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九十二章 她,她和她

第二百九十二章 她,她和她

那尸体脸上的双眼已经消失,只留下两个黑漆漆的空洞。

洛老板伸手,手掌往左边轻轻一抹而过,堆在这具尸体之上的尸骸便被一股无形之力轻柔地托到了一边,他的手掌接着在往右边抹去,另一边的尸骸亦然。

这些尸骸被分开之后,并没有胡乱地堆放,想法它们甚至还开始一点点地分类……或者各自找回属于自己的部分。

于是,一具具隐藏在这个密室当中的尸骸便开始重组成为了应有的模样——当然也还只是尸骸。

只是它们……她们不在散乱,纵然白骨依然还是白骨,干尸依然还是干尸。

她们分站两排,有力量支撑着她们的尸体不至于倒下……一股幽光开始在这密室当中弥漫,渐渐地灰白色的雾开始浮现,但只是一丝丝,很淡,很淡。

这些都是过往失败了的【容器】,最后被埋葬……或者被抛弃在了这个地方。

洛老板很容易就感觉到这一丝丝自她们尸骸当中散发出来的怨念,但大多数也只是剩下单纯的怨念,她们甚至连半点的意识也已经没有。

唯有眼前这具靠着墙壁坐下,让自己的身体埋在了众多尸骸当中的尸体,还残留了一些……也是怨念,但除了怨念之外,还有别的东西。

它就像是在风雪当中即将灭去的火种一样,只是有谁……或许是她自己本身,正在以身体以及双手,在这风雪当中,小心翼翼地护持着这一点小小的火苗。

它或许很快就会熄灭,如果洛老板不曾来到这里的话……或许用不着多久,半天,数小时,也许是下一秒。

就这样,洛老板在这具还残留了一些东西的尸体之前,蹲了下来,看着它……她那空洞无物的眼眶。

“这是你父亲给你的,它给予你思想与信念。”

说着,老板的手掌摊开,一颗金色的眼球自掌心当中浮出……【荷鲁斯的左眼】,这是法老亲手挖出之物。

黄金眼球自洛老板的掌心当中飞出……一下子便飞入了这具尸体的左眼眼眶当中,嵌入了她眼眶当中的黄金眼球,很快便与她的身体融合在了一起。

下一刻,洛老板再次伸出另一只手掌,摊开……也有一团沐浴着金光的球体出现。沐浴着金光的球体,在这之后,缓缓地飞到了尸体的腹部,然后从腹部没入,“这也是你的父亲给你的……它给予你生命与力量。”

话毕,这具埋藏此地的半干化的尸体,缓缓地飘动了起来。

它……她的身体,开始一点点地胀大,干枯的身体宛如受到了清水滋润的大地。

血管开始跳动,胸膛也开始跳动,那是生命的律动。密室当中的丝丝雾气,此时一点点地被她吸收着……伴随着她的呼吸。

终于,她的身体恢复成人应有的模样……那是洛邱所熟悉的雅曼拉娜的模样,或许也是克劳迪娅……她从前大概也是用过这两个身份的,或许还有别的身份。

她睁开了眼睛……那怨念中残留的东西,与【荷鲁斯的左眼】中王国法老的记忆很容易就在洛老板的能力之下完美地融和在一起。

“不知道我是谁也没有关系。”洛老板此时轻声说道:“你现在是为了实现法老的愿望而重临的生命……当然,也有大祭司的一份。你是他们共同的女儿,所有的爱,以及期待,都已经交给了你。”

“父亲……”

“去吧……”洛老板柔声道:“公主殿下。”

……

……

神秘的少女……天秤的意志此时才没有兴趣深究奥托口中的白痴到底是不是红色的灯神——她其实对灯神并不太感兴趣。

或许神灯可以,怎么说那应该也能算是一件神器。

神化的谢嘉图摇摇欲坠……但另一边,神化的王国法老却一点点地爬了起来,原本奄奄一息的法老,此时看起来依然糟糕,但似乎离死亡并没有很近……他一下子扇动了背后的肉翼,降临道了谢嘉图的身边。

豺头人身以及鹰头人身,二人站在了一起,不禁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他们所神化的形象,从前是宿敌,是有过生死之仇的敌对神明。

【天秤的意志】不禁好奇地眨了眨眼睛,颇有些诧异地张了张口,“咦,你们原来是清醒的?”

法老与谢嘉图对视了一眼……法老没有说话,谢嘉图则是缓缓说道:“不,我们一直都不清醒。”

“呵?”

谢嘉图吁了口气道:“正因为不清醒,所以一直以来才会……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愿望,而前行至今,原地踏步至今。”

“你们一直都在演戏?”【天秤的意志】皱了皱眉头,好奇问道:“什么时候?”

“雅曼拉娜母亲死的时候。”谢嘉图深呼吸一口气道:“我们创造了许多个的雅曼拉娜,但唯有这一代的雅曼拉娜,是通过受孕培育出来的……法老深爱着雅曼拉娜的母亲,一些这么多年来所收集的数据之外的变化,就从雅曼拉娜母亲的死亡开始。”

【天秤的意志】沉吟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嘉图此时沉声说道:“或许没有雅曼拉娜母亲的死亡,我现在还沉溺在你所创造的一切当中,我还是那个以为自己是被【塞特】所残留的恶念附身,诱发了心中欲望的谢嘉图。”

【天秤的意志】冷笑道:“你们的一切都在我的监视当中,既然清醒过来了……瞒不过我。”

“真是这样吗。”谢嘉图摇了摇头,“没错,太阳之城内,有着我布置的监控系统。我能够看见这里发生的一切,同样你也可以……我如果是太阳之城背后的双眼,那么你就是我背后的双眼。但有一个地方,你永远都看不见……只要你一直都在太阳之城内!”

“外边?”【天秤的意志】想到了什么,随后恍然,“你……你们?”

谢嘉图看了一眼身边的法老,淡然道:“有时候是我,有时候是他……有时候是克劳迪娅,有时候是雅曼拉娜。她们都是我们的女儿,我们都是她们的父亲。在你看不见的外边,发生的所有一切,才造就了真正完美的【容器】。”

“结果都不是一样吗。”【天秤的意志】微微一笑:“谢谢你们了,看来我应该一早让你们清醒的……这样,就不用失败这么多次,看来我还是太保守了呢。”

“结果不会一样。”说这话的不是谢嘉图,而是王国的法老,此时他身后双翼撑开,眼中闪烁着怒火,“因为你将会消失,而雅曼拉娜将会完美地掌握天秤的力量……不受控任何人!哪怕是作为天秤原本意志的你!”

“就凭你们?”

【天枰的意志】此时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两个被挖去了力量来源,人不是人,怪物不是怪物的东西?真是愚蠢……你们以为神化了之后真的活得了力量了吗?我不得不告诉你们一个很悲哀的事实,你们所求助的那个家伙以及他背后的东西,恐怕是开天辟地以来最黑心的存在!【荷鲁斯】用户【塞特】的力量来源,是你们交出去的东西才对!可笑的是,你们居然将真正的力量送出,换来了这种所谓的神化。”

【天秤的意志】摇摇头,“本末倒置,你们凭什么对付我?”

说罢,【天秤的意志】一挥手,虚空生亮……一个散发着闪烁金光的天秤,此时缓缓在众人之前出现。

被【天秤的意志】所拥着的雅曼拉娜,此时双手缓缓伸出,将【善恶的天秤】接入了双手当中。

只听见【天秤的意志】此时在雅曼拉娜的耳边轻声呢喃着说道:“我的主人啊,看到这人世间的邪恶了吗……你的正义,正蒙受着凡人的亵渎。裁决吧……使用我,去裁决这些愚昧,被欲望是支配的丑陋之人。”

雅曼拉娜瞬间高举了手中的天秤,一道金光射出,瞬间击穿了大地……随后,整个地下暗河都开始沸腾起来!

雅曼拉娜手持着天秤,直接从那击穿了大地的洞口飞了上去。

法老与谢嘉图见状,没有任何的迟疑,双双怒吼了一声,尾随而上……这之后墓室开始倒塌,大块大块的石头落下。

红色的灯神见状,连忙吹出一口气,那落地之后就变成了破布的帷幕重新飞了起来,一下子将惊慌失措的小侍女亚莲给卷了起来……奥托先生与伊本见状,直接伸手就抓住了帷幕的尾巴,死活不放手了。

“奥托你这个混蛋,下去!”灯神见状,抬脚就往奥托先生踹去,但一想到奥托先生知道‘那个人’的下落,抬起的脚也只能硬生生地停了下来,踹也不是,不踹也不是!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总是很容易就被奥托这个混蛋玩弄……明明一开始,这家伙是一个很纯真的少年啊?

“殿下!”

这边灯神正在胃痛,那边小侍女亚莲却突然之间从帷幕上跳了下去,奔向了那扇左边的光门……灯神见状,暗骂了一声之后,不得不驱使帷幕跟上。

身穿黄金甲的小侍女无法发挥黄金甲的力量,但体能确实是大大增加,不过眨眼之间就已经冲到了左边光门之前。

不曾想到她才刚刚达到,左边光门上的光芒便已经消失不见。

亚莲想也不想就探头进去,只见这左边光门之内,仅仅只是一个狭小的石室……长宽也不过两米的狭小空间!

这里根本什么都没有,而被雅曼拉娜所扔进来的公主殿下,此刻正晕倒地上……亚莲也不管这些,伸手就将公主殿下给拉了出来,跳上了帷幕当中。

眼看着这里就要塌陷,灯神指挥着帷幕,急忙忙地从金光击穿的洞口钻入了出去。

塌陷了。

但是塌陷之前,一道身影却忽然从那装满了尸骸的密室当中缓缓飞出……很快,这道身影也循着洞口离开。

最后,落下的巨大石头,彻底将这个墓室掩埋。

掩埋之前,墓室中的石棺却在一阵微光过后,原地消失不见。

……

……

飞天的帷幕带着众人,狼狈地从塌下的地下黑暗空间离开,再次回到了微缩神庙所在的广场位置。

灯神没有再去踹奥托了,因为被恼极了的小侍女回头瞪了一眼,叱了一句……灯神便什么话也没有说了。

这再次验证了这个不可一世的灯神,到底是有多怕女人这种生物……天知道这位灯神当年到底从上一代的灯神,也就是它老师的爱人身上感受过怎样的心理阴影?

“殿下,殿下?你醒醒?殿下?”

从左边光门中救出的是公主殿下,此时在小侍女的摇动之下,眼睛微动,缓缓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的公主殿下眼中闪过了一丝迷惘之色。

奥托先生见状,直接上前,“你现在是谁?克劳迪娅?雅曼拉娜?”

【天秤的意志】说过,选择左边的门,她将会得到自由……谢嘉图在最后也说过让她选择左边的光门。

此时,只见公主殿下的目光明亮了一些……但她却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从亚莲的怀中挣脱而出,站起身来,看着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你所见。”奥托先生依然紧盯着此时的公主殿下,“一直作为反派的大祭司,以及王国的法老策划了一个釜底抽薪的计划,现在正在和暴露出真面目的【天秤的意志】战斗,期待将【天秤的意志】消灭。另外,【天秤意志】所化身的少女,即是你的母亲,你知道的。”

“我的母亲不是她。”公主殿下淡然地看了奥托先生一眼,随后看着小侍女,沉默了片刻,才道:“亚莲,这是我第一次的请求……那上面,有我的父亲,养父,你可以帮我去救救他们吗。”

“很乐意为你效劳,殿下!”小侍女赶忙擦去眼中的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

灯神此时不禁心中悲叹了一声,自己这次碰到的召唤者的脑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它其实心中明白,如果不是这种纯粹的,一心只为他人的家伙,却又无法得到神灯的回应。

Emmmm……某个家伙除开——成为了神灯精灵这么多个千年以来,红色的灯神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盏神灯,特么的也是一个欺善怕恶的玩意!

呸,什么玩意!

“灯神大人!!别发呆啦!!”

“……死就死!”灯神吼了两句,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此时,它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手握黄金天秤的雅曼拉娜,【天秤意志】的少女,甚至还有在天秤力量之下,整个都活动了起来的女神雕像。

没错,那外墙墙体剥落之后所展露出来的巨大女神雕像,此时“活”过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