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是一,二是二,三不是三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一是一,二是二,三不是三

神灯的上一代召唤者,以三个愿望,一夜之间建立王国,后拥有了长生,但即使如此,也无法复活已故的爱人,因为他的三个愿望已经用尽。

为了复活王后,上一代的召唤者,暗自修建地下金字塔,同时残暴地抓来国人通过考验通道,希望能够找出心灵纯洁的下一任的召唤者,好帮助他实现复活已故王后的愿望。

这或许就是第七王朝当初如此之快崩溃的关系……国王为了【第四个愿望】,不断让国民惨死,时间长了,国民中大概是会产生反抗者之流。

其实那个时代的所谓国家也并没有多大,与其说是国家倒不如说和现代的城邦差不多……既然能够一夜在沙漠当中建立,自然也能够在一夜之间覆灭。

这么说来,奥托如果就是上一任的召唤者,那么他大概是一早就知道地下金字塔的事情,甚至也知道神灯摆放的位置。

……

其实,夜晚的沙漠是不适合赶路的,但才刚从暴徒的营地当中逃出,自然也不适合就在出口的附近徘徊。

阿里亚虽然在收取路费的事情上,已经与众人彻底闹僵,不过收了钱必然办事的原则倒是让人无话可说——尽管相当的不愉快,可他作为沙漠的向导,专业的知识确实派上了用场。

骑着骆驼走了好一段距离之后,阿里亚寻到了沙漠中几间破落无人,用泥石搭建的空房子。

“现在太冷了,视线也不好,容易走回头路,在这里休息,直到天亮才赶路吧。”

没有意见。

阿里亚开始生活,然后给众人派发饮用水以及食物,这之后他就抱着枪和所有的物资,带上了骆驼,自个儿地躲到了旁边的屋子当中。

“真是个多疑的家伙!”克劳迪娅恨恨地说了一句,但心中也知道,既然关系已经闹得这么的僵硬,阿里亚此时的举动自然也无可厚非……实话说,换了她,大概也是会做同样的事情。

克劳迪娅拿了半瓶子的水以及一袋干粮,自己也躲在了屋子的角落,默默地吃着东西——自从开始赶路以来,克劳迪娅就没有再主动地找洛老板说过话了。

此时屋子忽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出,吓得克劳迪娅猛然地跳起了身来,赫然是一头通体浅黄,带着一代石灰色的蜥蜴。

女性大多天性对这种爬行类的生活带着一点恐惧……就在克劳迪娅的尖叫之间,之间奥托先生忽然一甩手,一道寒光闪过,竟是一柄小小的匕首。

就如同马戏团中表演飞刀绝技的小丑一样,明晃晃的匕首刀身,此时直接插入了蜥蜴的头部,将它钉死了在地上。

奥托先生走来,踩着蜥蜴的尸体,将匕首拔出,淡然道:“这种是王者蜥,是这里特有的蜥蜴品种。不过这条并没有成年,危害性不大。”

“吓…吓死我了。”克劳迪娅缓缓地吁了口气,然后感觉地看着奥托先生一眼,突然感觉到这个面带沧桑之色的男人,似乎相当的可靠——至少比某个来自东方的小白脸好上不少。

“我经常在沙漠走动,所以会碰到过,不是什么大事。”奥托先生微微摇头。

克劳迪娅道:“没想到你的飞刀这么厉害,一般人根本做不到。”

奥托先生淡然道:“只是练习的时间多了些,熟能生巧而已……你也能做到,只要你愿意多花时间。”

克劳迪娅摇摇头,如果有这时间,她宁愿多攻克几个数学难题——当然,前提是她能够安全地离开沙漠,回到文明的社会当中。

“奥托先生是哪里人?”不知不觉地,克劳迪娅就靠近到奥托先生的身边,开始好奇地问着一些问题。

她似乎忘记了屋子之内,还有正在整理着火堆的洛老板——洛老板正在颇有兴致地用着正常的手段,将火势弄得更旺盛一些。

他从前学过一些野外生存的知识,是小时候他父亲在夏天带了他去某个部队的营地学习的——只是这些知识一般来说也用不着。

“这个火势刚刚好。”奥托先生忽然说道:“用来烤肉刚刚好。”

这里哪里来的肉……唯一的肉材的来源,自然就是刚刚被刺死在地上的王者蜥——蜥蜴的肉是可以吃用的,这已经被某位号称地表最强的男人在公众面前吃用过,而且还是生吃。

只见奥托先生此时动作熟料地用匕首将王者蜥的表皮剥开,然后割出了肉条,串在了枯枝上,就开始烤了起来。

“它的蛋白质含量比这些干粮高些,我们需要补充更多的体力。”奥托先生一边烤着蜥蜴肉一边说道。

克劳迪娅大概是很难接受这种肉食的,此时目光颇有些怀疑地看着,但大概是奥托这一路上给予的可靠感的关系,当蜥蜴肉烤好了送来之后,她还是硬着头皮地吃了起来。

没有调味料,更加不能软化肉质,单纯只是烤熟,味道自然好不到什么地方……只是在这种困难而又危险的环境当中,吃着吃着,倒也有种特别的油脂的甘香。

洛老板也尝了一小口,点点头道:“火候真的掌握得不错,奥托先生平时也喜欢下厨?”

“无聊的时候,总需要找点打发时间的事情。”奥托先生淡然说道。

洛老板却道:“奥托先生,经常都会到世界各地去考察文物古迹……也会感到无聊吗。”

“要休息的!”克劳迪娅看着洛老板的时候翻了翻白眼,“谁没事天天世界各地去,总需要有个休息的时间啊……休息时候找点被的事情做,放松身心,不是正常?”

“也对。”洛老板微微一笑,随后站起身来,“我到外边捡点干枝回来。”

“随你。”克劳迪娅耸耸肩,很是随意。

奥托先生多说什么,只是说外边天气寒冷,给洛老板扔了一件外套,让他穿上,又怕他会碰到危险,便又将匕首交给他,用来防身。

……

“你没必要对这个家伙这么好的!”克劳迪娅此时摇摇头,压低声音说道——洛老板出门之后。

“吵架了吗。”奥托先生笑了笑道:“为了什么。”

克劳迪娅淡然道:“我不喜欢和自私自利的人一起……本来,我和他就不是很熟悉。”

奥托先生自然是知道阿里亚刁难的时候,洛邱坚持不愿意给钱的事情……他看着克劳迪娅道:“不熟悉……不熟悉的话,你为什么和他一同来到沙漠?”

“因为一些别的原因。”克劳迪娅摇摇头,吁了口气道:“现在想想,我是不是疯了,才认识了没几天,居然就跟着他跑来这么个鬼地方……我真是鬼迷心窍!”

“或许他坚持不给阿里亚路费,是有别的原因。”奥托先生想了想道。

“什么原因?”克劳迪娅不满地嘀咕。

“或许……即使没有阿里亚的物资和带路,他也有办法能够带着你离开沙漠。”奥托先生冷不丁说道,“他的体能很好,而且看起来似乎懂得野外生存的技巧。”

“这家伙体力好?这么单薄的人?”克劳迪娅不可思议道:“看起来是一个被伺候惯了的少爷!而且还吝啬!”

“生活需要多观察。”奥托先生摇摇头:“眼睛会欺骗你的第一认知……有些人,有些东西,只有相处久了,你才能知道他的本质是什么。”

克劳迪娅不以为然,摇摇头道:“或许吧……年轻人等长大了之后,会变得成熟,经验也会教会他许多的事情——但那也是多年以后……可多年以后的成熟,根本没有办法解决当下的问题。”

“给点耐性并不是什么坏事。”奥托先生微微一笑。

克劳迪娅轻哼了一声,似乎打开了话道:“如果女人给男人耐性了……谁来给女人时间?女人的身体,青春,相貌都是现成的……男人,不是从来都喜欢现成的吗?”

“绝大部分如此。”奥托先生并没有否认,低声说道:“给女人时间……可即使给女人时间了,看似永恒的厮守,一样会迎来终结。”

一开始讨论的话题好像不是这样的……克劳迪娅怔了怔,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带偏了,不禁摇摇头道:“想这么多做什么,几十年后,你我都一样,变成骨灰。”

“也对……终究还是会面临死亡。”奥托先生点了点头,“没有人,可以例外。”

克劳迪娅揉了揉额头,估计是这一整天担惊受怕又经历许多,精神疲惫的关系,打了个哈欠道:“这个话题显然不适合在这种环境继续谈的……还是多休息,补充体力吧!”

“你的朋友还没有回来,我等等他吧。”奥托先生笑了笑道:“你困了的话就先睡吧,我看火。”

克劳迪娅临睡之前,似想到了什么,略一犹豫之后,便从自己的背包当中将金字塔内得到的那盏古古怪怪的油灯给取了出来。

“这是?”奥托先生此时微微一怔。

克劳迪娅随意道:“这是在金字塔里面找到的,那些暴徒好像是想要这玩意……估计是很值钱的东西。我也不能让你帮我白出的路费,但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可以还你……这东西,就当作是送你的吧。”

奥托先生没有拒绝,默默接过。

克劳迪娅此时又道:“事先声明,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很值钱,有可能只是一个破烂,毫无价值。但也有可能是贵重的文物,是无价之宝。我把它抵给你了,不管它值钱还是不值钱,我欠你的一百万就当扯平。至于那家伙的路费,你要的话,自己问他拿去!”

“你不后悔吗?”奥托先生冷不丁问道:“或许它真的很值钱,甚至是无价之宝,毕竟为了它也死了这么多人……而且,我也没有说一定需要你们还我这笔路费,你们大可以装作沉默,等离开了沙漠再说。”

“一是一,二是二。”克劳迪娅皱眉道,“我不习惯欠别人东西。我说过了,就算这东西是无价之宝好了,过了今晚双方都不能后悔。为了这东西死了好多人,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准还会带来不幸呢……再说,就这东西,估计城内的纪念品店多得是,难不成还真能擦擦就喊出来一只蓝色胖子精灵,给你三个愿望?”

奥托先生淡然道:“或许真的可以。”

克劳迪娅摇摇头,“你要当真也可以,反正我拿了这么久,别说精灵了,蚊子都没有一个飞出来……你高兴就好。”

奥托先生沉默了好一会儿,一直看着手中的油灯,不知道想些什么……而就在他的这份安静当中,克劳迪娅也应为太累的关系,已然睡着。

……

……

她是听到了一些动静,所以醒过来的……她是一个特别容易惊醒过来的人。

响声来自燃烧的枯枝的噼啪声。

克劳迪娅睁开了眼睛,便看见坐在了火堆前添加枯枝的洛邱……只是她并没有看见奥托先生。

她不得不皱了皱眉头,自出口处赶路至今,首次地看着洛老板开口说话:“奥托先生呢?”

“不在了。”洛邱随意说道:“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不在?难道是去方便了……”克劳迪娅皱了皱眉头,旋即问道:“你回来有多久了?”

“大半个小时了吧。”洛邱看了看时间,“见你睡着了,所以没有吵醒你。”

“大半个小时?”克劳迪娅连忙坐起了身来,看向奥托先生原本呆着的位置……什么也没有留下,除了那还没有吃完的,串着蜥蜴肉的几根枯枝以外。

“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走这么久的吧?”克劳迪娅警惕地看着洛邱,接着连忙爬起了身来……一下子就跑了出去。

洛老板也不在意,掰开了一根枯枝扔入火堆之后,便取了一本书就着火光看起来——【歌格林童话】。

这其实是普林老师的【格林童话】,只是洛老板从普林老师的手上给借了过来,而普林老师也相当爽快地给了。

不多时,克劳迪娅匆匆忙忙地跑了回来,神情略显得惊慌,“阿里亚也不见了!骆驼,水还有食物,全部都没有了!他丢下了我们!可是奥托先生……”

可是奥托先生也不见了!

猛然间,克劳迪娅想到了两种可能——第一种,洛邱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将奥托先生以及阿里亚也杀害了,并且藏起来了水和物资……但显然他没有这样做的动机。

那么第二种。

奥托与阿里亚一起走了,并且带走了所有的水和食物……可,可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克劳迪娅无力地坐了下来,只感觉巨大的恐惧感袭来,即使面前就是旺盛的火堆,却依然感觉到寒冷,“都什么时候了,你…你居然还有心情在看书?嗯……你哪来的书?”

没有在意克劳迪娅最后的问题,洛老板将童话书合上,淡然道:“那克劳迪娅同学,你觉得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当然是追上!”克劳迪娅微怒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既然早就回来了,发现奥托不见了,难道就一点想法都没有?你从前到底有没有出过远门啊?!”

说着,克劳迪娅便直接走了出去,只是外边黑漆漆的一片,沙漠中也没有路一说……谁知道阿里亚和奥托先生,到底走向了哪个方向。

“不然,往这边走吧。”洛老板捡了根火把出来,指着天上的星星说道……北极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