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三章 过去发来的邮件

第八十三章 过去发来的邮件

又忙活了一天的时间,累得有点不想动的张大小姐索性就在酒店要了一个单人房间,打算稍微休息一下。

宴会宾客的邀请函都已经发出,会场布置也差不多完成,请来助兴的各种表演人员也基本上就绪。

可是她自己却还没有想好应该要送些什么作为庆祖祖母大寿的礼物。

“总不能逛网络商城吧?”

可拿着手机的张罄蕊却真的是在逛着手机上的商城……当然并不是真的打算网购,只是打算找找灵感而已。

邮箱这会儿忽然提示有新的邮件——张罄蕊有好几个邮箱,基本上都有区分开来,什么人会给什么样的邮箱。

而这会儿受到邮件的邮箱却是她一直很少使用的,基本上都是用来联络那些好朋友的邮箱。

发件人的名字写着‘张罄蕊’。

张大小姐不由得一愣……虽然说知道自己这个邮箱的人也有一些,但她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到底会有那个旧朋友会做出这种无聊的事情。

她打开邮件,第一行文字写着的便是一个日期。

“这……不是我在乌兰巴托时候的时间?”张罄蕊皱了皱眉头,带着疑惑开始看着邮件的下文。

“你是张罄蕊,你有四张的银行卡,密码分别是……,你第一次初潮的时间是十三岁的三月份,你把那天染血的衣物收了起来没有洗掉当作是纪念,现在藏在你卧室的天花板上。你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在班级的‘时光胶囊’上塞入写了自己梦想的字条,你写下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冒险家……”

基本上才看了两三行的内容,张罄蕊便感觉到了一阵的手足冰凉,心跳加速。

这很恐怖啊!

任谁看到这样的邮件,里面的内容居然把自己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如数家珍一样……从小时候到长大,这些一切一切!

那种就像是从小时候开始就已经被人把一举一动甚至连心理活动都看在眼中的感觉,让张罄蕊不由得毛骨悚然起来。

她甚至没有勇气继续看下去,但却不得不接着看下爱去。

“……说了这么多秘密,我想你现在一定会很害怕。但请不要害怕。我说了这么多,其实不是为了要吓唬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是你。昨日的你……我想把一些你或许忘记了的事情告诉你。告诉你在乌兰巴托的地下墓宫之中所发生的真实的一幕。”

感觉呼吸都急速了起来,张罄蕊深呼吸了一口气,手指微颤着翻开了邮件的下一页。

墓宫……教授。

白狼……天外神石……张角……

洛邱……优夜……

“在我的请求之下,或者我能够保留一部分关于整件事情的记忆。我不知道在洛邱的手上,我能够保留多少……或许是我贪心了,我悄悄地在回来的路上写下了这些,并且把发送的时间定在了自己收到邮件的这一天。因为我不知道,如果我太早知道这些真想之后,我是不是会露出什么破绽,让洛邱发现,然后再一次收回我的这些宝贵的记忆。我不知道看到这封邮件的自己,也就是你,今后是否有可能清楚地回忆起来这一切。但我希望……这段对我,对现在的你,才是真正最宝贵经历的记忆,能够真正地留下来。”

邮件已经看完,一遍一遍,第三遍之后,张罄蕊依然久久不能平复。

她确实没有一点儿这邮件内容的印象,但是对比起自己现在所清楚记得的内容,似乎更加能够解释得了自己在那地宫经历的一切。

她下意识地回忆起来在不久之前,在学校发生的那奇异的一幕,那个自己以为做了一个噩梦的一幕。

事后在学校传出了在多年的老树树下发现了一副骸骨的事情……

“如果这是真的,那我是不是有一个不得了的同学系列啊?”张罄蕊不由得自我调侃了一下。

她甚至潜意识已经相信这封邮件确实是她自己写给自己的东西。

“可如果这些是真的,就算过了一段时间,我恐怕还是没有办法自然地当作不知道,见面的时候不被这个神奇的同学发现破绽吧?”张罄蕊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她看着窗外,双腿合拢放在了卧椅之上,趴在了双膝上。外边明媚,她却想着邮件里面那个真正的故事……它比自己所记得的那个故事的内容,似乎更加的要能够让自己回味。

“梦想是,冒险家吗……”

……

……

拳拳到肉大概就是现在的这种感觉。

感觉全身的内脏像是一起搅动起来一样。叶言开始想着一些事情来减轻自己身体上所受到的痛苦。

当然,这种情况下,他最容易想起来的就是那些曾经被自己抓起来的家伙,承受着击打之后的情况——大概就是自己现在的这种情况。

狠狠地咬紧着牙根,腹部每当承受着重拳的时候,都会狠狠地咬着牙根。

大意了。

尽管一直都小心戒备着,一直都知道这个家伙是经历过战火的凶人,真正交手的时候也已经拼尽了全力,但最后还是抵抗不了对方那种恐怖的格斗能力。

“不愧是里昂那边的精锐,能够熬下来我拳头的人不多。”

KingKong。

叶言抬起头来,看着这个肌肉并不像是那些摔跤选手一样高高隆起的家伙,却是是一开始就小看了这个家伙身体所蕴含的力量。

叶言吐出了一口血水,汗水打湿的头发掩盖着他的双眼,“你也不差,不愧是在中东活跃过的人。”

KingKong冷笑着,忽然伸手抓起了叶言的头发,贴近而来道:“知道吗?一直以来我只是用了三分力度。”

“是吗?怪不得我看着你就有种感觉”叶言忽然笑了笑,“你知道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野猫一样的感觉。”叶言哈哈大笑道:“原来是没使尽力气,让我以为你其实只有这些斤两啊!”

KingKong忽然不说话,脸上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猛然之间挥出了一拳——拳头并没有直接打在叶言的身上,而是从他的脸颊擦过,最后狠狠地击打在他身后的墙壁之上。

一些从墙壁溅射出来的碎石射到了叶言的脑后和脖子上,带来了轻微的刺痛。

尽管看不见,他却能够想想得出来这个家伙的拳头对墙壁产生了多大的破坏。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练的……血肉之躯竟然可以一拳打破墙壁?

此时,KingKong冷笑一声,依然没有说话。他只是后退了两步,双手抱胸,目无表情地看着叶言此时的表情。

像是在欣赏一样。

片刻之后,KingKong才缓缓道:“我耐性用得差不多。你要是还不肯说出,到底是谁帮你躲过追捕,成功回国的人……下一次,我可没有这么客气。”

这大概是叶言最希望听到的话,他缓缓并且艰难地道:“你们……果然在我们这边也放了人啊。”

“知道了又如何?”KingKong淡然道:“反正你走不出这个地方。”

叶言也不得不认同对方的这句说话。

他的双手被特制的手铐锁着,分开钉在了墙壁之上,至于脚腕的地方也有同样的脚铐……这附近十分的安静,被困着的这几天一直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但晚上能够听到动物的声音,恐怕是在附近的山区之中……想来不会轻易被人发现。

因此,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大概会死在这里。

……

“谢了。”

手指微动,一头停在手指上的麻雀此时振翅飞起,来自俱乐部的女仆小姐此时看着小麻雀远去,才转过了身来。

附近是山头。

而眼前则是一间简易的水泥房。大概是林业局里面供给上山作业的人员休息的地方……应该很久没有人来过。

走在乱石的路上,优夜看着自己的高跟鞋子,“嗯……早知道就换鞋子再出门了。”(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