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三章 既然是人偶,当然需要保养啊

第七十三章 既然是人偶,当然需要保养啊

成云在酒店的楼下抖了一下雨伞上的水,颇为郁闷地看了一眼现在的天气。

不是说台风过境了?今天早上还是下了一场又急又快的过**,现在倒是露出了太阳公公,整个城市的雨水开始被蒸发起来,到处都充满了闷热潮湿的腻人感。

成云很快就走进了九点的大堂,然后走进了升降机之中。为了彰显酒店本身的星级,专门设计把它设计成为了观光电梯。

缓缓而上的升降机,很快就让成云能够把这个城市的大片面积景色都收入眼底之中。他下意识地思考着钟家内部的事情。

看来二少爷是真的铁了心想要在这里发展。至于老太爷方面,至今还是没有回去京城的山庄。老太爷对钟家的内部宣称,这个地方适合他养病,回去京城那个地方,一年到头也嗅不到几口干净的空气。

这是大实话没错……可是真正的原因是否这个,成云就一直都保持着观望的态度。

至于大少爷已经回到了京城打理家族的生意,而三小姐也在较早之前陪同着父母离开。

因此,与其说是老太爷为了养病留在这里,倒不如说……因为二少爷在这里。成云素来知道大少爷钟落云对于成为钟家未来的掌舵人拥有极大的野心,因此那天看着钟落云离开时候满脸的阴霾之气,也就没有觉得奇怪。

“二少爷,事情办妥了。”

在酒店上层的一间高级套房之中,成云把手头上拿着的文件送到了钟落尘的手上。钟家当代年轻的二少爷此时淡然一笑:“速度不错。”

成云并没有马上邀功,而是神色如常地道:“也幸好是林庚自己的亲叔叔跳了出来,才这么快能办妥的。要不是林庚的叔叔看着林庚已经变成了植物人,醒来的机会几乎等于零,急着想要林庚的家产,我们也没有这么快可以通过这个小丑,最终获得天影娱乐的控制权。”

“先就这样吧。”钟落尘甚至没有打开那份文件,便随手地放在了桌子上。他走到了房间的落地玻璃窗之前,拉开了窗帘,这里看下去的景色,自然和观光电梯一路上来的有所不同。

钟落尘负手而立道:“我没有兴趣从零开始,天影娱乐的底子还算不错。”

成云点点头,忽然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天影的台柱涂佳雅失踪了,外界谣传似乎是和林庚服用过量毒/品以至于成为植物人有关,甚至可能是她动的手脚,所以现在才躲了起来。”

钟落尘淡然道:“明星是什么?在我看来,不管是自己打拼出来的,还是运气好忽然窜红起来的,最终所依靠的也还是资本。再说,我的重心也不打算真的放在影视行业。”

“二少?”成云一愣。

仿佛看见了一头蛰伏的狮子在刚刚的一瞬间睁开了眼睛。

钟落尘淡然道:“我国人多……多火爆的影视也好,又怎比得上舆论的导向?所谓愚民,不就是愚弄民众?口伐笔诛,笔杆子的力量,永远比你想象的要犀利得多。”

他转过身来,背靠着这个城市,微笑道:“一个传媒帝国,可比一个影视王国要有成就得多。”

虽然没有说今后将会如何展开,但成云却放佛一瞬间从钟落尘的身上,看见了一副正在张开的巨大蓝图。

他不由得心中微颤……想到的却是自己另一个的利益授予者,钟家的三小姐。

钟家的三位少爷小姐都是人中龙凤,未来恐怕是一番龙凤斗。

“对了,给我准备一些礼物。”钟落尘忽然道:“过两天是张老妇人的寿辰,我得去一趟张家大宅。”

“明白。”

成云马上点了头答应了下来,可是一想起古月斋那个万年不笑的老太婆,他便不由得暗自叫苦起来。

……

……

“……你将凌驾他们所有人,因你将牺牲遮蔽我的肉身。”

耶稣告犹大如是说。

这是洛邱能够找到的一些《犹大福音》之中的译文,当然是否完全的正确,自然也没有那个年代的人跳出来指证。

大概是一个多月之前,从前任老板房间的花窗玻璃之中发现了那一篇文字开始,从‘黄金瞳’的提示之中知道这可能是《犹大福音》的句子开始,洛邱就捧读了新约和旧约,然后还有这些《福音》的片段。

这似乎是了解前任老板远比优夜知道的还要更古老的年岁的线索。只是,线索似乎也就到了《福音》开始便中断了起来。要研究《福音》之中犹大的这个人物,可不是简单地捧读一下新旧约就可以自夸已经明白。

洛邱继承了俱乐部前后大概两个月的时间,如今寿命早就在多次的交易之中变得充裕起来。他是个耐性很好的人——当年年少的时候也曾经活泼好动过,这些耐性大概是这几年较为孤僻的生活所养成的。

冥冥之中,洛邱不觉得自己在前任老板的房间之中发现这篇文字只是一个偶然。

前任的老板失去了俱乐部之后,如今在什么地方,一旦转手了俱乐部之后,作为老板将会如何?

“只可惜……要价太高昂了。”

心中默默地吐槽了一下祭坛在情报方面的异常刻薄,洛邱看了看自己昨天在学校教导处门外临时申请的邮箱。

并没有收到任何新邮件。

对此,洛邱心中并无太过的波动——他开始发现了一些自己的灵魂被囚禁在祭台之后的变化。

感情开始变得淡泊起来。

比如愤怒,焦燥,彷徨,低落等等一系列的负面情绪,从前多少也会偶尔出现,可如今这方面,恐怕难以出现。

其实回想起来这些时间做过的交易以来,他已经渐渐地发现到了自己的变化——随着交易次数的增加,他的能力在稳步地提升当中,而他的变化,也就越发地变得明显起来。

“如果连看冷笑话也笑不起来,有点糟糕啊……”

把手机关掉,喝了一口已经凉透了的红茶之后……洛邱才发现过来,这口红茶已经凉透。

在女仆小姐的精心照料之下,已经慢慢地养成了茶来伸手,饭来张口习惯的洛老板不由得一愣。

似乎是在自己刚刚思考事情的时候,优夜说是上楼一会儿……上去做什么来着?

洛邱一下子有些记不起来。

不过看看时间,似乎时间有些漫长——习惯了自己在大堂呆着的时候,身边总有女仆小姐相伴的洛老板一下子就变得不习惯起来。

他缓步地走上了楼梯。

并没有在俱乐部的二楼。

虽说是感情开始变得淡泊……但好奇心似乎由始至终都保持着继承俱乐部之前的强度,洛邱也因此走上了三楼。

不同二楼作为起居室,三楼更多时候是用来堆放杂物的地方。登上楼梯的洛邱,渐渐地能够看见三楼里面的情景。

半裸装。

黑白色的女仆衣褪到了双肩之下,露出精致而白皙的背部。修长而比例近乎完美的玉足此时一根自然地伸张开来,至于另一根则是收拢在了胸前,刚好挡住了半褪下的上衣所露出的风格。

而裙摆也早就已经撩起,仅仅只能够盖住腿部的尽头……

从洛邱的角度,他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这样的侧面。

但似乎更加的诱人。

长发早就已经盘起的优夜此时低着头,双手同时按在了自己伸展开来的裸足的膝关节之上,神情专注——一下子就变得不专注起来。

她恐怕是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了吧。

俱乐部的老板和如此模样的女仆小姐,此刻四目相投。

这就很尴尬了啊?

洛邱的心中有着这样的念头泛起,可是一下子就像是有一道清流在心田流动般,那种隐约的躁动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他突然想起来了优夜上楼之前对自己说过的话。

“主人,优夜需要保养一下自己的身体,恐怕需要一点时间呢。”(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