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三十二章 这是哪?

第二百三十二章 这是哪?

【隐秘会】,次元夹缝当中最为有名的神秘组织之一。

一般性地认为,【隐秘会】、【超脱者】以及【真理之门】是夹缝内所有超凡圈子当中,最为出名的几个,其中由以【隐秘会】最为神秘。

宗旨无可知道,成员多少无可知道……听说,只有当【隐秘会】的成员主动暴露,才能够得到关于它的一些信息。

……

洛邱不知道普林老师为什么突然提起【隐秘会】的事情……这似乎是不合适的,但这位普林老师做事情总有属于自己的理由——至于这份理由到底是合不合理的问题……个人合理即可。

“听名字,像是很诡秘的组织。”洛老板微微一笑,“这么说,这个【隐秘会】来自别的……嗯,别的世界?”

他想要知道普林老师到底能够知道多少——他所在的这003子世界有着太多不合理的地方,以及有着不少被改动过的痕迹——有可能是被店铺的上一任店主给改动过的。

但这并不是特别不可预料的事情。

洛老板自己就已经不止一次改动过这个子世界的【历史】……尤其是最上一次,估计阿赖耶如果有情绪的话,早就已经炸毛。

——看见没有?剧本!撕……大概这样。

所以,他自己就这样玩了,自然就没资格去责怪上一任也这样玩不是?

洛邱能够知道这些,是因为店铺的特殊性……超凡脱离了子世界之后,自然也会知道——但要是在子世界内就能够知道,整个003号子世界想来也没有多少。

洛邱想象神州真龙会知道一些,但最多只是将外边当作是一个更大的整体,类似于神州神话当中提及过的天界一类,而不会联想到无数个子世界的问题。

魔术师协会的辉耀塔主大概很清楚了,毕竟他下过去了【失落的裂缝】一次,见到了里面住着的来自次元夹缝的【该隐】。

普林老师呢?

他说是因为碰到了【隐秘会】的人……对于【隐秘会】洛邱知道不多,甚至这次还是首次从店铺外的人口中听说——所以本着免费的情报不要白不要的原则,洛老板一下子就变得好学起来。

“你的眼神看起来,好像是听到了超市打折的隔壁家的阿姨。”

普林老师此时摇摇头,吐槽着的同时还是接着说道:“在无数个不同进程但内核应该是一样的世界之间,存在着一个更加广阔的空间,被称之为【次元的夹缝】……在夹缝之中,生活着一些逃脱了各个世界囚笼的【非人】,而【隐秘会】就是这些【非人】当中的个别所组建起来的。它的宗旨是为了记录这一切的发生。”

“记录?”洛老板想了想:“为什么是记录?”

普林老师道:“那你认为,会是什么?”

洛邱想了想道:“一般来说,会因为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比方说,背后的真相之类。当然,记录也可以,只是相对来说,什么都不做,只是默默旁观的态度,应该很难吸引太多的认同。”

“你说的没错。”普林老师点点头:“【隐秘会】的成员本来就很少……大概每个世界都只有一到两个的外部成员。外部成员负责记录各自世界一定时间内发生的一切,当它死亡之后,【隐秘会】的正式成员就会降临,将这部分的记录带走,同时挑选新任的继任者……当然,原本的记录者推荐也可以。”

“所以……老师你就是这个记录的人。”洛邱看着普林老师,“负责记录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事情?”

普林老师摇摇头:“不,我不是……他们确实找到了我,但是被我拒绝了——本来,他们是需要消除我这部分记忆的,但他们失败了……嗯,是我让他们看起来像是成功了。他们大概低估了我的能力,所以我还保留着和他们交谈的记忆……当然,因为我一开始就拒绝了,所以知道的事情也不是很多。”

“他们应该不会让你免费做这件事的,条件可能极好。”洛邱笑了笑道:“拒绝了,不会感觉到可惜吗。”

“我对外边发生的事情没有多少兴趣。”普林老师耸耸肩:“我不会死亡,就算世界重启,我也不会死亡……我清楚地知道这件事情。它就像是一个认知,一直埋藏在我的意识当中。所以我会知道的,迟早都会知道。”

“老师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洛邱不禁好奇问道。

普林老师随意道:“他们离开之后,给我植入了一个念头,就是寻找一个可以担任继承者的人……当然,这个念头后来被我封禁起来了。不过我觉得既然拒绝了对方,那么如果方便的话,给他们物色一个新的人选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毕竟怎么说,我也算是白得了一些看起来很了不起的情报……所以,应该是要做些什么,才能够达到平衡。”

“老师你打算选择我?”洛老板眨了眨眼。

“没错。”普林老师点点头。

洛老板不禁讶然道:“按道理来说,我和老师之间的接触并不多……甚至是短暂的,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可以。”

“直觉。”普林老师很是随性地回答道:“我直觉你很适合做这件事情……大概是你的性格比较像我碰到的那个前来收取记录的【隐秘会】的成员。另一方面,则是我觉得你这种随意控制自己存在的能力,真的很适合做这件事情啊。你如果愿意的话,我想学校里面的女学生的三围对于你来说,都不再是秘密。”

那种能力不是用来偷窥女学生三围的啊……

洛邱摇摇头,对于普林老师这种冷不丁冒出来的危险思想并不是很感冒,对于成为记录者的事情更加没有兴趣,“如果我拒绝,老师也打算消除这段对话的记忆吗……向我。”

普林老师却是诧异道:“我为什么要消除你的记忆?本来我就没有义务为【隐秘会】的人保守什么秘密的呀。当然,你如果想要守秘的话,我也不会不同意就是。”

洛邱忽然明白过来了……普林老师其实就是个大嘴巴!

“那些【隐秘会】的人在你拒绝了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关于记录的事情,怎么办。”洛邱旋即问道。

普林老师耸耸肩道:“似乎还有另外一个记录者,这个世界好像一共有两个。所以有一个死亡了之后,【隐秘会】的家伙看起来也不是太过着急。”

“另一个?”

“我可不知道。”普林老师摊手道:“总感觉知道得越多,就会有越多的麻烦事情找上门来。我说过,我的能力比较容易失控,还是处于安定的状态比较安全。”

洛邱淡然道:“它或许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稳定得多。”

“只是假象。”普林老师摇摇头,随即举起了自己的左手……他将左手上的白色手套缓缓脱去。

他的手掌苍白无血,仿佛有种白玉般的感觉……普林老师这时候直接伸出了左手的手指,去触碰桌子花瓶中养着的蔷薇花。

当他的手指靠近蔷薇花,但还没有真正碰到的时候,鲜艳的花瓣便已经开始急速地枯萎起来……当他的手指完全碰到花瓣的时候,花瓶中的花朵便已经彻底枯死。

“明白了吗,这是不受我控制的。”普林老师仿佛是在说着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我无法用双手直接去触碰任何人。”

洛邱忽然道:“老师想要放弃这种力量吗。”

“我为什么要放弃它?”普林老师摇摇头道:“我没有那么矫情,因为觉得这份力量带来了麻烦所以就厌恶它……反而,如果没有了这份力量,才会让人感觉不安。我最多只会考虑怎么才能够完全控制它而已。”

“或许,我也可以为老师提供控制这份力量的方法。”洛老板低声说道。

普林老师诧异地张了张口,随后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似在沉思……许久,他才抬起头来,“我需要认真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洛邱好奇问道:“考虑到底要不要控制它,还是考虑到底要不要相信我。”

“当然是考虑到底要不要控制它。”普林老师随意道:“至于你的说话,我没有怀疑的想法……这也是你能力最为可怕的地方。你看,我和你谈话,我甚至潜意识里面都不会怀疑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所以,你真的不打算去记录下来学院里面每一个女学生的三围吗。”

老师你对女学生的三围到底是有多执着啊……昨晚你才说你从来没有去过成人场所好不好?

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洛老板面对着普林老师此时并不高涨的欲求,忽然想起了去年在海边碰到的那头无欲无求,只管睡觉的超级海龟。

那只海龟说过,在许久许久之前,曾经有人问它有没有什么想要实现的事情,并且给了它一张黑卡——只是至今,老海龟都没有使用过。

不知道当初给出黑卡的那位如果知道,会不会比较无奈——正如他此时面对普林老师这般。

“等我考虑清楚了,我会再来的。”

临走之前,普林老师丢下了这句话,然后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他并不是害怕什么,之所以这样匆忙地离开,是因为已他要上课了。

“真是个尽责的老师。”

洛老板在窗台前看着普林老师消失在树荫之下的身影,他的手上,赫然拿着一枚灰蒙蒙的水晶。

……

……

晚上,克劳迪娅同学穿着了一件黑色的女式普夹克,拎着一行李巷子,站在了学园的一个偏僻的入口之前,正四处地张望着,时不时还看一下时间,显得有些着急。

着急的原因是,她和新同学约好了,这就准备出发,前往遥远的国度,寻找她的父亲谢嘉图教授失踪的线索。

一方面是担忧着父亲的线索,而另一方面,则是自己也说不清楚的一种兴奋的心理——这就像是一次刺激的冒险一样:是年轻人都很难抗拒得了的冒险。

年轻人……向往的冒险。

可怎么就会这样草率呢……自己就好像是着魔了一样,竟是什么都没有考虑清楚,就答应了下来,和一个才见过了几次面,甚至连对方底细都不知道的男子,前往异国他乡?

“我大概是疯了吧?”克劳迪娅自嘲了一声,随后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到底来不来的……混蛋!”

她突然感觉到一阵的害怕,有种打退堂鼓的想法,拉着行李箱子低着头,猛一下地就转身离去……只是才没有走出几步,克劳迪娅就有低着头像是个败犬般泄气地走了回来。

“晚上好,克劳迪娅同学。”

“!!”

神学院的女学霸猛一下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这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年轻男子,张了张口,却什么话都没有说……他是从什么走来的?

“等好久了吗。”洛老板此时看了看时间——他与克劳迪娅相约的时间是晚上八点,而此时是晚上七点五十分。

克劳迪娅摇摇头,“既然都来了,就没有必要讨论到底先来后到等多久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就出发了吗?怎么去?为什么要在这里等而不是在车站,那样不会更加方便一些吗?还有,你的行李呢?”

“你先跟我来吧,克劳迪娅同学。”洛邱随意说道。

克劳迪娅淡然道:“直接喊我的名字吧……我听着多少会舒服一些,洛!”

洛老板微笑着点点头,接着便是走在了前头……克劳迪娅下意识地跟上,但渐渐地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她很明显地发现——傻子都能够看得出来,他这会儿显然是直接走进去学院里面,并且还是通往神学院旧校舍的路上。

“喂!我们不是要出发吗?你回来这里做什么?”克劳迪娅实在是忍不住了,只好硬着头皮,同时手上悄悄地揣着一支防狼喷雾,与对方保持着一米开外的距离,“是忘记了什么东西,要回来这里拿吗?”

“并没有啊……好了。”就在【蝴蝶社】的门前,洛老板缓缓地转过身来,笑了笑道:“到了。”

说着,他便直接开门走入了【蝴蝶社】之中。

克劳迪娅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深呼吸了一口气,也跟着走入了部室当中……可当她跨过大门的时候顿时就傻了眼。

她……她看见了金字塔!

胡夫金字塔??

这是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