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二十章 女人和女人和女人

第二百二十章 女人和女人和女人

“这瓶药剂是假的——!一定是假的——!绝对是假的——!”

猛然间,寂静无声的拍卖会会会场之上,响起了一道尖锐而凄厉的女人的叫声…这声音的凄厉程度,不禁让现场的不少男性想到了那些曾经被他们压在身下的女人,似乎最后关头也总是会发出类似分贝的高音。

当然,在这严肃的场合当中,在这么多业界的大佬的眼皮底下,自然没有人会在包厢里面做那些羞羞的事情——这又不是小白文位面,哪有这么多脑袋有恙的富家子弟在外边乱转?

所以,这一定是某位【传奇魔女】的狂热粉丝,不能接受魔女的药剂就这样毁灭在拍卖师的木槌之下,所发出的怒吼声……一定是这样没错!

“没错,这一定是假的!绝对是假的!我绝对不承认,【传奇魔女】的作品,会因为一个拍卖师的木槌而毁坏—!绝对不接受啊—!这绝对是对【传奇魔女】的侮辱——!”

……侮辱不侮辱之类的都怕不见得,只是看着现场渐渐变得激动起来的人群,跟随者凡塔斯到来,也有一席包厢的钟落月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些秘药行业的大佬对于【传奇魔女】的作品的狂热程度,甚至有些超出她的预估。

“凡塔斯,一般发生这种情况的话,拍卖会主办方会怎么做?”三小姐此时不禁好奇问道……当然,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好奇,而是想要弄清楚这里面的道道——【非人领域】中的市场交易规矩,定然有不少是于人类社会不同。

凡塔斯想了想,却是苦笑道:“月,就算你这样问,我恐怕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毕竟这种情况,似乎并没有发生过……怎么就这样打坏了瓶子了呢?这毕竟是【传奇魔女】的作品啊……实在是太可惜,也太方谬了。五千万秘晶,我估计这次尚恩家是真的要吐血了。”

尚恩,正是那位与凡塔斯竞争想要追求三小姐的黑市商人家的孩子,面对这种情况,凡塔斯心中自然是乐开了花,只是要保持风度啊,风度!

“我能等拍卖会公布处理办法吧……哈哈,大概这里的老板,这会儿已经不知道如何思考了。”凡塔斯轻笑了一声……却突然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脑袋。

可这位公子哥却不敢生气,因为敲他脑袋的并非外人,而是他的老师,协会内部的一名高级秘药师。

“混帐东西,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传奇魔女】的药剂啊!宛如圣物一般的秘药就这样被一名拍卖师毁坏了——这简直是秘药界的灾难!这是一个悲伤的日子——!混帐东西,你居然笑,居然笑!我打死你哦!”

“老师……哎呀!”

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一幕的三小姐摇摇头,悄悄地退出了这间包厢,其实这位凡塔斯虽然绣花枕头了些,但也有好控制的优点,可这种性格实在是……

“不过,刚才尖叫的那道女人的声音……”三小姐此时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朝着那女人尖叫声传来的房间走去。

……

……

房间内,气氛冷得让人难受。

拍卖会的主事人此时正在和魔女秘药的持有者进行着紧急的沟通——魔女玛丽亚!

“我说真的!五千万秘晶,你们必须要赔偿我!不然我就在你老板的屁股后面种满向日葵的种子!相信我,我会让他变成一朵行走的向日葵啊……不仅仅是你老板啊,就连你也是!你们拍卖行全家都是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愤怒的魔女大龄未婚魔女小姐此时一脚踩在桌子上,双手抓着管事的衣领,将年老的管事提起了大半,露出了恶人的嘴脸来!

“我知道你是谁,玛丽亚小姐!你是破灭的魔女玛丽亚,是一个人就干翻了罪恶之龙偷猎团的魔女……你的大名黑市里面谁没有听说过呢?您放过我吧,我都这么老了,受不了向日葵种子的折磨的。”白发苍苍的管事此刻不住求饶。

玛丽亚直接将人推开,抱胸道:“我不管,你们必须要赔偿我的损失!不然我就用向日葵种子把你们的屁股全部种一遍!”

管事紧张地擦了擦冷汗,扯皮道:“玛丽亚小姐,这事情您也怪不得我们啊……我们怎么想到这么贵重的东西,就随便让一个木槌给打破了呢?你说我们家的拍卖师,就一个普通的家伙而已,又不是传奇英雄库洛洛亚那样的力量型英雄……”

“你什么意思?是想要跟本小姐扯皮对不对?”玛丽亚顿时冷哼道:“按照你的意思,难不成是谁我给你们的东西是假话不成?别忘了,这药剂我取出来的时候,你们有三名秘药师在场亲自验证,确保无误的!”玛丽亚冷笑着道:“你们验过无误,亲自装好从我手中拿走,现在东西在你们的手上被你们的人打破,你们居然来怀疑我?!活腻了是不是?!”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玛丽亚小姐……”管事此时苦瓜似的脸,就差没挤出眼泪,“只是我们也是小本经营啊……这一时间的,去那里给您取出五千万的秘晶来啊!就算你把我们老板卖了,都拿不出来这么多的啊!”

玛丽亚不说话了,冷冷地看着这糟老头,直接伸手从领口里面掏出了一把向日葵的种子,“五千万!种子!你自己挑!”

“玛丽亚小姐,我这一把年纪……停停停手!停手……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和大老板再商量商量!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的…停手啊——!”

“滚,给你半小时时间!”

只见这位老管事此刻入会大赦半,提着被硬生生拖了大半的裤子,连滚带爬地冲出了包厢的大门。

“老东西,走迟半步,看本小姐不把你屁股塞满!”玛丽亚此时缓缓吐了口气,随后便一脸哭丧似的的,“我的五千万…五千万!”

这边魔女小姐正在暗自神伤,包厢的门却忽然退了开来,玛丽亚打了个激灵,怒道:“老东西,不带钱你就敢回……噫…是你?”

只见此时推门而入的,赫然是钟三小姐……钟落月!

……

……

“我刚看见有一位老先生提着裤子匆匆忙忙的……嗯,你原来有这种爱好吗?”钟落月略微地皱起了眉头。

玛丽亚张了张口,忽然发现自己特么的解释不了这件事情,索性就不解释了,而是想了想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在这里,也就是说那位吸血鬼小姐也在附近吗?上次的事情真的是谢谢了。”

“果然是你。”钟落月此时点了点,“我之前还不敢确定。”

玛丽亚不禁愣了愣,才想起来眼前这女人和自己相遇的时候,自己脸上一直都是套着牛皮纸袋头套来着……这么说来,一开始的那句话,是一种试探的手段?这可真是一个坏心思多多的家伙。

玛丽亚不禁瞪了钟落月一眼……她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与钟落月就如何逃离的问题而争论了好久,所以一直都不怎么对付这个强硬的女人。

钟落月大概也是猜出来了玛丽亚的心思,此时轻轻关了门,走了进来,“你的感谢,我会带到伊丽莎白身边的……她并不在这里,我是和别人来这个拍卖会的,而且事前并不知道你在这里。”

“哦……这样。”玛丽亚点了点头,随即便兴致缺缺起来——她并不关心在这个地方碰到熟人,事实上她在这个拍卖会的现场碰到的老熟人可多着呢,但也没有想着要和谁主动打招呼,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五千万秘晶的事情。

有一件事情那老管事说得其实没错……好好的药剂,怎么说打爆就打爆呢?

秘药师用来装药水的瓶子,一般来说都是特制的,别说只是用木槌敲一下了,高级的药瓶子就算使用大铁锤使劲敲打也未必能打破才对——玛丽亚能够确保自己交出去的药剂是正品没错,如果不是正品,她也不会送来这里进行拍卖,砸了自己的招牌……难道说,拍卖会里头,有谁悄悄地做了手脚,将原本拿出来拍卖的【七色堇】大师的作品,偷龙转凤了?

魔女小姐此时静下心来,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十分的高……毕竟这并不是什么普通的贵重物品,而是【传奇魔女】的作品,药水里面更加拥有可以让秘药提升一个星级效果的秘密……这个秘密,大概是会让所有秘药师都无比疯狂的吧?

“你是不是在想拍卖会内部的人,悄悄地将你的药剂掉包了的事情?”钟落月此时忽然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嗯?”玛丽亚下意识抬头,却见这可恶的女人此时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就知道自己果然还是大嘴巴了些,被人随便套了套就将话说出来,她不禁皱了皱眉头。

三小姐则是淡然说道:“其实想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生了这种事情,正常人都会从这个方面去想的吧……看看刚才拍卖会加价的情况,就知道这瓶药剂到底有多珍贵了。”

“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玛丽亚直接说道:“我这次损失很大,不过如果你有什么线索能够帮助我找回损失的话,我可以给你这次药剂最后价值百分之五…百分之三的利润!”

“百分之二十,少于这个数免谈。”三小姐此时淡然说道。

“你祖上是海盗吗?”魔女小姐顿时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似乎是看着什么珍稀的动物般。

“我祖上是为民族立过大功劳的军人。”三小姐目光清淡,可神情却有着一股尊崇之意。

玛丽亚沉默了会儿,才摇摇头道:“百分之二十太多,这药剂是我很辛苦才到手的……百分之十,这是最多的,而且还是看在你们曾经帮助过我离开城堡的份上……超出这个数,我这边也免谈。就算没有你的线索,我一样可以解决这件事情,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成交!”钟落月此时直接说道:“百分之十没有问题,我不过我要追加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玛丽亚小心翼翼地问道。

钟落月笑了笑道:“我们交个朋友吧……魔女小姐。”

玛丽亚像是从新认识一样,打量着钟落月,忽然说道:“生意人?”

“从前是。”三小姐此时微微一笑,旋即又道:“从现在开始,也是。”

“好……接下来我们要做些什么?”玛丽亚也是爽快的主儿。

钟落月道:“老实说,像你这样暴力想要向这家拍卖会的老板索赔,你觉得成功的机率有多少?”

“基本上是零。”玛丽亚随意道:“这拍卖会的老板出了名抠门的主,如果不是因为这信誉最好,我才懒得和这边合作……别家开除的手续费都比这里低出五个点。”

“没错,想让对方乖乖地掏出这五千万的秘晶,的确是不可能的事情。”三小姐点了点头:“因为这次的交易最终没有达成,所以最后拍得药剂的那个金主自然也不会傻到将秘晶交出来……我想拍卖会现在估计也在那位金主的面前焦头烂额。”

“不要说些小孩子都能想到的事情,这会让我觉得掏出这百分之十的利润好像扔进了大海一样。”玛丽亚摇摇头。

三小姐却摇摇头,挥手朝着玛丽亚招了招,“你过来,我仔细给你说说你应该怎么做。”

“你最好有什么好办法。”魔女小姐此时淡然说道:“我的向日葵种子,种哪里也是种……保证会让你上天!”

“不会让你失望的。”钟落月笑了笑。

这笑容纯美甚至不做作,但却让玛丽亚有种好像掉进了坑里的感觉。

……

……

“你说什么?【易坏】属性?”

拍卖行内部的一间豪华的房间当中,拍卖行的主人此时正愕然地听着身边一名魔术师的说话——这位魔术师是一名自由魔术师,并没有归化魔术师协会……这可是拍卖行的主人花了重金请回来的。

“没错,这个装着药剂的瓶子,在瓶子的内部刻入了【易坏】属性的术式。”顾问此时点了点头:“这会让原本用来装作药剂的特制瓶子,变成普通的瓶子……甚至还要更脆一些,一经碰撞就会粉碎。这也是为什么木槌随便敲一下就碎的关系——当然,你的拍卖师会敲中瓶子,这大概算是你的不幸。”

拍卖行主人的脸颊轻轻抽了抽……他已经让人将拍卖师送回去后台抽打了。

“可是…可是什么人会将这么…这么无聊的术式刻在这么贵重的药剂瓶子里面?”

“这我就不知道了……”顾问耸了耸肩,随口说道:“或许给出药剂的人,原本就不打算给人,又或者不是心甘情愿的之类。”

“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