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八十九章 胜利者

第二百八十九章 胜利者

左边,还是右边,在公主殿下还没有正在进入门内的瞬间,这个答应依然未知。

“你觉得她会选择哪一边?”

神秘的少女再次问道,她仿佛忘记了洛老板说过不会猜测的这件事情……这次,她没有听到洛邱的声音,神秘的少女不禁下意识地回望。

她发现,身边的洛邱此时已经消失不见,或许已经离去,或许还在,只是不曾让她再次看见……少女眨了眨眼睛,她是通过正义女神的基因而复刻出来的,得到的是正义女神部分的记忆——这记忆不多。

正义女神恐怕知道关于店铺的事情也是极为的有限,那就更加不要说她这个冒牌货。

神秘的少女努努嘴,再次看向公主殿下……此时已经朝着左边的门走去——确实是左边没错,尽管只是很轻微的一些偏移,但少女能够感觉到公主殿下的脚步。

甚至,或许公主殿下此时的目光也已经落在了左边的门上。

左边的门代表的是自由,新生——右边的门才是成为【容器】的机会,是跨越人神之间鸿沟的桥梁……尽管这条桥梁也有断裂的可能。

神秘的少女对此,并未见失望,只是默默地看着,安静地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终于,公主殿下停下了脚步,就在左边的门前……她差不一步,不,只是差半步就已经踏入左边的门中。

这,也是她深入地下,碰见神秘少女之前,谢嘉图所希望她可以做出的选择。

公主殿下缓缓伸出手来,却触碰左边门上的光……她差一点就可以触碰到自由的光辉——就在指尖之前,如此的靠近。

可也仅仅只是如此的靠近。

公主殿下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忽然低笑了一声,自言自语说道:“我这也算是,曾经呼吸过自由的气息了吧。”

说罢,就在少女诧异与复杂的目光之下,公主殿下毅然转向了右边的门……这次的步速没有故意的加速,也没有故意的拖延,只是一贯。

“想清楚了,失败了的下场。”神秘的少女却在此时忽然说道:“灰飞烟灭也是有可能的。”

“这不就是你们创造我,培育我的目的吗。”公主殿下淡然地看了神秘少女一眼,“我只是如你们所愿罢了……作为王国的公主。”

少女张口,似欲说些什么,但最终的话都只是化作了一口浑浊的气息,缓缓吐出……随后,“但愿你能成功。”

公主殿下点点头,目无表情地朝着右边的门踏出了自己的步子。

就在这个时间……关键的时候,一道巨响自上方传来,随后顶上的地方迅速塌陷,一张巨大的飞行的帷幔自那塌陷的大洞当中冲出。

“这个游戏,加一个人如何?”

奥托先生的声音。

……

碎石坠落,坠落到神秘少女身边的时候,却自动被什么东西弹开——她的体表之外,似乎存在这一层看不见得守护。

她皱眉,抬头,看了上去。

帷幔比之前还要涨了一圈……壮大的原因,大概是为了能够承载更多的人。

这上面不仅仅有奥托,甚至还有伊本,有小侍女亚莲,也有雅曼拉娜与红色的灯神……甚至,连鹰头人身的法老以及豺头人身的谢嘉图,也在其中。

忽然,奥托先生一手一个,将法老以及谢嘉图分别提起,随后直接从帷幕上扔了下来……就扔到了那口棺材的旁边。

见此一幕,雅曼拉娜顿时双目宛如喷火般,一把揪住了奥托先生的衣领……可是勇武的她毕竟不是奥托这个曾今的君王的对手,她反手就被擒住,随后也一并被从帷幔之上扔了下去——扔到了那两扇门之前。

此时,因为奥托先生这样粗暴的对待自己的殿下,小侍女瞬间炸毛,身穿着黄金甲的她看起来很有威胁的样子,奥托先生耸了耸肩,想也不想也跳了下去——他可不愿意和这个小侍女比拼蛮力。

“混蛋!”小姑娘顿时哇哇大叫起来。

亚莲的黄金甲他从前也曾经穿过……自然知道这套黄金甲的厉害——这玩儿其实能够动用灯神的小部分神力,只是这小姑娘不懂得如何使用,只能单纯地增加自己的力气。

雅曼拉娜落地,滚到,却是来到了公主殿下的面前……二人最终想见,四目相投。

雅曼拉娜一瞬间爬起身来,虽说显得异常的狼狈,但严重的凌厉之色丝毫未减……公主殿下同样。

“你居然没死。”公主殿下看了一眼雅曼拉娜,“我的那枪,应该没有打偏才对。”

雅曼拉娜冷笑了一声。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自己在面对自己……而且不是面对自己的另一面,而是自己的自己。

她们不管是记忆,是思想,甚至连性格,经历都是一致的。

雅曼拉娜说过,如果换了她,她也必然会开那一枪的——所以她对于公主殿下提不起怎样的恨意,更加不会问为什么……因为她自己就知道为什么。

“那么,问题来了。”雅曼拉娜此时深呼吸一口气,“你还有我,到底谁才是克劳迪娅。”

“你觉得呢。”公主殿下摇摇头:“我们都是谢嘉图的玩具,克劳迪娅,雅曼拉娜,这两个身份,大概早就在这么多次的对调当中,彻底混乱了。或许只有谢嘉图自己才知道,或许就连他自己现在也已经分不清楚……我感觉我才是,你呢,也是一样的感觉,对吗?”

“所以我们只能存在一个。”雅曼拉娜深深吐了口气,她看着站在了右边门前的公主殿下,皱眉问道:“右边的门代表什么?”

“【容器】的可能性。”公主殿下并没有隐瞒。

“左边?”雅曼拉娜直接问道。

公主殿下依然没有隐瞒:“自由。”

“你最终的选择是右边。”雅曼拉娜沉默了片刻后道。

公主殿下淡然说道:“你也会一样的……我们,只有一个才能进去。”

几乎是同一个瞬间,公主殿下与雅曼拉娜同时拔出了手枪来——动作,时机,甚至就连准头,姿势,二人之间宛如镜子之前。

对决。

“两个殿下……两个殿下?”小侍女已经让眼前的这一幕彻底搞混,她脑袋摇的快要晕倒,最终只能无辜地求助于身边的红色灯神。

红色的灯神此时就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般,顿时竖起了头发道:“呸!双倍的幸福?没门!!反正都是公主,谁死谁活都一样!一个愿望要我干两份活,想得美!”

“那我再许一个愿望……”小侍女委屈巴拉地说道。

红色的灯神顿时大为的头痛,随后灵光一闪道:“这个简单,假的那个会变成沙子,我把她们两个都杀了,变成沙子的那个就是假的!”

小侍女顿时不干了,狠狠地踢了红色的灯神一脚,怒道:“真的殿下也会死掉的!”

“白痴女人!本灯神是谁!死了也可以复活!”红色的灯神顿时哼哼说道——心中却悄悄地补上了一句:死了不久的才可以。

“这…这…”小侍女不禁犹豫不决起来。

“你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神秘的少女此时忽然开口,随后饶有兴致地看着红色的灯神,“精怪?而且还是力量这么强的精怪,真是少有……喂,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谁制造你的?”

“又一个女的?”红色的灯神这次出现,见到的女人一个比一个麻烦,早就已经烦透,此时不耐烦地怒道:“闭嘴!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女人!!”

“区区一个精怪……”神秘的少女嘴角微微一扬,“刚那个就算了,气死人都没办法啊,但是你?”

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降临在这墓室当中——这股气息已经超脱了凡人所能够感应的范围……最直观的,伊本与小侍女丝毫没有任何的感觉。

奥托先生则是皱了皱眉头,隐约有种心惊胆颤之感,只是他面无惧色。

可红色的灯神却不同了,在气息降临的瞬间,它只有一种想法,那就是想要第一时间往自己的神灯当中钻入,躲起来!

这神秘少女所释放出来的气息,让它畏惧的同时,更加让它联想到了极度不好的东西——那隐藏在神灯当中,限制着它的那种规则的力量。

“神…神性!你……”红色的灯神不禁尖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

即使是能够神化成为【荷鲁斯】形象的王国法老,又或者是神化成为【塞特】形象的谢嘉图,都不过是神化成为神明的模样,拥有一点超凡的力量,但并未见神性的出现。

所以红色的灯神才不屑,说敢跨海口随便锤爆。

可这个神秘的少女却不一样……

“我?”神秘的少女此时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道:“没看我是这样可爱的一个女孩吗……尽管现在还兼职是她们的母亲啦!”

“我…我不怕你…本灯神不怕你!”红色的灯神此时继续尖声说话:“你只是有神性而已,你的力量很弱,我、我我我才不怕你……别…别过来!”

它一下子就飘到了小侍女亚莲的身后,双手搭着小侍女的肩膀,脑袋半缩了下去——灯神的尊严又一次在人前丢光。

奥托先生摇摇头,懒得理会——别看红色的灯神力量很大,但已经摸清楚神灯规矩的他却知道这灯神其实……很好对付。

它的限制实在太多,用现代的人的话来说,这灯神其实就是一个工具人。

奥托不知道创造神灯的人到底是谁,但却不禁暗自猜测,制造神灯的人,怕不是一开始只是为了做一个比较方便的打杂。

——“哦,灯神,我要喝水。”

——“好的,伟大的主人!如您所愿!”

这样……

他将这点儿走神抛开,面向着神秘的少女,沉吟着问道:“为什么不区分她们两个……理论上,【容器】只需要一个就好。既然两个都是适格的【容器】,那么活下来的一个自然是更优秀的,胜者为强。”

神秘的少女淡然地看了奥托一眼,也不见她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很简单的一个眼神,奥托先生便整个儿地倒飞而出,狠狠地砸向了墙壁,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你身上有点儿特别的能量。”神秘的少女却皱了皱眉头:“很弱,但似乎很有发展前途,但也只是发展前途,等它哪一天发展得足够强大的时候,才有你说话的资格,现在……你给我安静地呆着。”

奥托先生自墙壁上滑落下来,狼狈地爬起身,抹去嘴边的鲜血……沉默不语,默默地站在一旁,只是目光却不断地在现场来回地打量着。

他承认这个少女说的话……他体内的那种气,确实十分的厉害,但也仅仅只是那群自称是轩辕的人使用的时候,他所能够学到的,甚至连皮毛都不算。

砰砰砰——!!

就在此时,响亮的枪声接二连三地出现。

没有理会这边少女与灯神甚至奥托之间的碰撞,门前的公主殿下与雅曼拉娜终究还是以将对方致死为目的似的动手了。

只是她们拥有着相同的记忆,相同的技艺,思考……对方的每一个动作,没一个念头,都能够轻松地想到……都能够提前躲开对方射击的方向。

攻防就像是排练过了无数次般……谁也无法奈何得了谁。

终于,子弹已经打尽,她们同时丢弃了手中的手枪,改为空手决斗——但就在此时,雅曼拉娜的拳头与公主殿下的拳头相撞,公主殿下的拳头却被直接压了下去。

力量上——或者说,体力上,雅曼拉娜瞬间占据了上风!

只是一个瞬间,也只是公主殿下的一个失误……体能上的缺少,让她因为这个失误,而被雅曼拉娜彻底击落在地上,掐住了咽喉。

公主殿下怒光愤怒,死死地抓住雅曼拉娜掐住自己的双手,脸露痛苦之色。

“现在,分出来了……”雅曼拉娜低头看着她,轻声说了一句。

公主殿下瞳孔一下子收缩了一下……就在此时,雅曼拉娜将公主殿下直接一扯,巨大的力气将公主殿下直接扯起,随后朝着左边的门甩出!

公主殿下一下子被甩入了左边的门中。

与此同时,雅曼拉娜回头看了一眼墓室中的众人,向后一跃,也跃入了右边的门中。

……

神秘的少女大概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皱了皱眉头,不知道怎想。

奥托先生此时却靠着墙壁缓缓坐下,捂住胸膛……伤势挺重的他。他此时嘲弄似地嘀咕道:“如果是克劳迪娅,自然打不过身经百战的真正公主,开枪是必然……如果是公主,自然第一时间将危险扼杀在开始……这一枪,怎么也会打的。”

少女猛然朝着奥托先生看来。

奥托刚好抬头,对上了她的双眼,笑了笑道:“所以……她们两个都是真的吧,并不是什么分割面之类?”

“有时候太聪明了……不好。”神秘的少女缓缓吁了口气,但头发却无法自动……飘了起来。

她人也跟着飘了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