个大姐姐真的很漂亮,和那坏坏的大姐姐一样的漂亮。

她真的不是坏坏的大姐姐变的吗?坏坏的大姐姐去了什么地方?

眼前的女佣……自称姬丝的女子目无表情道:“您如今已经贵为了冥府主人的义子,自然就是这冥府生物的少主人。自今日开始,您的身份将会是高贵的……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没错。”

Joe眨了眨眼睛,低着头道:“大姐姐,我想要回家。我出来很久了,我不会去的话,我爸爸和奶奶会担心我的。”

女佣姬丝淡然道:“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少主……你现在的身份是冥府的少主,你的父亲也只有冥王一位,你的今后都是这样……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没错。”

“我才不要!”Joe大喊了一句。

熊孩子的战斗力在此时体验出来了,他直接滚到在地上,哭闹打喊——没错,就像是招呼亲戚来时,亲戚家带来的那种顽皮的孩子一样——很想要打死的那种那样。

但显然这位被派遣而来的女佣并不是什么温柔的理性——面对着Joe的打闹,女佣姬丝直接抓住了Joe的小腿,将他倒提了起来,走向了露台处,“少主,请停止您的哭闹,宫殿内应该要保持安静……你应该不喜欢感受下方熔岩的热度。”

一股混合着刺鼻硫磺味道的热气,此刻从下方冒上……Joe惊恐地看着下面橙红色的河流,他甚至连这橙红色河流上那不断冒出与破灭的气泡。

他果然很快就止住了哭泣……这位比坏坏的大姐姐更坏的大姐姐,不禁让Joe响起了领居家的阿姨,那阿姨打人的时候是真的凶!

这个恶姐姐!

“很好,您已经安静下来了吗,少主。”女佣姬丝此时点了点头,却还是这万年不怕似的对人嫌弃的模样,“请原谅我的无礼……不过冥王吩咐我,让我照顾您的起居,以及教导您冥府的规矩。”

“我不……”Joe顿时打了个冷颤,可看着女佣姬丝目光的时候,最后的【要】字愣是说不出口来……怂了。

就在此时,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Joe抬头一看,只见一道人影沐浴在金光当中,正出现在了宫殿露台的上空。

女佣姬丝此时则是皱了皱眉头,并且迅速地将新任的冥府少主给放了下来,不卑不亢地道:“见过赫尔墨斯使者。”

眼前的身影自金光走出,是一名穿着飞翼鞋子,手执蛇盘仗的金发俊朗青年,他随意说道:“时间到了,我是来迎接丰饶女神回到地上的。”

“还有三天,赫尔墨斯使者。”女佣姬丝依然不卑不亢。

青年……赫尔墨斯此时却淡然说道:“父神说,今年的冬季已经要提早结束,春天应该提早到来,因为地上实在是太冷,已经有许多无辜的人在寒冬中冻死过去。为此,天后还常常悲叹哭泣啊。你是知道的,姬丝,父神是那样的深爱着天后,正如冥王是如此的珍爱珀尔塞福涅一样。”

——父神与天后真有那样的恩爱……才怪。

女佣姬丝此时默默地点了点头,“好的,赫尔墨斯使者,我会将你的来意传达,但您需要亲自与冥王见面。”

“这个当然。”赫尔墨斯微微一笑:“我怎会不喜欢见到哈迪斯叔叔呢……不过在此之前,能告诉我这个人类小孩是怎么回事吗?冥府之中为何会出现活着的生灵,这好像是不合符规矩的吧?”

她大概是知道赫尔墨斯迟早由此一问的,所以被问及的时候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慌乱,“赫尔墨斯使者,这是冥府之主的意思……您要想知道,或许应该等见到他的时候,亲自问问。”

赫尔墨斯耸耸肩,一副没有所谓的态度,随后四处张望,又冷不丁问道:“对了,明塔呢?我为什么没有看见她呢?”

女佣姬丝淡然地看了赫尔墨斯一眼,随后伸手一指——她指着的是宫殿围墙外的一处荒地,但是在这生灵死绝的冥府当中,似乎唯独是这块荒地,居然奇异地长出了一片的翠绿。

赫尔墨斯此时方才发现翠绿色的存在,好奇看了过去,“这好像是……薄荷草吗?”

“明塔已经消亡了。”女佣姬丝幽幽说道:“这是从她的骨灰中长出的薄荷草。”

“怎么死的?”赫尔墨斯不禁皱了皱眉头。

女佣姬丝此时并没有说话,反而是一转身,随后缓缓跪下……见状,赫尔墨斯目光一转,随后直接飞入了房间当中,静立,低头,恭敬地叫了一声:“见过冥王。”

Joe一直听着这个恶姐姐和会飞的大哥哥说话,自己不敢说话,此时他们的举动,连忙也看了过去,一看便是吓了一跳——只见房间内,不知何时居然站着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他甚至只是看到了对方的眼神,便不禁打了个冷颤,身体仿佛被冻结了起来似的,大脑一片的空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赫尔墨斯吗。”冥王的到来让这房间的气氛发生了一丝变化,“你的来意我已经清楚了,不过地上的冬天将不会提前借宿,回去告诉你的父身,冥府很空旷,不用担心我这里的容纳度……你三天之后再来吧。”

赫尔墨斯抬头道:“冥王,一去一回实在太废时间,既然只是三天,那就让我留在冥府等候吧。”

“随你。”冥王淡然说道,随后一挥手:“姬丝,给赫尔墨斯准备休息的地方。”

这之后,女佣姬丝便领着这位奥林匹斯山上的使者离开了房间……离开的时候,赫尔墨斯不禁回头打量了一样房间内唯一的小孩子:Joe。

他悄悄地向Joe眨了眨眼,似乎是某种暗示一般……手指却悄悄地指了指宫殿之外——那似乎是宫殿外长出了翠绿色的地方。

很快,房间里面,就只剩下冥王与Joe了。

……

“抬起头来,告诉我你的名字。”

高大的身影忽然说道,Joe下意识地颤抖着抬头……他此时声音也跟随着发抖,发抖着说出自己的名字:“Joe……我的名字叫做Joe。”

冥王点了点头,随后淡然说道:“从今天起,你要忘记过去的名字。你将会成为我的儿子,你的名字就叫做……嗯,普林吧!”

“嗯……”Joe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他甚至连【不】应该怎么说也似乎忘记了般——他完全不敢违背对方的意志。

“这几天姬丝会负责照顾与教导你。”冥王接着说道:“三天之后,我会再来今年,希望届时你已经适应了这里,我的孩子。”

Joe……还是只能下意识地点点头。

冥王哈迪斯随后转身而去,身化了一道黑雾,渐渐散去,Joe此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强忍着眼眶中打转的类似,抱膝抽咽,“我想回家,大姐姐,你在什么地方……”

可这次,并没有那坏坏的大姐姐突然出现,戏弄着他。

冥府的冬天很冷的……其实冥府似乎就只有冬天的吧?

……

宫殿外窗,一道身影缓缓走来,走到了那片长满了薄荷草的唯一翠绿之地——他站在了这里,眺望着前方巨大的宫殿,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这是……与尼禄一同因为遥控器而来到冥府的,自称为【哈迪斯】的老哈!

“父亲……”

他向着这高大围墙后的庞大宫殿,轻轻地叫了一句……捏紧了拳头。

……

……

拥有着红色与蓝色按钮的遥控器,就那样地摆在了桌子之上。

尼禄的目光,时不时会往遥控器瞟来,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她只是一直飞快地动着自己的嘴唇,为眼前的这位店铺主人服务:讲关于她老板的一些事情。

【店主】仔细地听着,神色没什么变化,似乎不管未来到底是什么模样,都无法打动得了他。

至于作为时任女仆的埃莉诺则是偶尔会有皱眉的表情……显然这才应该是正常的,毕竟她正在倾听一名来自下一任【店主】手下的黑魂,讲述着下一任发生的事情。

并且,按照这位尼禄的说辞,下一任真真是一个渣到无法用词语来形容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取代现任,成为下一任?

“……我老板的第十二个老婆的名字叫做苏子君!”

尼禄眼珠子一转,“话说这个苏子君可厉害了,她可是神州轩辕皇家的末代公主,不仅强大,而且超级有钱!她最喜欢我和老板玩一种叫做富婆快乐球的小玩具……富婆快乐球见过没有?我跟你们讲啊,这个富婆快乐球其实就是……”

“荒唐!”终于,时任的女仆小姐埃莉诺似乎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此刻皱着眉头,严厉地看着尼禄,沉声说道:“胡言乱语!你竟敢如此戏弄【店主】吗?”

尼禄此时吐了吐舌头,随后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地看着时任的【店主】,“可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呀……不信,不信现在的老板到未来看看去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能做到的吧?毕竟也是【店主】呢!”

“你!”埃莉诺瞳孔轻轻一缩,严厉之色更加深刻了几分……尼禄此时直接耸拉着脖子缩了起来——这位前任的女仆小姐,可是比她家里的那位女仆小姐好相处多了,最起码,喜怒能够偶尔表现出来的呀!

“那……那我将不讲埃莉诺会成为我老板的第十三个小老婆的事情说出来了吧!”尼禄此时一副害怕限定的……微笑,微笑着说道:“以前的【店主】大人,我怕你的女仆小姐会打死我哦!”

“放在从前,我也想打死你的。”

终于,时任的【店主】淡然说道——这是他听了这么久下一任和老婆们不得不说的故事之后,第一句说的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