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四十五章 可能是来自宇宙意志的制裁

第二百四十五章 可能是来自宇宙意志的制裁

一般来说,如果出现了脱水症状的话,普通的休养最快也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缓过来,但让克劳迪娅意外的是,当日光开始撒向沙漠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康复得差不多了。

或许是昨晚喝的驼奶茶的作用——毕竟是这些贝都因人做的,而他们世代都居住在沙漠当中,自然懂得很多有用的东西。

克劳迪娅也只能往这个方向去想了,她总不能说,是因为驼奶茶是被自己的那位新同学施了魔法,所以才有这样神奇的功效吧?

打开帐篷帘子,看见沙丘地平线的远方,一抹金色的瞬间,克劳迪娅伸了伸懒腰,想着自己是不是昨天被吓傻了,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

“嗯……你,你一直在这里?”

她看见了洛老板……洛邱此时就坐在了帐篷外不远,一堆篝火的旁边,捧着一本书正在看着,似乎看的入迷的样子。

洛老板随意道:“阿迪力先生家里只能空出这一顶帐篷出来……反正这里有篝火,也不冷。”

“你…”克劳迪娅不知怎地,突然有些眼睛泛酸起来——这家伙做事情总是很随意,总是让人后来会变得措手不及,“要不,你到里面去睡一下吧,睡一会也好,你……一直没休息过。”

“暂时不累。”洛老板抬头,笑了笑道:“放心,有需要休息的时候,我会休息的,不会拖累你。”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克劳迪娅连忙摇头,踌躇了片刻,她便缓缓来到篝火前,隔着洛老板半米远,就地坐了下来。

她没有说话,只是抱膝看着眼前燃烧着的火焰……四周的味道似乎并不是很好,她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是骆驼粪便燃烧的味道。”洛邱此时随意道:“这种粪便是贝都因人最重要的燃料之一……其实还有一定的驱虫作用,沙漠里头毒虫会比较多。”

克劳迪娅听着,转过头来,天其实才微微亮,火光映照在了洛邱的脸上,她看着有些入迷般,轻声道:“其实,你懂的事情好像也挺多的……你是不是知道往这边走,会碰到贝都因人,所以才走这条路的?”

洛老板抬头看着已经渐渐变淡的北极星,笑了笑道:“小时候我父亲告诉我,如果迷路了,只要抬头看看天上的北极星,那就总能够找到方向……也能找到人。”

克劳迪娅却忽然噗哧一笑道:“幸好你不是在南极,不然你会觉得你父亲是在坑你。”

洛老板只是莞尔一笑。

克劳迪娅隐约察觉到这个话题似乎让气氛变得突然安静了些,只是她脑筋转动得很快,很快便道:“其实我父亲也教过我许多知识,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知识面对现在的这种情况,一点也派不上用场。”

洛邱淡然道:“或许,并不是派不上用场,而是还没有机会让克劳迪娅同学你,真正地使用它们。”

“你可真的太高估我了。”克劳迪娅苦笑道:“我自己知道自己,其实我只是一个书呆子,里面,远比看起来的要更为的…弱小。你在看什么?”

“格林童话。”

“格林童话?”克劳迪娅愣了愣,随后摇摇头,显然对于这种童话书毫无兴趣可言,但她却想起了一件事情,“你…你怎么来沙漠还要带本童话故事书?”

他不答,反问:“克劳迪娅同学,喜欢故事书吗。”

“小时候喜欢,现在不喜欢。”克劳迪娅相当真实地又加了一句:“小女孩才会喜欢童话,女人会喜欢钻石。”

洛老板笑了笑道:“但童话里面的小女孩,也喜欢钻石。”

“还真是……”克劳迪娅怔了怔,随后既是无奈,又是叹气道:“让人无法反驳的真实。”

“这是阿迪力先生昨晚做的,还热,要吃吗。”洛邱用两根树枝从篝火旁夹来了一个袋子,打开了之后,里面装着是一些饼之类的面食。

“还真是…有点饿了。”克劳迪娅点了点头,感觉到饥饿的她自然也不客气,虽说只是一些简单至极的东西,但此时吃起来却尤为的美味——尤其是对方给食物保温的细腻。

真的很少见呢……在自己身边的那些男孩子,可从来都不这样。

“好像,快要到你父亲之前考察的地方了。”洛邱此时忽然说道。

克劳迪娅顿时停了下来,吃惊地看着洛邱,下意识说道:“你…你说什么?”

“你休息的时候,我和阿迪力先生聊了一下。”洛老板随意道:“聊着聊着,好像就确定了你父亲失踪之前考察的那个古迹的位置……而且,距离这里已经不是很远了。”

“真的?!”克劳迪娅一下子就站起了身来。

她是为什么来到这个鬼地方,还差点丢了性命的?她本来就是为了寻找父亲失踪的线索的啊!

“你…你真是,真是……”克劳迪娅高兴地道:“真是一个好运的家伙!”

……

但贝都因人的阿迪力先生,并不建议他们就这样前往那个地方,甚至露出了一丝警告的凝重之色。

“为什么?”克劳迪娅不解地问道。

既然是关于她父亲失踪的线索,她自然不会轻易放弃——尤其是这线索就近在眼前般,换谁也不愿意就这样放弃。

穿着灯笼裤的阿迪力先生抽着旱烟,猛摇头地说着什么。

克劳迪娅听不懂,洛老板此时给翻译了过来:“阿迪力先生说,那是魔鬼居住的地方,随意进去是会丢了性命的,就算是他们,都不敢在那附近居住,哪怕那里是一个很富饶的绿洲。”

“这世界上没有魔鬼,就算有,那也只有像是魔鬼一样的人!”克劳迪娅摇摇头……但她并不打算和这种信奉教派的贝都因人为此继续争执下去——本来言语不通也没有办法争执。

她告诉洛老板,让洛老板和阿迪力先生说,自己这边不打算去那个地方了,不过希望可以购买骆驼、食物以及水,好方便走出沙漠——买到了装备,还不是自己想去就去?

洛老板觉得克劳迪娅这个机灵抖得不错,便按照了她的说法,与阿迪力交谈了起来——最后,他们成功地用一根项链,以及克劳迪娅行李箱中的衣物,成功地换到了一些食物和饮用水。

但骆驼对方完全没有出售的打算——克劳迪娅自然没辙,骆驼对于沙漠的民族来说,确实是最重要的伙伴。

……

“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路上,克劳迪娅颇有些好奇地说道:“这沙漠奇怪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建在地下的金字塔,神奇的游牧民族,还有假的神灯,哈哈!”

洛邱这时候忽然想起了之前和克劳迪娅讨论梦想时候的事情。

她说她的理想是能够当一名数学家,可以得到菲尔兹奖的那种……但她此时说起这些带着神秘色彩的事情的时候,却是这样的……期待。

“是啊,很期待呢。”

……

……

根据谢嘉图教授失踪之前留下的一些零碎的资料,和曾经说过的一些片言只语,克劳迪娅只能够推测出来,她的父亲失踪之前的考古研究,是一整支的队伍,具体人数不知道,而相互之间似乎都各自隐藏自己的身份,只是用代号进行沟通。

克劳迪娅唯一能够找到的父亲当初的考古队伍的成员的线索,就仅仅只有【黄金瞳】这一个……但这位【黄金瞳】所有的网络IP地址是虚假的,根本无从查出此人的真实地址和真正身份。

谢嘉图教授在完成了这一次考古回来之后,就埋头研究着什么,最后只是遗留下来了一些奇怪的研究笔记——关于神的【三位一体】的学说。

“不过,是一个绿洲?”克劳迪娅此时皱了皱眉头,“我好像没有听我的父亲提及过,他考古的地方,有什么绿洲……会不会,其实不是同一个地方?”

洛老板比较乐观地表示,是不是,去到那个地方其实就可以知道了……如果不是,返回阿迪力先生的营地,其实也没有很远的路程。

“你可真是乐观。”克劳迪娅摇摇头,“等下……你猜猜我看见了什么?我的天啊!!”

她忽然大叫了起来,声音中充满了一种异常愉快的笑容,仿佛出了一口恶气似的!

洛老板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前方不远处,能够看见四道埋在了沙子当中的身影——阿里亚以及……奥托先生,还有他们带走的骆驼!

当克劳迪娅快步地跑到埋在沙子当中的阿里亚以及奥托先生面前的时候,她猛然就停下了脚步。

……

“猜猜我碰到了什么?”克劳迪娅此时看着沙子当中的阿里亚以及奥托先生,脸上满是愉快的笑意,“咦,奇怪,怎么这里会有两个人埋在了沙子里面?是迷路的旅人吗?还是住在地下的地心族人?”

“行了行了,是你们的仇人,总行了吧?”阿里亚此时一瞪眼睛,没好气地说道:“地心历险记我还是看过的!”

“哈哈哈,遭报应了吧?”克劳迪娅此时别提心中到底有多痛快了!

很明显,阿里亚以及奥托先生两个,就是在赶路的途中,陷入了流沙的区域,所以被困在了这个地方,而且看着他们快要沉到胸膛的模样就知道,他们已经被困了不长的时间。

“奥托先生,阿里亚先生,又见面了。”洛老板没有嘲笑,只是简单地问了句好,甚至让克劳迪娅愣是整个人傻了般地又问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他们…他们丢下我们,见死不救……你,你难道还打算救人?”克劳迪娅不可思议地问道:“洛,你是不是……是不是也脱水了?严不严重?”

“嗯……”洛老板此时想了想,忽然问道:“那按照克劳迪娅同学的意思,你是打算当没有看见,对吗。”

“我……”她皱了皱眉头,看着正一点点下沉,同时又不敢乱动的阿里亚以及奥托二人,顿时说不出话来。

“不然,你来决定吧。”洛邱此时淡然说道:“如果不理会,我们就继续赶路,如果你打算救人,那么我们就动手……如何?”

“怎么是我来决定?”克劳迪娅此时咬了咬牙,“这种事情……我?你…你自己就不会拿个主意?”

洛邱淡然道:“那反过来吧,如果我决定离开,你是否就会当没发生过这件事就跟着我上路。如果我决定救人,你是否会心甘情愿地跟着我救人?”

“我……”克劳迪娅再次张了张口。

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不管这个主动权是在自己手上,还是不在自己手上——她同样都面对着相当困难的选择。

“小姐,很对不起,原谅我之前的所作所为,但看着我们曾经救过你们一命的份上……”阿里亚此时连忙地恳求起来——他本来就不是一个硬气的人啊。

“别吵!”克劳迪娅此时狠狠地盯了阿里亚一眼,有看了奥托先生一眼。

只见奥托先生此时是闭着眼睛的,似是看不见克劳迪娅与洛邱的到来一般,不知道正在想些什么——可他们的身子都快要沉过胸膛,达到脖子了。

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

最终,克劳迪娅跺了跺脚,咬牙说道:“救人可以,但必须要按照我说的来做!”

“谨凭你的吩咐,小姐。”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

克劳迪娅翻了翻白眼,然后看向了阿里亚以及奥托先生,冷哼道:“救你们没问题!不过首先你们要将袋子还有武器!尤其是你,阿里亚……你这个坏透了的糟老头!”

阿里亚……阿里亚其实一代也不老,只是沙漠地带日照充足,紫外线强,所以才晒得皮肤粗糙——他今年也才二十九岁!

但他还能够说些什么呢?

他怎会知道自己居然会陷入流沙区域的了?他可是在沙漠当中长大的,见过的流沙比这些养尊处优的白皮滚过的床单明显更多好不好?

这流沙出现得也实在是诡异,自己居然一点儿感觉也没有……看着此时趾高气扬的克劳迪娅,阿里亚不禁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恶意……简直好像自己莫名其妙就制裁了一样!

“我以后也不做坏事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