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八十二章 两个太阳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两个太阳

伊本下意识地夹紧了自己的双腿,不知道为何再看着谢嘉图的时候,眼中竟是露出了一丝的同情——但是同情归同情,他还是以很快速度看着自己的四周,最后愣是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来。

防身。

“然后呢。”【守夜人】奥托此时摇摇头,显然在这之后还有更多的事情发生,不应该将话题在这里打住。

谢嘉图摇摇头,神色似有些后悔地开口说道:“起初,我并不知道天秤托盘之上的都是什么……我的第一反应,只是将托盘当中的东西拿起——右边的东西。现在想来,如果我先拿起来的左边的东西,或许现在的太阳之城又是另一番的模样了吧?”

【守夜人】奥托皱了皱眉头,心中一动道:“右边的是塞特的……嗯,左边的是荷鲁斯的眼睛,你的意思是,不管是塞特留下的东西,还是荷鲁斯的左眼,上面都蕴藏着它们本身各自的意志?”

“是的。”谢嘉图点了点头。

【守夜人】再次皱眉道:“那为何左眼会出现在法老的身上?”

谢嘉图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我…至少应该是另一个我,想要复刻荷鲁斯的力量,所以才创造了王国的法老出来,所以才给他植入了这颗左眼。”

【守夜人】奥托突然冷笑道:“恐怕不仅仅只是这样吧?这个王国的法老爱上了神庙的上一任圣女,然后生下了现在的公主殿下……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身边的公主殿下目光一凝,与此时的谢嘉图的目光不期而遇,她沉声问道:“真的?”

谢嘉图看着她,最终叹了口气道:“最开始的想法是,需要一个完整的【器】去容纳天秤的力量。不过是塞特,还是荷鲁斯,它们都是残缺的,只是天秤上的砝码,根本不足以成为【器】……不足够……”

“从一开始,太阳之城内所有的活着的人,原来都是你摆弄的木偶。”公主殿下苦笑了一声,“甚至与我,这些年来也一直活在你的虚情假意当中……王国最睿智的公主,现在听起来真的是无比的讽刺。”

“这并不讽刺……”谢嘉图看着她,声音越发的柔和起来:“因为你的人生是完整的……在这之前,太阳之城已经经历过了许多次的轮回。这里的人一次次地死在了巨兽的入侵之下,然后一次次地复活,一切从头开始,才甄选出来了最后密室当中的这些素材。唯独只有你……只有你,是在这最后一次的轮回当中才诞生的,是真真正正地诞生在太阳之城当中,是真正的太阳之子。”

公主殿下却是冷哼一声。

【守夜人】奥托却道:“你好像很急于将真相告诉我们……难道就不怕我们现在就把你杀了?”

谢嘉图淡然道:“或许再过不久,它就会再次出来。这些年我能清醒过来的时间越来越少……我所能留下的东西,也越来越少。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得到安息。我太累了……六百多年的游荡,我只想要找到一个能够安眠的地方。长生并没有相信当中的美好……当你享受过了人世间的繁华之后,回归头来,身边原来没有人能够一直陪伴……”

“长生有什么不好的,我天天想着长生呢。”

说这话的是伊本,这是低声嘀咕说出来的话。

但这里足够的安静,他的嘀咕声很容易就能够让人听见——【守夜人】奥托目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谢嘉图也随意地看了他一眼。

“你就当我是活腻了吧。”谢嘉图却是微微一笑,只是神情落幕,孤寂,黯然,随后自嘲着说道:“或许,等真正的死亡到来的时候,我自然就会后悔……毕竟这才是人心。你们要快些动手,我感觉它很快就会清醒过来……很快。”

【守夜人】奥托先生目光一紧,握着的黑刀此时轻轻一提。

公主殿下此时却急忙走前一步,“等下……我,我的本体在什么地方?”

谢嘉图看着公主殿下,却不禁问道:“你…是希望作为克劳迪娅,还是希望作为雅曼拉娜而存在?”

公主殿下二话不说道:“我是太阳之城的公主。”

谢嘉图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后低声说道:“地下……这里的下面,还有一间密室。听着,里面有两间房间,你只能打开左边的那一间,绝对不能打开右边的那一间。这是作为一位父亲,对你最后的忠告……我的公主殿下。”

于是,在谢嘉图的提示之下,【守夜人】奥托找到了开启下方密室的机关……而他,也顺利地从谢嘉图的口中,知道了离开太阳之城的方法。

谢嘉图却在此时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将天秤放到了一边,随后躺平了自己,双手交错地放在了胸膛之上,“最后,请为我带来死亡……不需要犹豫,我想,你们应该没有第二颗炸弹了吧。”

【守夜人】奥托直接提刀就上——如果是做别的什么事情,他显然会犹豫一下,但如果只是要杀一个人……杀人有什么好犹豫的。

将潜在的危险直接清除,根本不需要更多的思考。

“等等!”但公主殿下此时却忽然伸手拦住了【守夜人】奥托。

奥托先生皱了皱眉头。

公主殿下淡然道:“就算要了解他的生命,我也希望是通过我的双手,而不是你这位陌生人。”

他盯着这位公主殿下的双眼,直到看到她眼中的倔强之后,才点了点头,后退着说道:“动作快点,怎么用最快的方法杀死一个人,相信不需要让我教你……勇武的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会记住这一刻的,尽管是形势所逼,但我会记住你……记住一个逼迫我亲手杀死我养父的家伙……这份屈辱,将会永远伴随着我的人生,直到——我将你杀死。”

“我只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守夜人】奥托淡然说道:“欢迎随时来找我报仇……假如这能够成为你今后生存下去的动力之一的话,我很乐意。”

公主殿下愤然转身,缓缓走到了谢嘉图的身边,蹲下,将手枪轻轻地抵在了他的额头之上。

她抚摸着他的脸颊,同时贴近到了他的面前,低声问道:“最后,你有什么遗言想要对我说的吗。”

谢嘉图双眼并没有睁开,他在安静地等待死亡,仿佛已经没有了牵挂。

公主殿下此时一咬牙,扣动了扳机……最后的密室当中,当响亮的枪声响起的瞬间,公主殿下猛然地站起了身来,背着了奥托与伊本二人,悄悄地落下了一滴眼泪。

奥托走前两步,看了一眼此时的谢嘉图……子弹毫无疑问穿透了谢嘉图的额头,一个手指大小的孔洞正缓缓地溢出鲜血。

这之后,公主殿下目无表情地与之对视……随后缓缓走向了通往下层密室的入口——忽然,她停下了脚步,随后响亮的枪声再次响起。

伊本不禁很是吓了一跳,只见不远处神志不清地呆滞着的那位,此刻竟是倒在了地上!

她的前额右侧处,赫然也有着一个手指大小的孔洞。

这赫然是公主殿下开的枪……但她却看也没有看,只是在进入地下密室之前,手一扬进行了射杀,这之后一眼也没有看,便直接走入了漆黑的通道当中。

“连自己也敢杀……”伊本此时不禁摸了一把冷汗,“雅曼拉娜公主,真的是一个狠人!”

奥托先生没有说些什么,他再次用黑刀将【善恶的天秤】挑起……随后按照谢嘉图临终之前的提示,走到了最后的密室中的一角。

他在墙壁上摸索着,最后按动了什么,只见墙面瞬间裂开了一个面盆大小凹槽……凹槽是天秤的模样。

奥托先生看了这凹槽一眼,忽然回身看了一眼被公主殿下射杀了的谢嘉图,沉吟不语的模样。

“噢!先生,你还在等什么?”伊本此时急忙忙地走上前来:“为什么不将通道打开?”

奥托没有说话,也不搭理伊本,等待了好一会儿,才忽然说道:“没有变成沙子。”

“你说什么?”伊本不禁一怔。

奥托先生淡然说道:“我说这个大祭司,到现在还没有变成沙子,是本人没错了。”

伊本这才瞪大了眼睛——按照一路过来的经历,这里的人在死亡之后,基本上很快就会变成沙子……但谢嘉图被击中的脑袋死亡之后,尸体还在,并没有变成沙子,而且还热乎。

“噢!先生,你真是一个比毒蛇还要谨慎的家伙!”伊本此时兴奋地说道:“相信我,这真的是对您的赞美!”

奥托先生横了这章口就来的家伙一眼,随后直接将天秤塞入了墙面的凹槽之上——但就在此时,伊本却不禁惊叫了起来。

“等等先生!这个公主也没有变成沙子!”

【守夜人】奥托目光一凝,瞬间伸手想要将天秤从凹槽当中抠出,可没想到天秤陷入了凹槽之后,竟然像是生根了一样,即便他用尽了力气,也无法将它脱出……

与此同时,最后的密室当中,此时竟是出现了轻微的颤动!

奥托先生忍不住缓缓后退,他看着这最后的密室的四周,看着那墙壁之上开始抖落下来的灰尘,猛然大声喝道:“走!这里要塌了!”

说着,奥托先生便瞬间夺门而出——他相信伊本完全能够跟上的——这个家伙,逃命的本事一直都是一流的。

果然,伊本在打了个激灵之后,马上便跑……可就在此时,他的脚却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他不禁回头一看。

“这是……”

一只手,就在此时抓住了他的脚。

……

……

最后的密室中通往地下密室的通道,比想象当中的要漫长……公主殿下一直的摸黑前行,一直未能见到尽头。

这是盘旋着的通往下方的楼梯——她从来没有来到过这个地方,哪怕已经不止一次通过最后的密室前往外边的世界。

公主殿下深呼吸了一口气,双目此时其实无神……她的双手低垂着,有一种只是就像这样下意识地往前走,却并不知道目的地在什么地方的模样。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远的距离。

或许已经深入了地下十米,二十米……三十米——甚至更深的地方。

忽然,她听到了一些水声——公主殿下不禁想起了小时候母后曾经告诉过她,太阳之城的子民平常所引用的水都是从地下的河流当中而来的。

地下有水源,是一条地底的暗河,这是公主殿下一直以来都十分清楚的事情——只是她从未找到可以抵达这条暗河的道路……最多只是打井。

终于,楼梯已经走完,她来到了一处并不怎么昏暗的地方——在这地底的深处,一颗颗散发着浅蓝色光泽的水晶镶嵌在四周的岩石当中。

一条大约十米宽的河流,赫然出现在这地底的世界当中……她脚下所踩着的,是她从未在太阳之城当中见到过的湿润的泥土。

公主殿下蹲下了身来,将地上湿润的泥土挖去了一下块,放在了面前,轻轻地嗅着这股泥土的气息。

她曾梦想过,让太阳之城的沙漠之上,都覆盖着这种肥沃的泥土——用她从外边的世界学回来的知识。

“原来,一直都在这里……”公主殿下苦笑一声,站起身来,将泥土撒下,走向了前方。

前方,隐约能够看见一件建造在河边的小屋——并没有谢嘉图临终之前所说的两间房间……公主殿下不禁皱了皱眉头,缓缓地朝这屋子走去。

路显然并不长……她很快便抵达了这小屋的面前。

屋子的外面其实圈起了篱笆,院子当中有一些绿色的植物……是菜苗——这里看样子有人居住。

公主殿下不禁皱了皱眉头。

此时,屋子的木门却是缓缓打开,只见一名少女此时正提着一个篮子,哼着曲走了出来……与公主殿下四目相投。

公主殿下手中所握着的神器手枪,一下子便跌落在了地上,她看着眼前这提着篮子的少女,声音不禁颤抖,“母…后?”

……

……

最后的密室。

自从奥托先生与伊本逃出之后,这里便开始崩塌——但崩塌并没有像是奥托所想象的那样,只是墙身开始剥落。

但即使是这样,也是大片大片巨大的砖块的坠落。

王国的法老,气若游丝,它流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地面……忽然,鲜血开始一点点地回缩,最后流入了它的身体当中。

面临着死亡的它,忽然睁开了眼睛来……一名身穿着王宫侍卫衣服的年轻人,此时正站在了它的面前——洛老板。

“在还没有达成您的愿望之前……请继续驰骋吧。”洛老板轻声说道:“鹰是应该翱翔在天空的……我的陛下。”

与此同时,不远处躺着的——本应该已经死去的谢嘉图,他的双眼也在这瞬间猛然睁开!

他的身体竟也开始产生异变……如同王国的法老之前的模样!

他的身体开始裂开,似有什么东西从这层皮囊当中破出。

竟是一只豺头人身的巨大生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