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一章 我们说好的呀

第七十一章 我们说好的呀

王络并不是如今的父母所亲生的,而是被收养。

“那时候,我父亲下岗在家。应该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工作了吧?家里的重担一下子就落在了我母亲的身上。那个年代的妇女特别不容易,重男轻女的思潮还是很严重,母亲自然也没有办法长期维持一家家庭。”

王络说起了一些她已经忘记了的事情:“忽然有一天,放学回来,我就看见我的父亲发疯了一样,把家里的东西都摔破。那一天晚上他一个人喝得大醉,手里拿着一封信。是我母亲写下的……其实是字条更加的合适,因为上面就写着三个字‘我走了’。”

“后来听到了很多的传闻,有人说母亲嫁了一个归国的华侨,有人说她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也有人说在夜总会看见她上班。我不知道到底什么传言是真的……但我父亲似乎相信了所有的传言。”

即便年岁已经走了三十有多,此刻的王络老师在张罄蕊眼中,却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姑娘般。

她抱紧了自己的双手,用着异常厌恶的口吻道:“你无法想象,一个男人逃避起现实起来,到底有多么的丑陋……丑陋得,即使作为一名父亲,也似乎没有被原谅的理由。曾经有过一段时间……我记得是夏天,我只能够穿着冬衣上学。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害怕让同学看到我手脚上,一块又一块的伤痕。”

王络吁了口气,声音低沉地道:“我无法继续忍受这种非人一般的虐待,我想要逃离这个早就不存在温暖的家庭……那天晚上,那个丑陋的男人,又一次把他的卑微,把他的怯弱,把他的无能暴露出来,似乎只能够通过毒打自己的女儿,才能够保住一些他作为一个男人可怜的自尊。”

王络忽然伸出了双手,“我很害怕……我抓起来了水壶,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头上!他一下子吃痛地倒在了地上!我看见他的额头流血!我更加的害怕,我不顾一切地跑出了家门……追了上来!我一直跑,一直跑,他在后面一直地追!我慌不择路,最后躲到了附近的一个工地之中!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捡起来了一根铁棍仔……敲啊,敲啊,打啊,打啊……他像是疯了一样,不停地地敲打着附近的东西……”

王络双手回缩,再一次抱紧了自己的双臂,轻轻地哆嗦着,“就像是现在一样,躲着。”

“后来呢?”张罄蕊忽然问道。

王络低着头,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忘记了……我只是记得,我醒过来的时候,并不在那个工地,而是在一条陌生的街道上。我一个人在街道上游荡,饿了便从垃圾桶找吃得东西,就这样过了好几个星期,我一直不敢回去。或许是上天可怜我,一对夫妇发现了我,把我收留了起来……我不敢提起家里的事情,我把他们把我送回去,我装作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他们本身也没有孩子。从哪之后,我就成为了他们的孩子。”

“……你真的不记得工地发生的事情了吗?”张罄蕊忽然问道。

王络一愣,转头看着这个学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低下了头,一下子看不清她的样子。这样让王络忽然产生了一种不安。

“不知道……想不起来。”王络下意识地道。

“你忘记了,忘记了……忘记了!”

猛然抬头,抬头的瞬间,张罄蕊的双手也同时飞快地伸出,一下子掐住了王络的脖子,恐怖的劲力让王络一下子感觉到无比的疼痛!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王络一下子感觉到如同坠入了寒冰之中……完全是美人之姿的张罄蕊双眼忽然之间变得横斜起来。

她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散落,她的嘴唇不只是什么时候变得血肉模糊……她想要张开口,可是缝合在嘴巴之上的一根根交错的鱼线,却无法让这张嘴巴张开。

它只能够勉强地打开了一条交错着大量鱼线的缝隙!

痛苦,害怕,惊恐,绝望,一瞬间,无数的情感开始涌入王络的脑海之中。

如同走马灯光般,零零碎碎的片段开始在王络的脑海之中闪过。

王络看见了她认为是最丑陋的那张脸,她那个生父的脸……他的双手,他的凶狠,他的罪行!

一下一下。

钢针与鱼线。

王络疯狂地挣扎着,她的双腿在地上胡乱地踢打着——无论如何的挣扎,始终无法从对方的双手之中挣脱而出!

啪——!

忽然,敲砸的声音。

那办公室的门忽然之间被踢破,那拖着灭火器的怪人,却是已经走了进来。灭火器在第一时间,朝着二人同时砸打而来!

失常的张罄蕊一下子松开了手,王络双腿用力,向后挪去!

眼看着失常的张罄蕊忽然朝着这怪人冲来,力大无穷般,一下子就把怪人推到了墙边,王络猛然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就连滚带爬地夺门而出。

“为什么要阻止我!”

从那张缝满了鱼线的嘴巴之中发出,双手直接掐着这个怪人脖子的张罄蕊,此时满脸的黑气缠绕,阴森骇然。

“有个小女孩拜托我,让我救一下她的姐姐。”

那怪人完全没有被掐着脖子的痛苦一般,松开了身上披挂着的黑布,伸手抓在了张罄蕊的手臂上,轻声道:“她拜托我的时候,目光坚定,只是当我抓住她手掌的时候……我想,她比你还要害怕一些。”

“可笑!我什么都不怕!我已经不再害怕!!”

“真的吗?即使是永远地埋藏在暗无天日的地方?”

“你知道什么!!”

被鱼线所缝合着的嘴巴猛然地张开到了极致,却依然无法挣断那些中纵横交错的鱼线,鲜血迸发的同时,从张罄蕊的身上忽然之间冒出了一股浓稠的黑烟,疯狂地裹着过来。

裹在了不久之前,刚刚答应了一位小客人要求的俱乐部老板的身上。

……

……

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或许只是楼层的其中一个办公室。慌不择路的王络根本不知道自己所撞入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她躲藏在了一张沙发的旁边,惊恐地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凌乱的发丝垂落,遮挡了她大部分的视线。

巨大的恐惧仿佛一瞬间把她拉回到了二十几年前的那个晚上。

她似乎也是这样,躲在了工地的工棚当中,她喃喃自语道:“别怕,别怕……他看不见的,他找不到的,别怕……别怕……”

越发的哆嗦,她便越发的想要安慰自己,“别怕,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小昕,姐姐会保护你的,别怕,别……怕。”

她下意识地张开手,似乎想要把什么纳入自己的怀中。

但她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旁边,她看着自己想要怀抱却停在了空气之中,完全失去了目标的手臂,她一下子想起来了一切。

……

“那个混蛋,又趁我不再家的时候打你了?”

“今天、今天少打了两下下……”

“那个混蛋!!打我就算了,你才六岁,混蛋混蛋……痛不痛?姐姐给你擦点药。”

“小昕不痛哦,因为姐姐会回来。”

“小昕……”

……

“皮球!怎么会?”

“嘘,我从学校偷偷拿回来的,别告诉别人哦?”

“嗯嗯!这是小昕的宝物!姐姐最好了!我们一起玩吧!”

“今天不行啦!不干活的话,等会挨打的啦!等学校放假,我们早早干完活,然后再悄悄地一起玩好不好?”

“嗯……拉钩!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骗人的是小狗~”

“好,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小昕是小狗~”

“姐姐才是小狗!”

“嘻嘻!”

……

“小昕,咱们逃吧!不能继续呆下去了,不然,不然我们会被打死的!”

“可是……可是被抓到了怎么办……爸爸,爸爸好凶……”

“没事!姐姐会保护你的,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没事……”

……

“没事,没事,他找不到的,千万不要出声,他找不到的。”

“姐姐……我怕……”

“嘘……别怕,姐姐在,姐姐在。”

“我的皮球不见了!”

“皮球?别管了,等一下,姐姐再给你弄更多更漂亮的!”

“不行!我的皮球……那是姐姐送我的呀!我们说好的呀,要一起玩皮球!”

“小昕,别……”

……

啊——!!!!

“找到你了!小杂种!!居然赶跑!居然敢打我!!小杂种!我打死你!!”

“姐姐,救我……姐姐,姐姐……姐姐,你在什么地方……姐姐……”

姐姐……不敢出来。(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